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一卷 第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亮峰正色道:“宋军长,谁不想家族百子千孙,可为了国家领土的完整和人民的安定,我梁亮峰愿意冒断子绝孙的危险。”

宋哲元赞道:“果然是大义凛然,不愧是北平武林头号人物。”

梁中国道:“宋军长,你能答应吗?”

宋哲元摇头道:“中国,部队的枪支岂能随便流落寻常老百姓的手里。”

梁中国皱眉道:“宋军长,这对你来说只不过是小事一桩。”

宋哲元笑道:“梁中国,其实我的意思是想让你入我二十九军,这样你当兵了就可以摸枪了。”

梁中国摇头道:“宋军长,我不想参军,因为参军未必能保家卫国。”

宋哲元奇道:“此话何讲?”

梁中国叹道:“自九一八以来,日本对中国是步步紧逼,南京政府对日本步步退让,那些当兵的有几天是在打日本?就算是在打日本,蒋介石也在处处制肘,一点也不痛快,而且我不想听他人的号令,我想做最高指挥者。”

宋哲元笑道:“其志不小,你是想夺了蒋委员长的位子。”

梁中国摇头道:“蒋介石的位子我也不要,因为蒋介石多多少少要看英美的脸色。”

宋哲元道:“那你不想参军如何报效祖国?”

梁中国道:“宋军长,不是一定要参军才能上战场杀敌。”

宋哲元问道:“那你想干什么的?”

梁中国道:“我想当土匪的大当家,想土匪既算军队,又能上阵杀敌,又痛快无需受人闲气,还不要看其他国家的脸色。”

土匪打家劫舍名声臭的很,为人所不齿,听梁中国这么向往这行,连第一次听说儿子有如此异于常人的志向的梁亮峰都是一愣,更不用说宋哲元了。梁亮峰回过身来,一拍桌子,喝道:“孽畜,你干什么不好,竟要干如此丢人的行业,对的起梁家的列祖列宗吗?”

梁中国悻然道:“爹,梁山好汉说难听点也是土匪,可他们不一样侠传千古。”

梁亮峰火道:“这能一样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跟那些土匪混在一起,能有好品德吗?”

梁中国道:“人有好坏之分,土匪也很呀,我如果当了土匪的大当家,自然能让他们改过自新。”

梁亮峰哼道:“你还有理了。”

此时,程长英端着茶几把茶水送了过来,听到父子的争吵,道:“孩子他爹,中儿,宋军长在这里,你们也好意思吵。”说完,把茶水一一送到宋哲元、梁亮峰、梁中国的坐的桌子上,然后自己坐在梁亮峰旁边的椅子上。

宋哲元说了声“谢谢”,然后道:“梁中国,我只说一件事,你想当土匪来抗日是起不了大作用的。”

梁中国道:“我知道,我晓得这世上没有婊子又要钱,又要贞洁牌坊的好事,但我宁愿当土匪头头,可胜过当师长、军长什么的。”

梁亮峰叹道:“罢了,鸟儿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了,只要你不当汉奸,买国贼就行了。”

梁中国喜道:“谢谢爹。”

宋哲元道:“梁中国,你还想不想要玩枪?”

梁中国忙道:“要呀。”

宋哲元笑了笑,道:“那我们来做一笔交易。”

梁中国兴致盎然道:“我很有兴趣。”

程长英斥道:“中儿,你会做生意吗,如此大言不惭。”

梁中国淡然一笑,道:“娘,宋军长乃堂堂一军之长岂会做欺骗的事情,我们只管放心。”

宋哲元笑道:“还是梁中国了解我。”

梁亮峰道:“还请宋军长明言。”

宋哲元微笑道:“大家可知我二十九军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梁中国抢先道:“二十九军与其他军队与众不同的人手配备一把大刀,人人刀法出众。”

宋哲元浅叹道:“是啊,想当年喜峰口大捷时我二十九军靠得就是人人一把破旧的大刀,杀得小鬼子丢盔弃甲,草木皆兵,胆战心惊,弄得日本士兵的脖子上人人围铁巾。”说到这里,宋哲元目露回忆之色,想起当年铁马金戈的情景。

梁中国一家等了一会儿,见宋哲元仍无反应,梁中国先耐不住,咳道:“宋军长,然后呢?”

宋哲元回过神来,笑道:“所以我二十九军对刀法极为重视,想在刀法上精益求精,宋某素晓得梁馆主刀法高超,故请梁馆主到我二十九军军营中把梁家祖传的梁家刀法传给我的士兵,不知梁馆主能否答应?”

