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一章立足于世 第十五节忙忙碌碌

acomlf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栋栋……”一个汉子拿着斧子正在玩拿的与台门港边的小丘陵上的树木战斗着,台门实是有够穷地,工具都极少。   “让开让开,倒了倒了!”一个汉子正大声的叫着他下面的的人注意着就要倒是的大树。而下面则有人将这些树拉到平地上,然后将上面的枝叶的刨去。制成光光的木杆。而山下同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栋栋……”一个汉子拿着斧子正在玩拿的与台门港边的小丘陵上的树木战斗着,台门实是有够穷地,工具都极少。


“让开让开,倒了倒了!”一个汉子正大声的叫着他下面的的人注意着就要倒是的大树。而下面则有人将这些树拉到平地上,然后将上面的枝叶的刨去。制成光光的木杆。而山下同时也将这些制好的木杆立起来边接成栅栏。


“左边一点左边一点,我说麻六,你搞什么,我说左边。不是右边。你这家伙还是左右不分的。”程得胜大声的叫着在小山坡上安装木栅栏的几个汉子。四周都是来来去去工作的汉子。商会成立之后却没有半个人明白它的价值,这虽然让罗承续哭笑不得,但是那个会的作用还是有的。原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家伙被六个头头们拉去一通好说。结果第二天罗承续安排工作的时候一个个精神得不得了。安排完了工作之后大家也是非常的有积极性的进入角色。以至于罗承续都有点不相信他的眼睛了。这不选定的建营寨的地区里程得胜正极积着指挥着下面的人工作呢。


“嘿嘿。那里,叫你们把那些木头给搬上去。是搬上去。对。快点……”程得胜这里看完了罗承续刚要走,突然一个声音叫住院了他。


“二公子,二公子,这里不对啊,兄弟们整不出来啊。”章胞快速的跑了过来。自上次会之后他也是真服了这个六岁的神童了。事后他对手下无视中评论道:“确实是想人所不敢想啊。”


“恩恩,我看看。”而罗承续现在则有点完全忙不过来了,因为实在上问题太多了。突发的情况也太多了,他不得不一个人当成两个人来用。一会儿是这里要找他一会儿是那里要长他:“哦,可能下面有石头。嘿嘿。那里不要那样宽,要密集一点,要不然人家不直接钻进来了。”罗承续一边看张胞送过来的地图,一边指着程得胜的工地里的错误大声的叫着。现在一切都完全的照着他想的来做之后反而他不爽了。整天都忙里忙外,一点休息都没有。这些人晚上还能够休息,但是自己晚上还要点着那晕暗的油灯不是做计划就是看船上的资料。现在双只眼睛是完全的敖成了熊猫了。但是一切却都在他的预想当中进行着。


程得胜负责了建设部,目前第一个任务就是在罗承续的指导下建他们的营寨。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罗承续每天都要亲自监工。章胞负责了农业部,目前正在开恳田地。周清云目前负责工业部,所以正在建工厂。章成负责与外界联系。所以很少在岛上。


看着眼前这些兄弟干得热火朝天罗承续也得以安下心来,他没有想到商会对于这些人的动力有这样的巨大。其实罗承续并不明白,这些人倒并不是那种好吃懒作的刁民,他们长期在担惊受怕当中度过。人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能够支持他们活下去的动力大多都是复仇。所以这些人才会对劳作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是现在不同了,罗承续给了他们活下去的新希望。一付美好的前景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所以这些人的劳作的积极性被激发了出来,自然是干得热火朝天,加上人本就是群众性的运动,大家都作得开心的话也会对一些确实很懒的人形成一种带动。所以才出现这样热火朝天的情况。加上罗承续明确的奖励制度和两个长老的名额。这一切都对这些人形成了激励。


……


罗承续寻视完了便回了他所住的大屋里,刚进门便看到三个人已经在此等着他了。


“你们是?”罗承续此时还不完全认识商会里的所有人,自然不认得眼前三人。只见三人都是一身文士打扮,与外面那些个武夫们完全不同,为首者是一个年届四寻的中年文士,走了过来道。


“学生王承平,字士林。见过二公子。这两位与在下都是受了清云兄帮助才坚难活了下来。故便在岛上住了。昨日听清云兄说二公子想见下在几人。便过来了。”罗承续知道这三人都是白衣书生(未有功名),所以对于罗承续这个秀才来说还算是纸了一等,所以见罗承续居然也非常的恭敬。王承平身边两人见他提起也过来见礼。


