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一卷 第五章

张单 收藏 15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两人边谈边更运足功力比拼皆想取得这胜利,宋哲元的打法与先前并无两样,可梁中国自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变得异常的勇猛,宛如摆脱浅水的蛟龙深入海潭如鱼得水,进退自如,连续使出梁家刀法的“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丧权辱国”三招,有万夫莫敌的气势,杀的宋哲元只有架招的份。   梁亮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两人边谈边更运足功力比拼皆想取得这胜利,宋哲元的打法与先前并无两样,可梁中国自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变得异常的勇猛,宛如摆脱浅水的蛟龙深入海潭如鱼得水,进退自如,连续使出梁家刀法的“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丧权辱国”三招,有万夫莫敌的气势,杀的宋哲元只有架招的份。

梁亮峰在一旁看得是连连点头,这个当儿子的没有给自己丢人,苦练十几年的梁家刀法没有白练,今日在三百余人面前确实可以风云际会,他已经看出梁中国的刀法在宋哲元之上,赢宋哲元只是时间的问题。

果然不出梁亮峰所料,宋哲元连续几招下来没还手之力,且是苦苦支撑,任谁都看得出来宋哲元的败局已定。

梁中国突生一个念头:我这回赢宋军长是赢定了,现在这里这么多人,我得用漂亮的招式胜宋军长,这样才会好看。念头想完,梁中国遂减缓猛烈的攻势,并不急于求胜,给宋哲元一丝喘息的机会。

所有的人都猜不透梁中国的心思,明明梁中国就要取得胜利,为何瞬息之间梁中国像枯萎的花朵,没了生机?

宋哲元是与梁中国正在对敌更觉奇怪,梁中国乃少年之人精力充沛,不像是气力不济,莫非是梁中国学艺不精是半桶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对敌?宋哲元的心里不喜反忧,他原本打算梁中国只要胜了自己,便让梁中国去二十九军教众人的刀法,如今梁中国这副德行,还如何能胜任。罢了,既然梁中国计止于此,那自己就趁机赢了梁中国吧。

想完,宋哲元乘梁中国势弱大举开始反攻,宋哲元步步前进,梁中国是步步后退,二十九军士兵是喝彩叫好叫军长好样的,梁亮峰则眉头轻蹙,自己的儿子要是输给了宋哲元,传出去虽无伤大雅,但无法可自己争个脸面。

梁中国的心中暗暗窃喜,宋哲元的刀法本来就不如自己,若宋哲元只守不攻自己可能还需费一番的气力,现在宋哲元动了取胜的念头,无形之中破绽也随之露出。梁中国一眼瞧见宋哲元身上的两个破绽,可这两个破绽还不够大,虽然可获胜,但是姿势却不会优美,梁中国打消利用这两个破绽取胜的念头,仍就不断的后退,几乎成溃败不止的逃军。

宋哲元自以为时机已经成熟了,大喝一声,斜切梁中国欲挑飞梁中国的大刀,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见了齐齐叫好,认为宋哲元胜劵在握,梁亮峰和程长英则担忧儿子会输得很难看。

这方梁中国的眼睛一眯,脸上浮出了笑容,宋哲元的这招确实不错,可是破绽露得太大,若是宋哲元对付武功比他低的人必可奏效,但梁中国的武功比宋哲元高,这招是个绝大的败笔。梁中国忽然向前一步,手转大刀迎上宋哲元手中的大刀的刀锋。

宋哲元看见梁中国的脸上忽现在诡异的笑容,暗叫不好,正想换招,可是为时已晚,梁中国的刀的刀锋和宋哲元的刀的刀锋来了个亲密接触,前者用膝盖侧撞击后者的小腿。宋哲元的腿部一麻,情不自禁的弯了下来,与此同时,梁中国用巧劲旋转宋哲元的刀,当然梁中国的刀也旋转起来,由于宋哲元的腿跪在地面,影响了整体的力道,宋哲元的刀随之被挑飞在天空中转了几下,掉在地下,梁中国的刀趁机架在宋哲元的脖子上。

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看傻了眼,这明明是军长要胜利的,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梁中国赢了?

梁亮峰和程长英看得是喜上眉头,同时心想自己的儿子没有给自己丢脸。

梁中国把架在宋哲元脖子上的刀拿开,道:“宋军长,得罪了。”

宋哲元哈哈一笑,站了起来,笑道:“梁中国,你真行呀,我本来是想把你的刀给挑飞的,没想到自己的刀反被你给磕飞了。”

梁中国谦虚道:“运气好而已。”

梁亮峰此时迎了上去,把茶水递给宋哲元,道:“宋军长,你跟犬子打了一战,也口干舌燥了,喝杯茶解解渴。”

宋哲元接过茶杯,右手拿着茶盖,嘴唇碰上茶杯慢慢的品茶。突然一位二十九军士兵站了出来,报告道:“宋军长,我想和梁中国较量一下,请允许。”

