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人流多少血泪 才能洗去日军造下的罪衍

aqssm 收藏 2 7136
导读: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整个日本陷入狂热的军国主义狂潮中。作为占人口一半的女性,同样投入这股狂潮中,积极为侵略战争打气鼓劲,卖命出力,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她们内心的军国主义比在前线的禽兽日军还要深厚,是军国主义的忠实卫道妇。靖国神社合祀的246万个亡灵中,有57000多是女性,她们大多是“大东亚圣战”中志愿为天皇捐躯的“昭和之烈女”。东条英机1944年在《致靖国之妻》中赞扬道: “你们的夫君已化作靖国之神。殉国英烈虽死犹生。你们仍然一如既往地在家里全心全意地为国抚育英雄后代,平凡而伟大,是全体日本妇女的榜样,也是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整个日本陷入狂热的军国主义狂潮中。作为占人口一半的女性,同样投入这股狂潮中,积极为侵略战争打气鼓劲,卖命出力,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她们内心的军国主义比在前线的禽兽日军还要深厚,是军国主义的忠实卫道妇。靖国神社合祀的246万个亡灵中,有57000多是女性,她们大多是“大东亚圣战”中志愿为天皇捐躯的“昭和之烈女”。东条英机1944年在《致靖国之妻》中赞扬道: “你们的夫君已化作靖国之神。殉国英烈虽死犹生。你们仍然一如既往地在家里全心全意地为国抚育英雄后代,平凡而伟大,是全体日本妇女的榜样,也是将为万世所景仰的伟大楷模……”。


人们心目中的日本女人形象是娇弱内敛,可是在战争期间,成千上万的日本女人被称为“军国之母”、“军国之妻”、“靖国之妻”、“军国少女”……,这些虚假的称号更加刺激了日本女人心中那股乖戾之气。


为了解除出征士兵的后顾之忧,为了激发鼓舞士兵们的战斗意志,很多年轻的日本女性积极与即将出征的士兵举行婚礼。“昭和之烈女”千代子走的却是极端之路。1931年,日本关东军对中国东北发动了战争,并在当年全面占领了中国东北。井上千代子是大阪步兵第37连队井上清一中尉的新婚妻子,为了勉励出征的丈夫,使之无后顾之忧地安心作战而自杀身亡。这件事在当时被报纸、杂志被广泛宣传,一时成为举国皆知的爱国“烈妇”典型。她的死使得“出征将士的士气大受鼓舞”、“所有皇国军人为之感动”。


两家会社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相将其事迹拍成电影,在全国上映,并将影片空运到侵华战争的前线在军人中间上映。日本国皇后陛下还驾临“昭和烈女”井上千代子的“遗德显彰会”。千代子死后,她的媒人--44岁的大阪主妇安田夫人以此“御国之行为”为契机,发起组织“国防妇人会”。 大日本国防妇人会纲领是“我们日本妇女,必须敬神、崇主、奉诏、为皇国无私奉公”。


“大日本国防妇人会”与侵略战争相始终。它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成为举世罕见的全国性“妇女组织”。在战争中,它像病菌一样在日本迅速孳生繁衍,短短十年内其成员由40人猛增至1000万人。它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充当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的帮凶,有效地协助了日本军队进行侵略战争。


千代子的死,的确使他丈夫“斗志昂扬”,井上清一将自己的一腔怨愤发泄到无辜的中国平民头上,指挥部下残酷地虐杀中国人,成为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1932年9月,日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其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井上清一,他是辽宁抚顺日军守备队的指挥官。就是这样的刽子手,当时却成为不少日本少女心目中的偶像。

中国抗战时期有首著名的歌曲《太行山上》,歌词中有“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 描写中国军民前赴后继的全民族抗战热情。当时的日本也是“母亲送儿上前方,妻子送郎上战场”,画面几乎与此相同;然而内涵却是极大地不同:中国女人送自己的亲人上战场是去保家卫国,日本女人则是送亲人去残杀无辜的邻国居民。一样发自内心的欢呼,却是人性的大颠倒!!所有的日本将兵身上都会有一片妻子在街头拉人缝制的护身符“千人针”,这是由一千个过路的陌生女人每个人缝一针,赠送给日军士兵作为护身符。


