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二卷 第十章

张单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这绝对是一场高手之间的对决,梁亮峰和吉科赤两人都是气势如虹,咄咄逼人,丝毫不然对方,梁亮峰是时而双手使刀,时而单手使刀,时而甚至大刀脱手飞击吉科赤然后又巧妙的接住大刀战吉科赤,而吉科赤这边却始终左手紧握肋差,右手紧握太刀,两把一长一短的刀紧密的配合,划出令人胆寒的攻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这绝对是一场高手之间的对决,梁亮峰和吉科赤两人都是气势如虹,咄咄逼人,丝毫不然对方,梁亮峰是时而双手使刀,时而单手使刀,时而甚至大刀脱手飞击吉科赤然后又巧妙的接住大刀战吉科赤,而吉科赤这边却始终左手紧握肋差,右手紧握太刀,两把一长一短的刀紧密的配合,划出令人胆寒的攻势。

转眼之间,两人已经拆了二十招左右,其过程是两人你来我往,你进我就退,我退你就进,又是有攻有守,你攻我守,我守你攻,又是强弱有序,你强我就弱,你弱我就强,旁观之人根本无法看出到底孰强孰弱。

中日两方人在一旁看的皆是胆战心惊,中国人方面生怕梁亮峰落败,不仅会有损我们中国人的名声,而且梁亮峰更是有性命的堪舆,日本人方面也怕自己的长官也会输掉,那么日本第三高手的英名可就全毁了,也不能好好的讥笑中国人是东亚病夫。

童产在一旁看着替梁亮峰暗捏一把冷汗,忽然梁中国喃喃道:“明白了。”

童产奇道:“中国,你明白什么了。”

梁中国露出得意的笑容,故作神秘道:“童叔叔,我不告诉你,你自己去发现吧。”

童产倒不觉得什么,黄香素在一旁哼道:“梁哥哥,你可真小气,不就是说一下你的发现你也不肯,男人数你最小气。”

梁中国对黄香素的嘲讽不理不睬,继续凝神看决斗,黄香素和童产晓得梁中国是在继续看发现,遂也全神贯注看决斗。

其实梁中国发现的东西,梁亮峰也同样发现了,可是发现是一回事,破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吉科赤的刀法之高确实超出梁亮峰的想象,每一招都具有一股所向披靡的霸气,刀未到刀气先至,要知道能达到这种境界着必须是高手中的高手才能做到,宋哲元做不到这点,梁中国也做不到这点,若梁亮峰的武艺寻常必被吉科赤散发出来的剑气所压制,绝无还手之力,更别谈取胜了。好在梁亮峰也能做到这点,足以和吉科赤成为同一级数的高手,后者可以刀未到刀气先至,前者也能,面对吉科赤的进攻,梁亮峰显得是败迹不露。

再说吉科赤这方,他的心里翻起惊天骇浪,虽然他知道北平第一高手不可小看,已经尽量高估梁亮峰的实力,不料到头来还是低估了梁亮峰在刀法上的造诣。吉科赤是用刀高手当然明白欲速则不达,急于求胜反而会输得更快的道理,所以他所出的招是快而稳,猛而不散,更是连出几个吉科赤认为梁亮峰绝对躲不过的杀招,但是梁亮峰还真有两下子,竟然都让梁亮峰躲过了,且躲得井然有序,没露半点慌乱之色,为此观看的中国人见了都大声拍手叫好,也至此,吉科赤开始对梁亮峰生出佩服之意。

吉科赤哪里知道梁亮峰躲过他的攻击表面是游刃有余,可实际上是已经使出浑身解数,用了几十年的功力,拼尽全力了,每躲过一招,梁亮峰就暗自庆幸一次。他的心里也佩服吉科赤在武学上的修为,也叹吉科赤为何心术不正,残害中国人,手段让人发指,否则必成一代武圣。

梁亮峰的心里一阵感叹过后,立即回归正题重新把心思放到对付吉科赤的身上,他心忖吉科赤出了好几招的杀招,而我到此也未露出看家本领,岂不会让人误以为我梁亮峰被人打的无还手之力,那样可就对不起所有人的中国人了,不行,我也得使出几招厉害的招数,让小鬼子瞧瞧我的本事,也安安中国人方面的心,这样他们就不会以为我快输了。

梁亮峰的这个念头刚想完,他的手已经挥动大刀亮出梁家刀法的后十三招招数的其中一招——刀荡天下,这招讲究的是出招之人要有一种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敌人的其他招数对“刀荡天下”这招来讲就是像蝼蚁一样的渺小,毫不足惧。

