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二卷 第十一章

张单 收藏 7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他们两人同时使出了必杀技但是动作却大不相同,吉科赤把太刀和肋差交叉齐齐外送,忽然太刀和肋差又分开,左边的肋差变出三种花样,右边的太刀也变出三种花样,然后再次交叉在一起,一时之间,一把肋差变化成三把,一把太刀也变化成三把,令人眼花缭乱晕头转向,而梁亮峰的招数则简单的多,他一边往前冲,一边就一刀直劈,毫无花巧的砍下去。

与吉科赤凌厉的必杀相比,梁亮峰的绝招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所有人都认为梁亮峰必输无疑,甚至有性命之忧,不,只有一个人除外,那人就是梁中国。梁中国看见自己的爹和吉科赤齐齐用必杀,他喜上眉头忖胜负已定,这场爹爹定赢无疑!

果然如梁中国所料,梁亮峰砍下去的那刀卡吉科赤前进的太刀和肋差的交叉点,三刀相碰,只听“叮”的一声,三样物事飞上了天空,最后都落到了地上,众人低头细看,掉在地上的三样物事全是刀身——一把完整的肋差刀身,一把完整的太刀刀身,一把断了一半的大刀刀身。

众人再看看梁亮峰和吉科赤,现在两人都保持一个动作——梁亮峰把刀身断了一半的那把大刀架在吉科赤的脖子上,吉科赤的则双手拿着光秃秃只剩下刀柄的太刀和肋差外插,连梁亮峰的皮毛也没有碰到。

所有的中国人脸上都露出喜悦的笑容,这也难怪他们是中国人,中国人胜利他们也高兴,反方日本方面太刀师团的士兵眼睛都睁得大大,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长官竟然也会输,因为吉科赤可是号称日本第三高手,能够打赢他的只有阿与基隆和南川原重两人,像中国这等劣等的民族子民居然也会有人能赢我们太刀师团七十二旅团旅团长,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又不能不相信,顿时议论纷纷。

吉科赤的手一松,太刀和肋差的刀柄都掉在地上,他如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道:“梁馆主,我佩服你,你是我在中国第一个能赢我的人。”

梁亮峰淡然一笑,道:“那我很荣幸。”

吉科赤的话锋又一转,道:“但是很遗憾梁馆主,以你的武功只能和我们太刀师团的师团长南川原重打成平手,你是绝对不可能赢得了我们大日本第一高手阿与基隆!”

梁亮峰淡淡道:“至少在今天我赢了你就足够了。”

吉科赤输给了梁亮峰,脸色很难看,道:“梁馆主,把你架在我脖子上的刀给拿走,我的士兵全部在看,你这样会让我很丢脸。”

梁亮峰哼道:“决斗是你提出来的,丢脸也是活该。”

吉科赤真的很后悔决定跟梁亮峰决斗,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今后他在自己的士兵面前地位会大大的降低,名誉会扫地,他冷声道:“梁馆主,你已经让我丢了脸,我不想你让我更丢脸,你赶紧把刀放下。”

梁亮峰冷笑道:“我要是不放呢?”

吉科赤脸一沉,寒声道:“那你就别怪我了。”

吉科赤不说这话还好,梁亮峰尚会考虑把刀移走,可是吉科赤如今有威胁的口吻在里面,梁亮峰平生吃软不吃硬,吉科赤想吓倒梁亮峰,但是前者不知道后者绝对不会吃这套。

梁亮峰缓缓道:“吉科赤,我倒是很想知道我不把刀拿开,你会怎样?”

吉科赤的眼睛一眯,道:“那我会马上让你们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的。”

梁亮峰已经八九不离十的猜出吉科赤下面会做出什么,可他照样硬骨头,把刀朝吉科赤的颈部贴得更近了,道:“那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眼下局势又成僵持之状,空气开始凝固,气氛又开始紧张,正在此时忽然在梁亮峰的身后传来一个男子慌慌张张的声音,道:“梁馆主,吉科少将,原来你们在切磋武艺,如今比武已经完了,你们也该分开了。”他边说边往梁亮峰和吉科赤站的地方跑来,来到目的地以后又急忙伸出两只手分别按在梁亮峰和吉科赤的胸膛上把他们两人分开。

梁中国仔细打量跑来劝架的人,他衣着中国便装,年龄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保养的却极好,容光焕发,他把梁亮峰和吉科赤推开以后就立即站在吉科赤那方,显然是亲日派。

梁中国好奇的轻声问道:“香素,童叔叔,这个人是谁呀?”

