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百荷 正文 雪耻杨威四

yjsk989 收藏 5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7.html


不要问不要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刻偎著烛光让我们静静的渡过

莫挥手莫回头当我唱起这首歌

怕只怕泪水轻轻的滑落

愿心中永远留著我的笑容

伴你走过每一个舂夏秋冬

几许愁几许忧人生难免苦与痛

失去过才能真正懂得去珍惜和拥有

情难舍人难留今朝一别各西东

冷和热点点滴滴在心头

愿心中永远留著我的笑容

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

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若有缘有缘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灿烂的季节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

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若有缘有缘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灿烂的季节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

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

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若有缘有缘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灿烂的季节

不要问不要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刻偎著烛光让我们静静的渡过

莫挥手莫回头当我唱起这首歌

愿心中留著笑容

伴你渡过每个春夏秋冬

百荷浑厚低沉的歌喉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翼皋呀,我看就屈尊百荷姑娘吧。我实在不忍心!”一直保持沉默的杨宗闵突然开了口。

“父亲,这要向亲家说明情况,求得人家的谅解。”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你没试过,怎知不行?交给你了,自己想办法搞定.”杨震一脸的愠怒。

“好吧.我试试,成不成功可不一定。”

“孩子,其实你亲身父亲是----。”杨重郑重其事把付杨氏和杨震拉到青衣面前令青衣施礼。杨震老泪据横激动的手抖成一团,爱抚的抚摸着青衣的头颅。

杨付氏一边检查着青衣的身体一边轻捶杨震怪他下手太重。

受了莫大欺骗的杨门众人异口同声背诵杨门十八戒。

杨重默默的走到执法台上解去上衣跪求行刑。

执法弟子不忍下手,两臂颤抖着下不了手。

“来吧,执杖四十。是我的过错!”

“掌门,还有我!”杨震跪在了杨重的旁边。

“子不教,做父亲的难道没有过失吗?”众人眼前一花,杨宗闵也跪在了行刑台上。

“诸位。我父亲于二十三年前承蒙各位叔叔伯伯的厚爱侥幸挣得掌门一位。我亲身父亲为了巩固我掌门在我杨门的地位将我过继给我爸爸。”

“多年以来我爸爸尽心竭力团结天下杨姓上保国家下安黎民终恢复了杨门在雍熙,咸平年间的声势。他虽与我杨门非宗但却同姓这不正应了天下杨门是一家嘛?”多数弟子皆点头称是。

“难道这样就没错了吗?”

“当然有错。他们毕竟欺骗了杨门弟子死罪可饶,活罪难逃。依无信无义各罚二十。”

“那您呢,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我恩将仇报,又知情不举当罚脊杖一百二十!”

“好!好!好!”

“杨门律法森严果不虚传。”

“杨青衣是个混蛋又是个大丈夫!”

杨青衣脱去上衣。赘肉遍及腰腹。众人看见又是心疼又是舒心。

“祖父德高望重年事已高,又有军国家族事务烦身,长孙长孙自要敢担当。”杨宗闵惭愧的摇摇头,领了五棍。

“ 我自小跟爸爸,妈妈长大。错过了许多尽孝的机会。今日天赐良机,望父亲成全。”杨震固执的领了十杖。

“我们虽无血缘至亲,但自十个月起便跟着父母了。是你们一把 屎一把尿把拉扯大的,你们才真正是我的父母。儿是无法报答的,今日之事我全领了,请给儿机会。”说罢,在地上使劲磕头凡有石之地无不碎。 杨重心疼儿子也领了十杖。

执法者纵有多种技法但还是将杨宗闵杨震杨重打得皮开肉绽。三人一抬着一一瘸一拐走下台。

执法者没有了顾忌也估摸着一时半会没有人干涉便放开了手脚。他每打一下心中的愤怒就会减少三分。在到行刑台时他已经做了充分准备他的法杖是特制的:一种是用大毛竹剖开做成竹板子,起名为“番黄”。用它行刑,许多人不到打够数就气绝身亡,侥幸不死的,也必须请工匠用细镊子小心地取出烂肉中的竹刺,然后求医敷药,清除淤血,卧床百天以上才能痊愈;一种是浸了尿的竹杖,打过人既不疼也不化脓。他还准备了杖丹--水蛭焙干,研成末,加少量朴硝,用水调成糊状敷在伤处。

对青衣用的就是毛竹杖。他和他的兄弟轮流打了九十杖就累的气喘吁吁了。他有点后悔早知青衣身板如此坚强就该用大毛。

两人的喊声惊动了杨震杨重。

眼瞅着青衣脊背乌紫,屁股青肿,大腿肌肉外翻布满竹渣心疼的肝肠寸段。

“哪两个小子太狠了!”