“学生吴道林,字顺安。见过二公子。”


“学生吴波,字还生。见过二公子。”


“哦,原来如此。那便好,前日里写来那些纸条便是三位先生的墨迹吧。”罗承续一见三人那真是找到知音了。天天与一帮子武夫呆一起,真是早晚要疯掉。不过平日里这三人显然在一群武夫里混得非常的困难,所以也是一副郁郁之气。


“二公子过奖了。”王承平谦虚的说。


“嗯,三位莫要客气,便坐吧。”罗承续的屋子里只有一个方房和四个小凳,但是眼前都不是在意这些的人。


“今日请三位过来还是有些事情需要与三位一起商议。”


“不敢当。”三人一听马上又客气了,之前周清云几人商议事情从不资询他们的意见。


“哪里,三个臭皮匠顶得一个诸葛亮嘛。”罗承续不知道这个时代里不没有这句话,所以三人也是眼光一亮,都觉得罗承续这个人确实有才,这秀才应当是真才实学来的。


“三位应当知道,我欲让这帮兄弟一起经营商会。只是若要经营商会,则全是些个练家子定然不行。故我也需要些人帮助一二。”罗承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是个猪头都明白一但被他拉到身到,那么将来至在在那些武夫有是有话语权的。所以都有些感激于罗承续。


“三位都有读过书,且不知谁会会计之术?”罗承续刚问完就见这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显然都是不会的。


罗承续一阵失望,看来这些都是读那些个圣贤书的。又问道:“那谁会那筹算之术(算术)。”


“学生倒是略有摄略一二。”只见王承平与吴波都有了解这让罗承续心中大安。数学是所有科学的基础,没有数学哪一切都别谈了。将来商会的发展必定要大量的数学人才。所将罗承续必然要让内部之人都学习一些基础的数学。他们将右以成为不错的老师。


“也好。承续以为商会将来之壮大必需有文化之人方可支持……”罗承续发明这句话让几人深以为然,脸上都有飘飘然的神色:“故准备将来也需教于所有人识字。”


罗承续说出后面的一半句的时候马上让三人大惊失色。教所有人识字,这让他们不敢想象想。在古代普极教育都是非常困难的,小农经济之下大家要生存要生活就要做工,小孩子也不便外。这也是女孩子不被人喜欢有原因之一。所以力气才是古人最为重视的东西。而罗承续无疑是要做一些他们都不敢想象的事情。而且大家都会识字了他们几个书生也就失去了作用了。这让他们无法忍受。


“当然三位无需担心,这还只是承续的一个想法。若然实现则三位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了,不是吗?”罗承续哪能不了解他们的心理,所以一句话就解开了他们的心结。桃李满天下可是古代读书人除去做官之外的最高理想了。


“然中国文字千千万,实在太多,故承续希望三位能够同心合力做本字谱出来。以帮助他人认字。”罗承续的话马上让几人看到了一种成为名人的机会。教人识字的书有什么价值呢。看起来好象很普通,但是如果这东西将来能够成为所有小孩子学习的工具呢,那不就扬名立万了。三人一时你看我我看你。都发觉这是一个好机会。不过他们还是不清楚罗承续的细节,所以依然谨慎的问道。


“嘶,这字谱是何物啊。”


确实现在罗承续所提的字谱这个概念说得不清不楚的。看起来好象是字典,但其实不是。罗承续道:“这字谱便是将来承续与几位先生给他人讲课时所有之物。里边照着部首法将字排列好。然后一一教于学生学习。不过其中有些需要三位注意。这字谱当由简入难。由易入深,由常入陌。循序渐进方可。”罗承续连用了三个由,于是使得这字谱的难度一下子上来的。罗承续也很明白,如果让他们照着部道来的话,那么十年也不一定搞得完一个部首的字。中国字实在太多了。因此也需要从简单常见的入手,先把常用的学完,再学不常用了,别一个部道的字花十年学完了,但是其他字一个都不认识,那样便无法做一些基础文章了。而如果要照着常见的程度来组字谱的话,那难度可想而知,道先是拿很多书来从中一一找出每个字的使用次数。然后再照着其中出现的次数来决定哪个字放前面学习。其工作量可想而知了。但是几人也马上意识到了罗承续这举的优势,那样的字谱组好之后,他们想来便是大明教育来的巨人了。名字被记入历史也是时间问题了,因此三人反而十分的兴奋。


