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绝色少女看着紫衣少年看她那奇怪的眼神,不知怎的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委屈。

“看什么看!你傻了么?快点把我放开啊~~~”绝色少女怒嗔道,可理直气壮的语气竟渐渐弱了下来,到最后几乎像在撒娇一般,声音脆脆的、软软的。

“赶快回家吧,太阴山,不是你这种千金大小姐能随便游玩的地方,下一次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紫衣少年淡淡道,对着那紫衣少女一拂袖,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那绝色少女看到一束紫光闪过,只觉全身一轻,身上的禁锢就消失了,绑在身上的那些金蚕冰丝绳竟也齐齐断裂开来。她揉了揉被金蚕冰丝绳勒红了的手腕,看那紫衣少年竟要就此离开,心里一紧,喊道:“喂!你别走!”

那紫衣少年的身影微微一愣,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身来,只有一个字从嘴里蹦了出来:“说!”

看到那少年停下,绝色少女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可注意到他竟然连身都不回,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微怒,皱了皱柳眉,憋红着小脸,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温柔再温柔:“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似乎觉着这样说显得有些突兀,又赶紧加了一句:“我要报答你的~~~”

“就这事么,那当我没救过你吧。”少年轻声说道,语气竟有还是那么波澜不惊,仿佛在说着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

“什么?可你明明救了我啊!”绝色少女听了那紫衣少年的话惊奇道,心中渐渐升起一阵恼怒和委屈。

“一件小事而已。”紫衣少年说完,抬脚就要离开。

“这怎么能算是小事呢!你救了我,赶走了那个淫贼,我一定要报答你的!喂!你别走!”那绝色少女听到紫衣少年的话,心中怒气已然就要爆发。怎么说我也是桃花源四大山庄之首水月山庄的大小姐,更是天下一等一的大美女,可眼前这个讨厌的紫衣少年竟然用如此不屑的语气蔑视了自己的身份和美貌,简直太不可饶恕了!绝色少女嘟着樱桃小嘴,恶狠狠想到。

“喂!我爹可是水月山庄的庄~~~”看到那紫衣少年还是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又想到自己的美貌似乎对这个紫衣少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绝色少女终于使出了以前自己最不屑于用的一招——搬出了自己显赫到恐怖的家世。

紫衣少年蓦地停下脚步,就在绝色少女心中暗暗窃喜之际,冷哼一声,说出了让绝色少女羞愤之极的一句话:“怎么,就只有搬出自己显赫的家世这一招了?告诉你,我现在开始有些后悔救你了。”

绝色少女顿时语塞,硬生生的把后面那个“主”字咽了下去。慢慢地,一丝红晕从少女的耳根缓缓爬上了她的双颊。

“你、你——你是天下最坏的大坏蛋!”

被一眼看穿了心思的绝色少女恼羞成怒,小脸憋的通红,你了半天之后,终于说出了一句让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话。

那绝色少女说完这句话似乎就有些后悔了,但也不知接下来应该说什么干什么,愣在那里,心中感到一阵委屈和无奈,双肩不停的轻轻抖动,竟慢慢低声抽泣起来。是啊,人家救了自己,还不求回报,虽然他语气有些不好,可他和自己萍水相逢,之前出手相救就很不错了,又凭什么再要求他用好的语气来讨好自己呢。

“你不要再哭了,就当我错了吧。”那紫衣少年听到绝色少女低低的抽泣声,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安的错觉,仿佛自己真的说了什么可以让自己被千刀万剐的话。他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少女那带雨梨花的绝色容颜和那哭红了的眼眸,轻声道。

“什么就当?!本来就是你错了!”看到紫衣少年那平静柔和的目光,听着那温和的安慰话语,绝色少女顿时停止了抽泣,挺了挺酥胸,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好像她一直都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而那紫衣少年则一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就在此时,绝色少女把紫衣少年的模样深深印在了自己的脑海:粗粗的剑眉与他略显瘦长的脸庞似乎很不符合,双目平和有神,仿佛一方深深的湖泊,鼻梁稍微有些高挺,嘴唇厚厚的,虽然都不突出,但组合在一起却又说不出的俊美。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束成紫色的发髻,一身紫色的长衫,腰间挂有一把淡蓝色的剑,体型单薄修长,但却又给人一种高山一般的磅礴气势,仿佛充满了爆发力。

就在绝美少女仔细打量紫衣少年,霸道的觉得他似乎没有坏到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优点之时,紫衣少年平淡的说了一句话,一句让绝色少女决定即使打不过,也要和他拼了性命不死不休的话:“蛮不讲理。我真的错了,我本不该救你的。”