“等这件事了了,我就把他们辞了。当初用他们是为了不徇私舞弊没想把我们自己给收拾了。”

“这规矩也得改改”

“对着哩!”

打了多少怎么不报杖!

“禀掌门,还有二十杖!”

“不对,不对!应该只有五杖了。”

“父亲,昨日牛威请大狠小狠喝过酒."

"杨小薇,杨小蔚,他是你亲弟弟。”

“不好!不好!小俊危险!”

杨小蔚一式八步赶蝉如箭一般飞到行刑台上。他快杨付氏付杨氏更快。

只听得‘嘭’的一声杨付氏头盖骨外翻白花花的脑浆连同血水崩将出来。


一声长长的叹息。

杨付氏眼角带着泪花嘴角带着笑容轻轻--轻轻--轻轻伏在了青衣的背上。

血腥味连同柔柔的抚摸无力的滑过青衣的发髻。

大狠小狠狠狠的带着贪婪的笑容再次举起了杯口粗的黝黑的棍子。他们使出了全部的力气这还不够那一定是吃奶的力气。

“嘭”的一声大棍打折了杨重的胳膊但棍势并没有停只奔着杨重的天灵盖而去。大狠大喜过望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那边小狠也打落了杨小蔚的双刀眼看着他的太阳穴就要挨上一记。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珠。付杨氏惊叫一声蒙住了双眼。杨震也下意识的用右掌挡住了不敢见人的目光只是仅仅只是发出微弱的沙哑的吼声“住手!”

“哐---哐---哐”数声巨响。金黄色的棍子停在了离太阳穴一尺之处,黝黑色的棍子停在了头顶三尺之处。

这是一个奇怪的冰刃约五尺三寸其中一尺七寸为熟铜色的杯口粗的圆棍另三尺左右则是两巴掌宽一边为锯齿状的一边为刀刃状的物件最后六寸竟然是双指宽带的铁錾子。

这是什么兵器?大家努力从兵器谱的记忆图库中搜索。

-----妈---。凄厉的惨叫划过众人的心机。

百荷已经走出了好远。

但青衣的凄厉惨叫一下把她带回行刑台。

大石眼眶湿润鼻尖发酸,她终究是个受苦受累受委屈的命,难道这就是‘红颜薄命’吗?为什么残酷的命运要落到这个阳光般的女孩身上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大石不由自主也回到了行刑台。

青衣已经用乾坤袋罩住了杨付氏的头颅又用消毒养神液浸泡了手肘以下的部位。他的手法极快,不过两刻钟。

百荷迅速搭好了临时医疗帐篷。刚刚赶到的大石以及贴身虎将做起了临时护卫。

大石刚要挤进去被百荷挡在了门外。帐帘很厚很重。里面的工作无声无息。

朝阳出升的时候,一脸疲惫的青衣走出帐篷他推开极力阻挡的大石从新走回行刑台。

大石不放心的走入帐篷。杨付氏发出了轻轻的极长的鼾声。百荷还在忙碌着为杨付氏掖掖被子盖盖脚头。

歇会吧,忙了一宿。说着心痛的用衣角为百荷擦擦额头沁出的汗珠。

要不,我为你捏捏肩揉揉脚吧!

百荷惊异的抬起头。

怎么,不认识啦。大石望着这幅肌醇心中无限暖意。双手无意识的搭在百荷 香柔的玉肩。

柔柔香香的谐意还没开始便结束了。

“你这么大个官。这样大的人物,还给女人捶肩揉脚。”

“这有什么?在我们契丹可不象大宋男女地位相等,我们在前方打猎打仗她们在后方洗衣做饭生孩子。都是同一个目的只是分工不同。”

“你能这样看,那你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我很平凡哦,哪像你这样有本事,又谦逊的!你比我们国家的大法师还要了不起!”

