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情商”(完善版)

雪山飛狐 收藏 1 177

“情商”一词,是由情感智商的说法演化而来,它最早是由美国耶鲁大学心理学家萨洛维和新罕布尔什大学 梅耶尔 教授提出的。他们用这一术语来描述人们的情绪评价、表达和情绪调节及运用情绪信息引导思维的能力。随后专门从事人类行为和脑科学研究的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丹尼尔·戈尔曼进一步提升和拓展,在1995年发表《情感智商》一书,提出“情绪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通常称为“情商”或EQ这一理论。他认为,人们首先要认识EQ的重要性,改变过去只重视智商IQ、认为高IQ就等于高成就的传统观念。他通过论证得出结论:“EQ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存能力”,人生的成就至多20%可归诸于IQ,另外80%则要受其它因素(尤其是EQ)的影响。总结《情感智商》一书,可以把丹尼尔· 戈尔曼 博士的EQ思想概括如下:


1、认识自身的情绪;认识情绪的本质是EQ的基石,这种随时随地认知自身感觉的能力对于了解自己非常重要。了解自身真实感受的人才能成为生活的主宰,否则必然沦为感觉的奴隶。


2、妥善管理情绪;情绪管理必须建立在自我认知的基础上。这方面能力较差的人常受低落、不良情绪的困扰,而能控制自身情绪的人则能很快走出命运的低谷,重新奔向新的人生目标。自我激励;自我激励包含两方面的意思:一、通过自我鞭策保持对学习和工作的高度热忱,这是一切成就的动力;二、通过自我约束以克制冲动和延迟满足,这是获得任何成就的保证。


3、自我激励 ;自我激励包含两方面的意思:一、通过自我鞭策保持对学习和工作的高度热忱,这是一切成就的动力;二、通过自我约束以克制冲动和延迟满足,这是获得任何成就的保证。


4、理解他人情绪;能否设身处地理解他人的情绪,这是了解他人需求和关怀他人的先决条件,戈尔曼用empathy(同理心)来概括这种心理能力。“同理心”是同情、关怀与利他主义的基础,具有同理心的人常能从细微处体察出他人的需求。


5、人际关系管理。恰当管理他人的情绪是处理好人际关系的一种艺术。这方面的能力强意味着他的人际关系和谐(人缘好,“会做人”的一方面),或者适于从事组织领导工作。显然,这种能力要以同理心为基础。


在以上这五个方面中,前三个方面只涉及“自身”,是对自身情绪的认识、管理、激励与约束;后两个方面则涉及“他人”,要设身处地理解他人情绪,并通过妥善管理他人情绪来达到人际关系的和谐。换句话说,EQ的基本内涵实际上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要随时随地认识理解并妥善管理好自身的情绪;第二部分是要随时随地认识、理解并妥善管理好他人的情绪。


而智商就是智力商数。智力通常叫智慧,也叫智能。智商是人们认识客观世界,改造世界的各种能力的总和。包括观察力、想象力、分析判断能力、思维力和记忆力五基本要素,其中以思维力为核心。智力的高低通常用智力商数(IQ)来表示,是用以标示智力发展水平。


显然,“情商” 一词是与“智商”相对并受“智商”概念的启发和诱导而出现的,宣扬“情商”的目的,是为了给某些具有不良行为和嗜好的人遮掩智力缺陷或美化其低级丑陋的行为而蓄意炮制出笼的一顶漂亮的“桂冠”。比如:若给像秦桧、宋江、武训、袁世凯和汪精卫等人的情商打分,他们就一定会得到“很高”的分值。


那么,“情商”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呢?首先,要看一下“智商”的构成内容和它对人类和社会的有益之处。所谓“智商”就是指一个人的大脑思维在基于经验或知识的基础上,对客观的情况、问题和事务所能够做出的正确分析、判断和反应的能力;构成“智商”的主要因素就是人的判断、归纳、推理等逻辑思维的能力,它属于人类理性和智慧方面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对于一个人来说,他的“智商”越高,该人在社会的生产和生活中,他就越具有取得成功地支配和改变客观环境以及自身的生存条件的能力;对于整个人类来说,这种能力,如果在人群中普及的人数越多、具备的质量越高,并且社会若能够以一种科学的、优越的和合理的制度使这些拥有高智商的人能够积极主动地将他们的创造力量释放出来,那么,人类社会无疑就会在这种人类的“高智商”的推动下,良性地、高速地向前发展。所以,“智商”是推动原始人类脱离动物界、形成文明人类和人类社会,并不断地进化、发展和升华的智力源泉和力量,全社会都应当大力提倡、开发、培养和提高“人类的智商”这一的宝贵智力资源。


