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援交少女的心态正正反映社会风气。警方指出,许多援交少女有错误观念,以为自己有自主权,可以挑选客人,可以向客人“说不”,比较高尚,性质有别于妓女。


香港《文汇报》报道,也有社工接触过一名来自中产家庭的援交少女,发现她对家庭反叛,不爱家管,并借援交向家人“示威”。警方及社工均呼吁,家长、老师应该多加留意女儿、学生行为,如发现她们突然满身名牌、经常外出“不回家”便要特别留神。


香港青年协会督导主任邓良顺表示,曾接触一名来自中产家庭的18岁援交少女小休(化名),她因不满家人管束而参与援交活动是一种反叛行动,“她觉得任何事情都由家人作主,都要听大人话,但身体就可以由自己控制。”小休在与青协的访问中表示,自小深得父母疼爱,但天性贪玩,不爱被家庭规管,曾离家出走20次,“我想见识这个世界,中意去玩。”


终日玩乐把小休的零用钱花光,又不敢向父母要求零用,免得被啰唆,唯有设法自食其力,“见有些工,一星期返足5、6日,每月仅数千元收入,有些工,一天已有千多元报酬,于是就试下见工,到酒店见工,方知做援交。”为赚快钱,她豁出一切,当了2年援交少女,期间见尽16至60岁的嫖客,但一直提心吊胆,“好怕在网上接触的客人是亲戚或朋友!”至最近才摆脱援交生活。


除在讨论区登广告外,网上博客也是援交少女“接生意”的另一途径。自称1989年出生的miki,年初开设援交少女博客,她在博客中表示:“只想同每个客人过的(得)温暖快乐”,她在博客以“菜单”形式详列各项服务的收费,客人可自选“单项”或“套餐”,服务范围包括拖手仔、亲亲、揽揽、角色扮演等,套餐收费介乎数百元至数千元不等。


西九龙总警区防止罪案办公室主任总督察徐睿联表示,援交少女都认为自己可挑选客人,有自主权,较高尚,价值观被扭曲。西九龙刑事总区重案组第5队总督察钟志明提醒少女,在网上交朋友时,如发现对方提出不良要求或意图,便应该立即停止跟对方沟通。


邓良顺提醒,家长倘发现女儿“突然富贵”,并证实她们参与援交活动,便应该向她们讲解援交背后的危险性,重新调节她们的心态及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