“怎么?你们大法师也是女的!”

“嗯!”大石及肯定的回答。

“那她一定有好多朋友和崇拜者!”

“嗯!我们都很崇拜她!”

“哪,给我讲一讲他的事!”

大石见百荷很有兴致心情也开朗了许多,心头的乌云一吹而散。迅速拉开了话题。

“你母亲没事吧!”青衣朝杨重深情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开心的笑容驱散了伤痛。

青衣心里一酸眼泪溢出来:“爸爸!”杨重心痛的为爱子擦去眼泪。

泪花虽然布满眼帘但青衣还是及麻利的握住父亲的手一咬牙只听得“嘎巴”数声臂骨已经正位。碎骨渣还是扎破了杨重的表皮。豆大的汗珠和着极轻微的呻吟声生生的将青衣扎了无数个透心凉。

青衣忍着痛用臂衣擦拭满脸的泪水将牙齿咬的咯咯直响,蓄真气于掌心将骨渣深深的又压回臂肉中。一股极劲的极柔的极舒展的温气迅速游走全身所到之处胀痛镇痛镇痛全消。

“想不到我儿竟然有这般高超的医术,儿啊!儿啊!父亲我可以放心啦。”青衣迅速用特制含药夹板固定好杨重的胳膊,用肩轻托,再用右手撕下第三层棉衫用手掌搓成三指宽的柔条。从没有过的温暖霎过杨重的全身他爱抚的抚摸着青衣的头顶热泪一颗颗滚落在青衣的脖颈。

青衣强自忍住眼泪,把面纱套在父亲的脖子上,再将皇帝手札垫在杨重的受伤的手肘下。

杨重用左臂用力的将青衣搂在怀里。父子二人抱头痛哭。

这场哭声被写入春秋,永恒人间。

“六弟还好吧,六弟妹没事了吧!俊儿,你要好好照顾你养父养母,他们养了你十二年,不容易呀!你要待她们不好,我和你父亲都饶不了你。”

杨重仰天忍住横溢的热泪用力推开青衣:“到你亲身父亲亲身母亲哪里去吧!”

“他们为了护你受到了惊吓,你该看他们的,该的!你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但血浓于水的亲情岂是神力可以隔断的,孩子,早晚要认不如早认!”

“你还在怀疑吗,要不要滴血认亲。”付杨氏把脸凑到青衣面前侧其身子试问道。

青衣草草为他们检查了伤势从葫芦里到了几颗药丸喂给他们。之后来到杨小蔚身边。

“大哥你瘦了!”

杨小蔚心里暖融融一把把青衣搂在怀里使劲的揉着。

“小军,长胖了!壮实了!”

“哥,大姐,二姐还好吧!我到现在还记得她们在我九岁小山六岁时来老鸦(念哇)山的情形炒田鸡,椰子汁,椰汁糖,椰汁片好香好甜好美的感受哦!我她妈的太不懂事,竟然说他们是捡来的。我真混啊。到现在,我才深深明白如果有血缘关系的都靠不住还能相信谁?”

“对了,嫂子工作还忙吧。贝贝还好吧,他的外语八级考得怎样了!”

“不急!不急!先看过爸妈,这些事以后再说!”

“诸位杨青衣这里有遗言:‘杨柳我大哥的女儿我的侄女她是我的唯一经纪人,如果我有意外,我的全部资产委托她全权处理!”

“我和你嫂子还有贝贝都不要你的东西,你要好好保重,好好照顾爹娘!”

“对了。我闲暇的时候为贝贝写了几首小诗词你准备查收。好好读我的东西。”

“好了,别废话啦。去看爸爸吧,他可想你啦!”

“爸!妈!”

“自从你忘恩负义的那一刻,我都不想理你。你走吧,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滚吧!”

“爷爷。奶奶。我那亲亲的外婆和小姨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是国大,还是家大!’”

