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二卷 第十二章

张单 收藏 5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吉科赤的脸色依然很阴沉仍在踌躇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他要是杀了梁亮峰一干人等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麻烦,可放过梁亮峰等人他又不甘心,所以一时之间还无法下定主意。他见殷汝耕站在旁边,道:“殷主席,你说有中国人冒犯了日本人,你说该怎么办?”   殷汝耕虽然还不太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科赤的脸色依然很阴沉仍在踌躇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他要是杀了梁亮峰一干人等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麻烦,可放过梁亮峰等人他又不甘心,所以一时之间还无法下定主意。他见殷汝耕站在旁边,道:“殷主席,你说有中国人冒犯了日本人,你说该怎么办?”

殷汝耕虽然还不太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吉科赤这么一说,多少明白了一两分,他瞥了梁亮峰一眼,道:“吉科少将,这个世界上日本人天生比中国人尊贵,中国人无论有什么理由也不能冒犯了日本人,所以我认为应该严惩。”

殷汝耕此言一出,在场听到他说这番话的中国人皆是又觉不可思议,又觉气愤,枉殷汝耕自己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竟然如此这般情愿当日本狗,所有人听见殷汝耕说话的人都在心中大骂这位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殷主席是王八蛋。

吉科赤脸有喜色,道:“说得好,可是我已经答应了梁馆主,他赢了我,我就不追究后果。”

殷汝耕瞧自己的马屁拍对地方,悦笑道:“吉科少将,既然你答应了梁馆主,那么你就应该按说好的做,不然大家不会骂吉科少将说话不算数。”

吉科赤奇道:“那些人不骂我说话不算数,那骂谁?”

殷汝耕道:“所有人会说日本人说话不算数,丢的可是所有日本人的脸,吉科少将你可要三思呀。”

大家虽然知道殷汝耕是站在日本方面的角度在说话,可是中国人听到殷汝耕说得话对中国方面有利,不禁难免在心里暗想殷汝耕看来不是对中国没有贡献。

吉科赤哼道:“可是我又不想这么放过得罪过我的人。”

殷汝耕淡然一笑道:“吉科少将,你宽宽心,中国有句成语叫来日方长呀。”

殷汝耕的“来日方长”四个字传进吉科赤的耳朵里,他慢慢思索起来想:殷汝耕说得有道理,我今天虽然战败暂时不能把梁亮峰一伙中国人怎么样,可是他们更不能把我怎么样,也只有我整他们,没有他们整我的机会。梁亮峰这些中国人在中国是有名有姓想找到他们是轻而易举,来日慢慢找机会整死他们,而且叫他们是百口莫辩,有冤也无处喊,这样我既痛快了,日本人的名声也无损,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吉科赤越想越觉殷汝耕说得有道理,考虑清楚后就冷冷的扫过梁亮峰一家三口和黄凯父女、童产三师徒一眼,接着哼了一声扬长而去,殷汝耕连忙跟在吉科赤的屁股后面,道:“吉科少将,今天天气这么冷,我带你去我家喝酒吧。”

吉科赤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殷汝耕仍然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吉科赤说话,吉科赤是爱理不理,殷汝耕是不厌其烦说话一直到梁亮峰等人目送太刀师团所有人走远仍然还是这样。

等太刀师团的人和殷汝耕走远后,梁中国忽然热烈的边走向自己的父亲边鼓掌,道:“爹,你好样的,居然能赢了日本第三高手,我以你为荣。”

梁亮峰没好气的白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走到童产的身边道:“童师父,你没事吧,小鬼子没有难为你吧?”

童产笑道:“没事,那个小鬼子有一手,我的铁头功都练了十年了,我刚才用了十成的功力撞向他,他都没事,看来果然不简单。”

梁亮峰沉吟道:“童师父,吉科赤受过伤?”

童产道:“是。”

梁亮峰恍然道:“难怪我和吉科赤交手发现他有些气力不济,原来是这个缘故。”

黄香素冷笑道:“那个小鬼子也太狗眼看人低了,他受了伤也敢和决斗,真是自讨苦吃。”

梁中国道:“爹,如果吉科赤没有受伤,你还能赢得了他吗?”