那么,相比之下,再来看看那些所谓的“精英”们杜撰和编造出来的“情商”是一种什么东西吧。首先,“情”无非是指人之感情,它一出现就与人的“理智”或“理性”相对,属于低级的和感性的东西。在史前原始的人类还处于蒙昧和野蛮的时期,先祖们就具备了这种“谄媚的”、“逢迎的”、“讨好的”、“恭维的”、“善解人意的”和“舔腚的”本能,君不见,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鸡鸭和猪狗一类的动物,当主人豢养它们达到一定的时间之后,这些畜生就会“摸清”或“谙熟”了主人的脾气和秉性,只要主人咳嗽一声,或者是跺一跺脚,它们立刻就会有相应的表现和反应;特别是对于“走狗”这种灵性的动物,更可能会达到与主人“心性”相通的程度,只要主人皱一皱眉,或者摆一摆手,它就能立刻“领会”其意,或遥遥尾巴、伸伸爪子以示迎合欢心之意,或“呜呜咽咽”低眉信首以示臣服和恐惧,何况那些“情商”高的人比它们领会得“更深”和“更透”,会做的表情和动作也更“多样”和“复杂”,所以,也正是由于他们比它们多了这些“本领”才挤入了人类的行列,否则,他们只能永远在鸡鸭和猪狗之列,蹦蹦哒哒而不得超脱!


所以“情商”就是一头骡子、一圈四个中国人玩的“麻将”,它只会“入肉”博取快感而不能生育,只会把四个人腰包内的钞票掏空之后,再做“重新分配”之时而博得的人对人的“敲诈性的快乐”,但却不能对社会贡献半点物质财富和文化产品。


所以,人之为人,是因为人有了理性和智慧,有了“智商”高低的比较,才得以展现“百舸争流”和“万类霜天竟自由”的绚丽、奇伟的人间景象,才创造出“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的人间奇迹!如果鄙视和贬低“智商”而推崇和宣扬“情商”,那岂不造成了,为求得一己私利,人皆可以当猪作狗,皆可以甘心、情愿地为豪绅列强“舔腚吃屎”、为权贵官僚“当牛作马”吗?这难道就是某些貌似“人上之人”而实为“鸡犬”的低等动物而极力鼓吹的“情商”的“妙用”和实际的意义吗?如果把诸如国王、总统或一方豪绅列强等正人君子拖入“澡堂子”里面,扒光了衣服,这些畜生们就会“原形毕露”,他们与一个路边的普通商贩丝毫没有什么两样……


够了!愚蠢的虫子们,请不要再糟蹋什么硕士、博士和学者的名声了,还是好好的修炼一下自己的心智吧,免得披着人皮、戴着眼睛跌进猪圈和狗窝的腌臜之地,被人误以为是人类的退化或是猪狗的造化。


当代的统治阶级编造和鼓吹“情商”有两个层面的含义,其一,在宣示和暗示一种行为;其二,谋求一种效果或达到一种目的。这两层含义是在如下的操作中而表现出来的,即:第一,当他们尊照社会赋予给他们的职责和义务,依据手中的权力而把由劳动者创造的财富和利益,面向社会公开进行分配的时候,他们就大谈特谈什么“情商”,大讲特讲什么“关系学”,因为他们这是在暗示(告诉)那些希望能分配到财富和利益的人,如果你的“情商”低,就说明你不具备搞好与这些当权者的“人情关系”的条件和能力,或者不努力和不注意搞好与他们的“个人关系”,那么,你就别希望能够得到什么“好的结果”;第二,每一个被置于权力监管之下的社会劳动者,要想俱有“高情商”,那么,就必须老老实实地听命于统治阶级,像条狗一样地摇头摆尾地向他们乞怜和示好,并将包括自己在内的老婆、孩子以及吃、喝、穿和用等所有的一切生活资料,毫无保留地奉献给统治者,任由他们凭着个人的喜好来挑选,这样才能博得当权者对你产生“好感”,才能赢得一个“高情商”,以致在分配财富和利益的时候,才能对你特别地“关照”,你才能获得成功。所以,统治阶级企图通过编造和玩弄这种小小的社会意识形态——“情商”的伎俩,而意欲达到谋取万人敬仰、花天酒地、穷奢极欲和为所欲为的神仙般的生活的目的。但是,事实毕竟不会完全遂统治阶级的一相情愿,对于那些不接受暗示或不听从使唤的家伙,他们就不再假惺惺地大谈特谈和大讲特讲什么“情商”了,而是脸色陡然一变,话锋骤然一转,一本正经地摆出一副尊重科学、追求实际和促进社会发展的严肃面孔,大谈特谈和大讲特讲什么达尔文的“优胜劣败,适者生存”的动物界生存法则、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的微观经济学和资本主义的“榨取血汗的科学制度”,整个地一个民主社会主义开山鼻祖的架势。于是,他们笑容和幽默都已不再,而是把狰狞和残酷,掩盖在“科学、发展”和“与时俱进”的大旗之下,由上至下全面开动了国家机器,将那些“不接受暗示”、“不明事理”、“不听话”和“不懂事”的人,统统送进国家机器飞转的“齿轮”之中。这样,便有了一些人因遭遇歧视、奴役、边缘化、辍学、失业、下岗、开除和逮捕等对待,而导致的生活贫困、身体疾病、精神失常、社会犯罪和无路可走而死亡的现象发生。