“国大!”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既然如此。我难道仅仅因为姓孙的在地震后将我父母和养母接去住了二十几日当然也不是空手而去的。将丧失做人的原则沦为她和她女儿的摇钱树任由其摆布任由其左右我的婚姻任由其辱骂我侮辱我‘球本事没有,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干工作挑三捡四,找媳妇还要什么大专有工作的’。就这还不算还要公布我的银票帐号让出我的住房让她们住进去我们睡大街。让我们全家我哥哥我弟弟我姐姐舍命报答他们。如果他们受奸诈人利用,那我们杨门岂不沦为他们的帮凶,做出危害国家危害社稷的事,再说了我父亲不是答应给她的几十万并且已经兑现了,可她好像连我的那份也想要。不是不无情无义,就算要帮别人首先得自己过得好,如果比如说我外欠外债近五千,内生活窘迫已经接近要饭了,你让我如何帮他!不是我不孝,这样的要求太无理了。我在这社会上难道没有救过人吗,难道没帮助过人吗,难道也要向他们那样无休止的向别人,理直气壮的向别人索要吗?更可气的是,我劳累了一天都快渴死了,买了一杯绿茶也要受到她的指责,好象她很节俭,可我就不明白干嘛她经常到我们家说她们喵喵心口子厚心大如糖果非阿尔卑斯不可,喝的非营养快线不可,看来我们家的口里省肚里省节俭下来的钱财用在她们家不论多贵都是应该的而我们哪怕吃个包子都不应该的因为我们要报恩就要拿出我们的生命!诸位罪人当年误失杨门金枪致使奸人得志,就因为一个信字,就因为一个义字政和年间杨门干了多少不义之事!”

“我看,杨们的规矩得改改。不然又是一个黑暗的十年!”

“爹呀,爹呀!你死的好冤枉哇!”

“谁在哪里!”

“报,传功长老。报传谕长老,报司法长老,报掌门!是眉州的杨三条!"

"杨三条,这么奇怪的名字。”杨震笑笑望望周围。

“我有三不帮:所帮之事不能严重损害到国家利益比如卖国。”

“好,我有点喜欢这个杨三条啦。”

‘嗯。'杨门重要纷纷点头。

‘二不帮所帮之事不能严重损害到家族利益比如抄家灭门,比如连累家族上街讨饭。’

“好!好!好!有见识!”

‘三不帮所帮之事不能严重影响到我的事业发展我的理想的实施。’

“好哇!好哇!好哇!简直是太棒啦!”

“艺高,东皋,明高,我看这一条要商榷。”

“商榷个六。几十年来我们杨门吃了多大的亏,几欲成了政治牺牲品。死了多少优秀弟子。比如眉州杨较真就是不肯给贪官押运粮饷而自杀的。”

“原来三条得来这么不容易呀!”

“是呀,血的教训决不能再次发生。”

“我看,就定了。”

“定了。”全场的人不待表决异口同声把多年的压抑再此次发泄出来。

“规矩定了。杨门领导人是否重新选取。”

杨三条大声表达出自己的意见。杨门弟子沸沸扬扬。

“小蔚,小山,小玲,小平,自民,粘,祖庭,宝光,见光,宝昌,虎昌······你们的意思呢?”

几人默默的低下头。

“可怜我一片丹心呀!”杨震捶打着胸膛。

“艺高。早就该民主选举啦,能者上,庸者下。凭票数公决。你若真有本事,何必怕这怕那!”

“是呀!五叔武功盖世,其品德大家有目共睹,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怕什么呀!”

杨震当即被顶得哑口无言。

“报---报!”

报告各位代州新秀杨威,扬州快枪杨三遍打败大理国高手两平一胜再败西夏国现在正与大秦,英格兰高手较技。”

好哇,好哇。全场欢声雷动。

“好。就依此次比武定掌门之位。诸位然否!”

“我等无异议。”

“好的,就这样决定了。来人执法弟子将大狠小狠打断琵琶骨送交官府治罪。”

“慢着!”

“犬子罪莫大焉,焉能不执行刑杖。”

“老五,大敌当前!”

“那更要严申纪律,否则如何服众!”