梁亮峰笑道:“赢的把握还是有的,但刚才最关键的那一下我恐怕久没有这么容易取胜了。”

童产道:“梁馆主,外面天气这么冷,你们还是随我到屋里说吧。”

梁亮峰道:“那就叨扰了。”

于是童产走在最前面,其他众人紧随他的身后来到他的铁匠铺里,其他的中国人见热闹结束了就做鸟兽散。

童产的铁匠铺和他的家是连在一起的,前面是铁匠铺用来做生意的,后面就是家是日常童产和他的两个徒弟住的地方。

众人随童产来到他的家,童产把大家带到大厅上,大厅上有张方桌和四张椅子,童产招呼众人坐下,众人依言而坐。等众人坐下,童产见他的两个徒弟也站在大厅上,前者马上想起后两人在大街上的表现,立即气不打一处来,吼到:“畜生,谁叫你们来的,你们给我滚。”

梁亮峰劝道:“童师父,你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身子。”

童产火道:“我能不生气吗?这两个兔崽子竟然怕死怕成这样,我真后悔我当初收养了他们,还不如让他们就饿死在树林里。”

黄香素奇道:“黄师父,这两个徒弟是你捡来的?”

童产点头道:“是呀,他们两个是我在北平内的树林里捡来的,那时候他们还是个婴儿呢。我童产一生未娶把他们两人当做我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教他们制作兵器让他们有一技之长,希望他们能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活下去。”

黄凯叹道:“童师父,你个大男人把两个婴儿拉扯大可想而知有多不容易。”

童产伸出食指指着他的两个徒弟,后两人垂着头,前者气呼呼道:“辛苦不算什么,如果他们两人肯争气点倒也罢了,可是他们就是给我脸上抹黑。”

黄凯宽慰道:“童师父,这也不能怪他们,贪生怕死是人的本能,在中国又岂止他们两人这样?”

梁中国反对道:“老师,这话我就不赞成了,难道法不责众就是对了,外面中国人就是有太多的陋习才会沦落到被人欺宰的局面。”

梁亮峰瞧童产的两个徒弟脸色越来越难看,马上岔开话题道:“童师父,你的徒弟叫他们名字?”

童产道:“因为他们两人是从树林里捡来的,所以我给他们姓林,一个叫林浩,一个叫林熙。”接着又对林浩和林熙吼道:“我今天实在不想看见你们,我罚你们立即去打几件像样的兵器,打不完就不准休息,打不好就不准吃饭。”

林浩和林熙皆哦了一声,然后转身出屋就走照童产说的做,在他们两人的眼睛里都有一股愤怒的火焰,在场的人都没有察觉到。

童产忽道:“对了,这次也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好汉拿石子去击打小鬼子的马,让小鬼子出洋相。”

黄凯问道:“吉科赤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找寻童师父你和中国的晦气?”

童产点了点头,黄香素嗤道:“什么英雄好汉,如果他敢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话就应站出来,哪有连累他人让别人背黑滚的道理。”

童产摇头道:“小妹妹,你错了。”

黄香素皱眉道:“童师父,我错哪里了?”

童产解释道:“你错在不该让那位英雄好汉站出来,因为敢欺负小鬼子的人将来必然能成就大事,可以为抗日做一份贡献,如果今天他站出来的话,那么小鬼子绝不会放过他的,那么以后又少了抗日人才。”

黄香素道:“可那位英雄好汉牵连了其他人了,如果他的是英雄好汉的话,他会这么做吗?”

童产不厌其烦道:“小不忍则乱大谋,那位英雄好汉也是帮我们中国人出气,其实牵连了外面那又何妨,我们身为中国人,如果能为以后的抗日英雄做一点事情又有什么?”

黄香素赞道:‘童师父,你真不怕死。”

童产淡然一笑,道:“我贱命一条又无牵无挂有什么好怕的。”

梁中国咳了一声,道:“香素,其实那个英雄好汉已经站出来了。”

黄香素满脸不信,道:“胡说八道,那我怎么没看到。”

梁中国指着自己道:“那个英雄好汉就是我,你明白了吧。”

黄香素哇道:“梁哥哥,你可真是厉害,居然敢戏耍小鬼子,我倒没有看出来你有这一手。”

梁中国笑道:“这也没什么啦。”

梁亮峰大怒道:“中儿,你刚才不是说跳起事端的不是你吗,搞了半天罪魁祸首还是你。”

梁中国当然听出父亲语气中怒气,道:“爹,先前小鬼子在那里,我怎么能承认是我扔的石头?还有你生什么气,我这是帮中国人出一口气呀。”

梁亮峰怒道:“出个屁气,你这么做这点连累童师父枉死,你难道一点悔意也没有吗?”

梁中国不服道:“欺负小鬼子帮中国人出气就一定会让日本人迁怒无辜的中国人,我们以后难道就因为这一点就不抗日了吗?就任由日本人胡作非为吗?”

梁亮峰为之气结,道:“照你这么说你一点错也没有吗?”

梁中国淡淡道:“抗日一定会有牺牲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