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刘“神经”的前半生 (二)

liesliu 收藏 2 1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URL] 刘“神经”的前半生 (二) 进到没人的监室,组长首先递给他一根烟。刘神经接过烟,装着受宠若惊的样子,身子往后一退,两手提到胸前直摆,嘴里说:“不行,不行,这哪里可以。”说完话,刘神经又装模作样的在自己身上摸烟,其实,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刘“神经”的前半生 (二)





进到没人的监室,组长首先递给他一根烟。刘神经接过烟,装着受宠若惊的样子,身子往后一退,两手提到胸前直摆,嘴里说:“不行,不行,这哪里可以。”说完话,刘神经又装模作样的在自己身上摸烟,其实,他的身上没有烟,他穷得叮当响。


刘神经最后还是接过了组长的烟。组长搬过自己的办公椅,招呼刘神经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床沿上,组长说:“神经,现在生活有没有困难?”


组长也是个精明人,他避开主要问题不谈,先从关心刘神经的生活开始,他知道,关心一个人是解决和这个人矛盾的最好办法。


刘神经更聪明。刘神经完全不谈矛盾和个人生活问题,他把自己放在很灾的位置,他对组长说:“我没有任何困难,我现在的困难是,我很欣赏组长的为人,我一直想给组长当个水板。”


组长一听这话,以为是刘神经在将他的军,他感觉到刘神经的话很意外,他很不解的问道:“你真是这么想?”


刘神经说:“我是三无人员(无接见,无汇款,无信件),无人罩,混得灾,在这里不靠组长又能靠谁呢?”


组长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跟我说”


刘神经说:“我任何别的想法都不重要,我现在最想做的是,就是如何逃出去,还有如何自杀,一个人的生命很可贵,但自由价更高,如果组长同意的话,就帮我逃跑,如果逃跑不成,就协助我自杀算了。”


组长在谈话前,经常听到刘神经在监室里散布这种言论,没想到今天把他叫来进行很正规的谈话,他也这么说。刘神经胆子太大了,组长有些相信刘神经的量了,一个敢于逃跑又敢于自杀的人,而且是精神正常的人,组长还没见过。听完刘神经的话,组长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了。


组长说:“我对组里的新犯子进行管理,是干部交给我的任务,希望你能正确的认识到,我没有故意刁难你,我对组里的每一个新犯子都是一样的态度。”刘神经扯大嗓门故作见外的说:“组长说这话,就不好听了唦,我刘神经虽然有些“神经”,我还是明白事理的,在你的手下,我觉得你没有任何“歪”的地方,只是我的脑壳有时间容易进水,组长见识广,应该不与我计较。”


这次刘神经和组长之间的谈话进行了很长时间。谈话后,他们成了朋友。刘神经的劳改队的经验使他改变了他在入监队的地位,他成了除组长之外,更应该说是跟组长一样,成为在监室内起着重要作用的人。他不用为组长服务(当水板),他不用背《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他不用走队列,他成了一个甩手,别人进贡给组长的东西,他可以和组长一起享用。不过这只是刘神经为自己闹眼子的第一步,他还有第二步,第三步......。


刘神经的第二步就是在干部那里闹眼子(闹眼子就是:找些事闹影响,闹名声,以便引起别人的关注)。


闹干部的眼子不是好玩的,玩不好会把自己掉进去,让自己永远灾下去。


刘神经闹干部的眼子,闹得很正点,他的两封思想汇报信把干部闹服了,他成了干部心中的要特照的新犯子。


他递给干部的第一封思想汇报的内容是反映他对判决的不服,他认为他自己绑架案与事实不符,他说他和他的连案们虽然把别人抓了,他们并没有用绳子绑他,既然没有用绳子绑人,怎么称得上是犯了绑架罪呢?给干部的思想汇报中夹带着一封他自己的申诉信,他要求干部给他评理,他还要求干部把申诉书传给有关部门。


他的第二封思想汇报内容是反映他在监狱的生活和思想状况,他认为他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他想脱逃(越狱),如果不能脱逃,他就自杀。


