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一卷 第八章

张单 收藏 9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照完,黄香素皱眉道:“糟糕,我本来就只想照那个日本女人的,怎么把那个日本男人也给照进去了。”   梁中国怨道:“肖臻,你放手干吗,这下好了,让香素照相成功了。”   肖臻瞪了梁中国一眼,道:“那你放手干吗?”   梁中国道:“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让香素咬了我总是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照完,黄香素皱眉道:“糟糕,我本来就只想照那个日本女人的,怎么把那个日本男人也给照进去了。”

梁中国怨道:“肖臻,你放手干吗,这下好了,让香素照相成功了。”

肖臻瞪了梁中国一眼,道:“那你放手干吗?”

梁中国道:“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让香素咬了我总是不太好。”

肖臻道:“我也这么认为的。”

此时,黄香素碰了碰梁中国,道:“梁哥哥,那个日本男人过来了。”

梁中国和肖臻看见那个日本男人收了纸伞放在左手拉着那个美女的手怒气冲冲的朝这边过来了,梁中国见那个日本男人可以握那个日本女人的手心里老是不是滋味。

那对日本男女跑到梁中国等三人面前停住,那个日本男人用汉语喝道:“支那人,你拍我们干吗?”中国人对日本的贱称是鬼子,而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贱称则就是这个支那人。

梁中国等三人听到这这个日本男人说“支那人”三字脸上皆有怒容,梁中国厉声道:“小鬼子,你嘴巴放干净点。”

这对日本男女知道中国人对日本人的贱称就是鬼子,那位日本美女俏脸上倒没气色,那个日本男人勃然大怒道:“支那人,你敢骂我们日本人。”

肖臻冷笑道:“小鬼子,你敢骂我们中国人,我们中国人就敢骂你们日本人。”

那个日本男人冷冷道:“支那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个日本美女也用汉语劝道:“须彦,有话好好说。”

那个日本男人耐着性子,先对那个日本美女道:“盛樱,我听你的。”然后接着对梁中国三人道:“支那人,把照相机的胶卷交出来毁了。”

梁中国嘿嘿道:“笑话,我们为什么要把照相机的胶卷交给你?”

那个日本男人缓缓道:“就凭你们无缘无故拍了我们,我叫你们交出胶卷毁了一点也不过分。”

梁中国嗤道:“我们在拍风景照,不小心拍到你们,这样就要交出胶卷,你们未免也太霸道了。”

那个日本男人一指黄香素,冷笑道:“那我怎么瞧见是这个小姑娘故意拍我们呀。”

梁中国两眼一翻,道:“风景就在你们的后面,你们所以才会误会。”

那个日本男人沉声道:“那你们就是承认拍到我们了。”

梁中国淡淡道:“是又如何?”

那个日本男人一字一字道:“是的话那你们就要把胶卷给交出来毁了。”

梁中国冷笑道:“我要是不毁呢?”

那个日本男人冷笑道:“那你们就是在找死。”

那个日本美女柔声道:“算了,须彦,既然他们不是故意拍我们的,那我们就算了。”

那个日本男人哼道:“盛樱,你别听他支那人胡说八道,他肯定是在找借口。”

那个日本美女淡然一笑,道:“就算他们是故意拍得又如何,他们既然想要我们两人的照片,那我们就给他们好了。”

黄香素见自己因一时的吃醋,似乎隐隐闯了祸,瞧见这位日本美女说出这话心里一喜,甜笑道:“还是这位姐姐讲道理。”

这位日本美女友好的朝黄香素笑了笑。

那个日本男人摇头道:“不行,这样我们太窝囊了,我们日本人对付支那人的时候什么时候的客气过了?”

肖臻冷冷道:“这倒是,自甲午中日战争开始,你们日本人步步侵略我们中国,的确是没有客气过。”

那个日本男人冷冷道:“要怪就要怪你们中国实在太好欺负,这怪得了谁?”

梁中国握紧拳头,一字字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太好让你们日本人欺负了。”

那个日本男人盯着梁中国,淡淡道:“你说呢?”

梁中国亦淡然道:“那你说我会不会被你欺负?”

那个日本男人冷冷道:“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黄香素和那个日本美女皆闻出一丝火药味,忙各拉自己人。

那个日本美女牵着那个日本男人的手,道:“须彦,今天是你陪我逛街的,不要打架好不好?”