“来呀,请执法大棍。”


杨震是在刚刚给青衣做了一碗鸡蛋醋汤面待其喝完后临时做的决定。


青衣平平趴附在青石板上等待着板子的着落。


杨震是一下打完才数的,刚刚长好的伤口顿时皮开肉绽不到二十青竹板已染成血红色。


众人齐刷刷给杨震跪了下来。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只听到板子打在肉上的噗哧声。


百荷擎着眼泪扑在大石怀里低声啜泣。


打着打着杨震的眼泪还是扑簌扑簌直往下落。


“儿啊,你忍一忍。还有五十板就好了。我不能对不起孙家常言说得好‘滴水之恩,当涌泉报之’。””

















人群中有一种骚动。


居高临下望去。杨宗闵心中暗暗叫好:‘救兵终于来了。’


看到老祖宗眉毛渐舒,很多人长舒一口气。


其实杨重早已做好准备,他早就想好了。他其实对十年前的事肠子都悔青了。有多少次 ,他不禁无数次问自己,到底是杨门重要重要还是自己的人生准则重要,是面子重要还是亲情重要,自己这么多年都得到了什么?自己到底比杨震缺少什么?


杨付氏看见丈夫一会疑惑一会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会再摇头一会又在肯定什么,虽然他猜不透他再想什么,她现下着急的很,她知道青衣的事无论如何不能再拖了。她对那个劳什子杨门地位早就看透了,这么多年物质--精神总之一切都一切都贴进去了得到的是什么,每日里战战兢兢,每一时一秒的上下打点。结果怎么样呢?


一片骂声。


谁要当,谁当?我只要我的青衣---不是亲生胜是亲生。至于付杨氏,哼。没养过和养过那自然是不一样的。


“妈,爸!快救青衣。”


用暴雨梨花来形容百荷现在的状况呢还是,嗨!总之百荷是哭得一踏糊涂了。相比来的所谓救兵的冷眼默语百荷自然而然赢得了满堂敬佩之声。


得此贤惠美貌佳人,夫复何求?


走!我们全家起上阵。


杨付氏左手握着百荷右手拽着杨重一起来到看台上。


“父亲,母亲,奶奶。外婆!”


‘只要放过青衣我们愿交出我们在杨门的一切,可以吗?’


“英雄前辈爷爷,巾帼前辈奶奶,慈爱外婆。只要你们放过青衣。我--我---我


“有门!”大喜过望的孙芳拉着孙家小姐来到看台上。


“爷爷,奶奶。请你们开恩。”


杨宗闵一马当先身后的人心头的兴奋简直没法用笔墨形容。整个看台上下的杨门弟子和兵卒都激动地跟在他的后面,个个摩拳擦掌,相信他一定会亲率他们主持公道正义!

杨宗闵走下看台以后,站在行刑台下朝着施刑的方向凝望片刻,对周围的人说。“马到功成!”又对掌门杨重说:“挑选五十个人,一瓶天山清新玉露丸,十丈白绫,十斤白药,十颗跌打丸,五十斤温泉水,五十盏明灯,准备好,等候着听我调用。”说毕,他不急不忙,踏着稳重的步子走上行刑台。杨重和他的母亲们紧紧 跟上。大部队则在台下眼巴巴的瞅着。所有的人都紧张地望着他的脸上表情,等待着他一声令下,但遗憾的是,他只挑选五十个人,而不叫全体精锐的杨门弟子!在夕阳下,孙家人看见杨宗闵的脸色铁青,眉宇间含着苦恼。这种表情他是熟悉的。常常在战事不顺心的时候,主帅立马阵前,望着自己的将士纷纷倒下,也就是这种表情。孙芳每次看见他的这种表情,就想到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色,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把主剑一挥,冲入敌阵,好像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暴风雨就开始了。孙芳的心情紧张万分,悄悄地把表妹的手捏了一下,交换了一个眼色。


杨宗闵是从开头看到始末的,他不禁火冒三尺,恨恨地骂了一声:“该死!”他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给自私自利的人一个教训。但反心一想,他觉得这样不妥。数年以来,他因为杨震的所作所为朋友是越来越少敌人是越来越多,常常心中痛苦,责备自己。他认为,也许是因为他从前一次粗心使得杨震受了伤害以至于内疚一生不忍心过分严厉责备他。尤其暮年以来这种反躬自责的心情更甚。如今他想:我是维护艺高的威信呢还是苦口婆心劝劝艺高不要走自己的老路,至于朋友听到所发生的看法已经不重要了?


