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二卷 第六章

张单 收藏 5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冷笑道:“你们日本人向来言而无信,我不会相信你的。”

那个日本军官淡淡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我想杀你直接叫我的士兵开枪就行了。”

梁中国冷哼道:“那这么说你只要有骗人的必要就会骗了?”

那个日本军官并不回答,暴喝一声道:“看招!”说完那个日本军官就冲杀过来。

梁中国眼一花,那个日本军官已经移动到梁中国的目前,两人的距离非常的接近,连鼻尖都碰到了。梁中国顿时毛孔悚然,那个日本军官是说完话才出招的,自己听那个日本军官说“看”字时就开始提防了,怎知还是始料不及自己连动也没动一下就被那个日本军官欺身至面前,简直是奇耻大辱呀。

好在梁中国在昨日学会了八卦掌再加上父亲梁亮峰的训练,梁中国已然在一日之间反应和身法无形中提高了,梁中国的毛孔感觉到那个日本军官呼出来的气时,他就已然意未有人先动,他的脚第一反应大有玄机的往后退,后一秒那个日本军官那只毛茸茸的大手便攻向梁中国,后者发出的掌风吹拂了梁中国的俊脸的毛,梁中国以毫厘的距离躲过了那个日本军官的,实在险到极致。

梁中国见自己能危险的避开那个日本军官,暗暗替自己捏了一把汗,心里的那口气还没舒出来,那个日本军官就又开始出击了,这次他用的是脚,那个日本军官的右脚斜上踢梁中国的面门,同样梁中国依然是下意识的反应应对那个日本军官的招数,梁中国的熊腰一扭,人靠近那个日本军官饶着他行走,同时他用手肘撞向那个日本军官的胸口。

千万不要小看手肘的力量,人若用手肘去打人那力道可是相当大的!

那个日本军官长笑道:“来得好!”他不避不躲硬接梁中国这招。

梁中国看那个日本军官竟然如此的从容心里就暗叫不好,果然,当梁中国的手肘用力碰那个日本军官时,那个日本军官的胸口并无任何的损伤,受伤的是会八卦掌梁中国——他的肘关节“咔嚓”一声响声,居然就这样骨折了。

梁中国也是够倒霉了,从昨天到今天他的身体已经三次被打出问题,而且都和日本人有关。

就在梁中国拿手肘撞那个日本军官的时候,那个日本军官便拿出右手抓住梁中国的头发,当梁中国的手肘脱臼时,那个日本军官左手紧握成拳头状去打梁中国的脸庞。

梁中国此时是疼痛袭来,浑身感觉酸麻无力,哪里还顾得上躲闪,这位振身武馆馆主的梁亮峰的儿子眼睛看到那位日本军官斗大的拳头罩向自己时,他苦想忘了,这次我梁中国是毁容了,这辈子也不能出去见人了。

就在万马齐喑之际,那位日本军官的拳头在梁中国的老脸前一寸处停住,身子忽然震了一下,顺带连梁中国也震了一下。一切事发突然,梁中国仍在云里雾里,他诧异的望着那个日本军官,后者的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三秒过后,那位日本军官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人有些摇摇晃晃,幸好梁中国反应快,在那位日本军官吐血的时候把脸侧到一边,那位日本军官的血并没有溅到梁中国的脸上,否则梁中国成了大红脸能吓死一大片人了。

还有对于梁中国来说这简直是天赐良机,他趁机摆脱那位日本军官的魔掌,梁中国的手用力向后一摆,本来以梁中国的功力照正常情况下是不能得逞了,但是那位日本军官已经受了伤,后者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居然让梁中国成功的脱离了那位军官的控制。

那位日本军官咳嗽了一声,望了望身后,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童产。

原来早在梁中国踢那位日本军官无功而返的时候,童产便已经察觉情况不妙,看出梁中国非那位日本军官的对手,于是心里焦虑着急想助梁中国一臂之力,让他取得最后的胜利。当梁中国的熊腰扭动之际,童产就瞄准时机,采用偷袭战术,长长的呼吸一口,气凝百会穴,把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头顶上,弯下腰一头当先猛撞那位日本军官的后背,那位日本军官武艺超群,按理说童产的偷袭是不可能成功的,可那位日本军官那时把心思都放在梁中国的身上,无暇也没料到背后会出事,疏忽大意加上猝不及防所以才中招,梁中国从而才能逃脱。

童产得意的摸了摸他的头,道:“小鬼子,我的铁头功你觉得怎么样?”