“二公子这举乃是造福万民哪。”吴道林说道。另外两人也深以为然的跟着点头。


“不敢,只是希望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罢了。”罗承续突然豪迈的说道。


“好一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


“二公子。二公子!”章胞一边小跑着过来一边大声的叫着罗承续。这时周清云突然从大屋里伸出一个脑袋出来示意他安静。章胞吃了一惊,小心的走近屋子边就着门缝一看。原来罗承续正在里边打着呼噜呢。


“二公子他……”章胞小声的用询问的语气道。但是周清云却拉着他离开了屋子。一直走到了十多米之外:“什么事?”


“达潮叔的船回来了。家倦们都过来了。耀祖大哥说是让二公子给安排一下。”


“走,看看去。”周清云一听不高兴了。屁大点事也要罗承续来安排,自己那长老难道吃白饭的吗。两人走向了小码头。


到了目前正在使用的一个老旧破坏的小码头边上只见这里人山人海,毕近都是成年人了,怎以会没有个家人呢。平时流离失所。这一听将来有希望了都把家人接过来了。这不都在接船呢。周清云看到了王耀祖正在指挥着这些人一个个的下东西。


“十三哥!”


“清云来了。啊呀,这人啊还真多。现在屋子又不够。让这帮兔仔子别一次都叫来,你看这拖家带口的。”王耀祖显然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家里就五六个人过来了。


“算了,让家里人都先上去吧。叫兄弟们现在就动手扎些帐篷出来先应付一下好了。”


“好好,还是清云兄弟说得对。”


……


“啊。”罗必定续一觉醒来觉得神精气爽,一看外面太阳已经倾向西南。不觉睡了几个小时了。自己只想小睡一会儿,哪里想到已经很晚了。于是起身来到大伯的房间里。现在大伯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岛上又没有治内伤的草药。所以现在是拖得一口气是一口气了。所以罗承续虽然是大忙人,但是每天下午依然会专门拿出一点时间来陪着大伯。


这几天罗来奂已是晕迷多,清醒少了。所以罗承续进来的时候眉头也一直皱着。他确实是很难受。每每看到这个坚强的老人家就想哭,罗承续知道大伯是在坚待撑着最后一口气。等着自己去把罗家人都救出来。但是自己却要让他失望了,因为现在杭州府已加强了防御,不象是上一次一样能够乘着黑夜爬进去。白天加大的盘查,除非的强攻,要不然根本不可能入得了杭州府。


罗承续小心的抓着老人那如同树枝一样枯瘦难看的大手。但是这只手却无力回应他。看着眼前的老人罗承续又想起了自己那惨死的老爹和表兄弟,想起了自己当年幸福的生活。强烈的反差之下罗承续生出一种巨大的自卑心理。家人现在还有许多人还在杭州镍司衙门大牢里,而自己却无力去救出这些人。甚至最近连想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想着想着罗承续双目通红。以前看电视里什么血海深仇的,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现在才明白血海深仇是什么滋味儿。


难受了好一会儿罗承续才想到今天还没有为老人擦身。于是他去外面让人送了热水过来小心的为老人擦身。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诚心感动了上天,罗承续擦了好一会儿之后老人居然慢慢的醒了过来。


“承续,承续。”罗来奂有气无力的唤着。


“承续在此,承续在此!”看到了罗来奂悠悠的醒来罗承续强自收起自己的不快。强打笑脸:“大伯可是渴了。承续给您倒水去。”


罗承续就要起身倒水,但是这只手居然拉住了他。罗承续回头一看,见老人的脑袋在床上摇摆着,于是又坐了下来,想了想他问道:“大伯可是有话要说。”


“承续啊!”罗来奂坚难的叫着。每一声都如同重锤一样击打在罗承续的心里。


“大伯,承续听着呢。您有话就说吧。承续一定去帮您办好。”罗承续小心的说道。


“承续,你在大伯就放心了。只要有你在,将来罗家就还有希望。”


“大伯,大伯,小侄我……”


“听老夫说,承续啊。罗家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过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所以也不象那些个大户人家的有什么准备。老夫,老夫好悔好恨啊。”虽然罗来奂说得非常的平静,但是罗承续知道他心里的惊涛骸浪。


