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一卷 第六章

张单 收藏 1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这场雪起初下的只是雪粉,到后来雪越下越大,漫天飞舞,且下得是没完没了,一直到第二天仍在覆盖天下,势头丝毫未减。   梁中国的房间虽然门窗紧闭,可是屋内仍然充满寒意,在棉被里颤抖的梁中国使劲捂着被子来减少彻骨的寒冷,他放眼窗户,亮光透过窗户天已经大亮了,在平日梁中国早该起床。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这场雪起初下的只是雪粉,到后来雪越下越大,漫天飞舞,且下得是没完没了,一直到第二天仍在覆盖天下,势头丝毫未减。

梁中国的房间虽然门窗紧闭,可是屋内仍然充满寒意,在棉被里颤抖的梁中国使劲捂着被子来减少彻骨的寒冷,他放眼窗户,亮光透过窗户天已经大亮了,在平日梁中国早该起床。如今快过年了,梁中国贪睡还想多躺一会儿舍不得离开暖床,可他的父母却不让他称心如意,轮番在门口催促梁中国这条懒虫快点起床,梁中国无奈只得支身冒着寒冷下床,穿衣穿裤。

干完这件事情,梁中国打开了房门,凛冽的寒风立即扑面而来,梁中国马上打了个哆嗦和齿战,梁中国一个深呼吸振奋精神望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吟声道:“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小鬼子,你们等着等你爷爷梁中国我当了土匪的头子,早晚把你们打得是抱头鼠窜。”感慨完,梁中国去洗漱接着到饭厅吃早饭。

正吃饭着,梁亮峰的左右手各拿着一样物事走进饭厅放在饭桌上,梁中国定睛一看,正是一架照相机和一只金色手表。梁中国惊奇的咦了一声,放下碗筷把玩着照相机和金色手表,道:“爹,正玩意从哪里来的?”

梁亮峰道:“当然是买来的,中儿,照相机和手表就是新年我给你的礼物,满意吧。”

梁中国忙道:“爹,满意满意。”边说梁中国边把手表戴在手上,又道:“爹,这还挺合适的。”

程长英也踏入饭厅,道:“中儿,今天你把相机带上,陪香素玩的时候多照几张相留做纪念。”

梁中国道:“知道了,娘。”

程长英又道:“中儿,玩归玩,中午要记得回来吃饭,顺便把香素和黄老师也带回来一起吃。”

梁中国点头道:“明白了。”

梁亮峰催道:“中儿,饭你倒是快点吃,不要慢吞吞的。”

梁中国皱眉道:“爹,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吃那么快干吗?”

梁亮峰说明道:“你忘了,你两天后还要教二十九军刀法,赶紧的抓紧时间,早上陪香素玩,下午你练刀法。”

梁中国满不在乎道:“爹,梁家刀法我练了十几年,早就练烂了,何需在练习。”

梁亮峰道:“那我昨天教你该如何教人的方法记住没有?”

梁中国道:“记住了。”

梁亮峰叹道:“记住就好,但愿你不要中途怯场,否则,我的脸可被你给丢光了。”

梁中国笑道:“放心吧,爹,我没那么愚钝。”

程长英柔声道:“孩子他爹,难得中儿有如此的自信,你该高兴才对。”

梁亮峰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梁中国忽道:“爹,你什么时候能把梁家刀法后十三招教给我?”

程长英帮腔道:“孩子他爹,梁家刀法共有四十九招,你只把前三十六招教给中儿和门下弟子,如今他们也长大了,你也是该把剩下十三招教给他们了。”

梁亮峰蹙眉道:“孩子他娘,我们不是早有协议,练武的事情由我全权负责,你绝不插手的。”

程长英歉然道:“我一时之间忘记了,也罢,这件事我不管了。”

梁中国穷追猛打道:“爹,到底什么时候教?”

梁亮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道:“这你无需操心了,你只要把前三十六招给练好了就行了。”

梁中国讨了个没趣,继续埋头吃饭,他觉得呆在家里甚觉无趣,也就听父亲的话快快的吃饭。

吃完饭,梁中国拿起桌子上的照相机道:“爹,娘,我出去玩去了。”

程长英含笑道:“要玩的尽兴。”

梁中国道:“晓得了。”说完出门去了。

大街上,梁中国踏这厚厚的积雪往黄凯家走去,传来不绝于耳的叫卖声,梁中国看看时间才八点多,小摊贩们已然起早贪黑养家活口,不由感叹他们的辛劳。梁中国转了一条街,露出一座四合院,那正是梁中国的老师黄凯的家。

大门紧闭,梁中国敲门,呵出白汽,道:“老师,是我梁中国。”梁中国叫了两声,四合院内传来位十八岁的女子声音,道:“梁哥哥,我来给你开门了。”

梁中国喊道:“香素,我等着。”马上四合院的大门被打开了,慢慢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娇艳的面容,玉颈围着条蓝色的围巾,她正是黄凯的独身爱女黄香素。

黄香素笑道:“梁哥哥,你快进来吧。”

梁中国嗯了声,踏进四合院,黄香素想要关门,梁中国忙阻拦道:“香素,门你不用关,我说几句就和你一起出去玩。”

黄香素奇道:“梁哥哥,我们玩什么?”