劝与不劝,在宗闵的心上连翻了几个过儿,终于把主意拿定,头脑冷静起来了。一看到行刑台上下,看见杨门弟子们摩拳擦掌翘首以待的情形,他的心中又稍微动了一下,但是没有对大家说一句话,大踏步走到杨震旁边。为着对大家表示他心中并不激动,他一到行刑台上就把脚步放慢,背抄手走到杨震的一侧。(精彩文字改编于姚雪垠的李自成,不愧是小说大家精彩精彩)


“杨重,”自成上了行刑台上:“关于小军的事,你做了什么布置没有?”


杨重赶快把杨从一仪所做的军事布置禀明,想着义父一定会点头赞许。但是杨宗闵把浓眉毛猛然一皱,说:


“怎么能这样办?真是鲁莽!”


大家吃一惊,但随即互相递着激动的眼色,并且有人小声说:


“瞧吧,老祖宗另有妙计!”


杨宗闵吩咐说:“阿重,你亲自去,快马加鞭,越快越好,叫八大王把东西准备停当,可不敢大意。小军虽是我杨门弟子但也是安抚使大人!”他说到最后这句时语气特别重,想必全场都听到了。

在片刻之间,二杨和别有用心的人目瞪口呆。台上下站立的成群将士也都大为失望,摸不着头脑。杨宗闵对杨重一挥手,催促说:


“去吧,愣怔什么?迟误了我惟你是问!”


杨震说:“爸爸!这,畜生,他---他忘恩负义!”


“我现在没时间对你多说,快去!”



杨震忍不住大叫一声:“父亲!倘若白白地放过这畜生,杨门弟子都不心服!”


宗闵叹息说:“你弓马娴熟智略超群但性子直拗凡事过重于原则缺乏变通这就是你怀才不遇的真正原因,我想不久的将来你终会明白的。”随即转过脸来,对杨重严厉地问:“你还不快去么?要让我按军法办你?”


杨重怀着无限委屈,把脚一顿,从马桩上取下马鞭子,噘着嘴,噙着汪汪的眼泪出去了。


行刑台上下发生了一阵小声议论,随即有一个老兵踏阶而上,站在台口大声说:


“传功长老!家有家规,军有军法。像杨青衣这样的人,平时居功自满,遇到艰难的时候又不肯同心协力,常发怨言,你度量宽,容忍了他,已经够了。现在眼看着他忘恩负义不加阻拦,这就没法叫我等心服。传功长老,杨青衣饶不得!”


“放走不得!”许多声音附和说。


杨宗闵走到门口,看见刚才大声说话的是今天才归宗的夔州路的杨三条,心灵有着创伤,头上裹着白布。他的心中难过,面带苦笑,慢慢地说:


“杨青衣算不上咱们正宗杨门的人,我不能拿他同你们一样看待。如今咱们遇到这种事是我们做长辈的疏于管教是我们的责任,要罚也要罚我们。我此刻心中有事,许多话不能详细对你们谈,事后你们会明白的。”


宗闵的神情和口气是那样诚恳,那样充满感情,所以虽然只简单几句,而且声音很低,却把大家的忿怒不平之气平息了大半。尽管人们心中还有委屈,但谁也不再说了。


“大家辛苦了一天,”宗闵又说,“不是守备的人,都去睡吧,睡吧。明天天不明还要下操哩。杨三条,你重孝在身,还是多做做好事?去吧!”


说毕,他匆匆地走往台口,准备着别的东西。他一边收拾,一边心中刺疼,小声地责备自己说:


“宗闵!你在杨门多年,出此不肖子。他现在要做这负情背义的事,竟然事前连一句认错的话都不肯。这是你的赤诚还不能取信于人,这是赏罚不明,怨得谁呢?”


行刑台上下人们还没有散去,心中老觉得这问题不算结束。有些人平时看事心眼活,想着宗闵百般自罚自责,未必不是另有妙计,说不定是他老人家用诚意来打动这个在江湖中舔血而缺乏亲情的冷血动物,而这个密计连杨重也被瞒过。从前就使用过这种妙计感化了杨重。有不少人同意这种猜测,有不少人摇头怀疑。正在这时,负责行刑台监卫的人大声说:‘他快不行了。’宗闵继续收拾医疗设施,不慌不忙地说:


“再怎样也得执行戒律。”


人们的心情又开始激动不安了。到底宗闵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难道白白地眼睁睁看着青衣被打残打废。难道这是传功长老和杨震为保住自己的地位故意实施的苦肉计?可是看宗闵的神情,分明不像是他叫杨震故作的。刚才大家都看见,他的眉宇间有着苦闷,脸上带着苦笑!