“喂!你不要以为救了我,就可以这样羞辱我!你算什么!不让你救,我家里的人照样也能救我!谁稀罕你救了!”绝色少女再也顾不得形象,用她那刚刚哭过小核桃一般的眼睛盯住紫衣少年,用手拉了拉衣袖,露出玉石一般晶莹的胳膊,然后紧了紧小拳头,做出了一付你再说我就和你拼命的架势。

“哼~~~是吗?既然家世那么显赫,竟然还会被周青这样不入流的小角色欺负到这种地步,你也是千古第一人了!你这么不成器,应该乖乖呆在家里吧。”紫衣少年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冷笑着看绝色少女,语气也有些冷淡了。

那绝色女子怔在那里,竟出奇的没有反驳,只见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绝色容颜上溢出一层密密的的细汗,脸色一会红一会白,贝齿紧紧咬住下唇,身体有些微颤。突然,她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般跳了起来,向那紫衣少年冲去。在那紫衣少年微微发愣的瞬间,她一把抓住了少年的紫杉,叫道:“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瞧不起我!爹爹瞧不起我,你也瞧不起我!女儿怎么了,女儿就不能像儿子那样扬名立万吗?!我就是要闯出名堂才回家!我要让我爹看看,自己的女儿比任何人的儿子都强!”

那紫衣少年竟一时愣住了,本来以他的能力就是绝色少女的身影再快上十倍,他也可以轻易躲过,但不知怎的,看到少女带雨梨花的向自己冲来,竟一丝不忍的没有躲开。紫衣少年任由绝色少女抓着自己的衣衫轻轻的抽泣,看着她把眼泪抹在自己的衣衫上,心里突然闪过一丝柔情,但一瞬即逝,似乎脑海中记忆的深处曾经也有过类似的温馨画面,但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顿时感到心中有一丝愤懑。

随着年龄和修为的增长,紫衣少年总是不断的做着同样一个梦,一个每次醒来绝不会记得,但却明明有知道做过的梦。这件事一直困扰着少年,也渐渐影响了他的心境,让他的修为进展越来越慢,甚至已经有些停滞不前。每次和老头子谈及此事,总会被老头子谬解说成心魔,但自己知道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心魔,而更像一段被隐去了的记忆。但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正在他陷入回忆之时,紫衣少年感到一束注视的目光,低头看去,绝色少女正怔怔的盯着自己。心中感到一丝莫名的不安,紫衣少年轻轻推开绝色少女,试图掩饰着淡淡道:“不要以为我让你抓着我的衣衫哭,就真的认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听着紫衣少年欲盖弥彰的解说,绝色少女回过神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时如娇花照月般楚楚动人。不知道是哭过后释放了委屈过于放松,还是对紫衣少年的脾性有了些了解,绝色少女发现自己一点也不生这紫衣少年的气,反而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顿时暗啐自己不知羞,但同时又疑惑起来,向来坚强的自己,为何竟在这个陌生男子的怀里哭成这个样子?

又抓住紫衣少年的衣衫擦了一把眼泪,绝色少女板着脸,嘟着小嘴,努力想装出一副还在生气的样子,但眼角的一丝笑意却把她出卖的一干二净。想到刚刚在紫衣少年怀里哭泣的情景,心中虽然娇羞无限,但还是整理了自己的杂乱心情,淡淡道:“不好意思!刚才我失礼了。既然恩公不愿意透露姓名,又不求回报,我也不会强求。但是,今后我一定会为你每日上一炷香,感谢你对我的恩德。”

“不用了,其实我似乎也有不对的地方。”看到绝色少女突然变得端庄大方起来,紫衣少年也礼貌道。想了想,紫衣少年接着道:“这里是很危险的,你还是赶快离开吧。”再无他话,紫衣少年转过身,慢慢离开了。此时,最后一缕红霞披散在紫衣少年身上,少年凌乱的发丝随风轻舞,背影说不出的孤寂傲然。

绝色少女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怔怔的注视着紫衣少年渐渐远去的身影,绝色少女心中轻轻颤动,彷佛一件什么东西也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跟着那孤傲的身影渐渐远去。

就在绝色少女发愣之际,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淡淡的的声音,那声音直达少女心际,让她用了整整一生的的时间去铭记与忘记:“我叫萧子邪。”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回过神来的绝色少女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可是,只有清风拂过树叶那沙沙的响声在耳边回荡。

绝色少女轻轻叹了口气,皱起了柳叶细眉,注视天边少年消失的地方,仿佛自言自语般,轻轻说道:“还没告诉你呢,我叫公孙蓝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