关外武工队 第一卷 报仇雪恨 第十九章 引狼上勾

zjl0503 收藏 12 1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既然实在无法“救”上来人,他们只好准备回去了;赵威龙和几个师弟将两个水桶打上满满的水,然后等待小田芝平下令返程。

“他的失足,我们费尽力气也没有救上来?”小田芝平“启发”几人道。他的心“咚咚”跳着,他发财了!赵威龙等几人当然唯唯诺诺点头,七嘴八舌说众人如何尽力,特别是小田芝平,即使奋不顾身跳下水也没有救出。


说到跳水,小田芝平的眼睛亮了,他眼珠子转了转,阴森森的笑了;他上前一把抢过赵威龙手中的水桶,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哗啦啦”将一桶水全倒在了赵威龙身上;看着落汤鸡般的赵威龙,他幸灾乐祸道:“下水救人的,这样子才像真的。”

三九严寒天里,一桶冰水上头,赵威龙直觉从头凉到脚,嗞味可想而知;纵是武功再高,上下牙也忍不住紧锣密鼓的打起了架。当然,他忍受住没有出声,没有发火,为了目标,受这点苦算什么?他哆嗦着倒对小田芝平伸出了大拇指:“太、太君的英明,这,这样才像真的。”

看着冻得直哆嗦的赵威龙,刘强心痛得赶紧又去打了一桶水,然后几人一溜小跑抬着水桶回去了。回去后赵威龙自是哭笑不得的赶紧先换套衣裳;其他人自是由衷关心的直说深表同情,爱莫能助云云;赵威龙却也是连连摇头,自我解嘲的连称我这也是“自作自受”呵呵。

第二天,小田芝平和另一个鬼子又带着老搭档赵威龙师兄弟四人来青龙河打水。昨天的事经小田芝平的汇报和赵威龙几人添油加醋帮忙,板田小队长也就认为是偶然出了事故。

他派了两个鬼子兵带着几个伪军去打捞,在河边顺着河道往下游走,找了半天也没见到,尸体早不知在冰底下被冲到哪里去了?无奈之下那两个鬼子只好两手空空的回来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而小田芝平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他现在只是有些遗憾,不知酒井次郎将其它那些大洋埋藏在哪了?在下午没事时,他也曾偷偷带着军锹在附近他认为可能的地方挖掘,几天下来毫无收获。

“唉,事发突然,不然等我探听出他将钱藏哪了,再下手除掉他多好!”沮丧着脸坐在地上,他遗憾的想到。

而往下的事情正按赵威龙的设计一步步在进行。

这次去打水他们拎了四个水桶,每两人抬两个,这样每天可以少跑一半的次数,这是赵威龙主动请樱的,不然他们一天得跑好几趟,那会耽搁他们练枪的。

到了河边,不费什么事就将四个水桶打满了水;就在要走的时候,赵威龙看小田芝平无动于衷,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一下;于是他借故蹲在了冰窟窿旁边,装模作样往水下看了起来。

因为昨天的缘故,小田芝平对他们客气了一些,此时看他磨磨蹭蹭不走,就笑眯眯开口问道:“你的,怎么不开路?在和下面的酒井君说话吗?”难得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小田芝平话音刚落,赵威龙突然趴在冰上,手则迅捷无比的向水中伸了下去;等他的手出来时,手中就多了一条活蹦乱跳半尺大小的鲤鱼。

“哇塞,有鱼吃耶!”小田芝平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赶紧伸头向水下看去。其实水里有鱼这事他昨天已见过了;只是当时忙着“救人”,又加上因此发了笔小财,因此上今天把这茬给忘了。

冰窟窿下,十多条鲤鱼在水里悠然自得的游动着,最大的能有半尺长左右;看见活蹦乱跳的鱼,小田芝平的眼睛顿时亮起了贪婪的光。他兴致勃勃的抡起手中的三八大盖,用刺刀向水面下的鱼扎了起来;可他忙活了半天,一无所获,他求救的目光向赵威龙投去。他知道这些东北人有的是法子能捕捉到水里这些自由自在的家伙。

原来他不懂,由于光的折射原理,人眼看到的鱼在水里的地方,其实只是它投射的影子,而它真实的地方是要偏后一些的;而这,对于赵威龙他们这些从小长在水中的孩子是深谙其道的。

