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一卷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黄香素问道:“那你这生意有利润吗?”

肖臻嘿笑道:“也就那样,我主要是帮我邻居干活来报答他多年来对我的照顾之情,钱我只分三成。”

梁中国笑道:“你倒挺有良心的。”

肖臻摘下两串冰糖葫芦递给张同希和黄香素,道:“你们两个吃吧,我免费送给你们。”

梁中国皱眉道:“那多不好意思,你拿这个也是来卖钱的。”

肖臻洒然道:“中国,我请不起你人参鲍鱼,小小的冰糖葫芦我还是请得起,就当做我来感谢你给我们出了个好主意。”

梁中国也非做作之人,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接过冰糖葫芦,并叫黄香素也拿一个。

黄香素见梁中国既然拿了一个,自己也依样画葫芦,吃起冰糖葫芦,好奇道:“肖臻,你是大学生吗?”

肖臻颔首道:“对呀。黄香素,你是在读高中吧。”

黄香素道:“没错。”

肖臻又道:“梁中国,你也是读大学吧?”

梁中国摇头道:“不,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上过一天的学。”

肖臻疑惑道:“为什么不上学呀,你家振身武馆在北平可是响当当的,家丁殷实,你绝对上的起学。”

梁中国解释道:“我不喜欢读书,我爹娘也不强迫我读书,所以我就没上学了。”

肖臻讶道:“那你不就是文盲了。”

这点黄香素来替梁中国回答,她骄傲道:“梁哥哥的爹娘虽然赞同梁哥哥可以不同上学读书,可是也要求梁中国必须会识字,于是就从我梁哥哥八岁那年起请了个私塾老师教我梁哥哥读书写字。对了,那位私塾老师就是我爹,他也是大学生哦。”

肖臻哦了一声,道:“梁中国,你今年几岁了?”

梁中国一边吃这冰糖葫芦一边道:“我过完年二十一岁。”

肖臻奇道:“那十二年来黄老师全在教你认字?”

梁中国莞尔道:“当然不是了,老师他还教我四书五经和名人名篇。”

肖臻恍然道:“看来黄老师是教语文的。”然后肖臻又蹙眉道:“黄老师怎么还教你四书五经呀,国父孙中山先生已经规定学校不读四书五经了。”

黄香素笑道:“你也说了是学校,梁哥哥是在家里读书,又非在学校自然不必受限制,何况四书五经能流传一朝又一朝绝对有它的可取之处,读读又何妨。”

肖臻说明道:“我的意思是说,如今是新的时代,那些落后只能修身的四书五经还是少读些,多看看那些可以富国强兵的书本。”

梁中国苦笑道:“你千万不要叫我读那些书,那些书我看了头会疼,因为里面实在太复杂了,我还是适合写简单易懂的书,那些书让你们这些大学生人才才研究。”

肖臻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梁中国手上的照相机上,惊奇道:“是照相机啊,梁中国,你怎么会有这个宝贝?”

梁中国道:“我爹买来给我当新年的礼物,今日拿出来是让我多照照相。”

黄香素忽道:“肖臻,你帮我和梁哥哥照几张相吧。”

肖臻欣然道:“好呀。”

梁中国左手握住肖臻手里握着插满满冰糖葫芦的木棒,道:“这玩意放在我这里,照相的时候当摆设。”

肖臻嘿了一声算是允许,他拿过梁中国手中的照相机,右手拿冰糖葫芦的梁中国和左手拿冰糖葫芦的黄香素则并肩站在一起把插冰糖葫芦的木棒树在中间微笑的对这照相机,肖臻把相机放在眼睛前面,当梁中国和黄香素这对俊男俏女的整个身子映在照相机时,他按了下快门,“咔嚓”,照相成功。

黄香素心中大喜,忖:太好了,我有和梁哥哥合照的照片,等照片洗出来后,我一定要梁哥哥把照片给我,我要好好的保存起来。

肖臻道:“好了。”

听完肖臻的话语,黄香素在梁中国的耳边吹气吐兰,道:“梁哥哥,你帮我照一张吧。”

梁中国一指木棒,问道:“那你要不要用这玩意?”

