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二卷 第四章

张单 收藏 9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砰,砰,砰”“嗒,嗒,嗒”,熟睡的梁中国被这两种此起彼伏的声音给惊醒了,他睁开眼睛这两种声音仍然不绝于耳,只要不是聋子谁都能听得出那是枪声,梁中国心里大惊从床铺上爬起来,下床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梁中国到了院子便看见自己的父母已经站在那里了,梁中国急道:“爹,你听到枪声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砰,砰,砰”“嗒,嗒,嗒”,熟睡的梁中国被这两种此起彼伏的声音给惊醒了,他睁开眼睛这两种声音仍然不绝于耳,只要不是聋子谁都能听得出那是枪声,梁中国心里大惊从床铺上爬起来,下床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梁中国到了院子便看见自己的父母已经站在那里了,梁中国急道:“爹,你听到枪声了吗?”

梁亮峰没好气道:“废话,这么响,谁没听到。”

程长英担忧道:“我说该不会是中日两国开战了吧?”

梁亮峰摇头道:“不像,开战不可能一点征兆也没有。”

梁中国道:“爹,我去瞧一瞧就可以知道一切了。”

程长英断然道:“不行,中儿,万一外面在枪战,你过去就危险了。”话音刚落,密集的枪声就停止了,梁中国洒然道:“娘,枪声没了,我现在可以去看看了。”他一边说一边往外面跑,就是害怕父母会阻拦他,任梁亮峰和程长英在后面怎么叫他停下,梁中国就是装做没有听到。

出了屋梁中国就往响起枪声的方向跑去,此时的天色已然发亮,也不再下雪,梁中国奔走了一段路程就看见街道的两旁也就是店铺的门口站满了围观的漠然的中国老百姓。街道的中央是一队日本士兵,他们分为骑兵和步兵两组,步兵在后,骑兵在前,这些日本士兵的肩膀上面大多数扛着的是三八大盖,上面还装有锋利的刺刀,少数的日本士兵扛的是轻机枪,当然轻机枪上没有装刺刀,这队领头的是一位四十余岁留着八字撇胡须的日本军官,他正骑在马上笑嘻嘻的指着两旁的中国平民很明显的在取笑他们,他手下的日本士兵也跟着哈哈大笑,还有一点要说得是这支日本队伍他们除了全部统一穿着的是黄色军装,另外他们的腰间都挂着一把太刀,领头的日本军官他的腰间还多出一把肋差,看来这支队伍就是日本方面派来威逼平津骁勇善战的太刀师团。

梁中国虽然不晓得太刀师团中人在笑什么,可他却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心里不由火冒三丈,原来日军为了制造事端最喜欢干一件事情——军事演习。本来,小日本搞军事演习就搞军事演习跟中国老百姓的关系也不是很大,可这帮畜生为了搞摩擦,每次进行军事演习的时候都故意大摇大摆只差敲锣打鼓地进入北平的各个区镇,如此深深的打扰到中国百姓。

梁中国来此地看到这情景顿时明白日军又是再进行军事演习经过北平,可这次比以往过分多了,日军竟然在青天白日下公然于大街上连续开枪吸引中国老百姓的围观,梁中国在看了看手表,时针和分针指向八点五十分,他暗暗大骂日军是王八蛋,今天是过年乃喜庆样样的日子,大家的心情都很好,但小日本居然不早不晚在今天不停的开枪摆明就是在捣乱,念至此,梁中国心中忿忿不平,决意一定要暗中教训一下小鬼子!

梁中国瞄了瞄地面,发现地上有几粒石子,遂计上心头,他弯下腰捡了颗石子藏于手心,然后走到中方的人群中混入其中,他把目光对准一位骑在马上笑得最开心的日本士兵,偷偷地扔出石子。“砰”,石子击中了马匹的屁股,马儿顿时吃痛,那个笑得最开心的日本士兵控制不住他的坐骑,被用力的掀翻在地。

“哈,哈,哈”,这回轮到中国人大笑,也难怪,如今中日两国积怨甚深,只要日本人出了丑,中国人是绝不会放过机会的,梁中国也得意的大笑。

领头那位骑马的日本军官听到声响猛地回头,他见到自己的士兵居然如此出丑,怒斥的叽里呱啦说了一句话。那位日本兵极为恐慌,迅速地爬起来,起来时候看见了在马蹄旁边的石子便晓得一切,连忙解释给长官听,说完一指那块丢在一旁梁中国扔得石子。

这两人用的是日语对话在场的中国人听不懂,如果翻译一下就是那位在马上的日本军官道:“志村菊次郎,你怎能这么的失态,你知道吗,你已经丢了大日本帝国军人的脸!”志村菊次郎说出原因道:“报告旅团长,我的马被一块石头击中了,所以我才落地。”