黄香素和童产皆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这个疑惑正没人解答,吉科赤就给了提示,道:“殷主席,你怎么会来这里?”

那人毕恭毕敬回答道:“我也是正巧路过这里,就看见吉科少将和梁馆主在比武,我就来劝架了。”

吉科赤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

在场的中国人听到吉科赤叫那个中年男子叫殷主席,马上就晓得那个中年男子是谁,他必然就是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殷汝耕。

这个殷汝耕是一八八五年出生,浙江省平阳人,早年留学日本,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并通过日籍妻子与日本军政界取得了联系。回国后,在各军阀之间进行投机活动,后投靠国民党亲日派、新政学系首领之一的黄郛。一九二七年,殷汝耕以国民党政府驻日代表的名义,代替蒋介石与日本勾结、密谈。一九三七年“九一八八”事变后,先后加签订卖国的《淞沪停战协定》。一九三三年春,日军大举进攻长城沿线的主要隘口。国民党驻守长城沿线的军队进行了英勇抵抗。但是,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竟派代表与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冈村宁次在塘沽签订了卖国的《塘沽协定》。从此,整个华北门户洞开,日本侵略者可以随时进占冀察和平津。而作为亲日派的殷汝耕,此时被委任为冀东非军事区的蓟密区行政公署专员。《塘沽协定》签订后,日本帝国主义对华北进一步实施大规模的扩张,先后制造了张北事件和河北事件,攫取了河北和平津两市的大部分主权。接着,积极策动华北五省实行“自治”,对中国主权进行粗暴的践踏。续“香河事件”后,又唆使在冀东的得力看家犬——殷汝耕,制造“冀东事件”。早在一九三三年九月,国民党政府就批准将冀东划分为两个区,在通县和唐山分别设立蓟密、滦榆两个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由殷汝耕、陶尚铭分任公署专员。陶尚铭不归附日本,为日方所排斥而辞职,殷汝耕则由日本侵略者推荐改任滦榆区行政督察专员,冀东地区的大权实际上完全被殷汝耕一人掌握在手中。殷汝耕他公开与日本侵略者勾结,使冀东非军事区成为日本帝国主义严密控制的势力范围。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殷汝耕为配合日本“华北自治”的阴谋,联合冀东各地一批亲日分子致电宋哲元、韩复榘,攻击南京政府内外政策,要求实现“华北自治”。十一月二十三日,殷汝耕又在天津日租界召集有非军事区各保安队长等人参加的会议上,密商非军事区“自治”。翌日,殷日耕在通州召集非军事区各县及宝坻、香河、昌平县县长,非军事区各保安队长临时会议,并于当晚发表脱离国民党中央政权宣言。决定“自本日起,脱离中央,宣布自治,树立联省之先声,谋东之和平”。二十五日,殷汝耕在专员公署“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大会,自任“委员长”后改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殷汝耕任“主席”,公开打出其叛国自治的旗号,成为伪满洲国之后的第二个在日本帝国主义卵翼下的汉奸傀儡政权。伪“自治委员会”宣布非军事区所属十八县以及昌平、宝坻、香河和察哈尔省的延庆、赤诚、龙门,均属“委员会”管辖。十二月,伪保安队又占领塘沽并强行将塘沽、大沽划入辖区。殷伪冀东政权成立后,全面奉行亲日卖国政策。在军事方面,与日本及伪满、伪蒙疆政权先后签订了军事性质的政治同盟,商定冀东海防由日本海军舰队负责;冀东接近东北的长城沿线,由伪满政权负责治安;冀东与伪蒙边境防务由双方共同负责;各方实行军事上的共同防共。在政治方面,殷伪政权各部门大批聘请日本顾问。为了寻求日本帝国主义的庇护和支持,殷汝耕还多次派人或考察团赴日本和伪满等地活动。在经济方面,一方面寻求日本和伪满的经济支持,另一方面又大肆出卖华北经济主权,使国民政府在财政上蒙受了重大损失。打着“自治”旗号的殷伪冀东政权,已成为日本帝国主义彻头彻尾傀儡政权,它的出笼,使得华北政局更加动荡不安,总之一句话,殷汝耕是彻头彻尾的大汉奸,做出不少有损中国利益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