一个民族迷信“情商”、崇拜“情商”、追逐“情商”的结果,必然导致这个民族迂腐、矫情、懒惰、腐朽和退化,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使这个民族走向灭亡。


“情商”这个邪恶的东西,赋予给人类的目的,就是要在人类内部、在人与人之间,图谋以无客观物质世界的改变来换取生活上的一切物质的奢侈和享受,那么,这种行为所造成的间接后果就必然地是——剥夺那些以从事物质生产和劳动的人们所创造的物质资料为最终的结果和目的,从而,也就必然造成人类或群体内部的利益对立和生存矛盾的进一步恶化,必然造成阶级差别的巨大鸿沟和劳动人民的痛苦,必然造成上层统治阶级的腐败无能以及政治的黑暗、生活的荒淫无耻和极端地腐化堕落,必然造成整个社会不以鄙视生产劳动、科学理性为耻反而以低三下四、专攻心术和不劳而获为荣的恶劣风气,必然造成整个民族自信心的丧失以及整个民族素质的低劣和退化。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形成的最终格局必然是:那些在各民族之林中,崇尚理性、发展科学、鼓励人民强化自身素质和提高“智商”,向自然的纵深开拓、向客观物质世界要财富、要发展、要一切进步的民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而那些自以为是、骄傲自大、沾沾自喜、不思向客观物质世界要财富要发展、要进步,而是一昧地热衷于在整个民族和人口的内部,向其人民兜售和贩卖所谓的“仁治”和“心术”等人性之中的堕殆之情,即所谓的“情商”的破烂货的那些无能的蠢货们,必然地把他们的国家和民族推向灾难的深渊,落得个强族为“刀俎”弱族为“鱼肉”的可耻下场。


那么,在“情商”的外衣包裹下的“仁治”和“心术”究竟是经过了哪些的转变和怎样的运筹过程之后,而成为害人的东西呢?“情商”,实质上就是把愚弄人民、欺骗人民和奴役人民的“治心之术”经过一番精心地改头换面和乔装打扮之后,而以“科学”的名义抛出的一种骗术,这种骗术就是:以一个人能否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和所具备的“情感能力”或“情感素质”的高低为指标,来衡量他的“情商”的高低;比如:对领导或老板指示的唯唯诺诺能力、对社会环境压力的“适应”能力、与同事的“相处”能力、对不良因素的“包容”能力、以及对逆境所采取的“适应策略”和“手段”,等等;一句话,说穿了,“情商”这个东西,就是那些无能去创造而又奢望享受花天酒地的腐朽生活的一群“骡子”们,依靠“阶级意识”和“人性的弱点”,通过使用中国小说《水浒》中的宋江式人物的手段而相互勾结起来,来共同达到压迫、剥削和奴役劳动者的目的。


“情商”——这个只能“消费”不能“生产”的骡子式的东西,一出笼就妄图与“智商”平分秋色,转移人们为求得对自身素质的提高、对自然与社会的认识能力和改造能力的提高的自觉性的视线,混淆“智商”与“情商”在人类取得对自然和社会的改造成就当中哪一个是起到了主导的和决定性的作用,模糊人们对是非和真假的辨别、识别的能力,钝化人们坚持正义和真理、反对一切丑恶行为和黑暗的东西的锋芒和意志,把人民彻底变驯化成可以被统治阶级任意摆布、欺凌、压榨和生杀予夺的奴隶和工具,使得那些罩着“高情商”光环的禽兽们,在嘻嘻哈哈的鬼笑中,将创造者最无情地剥夺干净!


如果用一句不很“文雅”但却又能十分恰当地说明“情商”和“智商”与人性之间的关系的话来形容就是:“‘情商’是用屁股感觉出来的东西,而‘智商’则是用头脑思考出来的结果。”在现实中若要举证出几个“情商”较高的代表性人物来,那么,非中国电影《武训传》中的人物武训,鲁迅笔下的阿Q,中国古代三国时期的刘备,宋代的秦桧、宋江,清代的何申,近代的慈禧、李鸿章、袁世凯、蒋介石和汪精卫等人莫属。


一个人的投机、钻营能力被当代的某些“精英”美化为“情商”,并与人类的智力和创造力——智商相提并论,既是对人类理性的侮辱和亵渎,也是对人类善良情感的漠视和对邪恶丑行的颂扬,其用意无非是把谄媚、阿谀奉承和投其所好等人性的弱点披上科学的外衣,使之从表面看来更具有客观性和说服人的根据。揭开“情商”的温柔面纱,还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制造和谋划“情商”出笼的另一个目的,即是为了教唆人们把感情当作一种骗取信任和伪装自己真实本性的手段,以达到期谋取个人的权力、利益和实现某种阴险计划的目的。如果一定要给它归类,那么,它只能算作骗术或诡计而已,实在不配用科学的尺度去加以衡量,更不配算是什么人类天性中的“优点”和“长处”,充其量只能算作人性中的癖性或者嗜好。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