那位骑在马上的日本军官脸一沉,骂道:“八嘎。”他不是傻子,谁都知道这是中国人搞的鬼。接着他下了马,那双小眼睛一扫脸上仍有笑容的中国老百姓,他的眼睛阴森森的,恐怖十足,那些胆子小的人已经不敢笑了,其余的中国人识趣的笑了一会儿也不笑了。

那位日本军官冷冷的用中国话大喊道:“刚才是谁仍的石头?”他说的汉话很生硬,令人听了很不舒服。

那位日本军官等了片刻见无人回答,冷笑道:“中国人真是没种,做了坏事没胆子承认,如果是英雄好汉的话就勇敢的站出来。”

依然是没有人响应,那位日本军官喃喃道:“看来不出一点狠招,不然那个罪魁祸首是不肯出来的了。”说完,他慢慢的走进中方的人群里,来到一个中国人的面前,他把他那只毛茸茸的大手按在那个中国人的头顶之上,那个中国人感觉自己的头被个紧箍咒紧紧给箍住了并不断的收紧,疼的嗷嗷直叫。那个日本军官嘴角浮出一丝残酷的笑意,淡淡道:“我现在开始数数,我数到三,如果那个元凶还不出来,我就捏爆他的头。”

此语一出众人皆有怒色,大家心想凭什么你找不到人就折磨无辜逼出人,但绝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如今日本国力远胜中国,当今的中国政府——国民政府都处处让着日本人三分,更何况平民老百姓?

梁中国心中也很愤怒,他很想就此站出来,可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转了转就打消了,他不是怕小鬼子,而是不想再给家里闯祸,昨天他父亲梁亮峰给小鬼子平白无故送了十万法币,如果才时隔一日就再次和日本人起了冲突,结果梁中国可以猜得到多半是日本人胜利,他又会挨骂实在无脸见父母。

“一……”那位日本军官开始数数了,同时他捏那个中国人的脑袋也更加用力,那个受害者张开嘴巴大喊求饶的话语,那个日本军官充耳不闻还越来越高兴,继续道:“二……”那位日本军官手底下的士兵也是一脸的笑容,大用日语说好。

梁中国暗骂那个被日本军官捏住脑袋的那个人没骨气,竟然对小鬼子求饶,还心忖好汉做事好汉当,岂能因自己之故连累他人,遂打定主意准备向那个日本军官承认是自己干的,反正被爹娘骂就被爹娘骂,自己又不是没被骂过。

此时那位日本军官已经数到“三”,梁中国刚张口尚未讲出声音,已经有一个人大声喊道:“石子是我扔的。”

梁中国一愣,想:这个人是谁,为何要撒谎?于是和其他人一样把目光都落在那位帮梁中国扛罪的人,那人是一位身穿厚装的壮汉,他的眼睛很大,人稍微有些肥胖,此时他正目不转睛毫无畏惧的盯着那位日本军官。

那位日本军官冷哼的说了一声“有种”,接着一步一步的走到那位壮汉的面前,冷冷道:“支那人,说出你的姓名。”

那壮汉傲然道:“我叫童产。”

那位日本军官又道:“干什么的?”

童产淡淡道:“普普通通的一名铁匠,我身后的房子就是我的铺子。”

童产这个名字对梁中国并不陌生,在北平甚至更远的地方各个武馆要是想要打造兵器的话,那么首先想到的人便会是他童产,他打造的兵器已经是名扬四海,绝无下等货色在他的手中诞生且价格便宜。两年前,梁中国的父亲梁亮峰要购买十六件兵器,就是向他订的货,事成以后还有请他到家里吃顿饭也算为交个朋友,梁中国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与他有一面之缘。

那个日本军官厉声道:“混蛋,你为什么要挑衅我们大日本帝国军人,你这么做已经严重的破坏了日中两国的友好关系!”

童产狂笑道:“日中友好?真亏你们日本人说得出来,你们小日本步步蚕食我中国的领土,难道这也叫做友好?难道这就是你们日本人的善意?”

那个日本军官嘿嘿一笑,小声附耳对童产道:“你说的对,我们日本确实对你们中国不友好,但是话就是要这么说。”

童产冷笑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们日本的混话只能令你们的国家更加丑陋!”

那个日本军官伸回头,脸一沉道:“童产,你信不信,单凭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当街砍下你的人头,你们的当局和政府也不会有异议。”

童产淡然道:“我相信。”

那个日本军官笑道:“你相信就好,这样吧,我今天心情好,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从我的裤裆底下钻下去,我就饶了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