梁中国道:“明天就是过年了,我们随便在街上逛逛,总会有好玩的。”

黄香素点了点头,忽然瞧见梁中国手中的照相机,惊奇道:“是相机,梁哥哥,你的手里怎么会有这个?”

梁中国说明道:“这是我爹爹买过我的,我们在玩的时候照几张相留纪念。”

黄香素拍手道:“好呀,这是好主意。”

梁中国嚷道:“老师,您出来一下。”

黄凯闻声出来,道:“中国,什么事呀?”

梁中国道:“老师,我和香素今天出去玩,请你批准。”

黄凯道:“这种日子出去玩耍也无可厚非,早去早回。”

黄香素喜道:“多谢爹成全。”

梁中国又道:“老师,还有我爹和我娘说请黄老师今年过节到我家去过。”

黄凯沉吟道:“这事以前都没有过,今年你爹娘怎么突发奇想了?”

梁中国摇头道:“老师,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和香素去就是了。”

黄香素拒绝道:“梁哥哥,我和我爹还是在自己家里过年吧。”

梁中国反对道:“人多才热闹吗。你就和你爹就两个人过年多无聊呀,同样,我就我爹娘和我三人过节,也是寂寞,大家聚在一起就有气氛了。”

黄凯仍在考虑,但经不住梁中国苦苦的劝道,最终也就同意了。前者答应完后,道:“中国,我也有件事情要和你说,我不打算教你读书了。”

梁中国讶道:“老师,你是不是嫌我太愚笨,不喜欢教我了?”

黄凯哂道:“中国,你别往歪处想。其实是我没东西教你了,所以才不干了。”

黄香素亦道:“梁哥哥,我爹自打八岁开始教你,已经教了你十几年,早就江郎才尽了,我爹是该换马了。”

梁中国问道:“那老师你要去另找工作了?”

黄凯颔首道:“对,我打算过完年就找间中学当教师,以我的寒窗苦读的学历做中学教师还是绰绰有余的。”

梁中国道:“老师,我娘说让今天中午老师和香素就到我吃午饭,您一定要记得去哦。”

黄凯笑道:“今天中午就去你家,你是不是也太心急了?”

梁中国央求道:“老师,反正都是去,今天就去吧。”

黄凯心知自己不去,梁中国不会作罢,只得道:“好吧。”

梁中国喜道:“老师,那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中午自己去我家,我带香素去我家,记得一定要去哦。”

黄凯点了点头,道:“中国,你缺不缺钱,要不要从我这里拿一点?”

梁中国忙摇头道:“老师,我带得钱足够多,不需要。”说完拉起黄香素的手就走,生怕黄凯塞钱给自己。

黄香素道了声“爹再见”,就顺着梁中国走了。

黄凯望着两人消逝的背影,感慨道:“还是年轻人好呀。”

梁中国和黄香素行至街上,后者道:“梁哥哥,我们去哪里玩?”

梁中国道:“逛逛街,吃吃东西。你饭吃了吗?”

黄香素道:“吃了。”

“既然吃了,那就再吃个冰糖葫芦消化消化。”声音忽然从梁中国和黄香素两人的背后响起,吓了两人一跳。

梁中国转回头,看了刚才说话肩上扛插着一串串冰糖葫芦的那人一眼,哂道:“肖臻,是你。”

肖臻颔首道:“是我。”

黄香素问道:“梁哥哥,你们认识?”

梁中国道:“对呀,我们昨天认识的,他是位热血的爱国青年,叫肖臻。”

黄香素立即了肖臻问了好,肖臻也客气的回礼。

梁中国问道:“肖臻,你怎么不去干你的大事?”

肖臻解释道:“昨天我已经和同学连夜赶制出许多上面写发生大事让他们响应我们学生的传单散发给北平的各界人士了。”

梁中国好奇道:“那效果怎么样?”

肖臻叹道:“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人积极地说有事情一定响应,有的人看了毫无反应,也不知是干还是不干,有的人看了大骂我们无聊。”

梁中国安慰道:“这很正常,你放心,情况会好起来的。”

肖臻乐观道:“我也是这么认为。”

梁中国又问道:“肖臻,那你怎么会在这里买冰糖葫芦?”

肖臻道:“快过年了,我邻居很忙不想出摊卖冰糖葫芦,我就出摊做小工,赚点额外的收入,帮他卖冰糖葫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