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骄阳 第五卷 第三十八章 调兵遣将

李伟新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URL] 张立仁对谷山次郎出动第七大队,已在意料之中。谷山次郎是个狂中有细的人。也就是说,他在狂妄的同时,还有很谨慎的一面。张立仁正是抓住谷山次郎谨慎的一面,对他实施了一系列空中有实,实中有虚的打击。这虚虚实实亦都是假戏真做真戏做假,真真假假,令他谷山次郎摸不着头脑。 鬼子炮兵联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张立仁对谷山次郎出动第七大队,已在意料之中。谷山次郎是个狂中有细的人。也就是说,他在狂妄的同时,还有很谨慎的一面。张立仁正是抓住谷山次郎谨慎的一面,对他实施了一系列空中有实,实中有虚的打击。这虚虚实实亦都是假戏真做真戏做假,真真假假,令他谷山次郎摸不着头脑。

鬼子炮兵联队的炮火,这时就乱轰一通。朝着张立仁和谷山次郎互相对望的地方为中心,对着左右两边的战壕乱轰。

也轰起一起头盔。

也轰起一些军衣。

还有一些枪支、刺刀、人头、断臂。

乍一看,似乎并没乱轰,仿佛也轰中了他张立仁税警团的一些连队。

谷山次郎哪里知道,那些军械、人头、断臂都是假的,是用来迷惑他的道具。为了达到乱真的效果,专门有些士兵在战壕里走动,不时露出一下头盔和刺刀来。

带着项东和赵广尚走到一个隐蔽的观察点,张立仁停了下来。

举起望远镜,张立仁看到了鬼子出动的第七大队。

第七大队的鬼子按照谷山次郎的意思,以每个中队为基础为基础,分三路对税警团团部这个方向进攻。

而且分成三路的鬼子并非并行前进,而是呈尖刀形,一队在队,两队在后面的左右。谷山次郎显然是这样想的,即使是遇到了张立仁另外的两个团,他最多也是牺牲一个中队。

张立仁观察了一下,嘴角不由露出了笑意。

当谷山次郎下令开炮之前,他张立仁已经要机枪连悄悄撤出阵地,到团部这边来回防。特务连收拾完鬼子的第五大队之后,也回防团部。有一个机枪连和一个特务连对付谷山次郎的第七大队,虽然不能说卓卓有余,但也不至于吃力。这就像用车马来对付谷山次郎的马炮兵。

一车十子寒啊。

机枪连就形同他张立仁的车。

如果谷山次郎发现税警团团部这块只有机枪连和特务连,再行出动另外两个大队的话,楚阳指挥的两个营,也可以回身支援。

张立仁打的就是时间差。

在这时间差里面,牢牢掌握着主动权。

放下望远镜,张立仁转过身来,望着项东,“项参谋长,你还是回团部去指挥吧。”

项东的目光弯了一下,又嗵的一声叩在张立仁的心口,“那司令你呢?”

心口一暖,张立仁知道项东在担心他,便笑说,“我去二号阵地看看楚阳他们。”

“那怎么行?司令你回团部,我去二号阵地。昨晚你已经带队去突击,今个儿你就让我也炮火中去走一回吧。”项东提高声音道,希望能打动张立仁的心。

“不行。”张立仁答,话音虽不高,语气却坚定。就像他的脸容淡然自若,后面却矗立着铜墙铁壁一样,无比的坚定。

项东想说“但是”,想再寻找理由,都开不了口,只有义不容辞地去执行命令。

临走,项东才问,“司令还有什么特别的指示没有?”

“你说呢?”张立仁笑着反问。

项东的脸红了一下,觉得自己的问也是多余的。

走出观察点,项东还笑了自己一下。整个战场的而局,张立仁早已经布置安排好了,哪还会有什么特别的指示?虽然张立仁常说,棋局如战争、如战场,他不过是一个棋手。但他张立仁也很清楚,棋是死的,战场是活的。战场的棋子,就是具体的人,具体的指挥员。能不能将他的棋意落实到实处,发挥最大的效力,全凭具体的战斗人员去实施、呈现。

张立仁将机枪连这只车和特务连这只马交到他手上,就看他如何去临场发挥了。

鬼子的炮弹仍然嗖嗖地破空而至,落在战壕上。

项东在炮火中穿越,虽然不至于脚软,但不时落在身前身后的炮弹,却震得他的心一颤一颤的,头发也在钢盔下面抖抖。

弹片从耳边擦过。

伏到地上,再爬起。

项东是好不容易才赶回团部,还来得及拍掉身上的尘土,还没坐下喝一杯茶,三号阵地便传来密集的枪声。

目光落在段青山身上,段青山马上报告道,“机枪连已经和鬼子的第七大队的先锋中队交上了火。”

“特务连到位没有?”项东问。

“已经到位,正监视着鬼子第七大队的另外两个中队,随时准备灵活应对。”段青山答。

项东点了点头,突然又对段青山道,“段参谋,将团部的人抽出一半去三号阵地参加战斗。”

“是。”段青山应声而去。

项东算了一下,团部里面有一百多号人,抽出一半去,也就有六十多人,等于半个连的人了。

当他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是希望自己亲自带队去的。然而,段青山刚应声而去,谢长安、骆家祥、何国华、王耀明他们几个参谋就围了上来,目光热辣辣地落在他身上,热情高涨地请战。

项东一看这阵势,就知道没自己的份了。他不是张立仁,张立仁可以说一不二,他想开口争这些“好事”的话,几个参谋会将他抬起来,将他的命令扔到一边。

吞了吞口水,项东只能心痛痛地作出这样的决定,谢长安任团部特别连的指挥官,骆家祥、何国华任副指挥官。

“我呢?”王耀明马上就嚷道。

“还有我呢?”段青山安排好回来,也道。

项东双手一摊,“你们都走,我岂不成了光棍参谋长了?”

“可以换的嘛。”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换谁?

谢长安、骆家祥、何国华三人的脸色都是一个意思:换我?想都别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