宗闵收拾毕东西,从容抬起头,看见张鼐噘嘴瞪眼,站立不安,像热锅台上的蚂蚁一样,又看见许多人都没散去,连杨三条也没有走。他理解大家的心情,走到台口,催大家快去睡觉。一部分人陆续散去,一部分人仍不肯走。宗闵转过身来,慈爱地拧一拧张鼐的耳垂,含笑说:


“小鼐子,别对我噘着嘴。不要几年,你就要带着人马独当一面。到那时,你不但要学会处顺境,也要学会处逆境。当你处逆境时,难免不有亲朋出卖你,难道你都要同人家拼命么?”停一停,他在张鼐的肩上拍一下,又说:“快去把你和阳虎随身用的东西收拾一下,马上要跟我实施紧急救助。”


听了宗闵的话,张鼐默默地进去收拾东西。他的心里还是想不通,还在愤恨不平,还在委屈,并且在喉咙里小声咕哝说:


“做杨门弟子就要轻生死重大义,滴水之恩,当涌泉报之!”


第二个探事的人跑了进来,向宗闵禀报说,杨青衣背脊肌肉竞渣,只是筋骨未折。杨宗闵的心中一动,若无其事地挥退了报事的小兵,一句话没有说,走到方桌边坐下去,拿起阳虎所写的一张仿,但是拿颠倒了。在这当儿,他听见有人在台下小声议论:


“我看杨青衣必死就是不死也废了,杨震可是有名的执法严厉?”


“哼,不过演戏而已。”


“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大家正在小声议论,第三个探事人跑回来了,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禀长老,杨青衣的,杨青衣的!”

一些人忍不住跑上前去看了个究竟。


“继续?”闯王问,一丝欣慰的、热乎乎的感情掠过心头。


“还有十板。执法长老下手很重,竹板已经成佛尘呢。”


杨宗闵叫行刑台上下的杨门弟子立刻各回各屋,不许留在露天空地上。又吩咐台口上的守卫弟兄:一板一板细细高声报来。看着院里将士们都遵令散去以后,他又写个字条,叫张鼐立刻骑马去送给阳虎,要杨重按照字条上的命令行事。


像往日替宗闵传送机密命令一样,张鼐不敢看字条内容,接到手之后往口袋里一装,拔腿就走,出了大门,跳上战马,镫子一磕,飞奔而去。他现在才觉得心中亮了。


在行刑台上下的卫士也觉得心头上猛然亮了。他们惊佩宗闵心细如发,这样以来,杨门就不会受到当年曹建中那样的威胁。

人们虽然不得不遵照宗闵的命令散去,但是谁肯真的离开呀?他们躲在各屋里,暗中注意着事态发展,一个个抱定主意:倘若孙家人再刁难,大家一齐奔上行刑台拥立杨青衣为新掌门。重新推举新的长老。

杨宗闵在灯下摊开一本书,连看两遍,却好像没有看进去。他在等候最后的结果他却不愿让人一进门就看出他事前得到消息,为这件事心情难过。听见几匹马的蹄声到了大门外,停往了,又听见杨震最后的沙哑的嗓子:‘六,四。’




杨宗闵从书上抬起头,笑一笑,但笑得很不自然。他放下书,慢慢从方桌边站起来。不知怎么搞的,浑身上下软弱无力,只是一个小小的趔趄而已。他仰天苦笑:‘我还是老了。’

‘老祖宗 ,你慢点。你可是咱们杨门的架海紫金梁!’

‘你觉得怎样?’


杨宗闵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腿脚发麻。他吃力的推开孙家人。这家人的情是欠不得的。



宗闵坐到椅子上,沉默地望着杨震,脸色沉重。他的十几个站在门口的亲兵用手握紧剑柄,目不转睛地注意着他的脸孔,等候一个示意,他们就立刻把这个“冷酷无情的混账东西”。原来藏在东西军帐和左右夹道中的将士们都走了出来,把行刑台前围得水泄不通。有人手抓刀把和剑柄,有人已经不声不响地把刀、剑拔出鞘来。饱有战斗经验的杨震虽然不曾回头看,也觉察出在他的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内心微微颤抖。尽管他竭力保持镇静,但是脸色不禁灰白了。


宗闵皱皱眉头,用责备的口气叹了一声,又停片刻,问道:


“老五你可不要因为你的执着,毁了大家!”