黄香素摇头道:“不用。”

梁中国嗯了一声,走到肖臻的身边接过照相机,随便把插满冰糖葫芦的木棒还给肖臻,黄香素赶紧站直身子笑靥如花的对着照相机。梁中国微微弯腰,做拍照前的动作,手指正要按快门,忽然他看见极为美丽的东西嘴巴张得大大,这个样子竟就这样被定格下来持续了五秒钟,黄香素以为梁中国是被自己的美艳所震慑,芳心暗暗高兴,但紧接着黄香素又打破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梁中国的腰慢慢的挺直了,照相机放直于胸,目不转睛的观看前方的事物。

肖臻看了聚精会神的梁中国一眼,不停的摇着头嘿嘿的直笑。

黄香素秀眉轻蹙转过头随之一切迷题就都解开了——迎面走来有说有笑的两人,一男一女,男得约有二十三岁,身穿日本武士服,左腰交叉挂有长太刀和短肋差,右手撑着把白色的纸伞来遮挡大雪,那个女的年纪最多才十九岁,穿着厚重但又暖和的日本粉色和服,留着过肩的秀发,青丝慵懒垂直香肩,玉颈上长着个可爱的圆脸,面容光泽照人,俏脸极富血色又白得没有一丝的污垢,她现在正含笑与身边的男子聊天,笑得时候极有韵味,让人忍不住不顾后果的亲吻她,黄香素也算个美女了,可和这个日本女人比起来立即黯然失色了。还有这对日本男女,脚踏得都是木屐,不同的是那日本男子穿的是黑袜,那日本美女穿的是白袜。

不用说大家也明白,梁中国当然不是因看那个日本男人而痴迷,十成十的是在看那个日本美女。

黄香素撅着嘴老大的不高兴,恨恨的瞪了梁中国一眼,肖臻则用手肘撞了撞梁中国,浅笑道:“梁中国,你别在看了,在看你的眼珠都快掉了。”

梁中国从恍惚中回过神,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黄香素行至梁中国的身边,冷冷道:“梁哥哥,你这么喜欢看那个日本女人,你手上不是有照相机吗,那你就把她照下来吧。”

梁中国老脸一红,窘道:“我就是随便看看,无需给那日本女人拍照。”

黄香素哼了一声,赌气的不理梁中国。

让梁中国生气的是肖臻在此时添乱,道:“梁中国,我觉得黄香素说得有道理,你既然这么好色……”说到这里,梁中国没好气的看着肖臻,后者马上改口,道:“不对,是你既然如此爱欣赏水做的骨肉,你手里有照相机,就照几张欣赏个够,当做艺术。”

梁中国见肖臻不仅不给自己台阶下,还起哄真想给肖臻一巴掌,但梁中国也只能是想想,不会付出实际行动,淡淡道:“该适可而止。”

肖臻有岂是那种不懂看场合,道:“我这个很识趣的。”

梁中国笑道:“那就好。”

可有一个人不识趣,那就是黄香素,她此时胸中妒意横生,纤手握着照相机欲抢这高档玩意,道:“这么会不需要,梁哥哥,你既然跟姑娘家一样的害羞,那我就厚着脸皮帮你照相,让你以后永远有机会看见这日本女人。”

梁中国哪里肯,忙道:“我的好黄妹妹,你可不要害我。”

黄香素嘟着嘴道:“我哪里是害你,我是在成全你。”

就这样,黄香素要给那日本女人照相,梁中国执意不肯,二人都把两只手放在照相机上争抢起来,论力气梁中国当然要比黄香素大很多,本来说抢照相机应该是三下五除二梁中国立即抢到手,可梁中国见黄香素死命的抢照相机,害怕力气用太大让黄香素摔倒,故不敢使出全力抢照相机,所以抢照相机的局面成僵持之状,照相机时而靠向梁中国,时而靠向黄香素。

梁中国觉得这样不行,道:“肖臻,你来给我帮帮忙。”

肖臻饶有兴趣的看着梁中国和黄香素抢照相机,含笑道:“我中立。”

梁中国急道:“我帮我的话,我多买你的冰糖葫芦。”

肖臻两眼一翻,不理梁中国。

梁中国大骂自己糊涂,肖臻岂是这种人,迅速改变策略道:“肖臻,我的好兄弟,看见我们同样爱国的份上,同样希望中国富强的份上,你就帮帮吧。”

黄香素冷笑道:难道我就不爱国,我就不希望中国富强?”

肖臻叹了口气,道:“唉,梁中国,我本来打定注意是两不相帮的,可谁叫你可我出了个好主意来为我们学生救国铺路呢,我决定帮你。”

梁中国喜道:“那你别光说不做,快帮忙呀。”

肖臻加入了战局,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抢东西有谁会认为女的会赢?黄香素妙珠一转,道:“你们再不松手的话,我可就用咬的了。”

梁中国和肖臻听了纷纷大惧,不约而同的松了手,黄香素立马抓住机会,拿起照相机对准正向自己走来的这对日本男女,照了张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