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二卷 第九章

张单 收藏 8 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科赤见梁亮峰肯应战心中欢喜,用日语命令他的手下的士兵,道:“你们全部退开百米之外。”

太刀师团的日本士兵得到长官的命令,收起枪步法整齐的潮水般的同时向后撤退,大街上顿时空旷旷的。吃一堑长一智,刚才吉科赤就是因为人多才着了梁中国的道,以至于到手的胜利没了,现在他要和北平第一高手梁亮峰比武,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

吉科赤道:“梁中国,你不把枪放下,我怎么和令尊比武呀。”

梁中国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枪,吉科赤又道:“梁中国,你手里拿的枪是我们太刀师团的,你得还给我们。”

梁中国哼了一声,把歪把子扔到地上,吉科赤用日语喊道:“志村菊次郎,你过来把枪捡起来。”

志村菊次郎从队伍中跑出来按旅团长吉科赤的话然后又跑回队伍里,吉科赤看了以后道:“梁馆主,我们开始吧。”

黄香素啐道:“小鬼子,不公平,梁伯伯这次是空手而来,根本没带到刀,你叫他拿什么来跟你打?”

吉科赤笑了笑,道:“小妹妹你说的对,是我无礼了,梁馆主,你去拿刀,拿完后我们定生死。”

梁亮峰皱眉道:“定生死?”

吉科赤颔首道:“不错,我们日本人打架向来是生死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和梁馆主这场决斗也是一样,生死各安天命,与人无尤。”

众人的心都是一悬,吉科赤他可号称日本第三高手,刀法必然不俗,梁亮峰虽然有北平第一高手的美誉,但是不知能否抵御的住这个杀人狂魔的攻势?

童产道:“梁馆主,你索性就趁这次机会除掉这个小鬼子,造福我们中国人,反正又无须负责。”

梁中国冷笑道:“童叔叔,你想得太天真了,这个小鬼子虽然嘴巴上说生死由天,可日本人素来言而无信,你能保证日本人事后不追究吗?”

梁中国这话可是一语点醒梦中人,童产一怔,道:“小鬼子,你能保证你死了,梁馆主没麻烦吗?”

吉科赤淡然一笑,道:“我只能保证我不生前不追究,我不能保证我死后我国军部不追究。”

在场的中国人皆是一火,大骂吉科赤耍无赖,因为吉科赤的这话分明已经承认他如果死在梁亮峰的手里,日本方面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眼下局势异常危险,梁亮峰能否胜吉科赤还是未知之数,再加上这种情况下要是吉科赤死在梁亮峰的手里,那日本方面必然又因此做借口,大动干戈,而梁亮峰死在吉科赤的手里,那也只能是白死,所以梁亮峰出招必然畏首畏尾,根本无法发挥出十成的功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恐怕很难赢日本第三高手吉科赤。

林浩语气颤抖道:“小……吉科少将,如果梁馆主失手杀了你,会连累到我吗?”

童产的另一个徒弟马上道:“还有会连累我吗?”

吉科赤鄙夷道:“我不知道,那时你们是生是死得看你们的运气。”吉科赤这个人虽然喜欢滥杀无辜,可是他还是很敬重英雄的,他素来最讨厌那些贪生怕死之人,同时他又在想如果中国都是像童产的两个徒弟这种人那该多好,那么日本征服中国必然轻而易举。

童产的两个徒弟结结巴巴道:“完了,完了,这次全完了。”接着林浩又对梁亮峰道:“梁馆主,你一定要手下留情呀,千万不要因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误了中日两国的友谊。”

童产火冒三丈又怒不可遏,道:“你们两个混账已经把我的脸全都给丢尽了,真是恬不知耻。”

众人皆想这算是个什么世道,做师父傲骨铮铮,可做徒弟怎么就窝窝囊囊,真叫做虎师出犬徒。

梁亮峰淡淡道:“林浩,这场决斗该怎么比我心里自有打算,你不用担心。”

林浩舒了一口大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梁中国不屑的看了林浩一眼,道:“童叔叔,麻烦你从铁匠铺里借把刀给我爹用好不好?”

童产痛快道:“能用我童产的刀来打小鬼子,我童产真是三生有幸,你等等我去铺子里取把刀出来给梁馆主用。”

吉科赤立即道:“等一下。”

童产不耐烦道:“小鬼子,你想干吗,是不是想说不打了,难道你怕死了?”