梁亮峰讶道:“宋军长,据我所知,贵军中已经有用刀高手训练二十九军士兵的刀法。”

宋哲元解释道:“世上唯有博取百家和刻苦锻炼才能让刀法不断进步,梁家刀法在北平为一绝,所以我才有这请求。”

梁亮峰痛快道:“行,反正我最近也是闲着,能把我梁家刀法二十九军是我的荣幸,以后二十九军能用我梁家刀法上阵杀鬼子也为我梁家祖上添光。可我有个要求,我儿子要玩的枪可是要二十九军有什么类型的枪就玩什么类型的枪。”

宋哲元爽快道:“可以。”

梁中国却道:“宋军长,我可不答应让我爹来教你们二十九军刀法。”

宋哲元哦道:“这是为何?”

梁中国淡淡道:“我梁中国从五岁起苦学梁家刀,自负有所小成,想教二十九军刀法的事情我足以胜任,何必劳烦我爹。”

程长英又斥梁中国,道:“中儿,不准夜郎自大。”

梁中国笑道:“娘,我将来是要但领导人的,如果我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以后来还怎么指挥千军万马?”

宋哲元赞道:“有气魄。”

梁中国道:“让宋军长看笑话了。”

宋哲元忽道:“梁中国,既然你对你的刀法这么自信,不介意我考考你有无真材实料?”

梁中国奇道:“宋军长也懂武艺?”

宋哲元道:“颇懂一二。”

梁中国笑道:“宋军长,那我们庭院里较量,那里十八般兵器都有。”

宋哲元起身道:“请。”

梁中国和宋哲元出了大厅走向习武的庭院,梁亮峰和程长英拿起茶杯亦走了出去。宋哲元特意吩咐站在门口的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也到庭院中观战多加学习,那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见军长都出手,十分好奇想知道比武的结果,争先恐后的跑到庭院围成一圈观看。

练武的庭院有三个兵器架,上面各式各样的兵器,梁中国和宋哲元从兵器架上拿下两把大刀离十步之遥摆好架势对峙。

梁中国道:“宋军长,你动手吧。”

宋哲元淡淡笑道:“你先动手。”

梁中国笑道:“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言毕,梁中国两只脚急速奔上前,舞动手中的大刀划向宋哲元,此时是大雪漫下,梁中国的这一刀的刀气击破雪花直斩宋哲元的脑袋。宋哲元心中一凛,他足以凭这刀看出梁中国的刀法是个高手,心中暗赞梁中国好样的,边想手中的大刀也开始动了,宋哲元的挥刀斜击梁中国的大刀,“叮”梁中国和宋哲元同时用力,两把刀交错碰撞在一起僵持不下,梁中国右脚向后一垫,宋哲元一看以为梁中国欲和自己比拼力气,暗暗加了劲。宋哲元哪知自己中了梁中国的计策,梁中国就是要宋哲元如此认为,梁中国心里一喜,身子朝左一侧,双足也随之转动,宋哲元情不自禁向前倒,梁中国的手一转,两把刀分离,梁中国手再一翻欲用刀背抵在宋哲元的后脖上,这样就算梁中国。可宋哲元也非省油的灯,他头也不回,仅凭梁中国舞出的刀风,手使刀向后一挡,让梁中国的计划落空。

梁中国大喝一声,他原本是单手握刀改为双手握刀,使劲用刀背猛烈的撞击宋哲元的刀锋三下,每撞击一下,宋哲元的腿就是一抖,可他到底抵挡住这三下。梁中国的本意欺宋哲元已经是个中年人,力气不如自己少年人,但梁中国太低估宋哲元的意志力,居然扛住这三下。梁中国本来还想来第四下,但是宋哲元岂会再给梁中国机会,他低着头向后一退,梁中国的第四下落了空,宋哲元躲过梁中国的这招,见梁中国空门大开,笑道:“中国,你输了。”话没开始说,宋哲元他也用刀背击梁中国。

梁中国嘿笑道:“宋军长,你太低估我了。”言未绝,梁中国以宋哲元料想不到的速度快速回身,用了招梁家刀法中的“国仇家恨”封杀住宋哲元的进攻。

宋哲元讶道:“小子,你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梁中国叹道:“宋军长,我这下转身可是练了一个月才学会的。”

宋哲元笑道:“我真倒霉,就要打赢你时怎么刚好撞上你会的身法。”

梁中国哈哈大笑道:“宋军长,更倒霉的是你要马上要当着你二十九军士兵的面输给我。”

宋哲元不怒反喜,道:“那我看你如何打倒我。”

梁中国长笑道:“宋军长,那你看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