赵威龙接过小田芝平手里的三八大盖,瞄准水面,突然一枪刺了下去;待他收起枪时,刺刀上带了一条活蹦知跳、足有半尺长的鲤鱼出来了。

“哟西,大大的哟西,赵君你的再给来一个。”小田芝平兴高采烈的连连对赵威龙拱辑道。鬼子虽然生活不错,但也只是局限于军粮和罐头,像鱼这种好东西,他们一般还是吃不到的;因此上他现在馋得口水都流了出来,一直流到了衣服上还没发觉。

如此这般,赵威龙一连给他们扎上了四条大鲤鱼;看鱼儿受惊四散奔逃,等了半天也没有其它的鱼游来,再者说这几条鱼也够两个鬼子好好打顿“牙祭”了,小田芝平也就罢了手;再者说还有明天、后天以及未来许多天,他也就不急于一时将河里的鱼一网打尽。

小田芝平也不张罗回去了;他们将水桶扔在河边,拎着鱼来到了离河边不远的杨树林里。赵威龙和师弟们将那几条鱼用刺刀破膛开肚收拾干净,又在水里清洗后,他们找来一些树叶、树枝,聚在一起点燃后,将几条鱼分别用木棍穿着,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两个鬼子美美的改善了一回伙食,然后乐不可支的带着水桶回去了;“喝水不忘挖井人”小田芝平和另一个鬼子当然会假惺惺的拍着赵威龙等人的肩膀,说些“哟西”“良民大大”的好话。

第二天上午,他们在青龙河里打完水后,鬼子依旧让赵威龙用刺刀在河里捉些鱼来,不过这回鬼子兵小田芝平长心眼了,他带来了盐和佐料,另外竟然还带来了一瓶白酒;这些都是小田芝平买的,他现在有钱,相当有钱。

两个鬼子喝得醉熏熏的回去了,路上,另一个鬼子当然会对小田芝平说些感恩戴德的话;而小田芝平也像当初的酒井次郎一样,面对恭唯装腔作势起来,拍着另一个鬼子的肩膀说,只要你以后跟着我混,以我马首是瞻,好处大大的;后者自是点头哈腰连连点头称是,说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枪指哪,我冲向哪。俨然一副奴才嘴脸。虽然心中恨不得现在就活吞了他。

小田芝平很高兴,他现在对于去河边打水已经乐此不疲,甚至于乐而忘返了;这一切都在赵威龙的算计当中,他知道鬼子的贪婪,他知道大鱼很快就会出现了,心急吃不得热包子,他在耐心等待着。

出去打水的两个鬼子竟然不知在哪喝得醉熏熏的回来了,这一切当然也逃不过这里的最高长官疤脸板田少尉的眼睛,他眼珠子转了转,没有做声。奸诈狡猾的板田小队长见这两个负责打水的鬼子兵,连续两回都回来的这么慢,而且还不知在哪儿灌了猫尿,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他哪来的钱大吃大喝?酒井次郎怎么死的莫明其妙?他又不是三岁孩子,掉冰窟窿里自己不会爬上来,怎么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上活生生淹死?”他一连串想到,脸上渐渐浮起了阴霾的笑容。

酒井次郎的死他才不关心哪?“这个该死的家伙,弄到现大洋竟然不来孝敬老子,还得老子管他要!未了我假仁假义给他钱时,不但不和我客气、推辞,竟然还和我讨价还价?这样的人,别人不除他,我也会早晚想办法弄死他。”

“现在倒好,看来那笔钱倒落入了小田这个家伙的手中;这家伙也是一样,发意外之财也不来孝敬我,竟然敢吃独食,呵呵,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的钱不是谁都能花的?小田芝平小子,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板田咬牙切齿心道。鬼子兵那种残暴、自私的心理暴露无遗。


又一天上午,在青龙河河边的杨树林里,当肥腻的鲜鱼烤好,并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后,在小田芝平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欢呼着要进餐时,板田瞪着眼珠子适时出现了;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闻到诱人的味道而引起的兴奋,反正他的脸红红的,特别是脸上那道伤疤,直颤动着变成了暗红色,骇人极了。

一旁的赵威龙心中忍俊不禁道,我就不信引不来你这条贪婪的恶狼。本来他想,若再过个三五天,他们的行动还没被板田发现,他只好想方设法让他知道了。他真正想引鱼上勾的是板田。可往下发生的事情,却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板田发现两个负责打水的鬼子兵有猫腻后,他冷眼旁观,佯装不知。第二天他却悄无声息的带着两个鬼子兵暗暗跟了来,就如数发现了河边的好事,于是这好事就轮不到小田芝平等两个鬼子了;他们只好一边心里直骂着板田,恨不得将他祖宗十八代日个遍,一边灰溜溜的站起身,准备扛着三八大盖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