“父亲,我们杨门执行家规朝廷什么时候管过。再说这是我的儿子,自有礼节以来‘父为主,子为从’已成不变道德准则,难道朝廷会朝令夕改不成!”


“况且汉大儒董仲舒的《春秋繁露》一书也认为,在人伦关系中,君臣、父子、求全责备三种关系是最主要的,而这三种关系存在着天定的、永恒不变的主从关系:君为主、臣为从;父为主,子为从;夫为主,妻为从。亦即所谓的“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三纲。三纲皆取于阴阳之道。具体地说,君、父、夫体现了天的“阳”面,臣、子、妻体现了天的“阴”面;阳永远处于主宰、尊贵的地位,阴永远处于服从、卑贱的地位董仲舒又认为,仁、义、礼、智、信五常之道则是处理君臣、父子、夫妻、上下尊卑关系的基本法则,治国者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在他看来,人不同于其他生物的一个重要特点,在于人类具有与生俱来的五常之道。坚持五常之道,就能维持社会的稳定和人际关系的和谐。”


“艺高,咱们杨门你虽不是进第秀才,进士,但却是大家公认的饱学大儒,道理我们都说不过你。但是请你一定要顾全大局,不要为一己之私一人之准则毁了整个杨门。”


“哈哈!哈哈!”杨震狠狠举起板子用尽全力打了下去。


“啪”!新的绿油油的毛竹大板碎成丝状。


“十,九,八,七六!”


“杨叔,歇会再打!”“父亲,让杨晓君喝口热汤再接着受刑!”


“杨伯父,别再打了。再打青衣就成废人了!”百荷哭喊着要爬上台来。孙家小姐已使眼色,几个丫鬟拼命上前往百荷柔嫩细腻的手背上猛踩。


百荷凄厉的叫声感染了丛林间的任何生物。所有声音聚成一句话“放了青衣。放了他!”


喊的声音中有须发洁白的老者,有呀呀学语的孩童。有慈祥的老妈妈,更有年轻俊俏的小媳妇大姑娘。


“老杨,老杨别犯众怒!”


“由于你们打搅我,我忘了数数了。看来只有从头打了。”


“不行!”杨门弟子齐齐将杨震和杨青衣隔开。


“我们记者:‘还有四下!”


“放屁,胡说明明还有二十下!”


杨门弟子刚不过是冷漠现下却成了仇恨。他们望着孙家栋人仿佛又看到了第二个曹建中。


“让我杀了孙家人,我给她们抵命。人死了就没有人情啦!”不知是谁喊出这么一句。


“杨叔!爷爷!公公!就饶了小军吧。他挨了打,以后就长记性了!”


“畜生,你服不服!你还敢不敢忘恩负义。你还敢不敢薄情寡义!”


杨震拨开了围观的杨门弟子继续挥起了水火大棍。


凉风带着春天泥土的芬芳。


“呀——,杨震大喝一声使出吃奶的力气击向青衣的头部。


孙芳不要命的喊了一声想要扑到青衣的身上被无情的推开了。


杨震眼睛一闭,玩了。


就是这么寸,大棍硬是在青衣头顶七寸处停了下来。


“你可以舍去一个儿子,而我们却不能再增税!”那个使用怪兵刃的人操着一口浓浓关西方言冷冷的迸出两句生硬的话语。


“你是何人,敢管杨门的事!”杨震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


话音未落那人已不见踪影。


“还有四棍让我们孙家人来执行吧!作为师姐教训弟弟也算应当的!”


“对着哩,就是要让恩人来执行才算合理嘛?”


“青衣,你这个德行。不消说四棍就是一棍你的肌肉也算玩了。不过如何打可在我们手上。我们有份单子,你签个字,盖个章。”孙家小姐笑盈盈的轻轻伏在青衣耳边低声细语。


“爷爷。爷爷!”青衣大声呼喊。






































































点漪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