从1894年--1945年半个世纪中,日本妇女最爱唱的歌曲是《日本妇人从军歌》,这首歌创作于中日甲午战争时期的明治27年(1894)。 “枪炮声在远方回响,鸟虫噤若寒蝉,和风带着血腥,芳草染着血迹。”血雨腥风、淋腥沐血的战争场景如在眼前。在军国主义时代,这成了美的极至,反映了日本在那个疯狂年代,国民集团心理的倒错。

1932年1月28日,日军大规模进攻中国上海。在进攻庙行阵地时,三个日军士兵抱着炸弹扑向铁丝网,用身体炸开了铁丝网,打开了突破口。这就是所谓的“炸弹三勇士”。消息传到日本,日本国民的战争狂热又被煽动起来,四家电影公司争先恐后地拍摄了有关的故事电影,一星期之后就开始在日本全国上映,短短时间,竟摄制了100多部“炸弹三勇士”的电影,这也堪称世界电影史上的奇观。

“炸弹三勇士”在日本国内到处由“国防妇人会”发起组织街村葬礼,会员们走家串户到处宣传“三勇士”的“英雄事迹”,还由“妇人会”募捐竖立了“勇士”的铜像,文部省还将“三勇士”写进了教科书。向国民灌输这种渗透着封建“武士道”精神的军国主义思想,是“国防妇人会”的重要任务。


在“圣战”感召下,日本女性积淀在潜意识底层的所谓“尚武”精神,又沉渣泛起,“大东亚圣战”也成了日本女人自身迷乱或不可抗拒的冲动源泉。虽然日本传统的社会意识决定女人不能成为真正的军人,但几乎所有的日本主妇都加入了“大日本国防妇人会”。

成千上万的女性主动或被迫充当了“从军看护妇”、“从军慰安妇”、“女子挺身队”队员和“满蒙开拓团”团员,一些人还志愿充当了“帝国之花”--女间谍。她们直接走上了侵略战争的战场!有一些在“圣战”感召下自愿报名的“从军慰安妇”,她们也为“大东亚圣战” 献了身。有许多直接就死在战场上,如在中国云南西部腾冲、龙陵、蒙自、松山,在太平洋塞班岛要塞上,都有日本“从军慰安妇”与守军并肩战斗……有的“从军慰安妇” 甚至与神风敢死队一样的疯狂。


二、今天的日本经济腾飞,是建立在数十万女人血泪上的


二战之后,日本经济得以飞速发展。


如今的日本,无疑问是世界经济强国。日本2006年实际GDP增长2.2%;而2007年度的GDP预计增幅(2.5%)将超过实际GDP增幅(2.1%);按照目前联合国预算经费来源协议,日本目前承担的会费占联合国总体预算的19.5%,仅次于美国22%的会费比例。中国和俄罗斯对联合国预算经费的分摊额分别只有2.1%及1.1%;


另据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年度报告称,自1993年起,日本更连续10多年占据着人均国防费用世界第一的位置。1995年日本军费为502亿美元,这一数字相当于东盟9国军费总和的3倍以上:2004年,不到1.3人口的日本军费预算是415亿美元,而13亿人口的中国只有256亿美元,大大超过中国、朝鲜、韩国三国的总和,是韩国的4倍;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日本军费从1987年起就已居世界第三位,1993年上升为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日本经济是腾飞了,但这些繁荣都是建立在日本妇女的血泪之上的。


自宣布战败后,美军还没有踏上日本土地时,日本当局就预先考虑到如何建立慰安妇机制问题。这个问题甚至还上了政府内阁会议。可以说,如何为美军提供性服务问题是阁员们亲自议定的。


据有关资料查证,内务省警保局长所发出的指令,来源于副总理近卫文磨公爵。当时,警察总监被召至内阁会议上,近卫文磨公爵提出要求:“你要保护好日本的女孩子。这个问题,不能交给一个小小的部长,你必须带头去做!”近卫文磨公爵还说“我们的策略是,通过征召有经验的妓 女为美军服务,保护良家妇女免受美军侵扰。”待一切都安排妥当以后,日本的代表团在次日才飞抵菲律宾进行投降谈判。