那个日本男人沉住气,指着梁中国,冷哼道:“小子,今日算你运气好,要是盛樱没拉住我的话,我早把你给打死了。”

梁中国一听这话就火大,扯开黄香素的手,喝道:“小鬼子,谁怕谁,有种的你就把我打死。”

那个日本男人也扯开那个日本美女的手,道:“支那人,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呀。”

梁中国冷冷道:“你当我怕你呀。”

那个男人嘿嘿两声,道:“盛樱,我本来是不想打架的,可这个支那人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今天我不教训他一下,他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说完,那个日本男人横起一个手刀斩向梁中国,梁中国猛然后仰躲过这记杀招,那个日本男人微微一怔,道:“支那人,想不到你还练过武的。”

梁中国冷笑道:“小鬼子,少狗眼看人低,我们中国人没你想的那么不中用。”

那个日本男人哼道:“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抵挡住我多少招。”

转眼间,梁中国和那个日本男人顿时交上了手,那个日本美女和黄香素见自己心爱的男人打起架来,心里大急,纷纷大喊叫他们住手,可梁中国和那个日本男人皆是少年心性哪里肯听,都充耳不闻。大街上,中国人见有人打架,立刻是里三层外三层团团观看,并见到是自己国人和日本人开打,纷纷大喊叫打死小鬼子,黄香素和那个日本美女微弱的声音霎时间被淹没。

肖臻拉住黄香素,道:“黄香素,你就别喊了,小鬼子就是该被我们中国人教训一下,你该喊中国加油才对。”

黄香素担忧道:“可打架总是不好。”言毕,黄香素叹了口气,暗责自己闯祸,那个日本美女见劝架无济于事也只得忧心忡忡看着梁中国和那个日本男人打架。

再看战局,那个日本男人连连前进脚手并用狂打梁中国且出招井然有序,与流氓出招一点也不相同,梁中国见那个日本男人的攻势实在太过凌厉,晓得遇到高手了,不得以连连后退,暗暗心惊忖:我瞧这个这个日本男人腰中挂刀,我还以为他只是个剑道高手,没想到他的拳法竟也这么厉害。

那个日本看梁中国被自己打得毫无架招之力,得意笑道:“支那人,你怕了没有?”

梁中国怒哼一声,他的右手拿着还拿着插着两个的冰糖葫芦的木刺,直刺那个日本男人的眼珠,那个日本男人瞧不少梁中国的这个招数,伸出两根手指捏住那木刺,“啪”那个日本男人轻拗那根木刺,那根木刺被折成两段,紧接着,那个日本男人飞身用左腿直击梁中国的脑袋,梁中国奋举左手架招,“砰”,那个日本男人一脚击中梁中国的左手,梁中国听到自己左手断骨的声音,所幸那个日本男人踢中的位置离梁中国戴手表的位置上面许多,梁中国的手表没有被踢坏,否则梁中国非得被爹娘骂死不可。

梁中国紧忍疼痛,侧起一脚踢打那个日本男人的腰间,梁中国不会拳法和脚法,他只会刀法,可他会抓住战机,他已经瞧出那个日本男人刚才踢自己的那一脚是用尽了全力,一个招式一旦出了全力就极难收招,梁中国就是深深的晓得这一点,才会出这一脚的,他有把握这一脚一定会踢中那个日本男人。

梁中国料得没有错,这一脚确实踢中了那个日本男人,那个日本男人摔到在厚厚的雪地里,而梁中国也向后倒退了两步。

围观的人见梁中国把那个日本男人打到在地,放声喝彩,只有一个穿棉衣下巴留少许胡须的围观的男子看了直摇头,在这里除了那个日本美女外无人为那个男人担心。

梁中国站稳脚步,他发觉自己的左手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他暗叫晦气,再看那个日本男人,他一脸轻松的从地上爬起来,悠悠的拍了拍屁股,笑道:“支那人,你踢得我怎么一点也不痛,看来你是没有练过腿法了。”

梁中国冷冷的望着那个日本男人,并不回答,那个日本男人续道:“支那人,今天我如果输给你,那我就是丢了大日本帝国军人的脸,所以我必须要赢你,你就结结实实的享受一下我给你带来痛快。”

梁中国还是不说话,那个日本男人神色一寒,大声道:“支那人,你去死吧。”说罢,那个日本男人迅速向前跑去,当离梁中国还有五步的距离时,一跃空中,右脚后扬,用膝盖撞梁中国的脸。梁中国的左手已经不能在对敌,否则他的左手非得废了不可,只能用右手护脸接住那个日本男人刚猛有劲的膝盖,梁中国的手和那个日本男人的膝盖相碰后,梁中国经受不住那个日本男人发出的强大冲劲,被跌飞好远,这回轮到梁中国摔倒在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