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


即使这里的所谓美酒没什么酒精度,但在那种宾主尽欢的气氛中,王中华还是喝的有点晕晕乎乎的,以至于第二天一大早,东督府传令官送来他的官职任命书,他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随同而来的还有民政署的武士考核官夏尔.帕帕斯先生。

老头子也没有起床,倒是不知疲倦的里尔起来的很早,夏尔两人就是由里尔接待的。他一边将两人迎进正厅,一面派人去催请两位大爷起床接客。

从待人接物来看,里尔明显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显得极有分寸,谈吐极为出色。

没过多长时间,王中华和尼亚老头一起出现在大门口,人未到,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老头子那爽朗的笑声就笑传了进来。

“欢迎东洛州官方的贵客来到我古德家。”声落,人已进入正厅,右手抚胸,向两位官方的官员敬了一个标准的贵族迎宾礼:“鄙人未及迎接,还请多多谅解。”

“尼亚先生客气了。”东督府传令官回了一礼,右手托起一个卷起来的文书之类的东西,说道:“王中华.古德先生在哪里,请他出来一下,这是东洛州领主、吉尔曼王国东督帕夏.希姆莱大人亲自签署的任职命令,请王中华.古德先生亲自迎接。”说着话,眼睛已经瞄上了站你在老头子边上的王中华。

“我就是。”王中华上前一步,照着老头子刚才比划的方式同样那么来了一下。

传令官再看了王中华一眼,展开书卷,大声念道:“令:任命王中华.古德先生为东洛州新组建之商队保安司司长,军衔:三级尉官(相当于解放军上尉连长),所辖满员编制二百人,即日生效,冀王中华.古德及早赴任,此令!帕夏.希姆莱。450年双三月6日”

随同任命书而来的是一套崭新的东洛州地方部队3级尉官(相当于解放军上尉军衔)制服和一把东洛州地方部队军官制式长剑。

王中华不由看向老头子。

这老头子还真不简单,几天功夫,不但给他搞了一个自由民的身份,还把自己发展成了古德家族的成员,如今又给他搞了一个官方的身份。

要说这个官方的身份如果是民政那也就罢了,而还是一个军方的百夫长,这就有点不简单了。还真别说,无论那个世道,有钱就是好办事。

老头子见王中华望向自己,眼神中除了意外之外没有别的其他含义,就点点头,轻轻道:“接下命令吧,详情我们过后再谈。”

王中华于是接过了那份官职任命书还有那一套代表着吉尔曼王国东州军三级尉官的家伙什儿。

由此,吉尔曼王国第一个商队护卫官正式诞生了。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官职,王中华满腹疑云,但他也知道,由一个官方的身份做什么事都将是极为方便的,因此也就没过多思量。

见王中华已经完成了任命书的交接,一直默不作声的夏尔.帕帕斯上前两步,微笑道:“小古德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王中华含笑道:“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考核官大人,我代表古德家族欢迎阁下的光临。”说完这句话,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看老头子的表情。

老头子笑容可掬,正频频点头表示认同,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不快。

夏尔.帕帕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外形类似现代社会警徽一样的金属东西,递给王中华道:“我带来了您的武士等级徽章。这个徽章代表的武士等级在整个欧若普帝国都是通用的。”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按照规定,王中华的名字也将随同上报给王国相关部门。

王中华接过那个形状和警徽差不多的金属徽章,先谢过了亲自跑一趟的考核官大人,然后翻看手上的武士等级徽章。

等级徽章金属质地,材质不明,正面是一面盾牌,盾牌的边缘分别露出长剑的剑尖和剑柄,盾牌的中央是一个微小的天平。徽章的背面,分别标注着诸如徽章持有人的姓名、籍贯、职业属性、职业等级。

王中华的徽章背面,姓名标注的是王中华.古德;籍贯洛汉城。而职业属性和职业等级这两项都是空着的。

这让王中华大惑不解,按照先前的理解,只要通过了武士等级考核,都有一个相应的等级,为什么他的等级这一栏是空着的呢?就此问题,王中华当时就向考核官夏尔.帕帕斯提出了疑问,夏尔.帕帕斯当时的回答颇为意味深长:

“您通过了武士等级考核,但您的等级就应该是空级。”

他话里的意思就是:“既没有明确标明你是几级,那么你认为他有几级,那么他就是几级。”

空级,也就是无限制级。这,代表着绝对强大的实力,在王国数百年的历史上,这样的武士寥若晨星。这个老头子是知道的,里尔也是知道的,他们都很清楚,空级代表着什么。因此,在听到夏尔.帕帕斯说王中华的等级就应该是空级的时候,老头子不禁欣喜若狂,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估计老头子会立马翻几个跟斗;而里尔脸上的表情可就丰富了,有不惊奇、有怀疑有庆幸、还略带一丝不服。

………………………

人都走了,传令官和夏尔.帕帕斯在完成了他们的目的后相继离开,下人们也被打发了出去,正厅里只剩下王中华、老头子和里尔三个人。

王中华晃晃手中的任命书,感叹道:“尼亚叔叔,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唔,相当有办法。”

老头子微笑道:“亲爱的侄子,我不得不说,你….真的相当有吸引力。”

王中华愕然。

“这是东督大人的一个态度。”一脸沉稳的里尔插嘴道:“这是东督大人明确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表态,小古德先生,您为家族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是吗?”王中华不置可否,只问道:“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是你?”老头子显然心情相当不错:“东督大人因为你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古德家族也会因此而重新崛起。”

“那么,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呢?”

老头子思量了一下,说道:“尽快向东督大人报到吧,有点事情做,这样你就不用成天闷在家里难受了。”

说实话,每天无所事事的日子确实很逍遥,但也让人无聊的。王中华立刻就接受了老头子的建议,他决定今天就去三堡广场向东督大人报到。

…………………………

今天不是交易日,广场上除了三三两两负责护卫三大城堡的城卫军士外,没多少做生意的人。当王中华穿着崭新的3级尉官制服,昂首挺胸的走向中间的领主府时,广场上所有的城卫军官兵都不约而同的向他行“注目礼”。

如今,已经没有军士再拿长矛顶在他的胸前了。

东洛州地方部队隶属东洛州领主府,相当于东洛州领主的私人部队。而洛汉城城卫军和王国东部驻屯军隶属于王国东部战区,归王国东部战区行署司令长官直接管辖,虽然东洛州领主兼东督有权过问王国东部战区行署的一切事务,是名义上的东洛州最高军事长官,但在中下级军官心目中,城卫军、驻屯军和东洛州地方部队(东洛州保安军)是泾渭分明的两派,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所以,当身着东洛州保安军军官制服的王中华径直朝东督府走去的时候,广场上的城卫军官兵除了行“注目礼”以为没有任何稍加阻拦的意思。

东督城堡大门口有几个东洛州保安军的士兵站岗,领头的也是一个三级尉官,王中华走到他面前,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标准军姿站着,抬手敬了一个这里同级军官相见时使用的标准军礼(传达命令的军官曾经教过他一些军中必要的礼节和他的隶属关系),将领主府下达的任命书交到警卫军官手中。

看到王中华站的笔直的身板,本来有些松松垮垮的保安军军官下意识的把胸一挺,站得也有些像模像样了,回敬了一个同样的军礼,双眼在王中华浑身上下滴溜溜的乱转,接过任命书看清楚后,再疑惑地看了王中华一眼,啥话也没说,转身进门去了。

没多长时间,警卫军官出门,在王中华面前立正敬礼,脸上表情丰富地说道:“司长阁下,领主大人在二楼会客厅等您,请。”

++++++++++++++

这是王中华第一次见到帕夏.希姆莱。

多年以后,远离东洛州的王中华回想到当时那一幕时还不禁感慨万千,对于这个对他以后的道路有着巨大影响的人物,王中华能够想起来的就只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这一幕。