那位日本军官眯眼道:“你会武功的?”

童产冷笑道:“狗眼看人低,你们日本人就是太小看我们中国人。”

那位日本军官冷哼道:“童产,你是背后偷袭,你不觉的无耻吗?”

童产殊无悔意道:“对付你们卑鄙无耻的日本人,我用偷袭不觉得丢脸!”

那个日本军官的士兵见自己的长官被人弄伤了,顿时群情汹涌,解下枪纷纷瞄准童产,童产的两个徒弟青年人吓得连尿都撒在裤子上了,童产却昂然挺立瞪着那个日本军官脸上没有半点惧色,和他的两个徒弟形成强烈的对比。

那个日本军官擦了下嘴巴旁边的红血,道:“童产,你真的好样的,你有点不想杀你了。”

童产不耐烦道:“要杀就杀,你那么多废话干吗?”

那个日本军官淡然一笑,用日语对他的士兵道:“你们把枪放下。”

志村菊次郎一皱眉头用日语道:“旅团长,那个支那人害你受伤,如果我们不杀了他岂非丢了我们日本军人的脸?”

那个日本军官并不回答,厉声道:“你们只管照我的命令行事就行了,明白吗!”这句话说的极有威严,吓得那些日本兵心里一颤,皆收起枪把家伙扛在肩上。

童产的两个徒弟悬在半空的心落了地,他们两人的这副表情被童产看在眼里记在,后者暗骂两人是脓包。

梁中国虽然听不懂日语,可那个日本军官说完话后,他的士兵就不再把矛头指向童产,就知道是那个日本军官下的命令让他的士兵收枪,不禁犯了嘀咕那个小鬼子不是想杀童叔叔了?

其实那个日本军官从来就没有想放过童产一命,他的心里是另有算盘,他忖此时乃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如果公然在北平的大街上杀人总是不太好,虽然他有把握自己到最后安然无恙,可中国方面难免又会有学潮和抗议声之类,到头来中国政府八成会向日本方面施压,即使如今日本国力远胜中国,但是多多少少也有点压力,那本国政府有压力,绝对找自己的麻烦,他不担心将出现弃车保帅牺牲自己的局面,可自己难免也会至少被臭骂一顿,这世上又有谁是贱骨头喜欢被上级骂?所以他决定不在此时此刻此地杀人,找个机会在夜间神不知鬼不觉把童产干掉,这样自己及轻松又无后患之忧为什么何乐而不为呢?

念至此,那个日本军官冷笑道:“你们中国人既然喜欢以多取胜,那年轻人和童产你们两个一起上吧。”刚才那个日本军官是因自己一时疏忽才中招的,现在他全神防备就算童产和梁中国齐上阵,他也不怕。

童产哼道:“一起上就一起上,中国,我们一起吧。”在童产眼里对付日本人是不用讲江湖道义的。

梁中国心想原来童叔叔还记得我。他摇头道:“不,童叔叔,就算我们一起上也不会是这个小鬼子的对手。”梁中国凭短暂的交手便足以得出那个日本军官的武功深不可测,如今自己的左手的手背被堂治须彦踢裂,右脚和右手骨折,浑身没力气,十成的武功使不出三成,梁中国本来就不是那个日本军官的对手如今更无胜算,就算加上童产也改变不了劣势。

童产皱眉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打了?”

梁中国道:“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上。”

童产担忧道:“你赢的了?”

梁中国恳求道:“童叔叔,让我试试好吗?”

童产心想莫非梁中国有锦囊妙计有战胜那个日本军官的把握,要不他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于是道:“好吧。”

梁中国点了点头,对那个日本军官道:“我们开始吧。”

那个日本军官冷笑道:“你是在找死。”

梁中国淡淡道:“你过来。”

那个日本军官嗤道:“为什么你不过来?”

梁中国道:“那好,我们都站着别动。”

那个日本军官想:这家伙不是我的对手,我如果不上去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他势均力敌,正凝神找对方的破绽。不行,我得先上才行。忖完,那个日本军官动了,迅速对梁中国出招。

梁中国的全部心思都放在那个军官的身上,他的眼睛模模糊糊看到那个军官闪动,那个日本军官的人影一动,梁中国便也开始动了,只有这样才能躲过那个日本如鬼魅的身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