吉科赤见梁亮峰用出的招式突然比先前厉害许多,他明白梁亮峰开始出全力了,前者也不敢大意,他用左手的肋差来迎挡梁亮峰这招,右手的太刀来以攻代守继续进攻梁亮峰。

“叮”,大刀和肋差猛烈的碰撞在一起,顿时发出金戈铁马声,两刀相碰,吉科赤的肋差向后退,显然吉科赤是在招数上输给了梁亮峰,原本梁亮峰是单手握刀,可此时瞧吉科赤的肋差不能试其锋,他变成双手握刀,大刀用力的砍向吉科赤的肩膀。

吉科赤的肋差不住的向后退,直退到吉科赤要用肩膀顶住肋差的刀背才能止住梁亮峰的进攻势头,梁亮峰此时占了上风,心里情不自禁的微微窃喜,希望吉科赤就这样被自己打败。可惜事与愿违,吉科赤的那把太刀却不合时宜斜刺梁亮峰的肩膀,若梁亮峰勇往直前不撤退的话,那么梁亮峰的肩膀必然被吉科赤的太刀刺穿,无奈,梁亮峰只得变招,他的双手侧转,吉科赤的太刀从梁亮峰的手背上贴过去,接着梁亮峰收到后退,梁亮峰他顺利的躲过吉科赤这招,同样这句话也适合用在吉科赤的身上,因为梁亮峰刚才这么做,他的攻势也瞬间土崩瓦解,吉科赤的危机也解除了。

两人都在心里暗叫对方做的好,全往后退了几步,再次凝视着对方。

过了一会儿,吉科赤先道:“梁馆主,你的刀法不俗呀。”

梁亮峰淡淡道:“哪里,你的刀法也不赖,我几乎都快被你打败了。”

吉科赤叹了一口气,道:“我将会用我最厉害的招数来打败你,你知道吗,这招你只使用过两次,你是第三个将要让我用这招的人,也是第一人将要让我用这招的人。”

梁亮峰哦道:“那前两个是谁?”

吉科赤道:“一个是我的长官师团长原川南重,一个是浪人阿与基隆,我用我最厉害的这招都奈何不了前面我说的他们两人,所以我甘拜下风,认输了,我不希望这次我也铩羽而归。”

梁亮峰正色道:“既然你即将用出你最厉害的招数,那么我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也会用我们梁家刀法最厉害的一招,同样我也不希望我铩羽而归。”

吉科赤笑了笑,道:“那好,我们用尽全力,看谁能得偿所愿。”说完,吉科赤把肋差和太刀交叉起来,平竖胸前,双脚外张,双手把刀捏的紧紧的。而梁亮峰把大刀垂放,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谁都能看得出来,梁亮峰和吉科赤是做出招前的准备,两人出招之后必然是招石破天惊的招数,威力定然无穷,所以极有可能两人的生死全部都在这招上定出来,而梁亮峰和吉科赤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迟迟没有动手,他们两人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出手!

梁中国眉头紧蹙,黄香素的螓首一时转看到了这一幕,柔声道:“梁哥哥,你不用担心,梁伯伯一定能赢的。”

梁中国叹道:“我怎么能不担心,接下来的这招是肯定是一招定生死,手下绝不能留情,我可爹绝不能杀死吉科赤这个王八蛋,出招必然有所顾忌,如何能使出全力,这样他的胜算能有多少?”

黄香素经梁中国这么一提醒,顿时醒悟,也开始忧心忡忡起来,童产安慰他们两人道:“中国,相信你爹吧,你爹开始也厉害的。”

梁中国嗯了一声就不再言语,童产晓得自己的言语缺少说服力,可自己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话语来让他们两人宽心,只好闭口不言,只能祈求梁亮峰可以躲过接下来吉科赤将用的那招。

现在是冬季,可是黄凯的额头却已经泌出一丝冷汗,他发觉自己的眼镜有些脏了,于是摘下眼镜用袖子擦干净然后重新戴上,景物是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可是心里的那份担心却更重了,冷汗不住的往下流,拭去又有新的冷汗冒出来,遂就不擦了,任它流。

程长英在心里默念,道:“菩萨,请你保佑我的丈夫,希望他能完好无损的赢了这场决斗,如果你能答应我的话,那我愿意减寿十年,愿菩萨成全。”

在这么多人之中,梁亮峰和吉科赤这两个当事人是最平静的,他们两人保持发招前的姿势摆了足足有一分钟之久,突然,梁亮峰和吉科赤两人竟然巧合的在同一时间的动了一下,吉科赤动的是脚,他快速的向前奔跑离梁亮峰越来越近,而梁亮峰动的是眼睛,他的眼睛张开了,睁的十分的大且是炯炯有神,然后才动脚跑向吉科赤。

吉科赤的眼睛碰到了梁亮峰的目光,他发现梁亮峰不一样了,他的眼神变了——他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怒火,且燃烧的正旺,他奇想梁亮峰是怎么了?可这个想法也是一闪而过,吉科赤现在该想的是怎样赢梁亮峰,他的这个想法占据了他脑袋,那个疑问只是个小插曲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