纵观王中华这一生,如果没有帕夏.希姆莱当初将他投入权力斗争的风暴中去,也许他永远就只是个东洛州的商人家族子弟。

但世事难料,谁能想到如今东洛州领主帕夏.希姆莱先生一时的突发奇想(也为了招揽人才)而将一个引起天下天翻地覆变化的人引入了历史的舞台。

此时,王中华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标准军姿站在东洛州领主、洛汉城东督大人帕夏.希姆莱面前。

帕夏.希姆莱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精气神状态比他手下任何一个军官都要好得多的年轻人,挺得笔直的身体散发出一种训练有素的气质。柔和的脸部轮廓,健壮而不粗壮的身躯使得他显得有些书卷气。黑发黑眼黄肤的人极为少见,可说是几乎没有,在整个欧若普帝国将近400年的漫长历史中,一共只有4个这样黑发黑眼黄肤的人记录在案。在整个帝国记录在案的总数将近一亿的庞大人口总数面前,4个人实在是连大海里的一滴水都算不上。

但就是在这4个人当中,就出了个10年前那个将整个王城杀的鬼哭神嚎、满人皆惊的人。

那个人,武士等级测试时是空级。

这个人,实在是吉尔曼国王公贵戚们即使在梦中都无法忘记的人物。

10年后,面前这个看起来挺和气的年轻人武士等级测试也是空级。

他会不会……….?

如果我现在倾全力诛杀的话,后果会………?

想起传送中10年前那个有着鬼魅般身手、雷霆般力量的人,帕夏.希姆莱微微地打了个冷噤。

帕夏.希姆莱不停的在心里这么问自己,也不停的权衡利弊得失。

“大人,新任东洛州商队保安司司长中华.王.古德奉命报道,请指示。”王中华看面前稳坐钓鱼台的领主兼东督大人足足看了他有5分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忍不住再次敬礼这么报告。

帕夏.希姆莱突然傻傻一笑,神秘地问道:“你应该姓‘王’,名‘中华’,还有个‘字’什么的吧?”

王中华一呆。

中国古代的人才会有姓、名、字。现代人很少有字的。

看来这个帕夏.希姆莱对中国懂得还不少,即是如此,他就老老实实地道:“我只有姓、名,没有字。”

本来笑嘻嘻的领主大人突然面容一整,猛地站起来肃容道:“商队保安司司长王中华先生(他故意没提古德),相信你已经收到了任命书,为了保证东洛州与王都之间商路的通畅与安宁,本人以吉尔曼王国东洛州最高军政长官的名义命令你,半年之内,我不希望再在迷雾荒原上看到一个打劫东洛州商队的盗匪。200人编制的保安队由你组建,人员在整个东洛州范围内任你挑选,物质装备直接向领主府内务总管领取,经费由领主府划拨。你怎么做我不管,我只有两点点要求,第一,这只保安队只属于王国东洛州领地;第二,这只护卫队要有不让任何人失望的战斗力。”

王中华明白帕夏.希姆莱的意思,他要的并不是真的能够肃清迷雾荒原上盗匪的保安队,而是一支只听命于他的强大秘密武装力量。

王中华不知道帕夏.希姆莱凭什么就这么相信他?或者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能够控制住自己?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古德家族的人吗?还是真的就向里尔说的那样,已经完全站到了古德家族一边,根本就不在乎这只武装力量掌握在古德家族人的手里?

即便有满腹的疑问,王中华还是很利索的回答道:“是。”

他并不知道帕夏.希姆莱的真正意思:既然是一个注定了的人物,我轻轻推上一把又有何不可呢?

领主大人接着道:“另外,我这里有个人要安排到你的护卫队里去,你给他安排什么职务、做什么事情我全都不管,但是我希望你能保证他的安全。明白吗?”

王中华心说“来了”,随即答道:“明白。”

帕夏.希姆莱似乎松了口气,他挥挥手,说道:“你去忙吧。”

在王中华走到门口时,领主大人在背后意味深长地说道:“亲爱的王中华先生,这也许是你的一个机会。”(他还是没提古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