既然是近卫文磨公爵的直接要求,那么建立性方面的慰安设施以及相应的贷款计划。显然都是通过内阁会议决定的。住本利男所著《占领秘录》便以当时的警察总监坂信弥的谈话录形式,记录了这段历史经过。坂信弥说对于妇人女子的安全问题,内阁非常关心。近卫公爵对我提出如此这般的要求,果然是出于这样的目的,为了保护一般妇人女子的安全,必须建立一座性的防波大坝。这座防波大坝后来被历史学家称作肉体的大坝。


1945年8月18日(即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投降的第三天)内务省警保局长桥本政实,就通过无线电打电报给各厅府县长官,指示设立面向占领军的特殊(性)慰安设施。电文要旨如下:


外国驻屯军慰安设施等整备要领


一、 对外国驻屯军的营业活动,限定于一定的地区,可不关以前设订的


取缔标准予以许可。


二、 前项中所指定地区由当地警察署长设定,并禁止日本人利用此类设


施。


三、 对上述营业活动,警察署长应给予积极的指导,并力图急速充实其


设备。慰安设施包括性方面的慰安设施、饮食设施、娱乐场。


四、 营业上所需的妇人女子,由艺妓、公私娼妓、女招待、陪酒女郎、


私娼卖淫惯犯等来充当。


到1945年底,约有35万美军士兵抵达日本。日本娱乐协会雇用了超过7万名“慰安妇”来提供性服务,这些人当中,还有一部分外国妇女。日本广岛和平学院历史教授田中敏之认为,日本提供的“慰安妇”人数无法准确计算,不过,除了日本政府开办的“慰安所”之外,还有大量私营妓院,妓女的人数可能比“慰安妇”还要多。曾在娱乐协会负责公关事务的鸣矢清一在回忆录中说, “夜幕降临,我和娱乐协会的头头赶到那里后,惊讶地看到五六百名美军士兵在街上排成了一条长龙”,美军宪兵仅负责控制这支“队伍”不闹事。


这位日本官员还回忆到,美军在进入慰安所前,要先付少量费用,然后领到门票和避孕套,才可以进入。日本第一家为美军服务的慰安所名为“芭比花园”,最初只有38名慰安妇,但是由于需求的激增,不久就增加到了100名。每名慰安妇每天要为15至60名美军服务。每次服务他们可以得到15日元的报酬,相当于半盒香烟的价钱。美国占领军当局是了解日本为美军设立慰安妇这一事实的,并且知道许多妇女是被迫的。但是占领军当局却采取了默许态度,甚至还向日本慰安妇发放青霉素和避孕器具。

实际上,为美军服务的慰安妇系统正是日本警察机构仿照二战时日军在其他国家建立的慰安妇系统建立的。这些为美军服务的慰安妇,并非全是妓 女,不少是因为日本地方警察机构胁迫、劝诱而成为慰安妇的。面对昨天的敌人,许多日本慰安妇在为美军服务时感到不安。其中牺牲最多的是那些完全没有性经验,但是却应警察机构号召成为慰安妇的少女。一名19岁的日本女工,因为亲人在战争中死去,为了生计而听从了地方官的劝诱,成为一名慰安妇,但是这名少女在成为慰安妇几天后卧了轨。


三、日本女人被日军和美军轮番强奸


日本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中,军队里普遍实行野蛮肮脏的慰安妇制度,为保证慰安妇制度的顺利推行,曾从其本土、朝鲜,欺骗和征召了大量的妇女充做随军慰安妇。据战后日本官方统计,从1938年到1945年的投降,日军大本营募集运往前线的慰安妇达100000人左右;这100000慰安妇其中大半为沦陷的朝鲜、台湾、琉球的女性,少部份系日本本土上的妓女和自愿献身的女性。