宋哲元吞下茶水,道:“可以,你们若是谁想和梁中国切磋一下,都可以上。”

梁中国叫苦不迭,道:“宋军长,不是吧,你这里可是有三百名士兵,要是人人都和我比划,我岂不累死了。”

宋哲元道:“梁中国,你放心,我的士兵自有分寸,他们不会累垮你。”

梁中国欣然道:“好,弟兄,请赐教了。”

那名二十九军士兵遂捡起原先是宋哲元用的那把掉在地上的大刀,与梁中国比斗。

宋哲元把茶水一饮而尽,道:“梁馆主,梁夫人,这茶气清香味道美,真是好茶。”

梁亮峰道:“既然如此,内子手上还有一杯,宋军长你也喝了吧。”

宋哲元也不推辞,把手上空茶杯递给梁亮峰,接过程长英手中的盛有茶水的茶杯,再次品茶起来。

程长英叹道:“不瞒宋军长,其实我们一家三口都不懂茶,平日也不喝茶,这茶都是招待客人时用的,我不通茶道,泡茶技艺粗劣,根本无法泡出这茶的真正味道。”

宋哲元道:“如此对我便已经足够了。”

梁亮峰歉然道:“宋军长,刚才犬儿冒犯了宋军长还请见谅。”梁亮峰说是这么说,可他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宋哲元摇头道:“梁馆主,你严重了,令郎能有如此的功力实在令人欣慰,这样也好,令郎的刀法如此出众,我也放心让他教我二十九军士兵的刀法。”

梁亮峰问道:“宋军长此言当真?”

宋哲元不悦道:“梁馆主,莫非你当我说得话是放屁不成。”

梁亮峰笑道:“那真是荣幸之极,荣幸之极。”

宋哲元道:“梁馆主,我们还是继续看令郎如何显神威力挫我二十九军士兵。”

梁亮峰点头道:“那我们一起欣赏。”

于是宋哲元、梁亮峰和程长英凝神细看比武,一个小时后,梁中国又陆续挫败八名二十九军士兵,直到无人再出来和梁中国比划,比武才算结束。

宋哲元上前拍了拍梁中国的肩膀,道:“梁中国,你过关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我二十九军兵营来教我军刀法。”

梁中国想了想,道:“宋军长,我看就春节过后的第一天,那时我没有事情做可以去你们军的兵营。”

宋哲元道:“那就一言为定,对了,你认得路吗?”

梁中国摇头道:“不认得。”

宋哲元道:“那好三天以后我来接你。”

梁中国居然能得到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的亲自接送,感觉自己倍感荣幸,高兴道:“谢谢宋军长。”

宋哲元见事情办完了,道:“梁馆主,梁夫人,中国,那我先走了。”

梁亮峰道:“宋军长,我们送送你。”

宋哲元摇头道:“不用了,你们忙你们的,无需这么的见外。”

梁亮峰也非做作之人,道:“那好宋军长,我就不远送了,一路走好。”说完宋哲元也与梁亮峰一家三口告辞,率领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走了。

梁中国欢欣雀跃道:“爹,我不是做梦吧,我居然可以教二十九军刀法。”

程长英含笑道:“中儿,你当然不是在做梦,三天后就是你大鹏展翅的时候了。”

梁亮峰哼道:“别高兴太早,我说中儿,你会做教儿刀法吗?”

梁中国一怔,从喜悦中清醒过来,傻住了道:“不会。”

梁亮峰冷冷道:“这不结了,你不会教人还怎么高兴干吗?”

梁中国笑道:“没关系,我不会教人刀法,可爹你会呀,你教教我不就行了。”

梁亮峰道:“你说得很轻松,可你学得会吗?”

梁中国淡淡道:“我刀法都学得会,还会学不会怎么教人。”

梁亮峰冷笑道:“自负。”

梁中国纠正道:“是自信。”

梁亮峰道:“那我教你,我看你能学会多少。”

程长英反对道:“我说孩子他爹,中儿是连饭都没有吃完,你也得先让中儿吃完饭再说。”

梁亮峰道:“对,中儿,你赶紧吃饭,我和你娘还要收拾碗筷呢。”

梁中国嗯了声回饭厅吃饭,程长英附耳对梁亮峰道:“孩子他爹,你虽然在骂中儿,可你知道中儿可以教二十九军士兵刀法其实你是很高兴的吧?”

梁亮峰瞧了自己的老婆程长英一眼,并不说话。

程长英续道:“要不你怎么迫不及待就要教中儿当师父?”

梁亮峰沉默回到饭厅,边走边道:“中儿,你要记得明天去叫黄老师来我们家吃饭,随便陪香素玩。”

梁中国吃着饭,道:“爹,我记住了。”

程长英望了梁亮峰的背影一会儿,道:“还是老毛病。”言毕,也进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