“孩子啊,老夫也没有什么能够帮你的。你过来,有些话要跟你说说。”罗来奂说着说着就示意罗承续要低下头来。罗承续也明白,他要说的一定是平时不会说出来的一些重要东西。并且一定是放在某个隐密的地方。所以明知道房间是空的,还是要小声的说。古人就是这样。所以罗承续依他把自己的耳朵看到了罗来奂的嘴边。罗来奂说完又沉沉的睡去,但是罗承续的内心却久久的不能够平静,毕近罗来奂与他说的东西还是让他有点吃惊的。但是罗承续很快就下了决定。


……


第二天罗承续就坐顺风号再次的回象山而去。现在顺风号除去黄定还有张达潮都搬了上来。黄定年所以便把舵,张达潮多年航海所以管事。路了罗承续为了打发无聊与张达潮聊了起来:“张大叔。你跑这船多少年了。”


“嘿嘿。”张达潮憨厚一笑,这个时代里跑船的是最低残的职业之一,最不被人看得起所以张达潮对于罗承续的问题感到有点尴尬:“老汉,跑了二十年了,嘿嘿。”


罗承续虽然发现张达潮面色不对,但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好继续聊了下去:“那张大叔,为何这朝廷当年禁海,你还能跑船呢?”


从大伯那里罗承续已经知道了明代禁海不过是明禁暗驰。但是从大伯那里听到了禁海的内容当中罗承续了解到下海的海商都是与官员们有些关系的,甚至有些就是某官员的代理人。但是张太潮明显不在这行列里。所以他的事引起了罗承续的好奇。


“哦,这二公子就不知了。其实朝廷禁的是跑东洋之大船。并非所有船只都不得下水。要不然那闽地千万靠海吃海的百姓不都早就饿死了。”


“嘶,那什么样的船能够下水呢?当年不是寸板不许下海吗?”罗承续实在太惊讶的,他从来没有仔细的研究过明史,所以自然不知道其中细节,只见过禁海,什么时候开始禁、禁止的有哪一些人都没有了解过,而许多小说里又只写皇帝、后宫什么的,哪个作者会关心升斗小民的生活呢,所以他居然不知道这禁海居然是有限度的。


“嘿嘿,若是这样当年早就起民变了,朱大人当年也只是规定三百石为率,长不过四丈,阔不过一丈二尺,深不过六尺者,许其自便。所以就算是当年朱大人在时,这海船不过规定的话也是自由出入的。后来倭寇少了之后自然也没有人管这禁海不禁海之事了。那些个大户家里哪个不是造些大船往来东洋的。平日里孝敬多一点自然当官的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后来那些个官员们自己都买大户的大船挂个官府的名头名目张胆就去东洋了。所以这禁海实在是倭寇来了就禁,走了便该干嘛干嘛了。这海边这么多张口子哪里禁得住哦。”


张达潮所说的朱大人就是嘉靖年间闽浙巡抚朱纨。罗承续以前只知道此位仁兄就是当年双屿痛击倭寇与葡萄牙殖民者的猛人,当年有名的大海盗号称有上万小弟的许栋、许老二就是他给干掉的。可惜的是他只是个对外的猛人而以。对内实在太没经验了,居然因为个把御史的弹劾当了回事,还自杀了。要知道在大明朝一辈子没有被人弹劾的官员估计应发没有出世。看看那些明朝出名的大官们哪个不是被一把的各种小官给弹劾来弹劾去的。要是都象朱兄弟这样一弹就自杀,那大明朝谁还敢做大官啊。不过现在罗承续倒是明白了造成他的命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过于顽固的执行了禁海,堵住了许多人的财路。那他的命运自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不过对于张达潮的话罗承续倒是深以为然。虽然他小的时候在家里就没有出过几次门。但是古人生活之苦他还是知道一二的。当年学戚继光抗倭的时候才从书本里大致知道一些禁海的缺点。所以朱大人此举真是非常的了解大明子民的生活之辛苦。只对吨位大的远洋船只进行的限制,并不是要人老命的什么船都不让下水。罗承续这才知道为什么当年家里能够下南洋了。原来这大明的海禁其实外紧内松的。自己平时看多了便子戏,居然想当然的把那个时代里的政治与明朝的政治相混淆了。但是罗承续又感到奇怪了,为什么明代的情况总是与自己后世所看的电视、电影里的明代相差这么大呢。明明这是一个宽松,极有人情味的朝代,却总是被后世的电视说成是黑暗的根源呢。是谁在有意摸黑这个朝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