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战败了!战争结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对日本男人来说战争是结束了!对日本女性而言,“战争”还在继续。因为日本当局要求女人继续为战争提供“慰安”服务,这次是为战后进驻日本的美军提供服务,不过不能再强迫他国女性充当“慰安妇”了,只有让日本女人“亲历亲为”了。据美联社报道,在美国占领当局的默许下,日本在本国建立了所谓的“慰安所”,向美国士兵提供低廉的性服务。东京东北的茨城县警察署历史档案记载,1945年8月18日(也即宣布投降的第三天),茨城县警察署就接到来自日本政府警察总监的命令,要求他们建立为美国占领军服务的慰安所,“目的是通过'慰安妇'的特殊服务,保护其他妇女和幼女免受凌辱”。茨城县警察局马上把单身警察宿舍改成妓院。


美军陆军司令部上校麦克唐纳于1945年12月6日在一份备忘录中提到,美军当时已经认识到有很多“慰安妇”并不是自愿的。“很多女孩子在家庭经济处于困难时期,一时冲动之下在(慰安妇)合同上签字,许多妇女实际上受到了蛊惑。”他写道,“虽然目前在市区蹂躏妇女的情况已不如以前那样猖獗,但仍然存在。”


1946年3月25日,驻日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下令关闭所有的妓院、“慰安所”以及其他提供性服务的场所,因为这件事情受到军中牧师的强烈抱怨,同时麦克阿瑟也担忧事情败露后对美军的声誉不利。不久之后,日本娱乐协会就倒闭了。臭名昭著的“慰安妇”体系最终被扔到了历史的垃圾堆里。


除以上这些色情场所外,驻日美军官兵还把魔手伸向良家妇女。从1988年到2000年,就有170多名驻日美军触犯了强奸、狎弄未成年小童或其他性侵犯的罪行,其中又以驻守嘉手纳空军基地的美军被指控性侵犯的数字最多。美军由于受到美日安保条约的“保护”,使美军可以不交出涉嫌犯罪的士兵,这可能会使士兵有恃无恐。美军在冲绳等地设立军事基地的几十年间,其大兵经常惹事生非、打架斗殴、骚扰妇女,让当地人痛恨不已。1995年9月,因为3名美军士兵轮奸一名12岁的冲绳女学生,美国与日本达成妥协,签署了新的《驻日美军地位协定》,但这份新的《协定》只是一纸空文,对美军的兽行根本不起作用:同年11月2日,驻日美军一名少校又在冲绳强暴妇女,按照新签署的《驻日美军地位协定》,美国应认真配合日本的司法管辖要求。日本政府召开日美联合委员会议,要求美军方交出犯罪嫌疑人,但遭到美方的拒绝。虽然冲绳县警察署对涉案美军少校发出逮捕令,然而由于美方的袒护,逮捕令无法执行。1996年8月,美驻九州一名水兵袭击了一名20岁的少女;1997年4月,驻神奈川县一名士兵暴力伤害一名日本妇女;仅几天后,美军驻冲绳嘉手纳基地的一名士兵于凌晨从二楼阳台闯入当地一所民宅,非礼一名年轻女子,因受害者呼救而逃走;1999年3月,美一等兵奥利弗在自己寓所内强奸一名日本妇女。

2000年以后驻日美军对日本女性的骚扰仍然不见减少。2000年7月的一天凌晨,驻普天间机场一名美军士兵闯进冲绳市内一座公寓,公然对熟睡中的一名14岁的女中学生进行猥亵;2001年1月,一名驻日美军士兵突然撕开坐在路边花坛的女高中生的裙子,并用随身携带的数码相机进行拍摄;2001年6月29日凌晨,一名日本女子被24岁的美空军上士伍德兰德强奸。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嘉手纳空军基地一名叫汤姆森的美军文职人员,因在冲绳两次强奸妇女于2004年被逮捕并被判处九年徒刑;路透社报道,2004年7月8日,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因骚扰妇女罪被冲绳那霸法院判处一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驻冲绳美军士兵的违法乱纪行为曾引起当地居民的愤怒,引发大规模的反美浪潮。为此,冲绳县人民甚至还提出削减驻日美军的要求。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