吉科赤摇头道:“童产,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说你不要从铺子里拿出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出来,我的太刀和肋差皆非上乘之作极品,可禁不住你的宝刀砍,所以请童产你等会拿出的刀要是一把普通的刀,不然对我太不公平了。”

梁亮峰的绰号是北平第一高手,而童产的绰号是造刀王,吉科赤晓得后者的外号故马上提出要求,以免得会在决斗中吃亏。

童产哼道:“你们日本人要别人对你们讲公平,可你们却不对别人讲公平。”若非吉科赤提出要求,童产还真有这个打算拿出铺子里最好的刀给梁亮峰用,无形中助他一臂之力。

梁亮峰道:“童师父,你就按吉科赤说得做吧,我不信我不用宝刀就赢不了这个小鬼子。”

童产听梁亮峰说得这么有把握遂按吉科赤说得做跑进铺子里去,众人稍等片刻之后,童产的右手拿着一把刀出来走到梁亮峰面前把刀递给了他,梁亮峰接过刀,道了一声谢谢,然后童产退往一旁。

梁亮峰向前走了一步,忽然他的左手被人握住了,他侧头一看,握他的人就是他的妻子程长英,程长英凝视着自己的丈夫,道:“孩子他爹,你一定能赢!”

梁亮峰洒然一笑,道:“放心,你的丈夫不是吃干饭的。”

程长英嗯了一声,放开了手,梁亮峰继续向前走,当走到离吉科赤的只有五步距离的时候停住,抱拳徐徐道:“北平梁亮峰特来领教吉科少将的高招。”

吉科赤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佩服之意,道:“好一个梁亮峰,如今的局面对你明显不利,你却能镇静自若,果然有大家风范。”

梁亮峰缓缓道:“这场既然是生死之战,我如果连死都放不开,那还如何能赢这场决斗?”

吉科赤点了点头,然后左手拔肋差,右手拔太刀摆好架势,道:“大日本帝国军人太刀师团七十二旅团长少将吉科赤特来领教北平第一高手梁亮峰的高招。”

梁亮峰和吉科赤两人握刀的手都紧了紧,两人的眼睛如一把锋利的刀一般望着对方,短暂的对视过后,吉科赤向前双脚旋转一圈,双刀平平刺出,他和梁中国对战一样,抢先出招。

梁亮峰手腕侧翻,用刀抵挡,两人之间的决斗就此开始!

梁中国的左手抓住右手,用力向上一提,“咔啦”,断骨接了上去,然后他又脱下右边的鞋子坐在地上用双手接上右脚的断骨——刚才自从梁中国的脚踢了吉科赤的脑袋而因此断掉后,梁中国的脚就酸麻无力,可他强忍剧痛硬和吉科赤作战,右脚已经不堪重负,先前又凌空翻了两个跟斗,梁中国表面上脸没什么大样,可心里早就痛得死去活来只是不露生色不想让小鬼子吉科赤看清和被他乘虚而入罢了,现在有了时间当然要好好自治骨折。

黄香素走到梁中国面前,柔声道:“梁哥哥,你受伤了?”

梁中国苦着脸道:“香素,你来得这好,我脚好痛,你帮我揉揉。”

黄香素扮了鬼脸,道:“活该,谁叫你逞强和日本人打架了。”

梁中国不悦道:“香素,我和日本人打架怎能是活该呢?”

黄香素笑道:“梁哥哥,你别生气,我开玩笑的,看在你帮我顶罪的份上,我帮你揉脚。”说完,蹲下身子帮梁中国揉脚。

童产也来梁中国的身边,前者看了后者红红的脚,道:“中国,你的脚受的伤很严重,你起码得休息一个月,否则你的脚就要废了。”

梁中国道:“童叔叔,你还懂医术的?”

童产道:“懂一点点。”

梁中国又道:“那我在这一个月内可以耍刀吗?”

童产道:“只是你的动的不是很大还是可以耍刀,但是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耍刀的好,否则脚恐怕又要出问题了。”

梁中国笑道:“还能耍刀就好。”

黄香素道:“梁哥哥,你还要去教二十九军刀法吗?”

梁中国颔首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定要去。”

黄香素担忧道:“可是你的脚受伤了。”

梁中国道:“没关系,童叔叔不是说耍刀还是可以的。”

黄香素还要说话,当梁中国先抢先道:“香素,我意已决,你不必在说了。”言毕,穿上鞋子站了起来凝神细看这场由自己的爹梁亮峰和杀人魔狂吉科赤之间的生死决斗。

黄香素晓得梁中国的性格知道无法全服他,只能叹了一口气,和童产一样观看这种决斗,至此,所有人都注意着这场决斗,包括太刀师团的士兵和刚才担心怕死而偷看的人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