第一封汇报信干部觉得他愚昧的可笑,还有点可爱,自然增加了干部对他的亲近。第二封思想汇报信使干部对他更关注起来,虽然监狱里年年死人,但监狱有人自杀就不行,干部是要背责任的。所以,刘神经的这两封信都起到了他自己预谋所希望达到的作用,刘神经树起自己在组长和干部心目中的形象后,他很顺了。


刘神经是坐过二十年牢的人,他知道,要把自己的形象保持下去,他还要不停的闹眼子。


他闹的眼子有很多,闹得小也就不说了,说说他闹得大的两个眼子。


要说他闹的第一个大眼子,先说说入监队这个小院子。入监队的小院子是莲花垸监狱三监区监院大院中的一个小院,小院面积约一千多平米,院子只有一排年代很久的老平房,平房是犯子们住的监房,平房的左前方有排小平房,小平房外表看上去像一家农户在自己的屋外修的小杂房,很不好看,小平房有三间房,它们是入监队干部和我所在的三分监区干部的办公房。小平房与大平房相隔六、七米。大平房前面除了有小平房外,剩下的全部是空地,地上没有浇水泥,泥巴地上撒有一些乱石,整块地坑坑洼洼,一到下雨的时候到处有积水,然而这块地就是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是入监队新犯子的训练场。监院约大多数设施都很差,唯一有一点让人觉得较好的是紧挨着大平房的四小块花草绿地,绿地上种着两种很好看的花,枝枝花和月季花,特别是月季花,月月开放,他的花朵娇嫩鲜艳,像是监院里有了几个漂亮的女人,许多犯子喜欢守着她看,还有人偷偷的摘上一朵放进自己的荷包。


大平房西头的墙外,盖有一间很简陋的厕所,厕所的东头和大平房共用一堵墙,厕所西面过去约六、七米的地方,是大监院的电网墙,电网墙外面就是自由世界,厕所和电网墙之间还有一堵小墙,小墙是小监院的隔离墙,它不高,但它的墙头也有电网,电网和大监院电网墙的电网相连。


我之所以要费口舌来介绍监院和电网,因为在监院里的电网之下,刘神经闹了一次大眼子。


自从刘神经降服了组长和干部之后,成了养脉子(就是什么事都可以不做的犯子,养脉脉子分两种人,一种是靠自己的环境,用钱来买通他人来帮自己做事。另一种人是能闹眼子的这种人,别人不敢惹,干部不想管)。一到白天搞队列的时候,他就搬个小凳子坐在院子的西头晒太阳,开始的时候,他面向训练场而坐,时不时跟同改们做个鬼脸什么的,闹得很开心,后来,他不再面向训练场了,他背对训练的同改,面向监院电网墙,电网墙外就是自由世界,一般的新犯子是不敢对着电网墙久看的,看久了会被怀疑图谋不轨,会受到质询和处罚。刘神经不同,他可以整天对着墙看,只要他没有显露出他逃跑的迹象,没有愿意管他,他是个管不起的人。


开始面向电网墙而坐的时候,他默不做声,人们也没去理会他,等队列训练结束,他和大家一起回监室的时候,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活跃,他丝毫没有变化神情,使大家根本没有怀疑他准备脱逃。


然而,刘神经的愿望不是真想脱逃,而是想让大家知道他在预谋脱逃。


几天无声无息面墙而坐的日子过去了,刘神经认为这样不行,他从看墙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项内容——自言自语。自言自语的内容基本都是向往自由,渴望爱的话,有时间也用打油诗和歌曲来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


“命苦哇,老天不公哇......”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谁要是把我给杀了,我做鬼来保佑他......”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锁不住我的心......”


“我要从这里爬出去,我要挖地洞......”


“我从远处来,没有带钱财,要想过得好,就要打出来......”


“他说我长得怪,我就是不把他来爱,我把一个连的女人带,除他之外......”


“芸姐,你在哪里,几个月前你给我破了身,你怎么是那样无情无义,再等不到你,我出去之后搞死你......”


。。。。。。


顺便说一下这个芸姐。刘神经六个月前,从省城监狱服完二十年刑,出来后,在外的牢友给他介绍了一份差事,替一个叫芸姐的富婆当保镖,在他为芸姐工作的过程中,芸姐喜欢上了他,因为他从十四岁就开始坐牢,到出狱,他仍保留着童子身,芸姐把他的保镖身份升了一级,升为保镖兼性伙伴。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