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纲目》里的超级秘方

Preussen 收藏 11 2620



只要是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本草纲目》的,但真看过的,恐怕也没几人。这样说不免有点小人之心,因为我自己没看过。



近来因为极端无聊,随手翻了翻。看之前,我其实已有心理准备,因为在新语丝里看到不少相关文章,知道这本书在今天仍然可资借鉴的医药价值也许小到可以忽略不记,但我仍然远远低估了这本“巨著”的荒诞程度。



“攻击”这本书的多爱说“人部”,我看了一下目录,有这一串药名:假发、乱发、头垢、耳屎、膝头垢、指甲、牙齿、大粪、小儿胎屎、人尿、人中白(便池里的尿垢)、秋石(人尿沉淀的白渣)、泌尿道结石、癖石(类似牛黄、狗宝类的东西,但长在人身上,又如“舍利子”之类)、乳汁、月经血、人血、精液、唾沫、牙垢、人汗、眼泪、人气、人魄(上吊死的人,“其下有物如麸炭”,即此物也)、胡须、阴毛、人骨、天灵盖、人胞(胎盘)、胞衣水(羊水)、初生脐带、阴茎、胆囊、人肉、木乃伊。你想不恶心都难吧。但这些我以前都知道些,因此有了“免疫力”。



我总以为其他部里不至于这么荒诞,否则这么高的声誉从何而来呢?我从兽部看起,第一个讲“猪”,没想到其荒诞较之人部尤有过之。荒诞到了极点,就成了笑话,以至于俺边看边笑,差点笑岔了气。我个人认为,这本书无疑是一本关于中医药的笑话大全,李时珍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幽默家。下面全文摘录“猪”药的一小部分,供大家喷饭。(若是幽默感不够,最好不要看,免得至于恶心吐饭,嘿嘿,毋谓言之不预也!)



(猪)屎 一名猪零,《日华》曰:取东行牡猪者为良。〔颂曰〕今人又取南行猪零,合太乙丹。〔时珍曰〕古方亦有用豭猪屎者,各随本方。猪零者,其形累累零落而下也。(“猪零”,好名字!哈哈)



[气味]寒,无毒。(这玩意儿居然无毒,不知道怎么证明的)



[主治]寒热黄疸湿痹------《别录》。

主蛊毒,天行热病。并取一升浸汁,顿服------《日华》。


烧灰,发痘疮,治惊痫,除热解毒,治疮。------时珍。


血溜出血不止,取新屎压之。------吴瑞。



[发明]〔时珍曰〕《御药院方》治痘疮黑陷无价散、钱仲阳治急惊风痫惺惺丸皆用之,取其除热解毒也。



[附方]

小儿客忤,偃啼面青。豭猪屎二升,水绞汁,温浴之。

小儿夜啼。猪屎烧灰,淋汁浴儿,并以少许服之。------《圣惠方》。

小儿阴肿。猪屎五升,煮热袋盛,安肿上。------《千金方》。

雾露瘴毒,心烦少气,头痛心烦项强,颤掉欲吐。用新猪屎二升,酒一升,绞汁暖服,取汗瘥。------《千金》。

中猪肉毒。猪屎烧灰,水服方寸匕。------《外台》。

妇人血崩。老母猪屎烧灰,酒服三钱。------李楼方。

解一切毒。母猪屎,水和服之。------《千金》。(哈哈,相当于雪蟾蜍,不服不行!)

搅肠沙痛。用母猪生儿时抛下粪,日干为末,以白汤调服。

口唇生核。猪屎绞汁温服。------《千金方》。

白秃发落。腊月猪屎烧灰敷。------《肘后》。

疔疮入腹。牡猪屎和水绞汁,服三合,立瘥。------《圣惠方》。

十年恶疮。母猪粪烧存性,傅之。------《外台》方。

消蚀恶肉。腊月豮猪粪烧存性一两,雄黄、槟榔各一钱,为末。湿者渗,干者麻油、轻粉调抹。------《直指方》。

胻疽青烂生于罤胫间,恶水淋漓,经年疮冷,败为深疽青黑,好肉虚肿,百药不瘥,或瘥而复发。先以药蚀去恶肉,后用豭猪屎散,甚效。以猪屎烧研为末,纳疮孔令满,白汁出,吮去更傅。有恶肉,再蚀去乃傅,以平为期,有验。------《千金方》。

男女下疳。母猪粪,黄泥包,煅存性为末。以米泔洗净,搽立效。------《简便单方》。

雀瘘有虫。母猪屎烧灰,以腊月猪膏和敷,当有虫出。------《千金方》。

赤游火丹。母猪屎,水绞汁,服并傅之。------《外台》。


猪窠中草[主治]小儿夜啼,密安席下,勿令母知。-----《日华》。

(笑岔了气!)

缚猪绳[主治]小儿惊啼,发歇不定,用腊月者烧灰,水服少许。-----藏器。(哈哈哈哈!)



这种笑话大全被中医一本正经的当作治病救人的医药著作,幽默感似乎比李时珍又高一筹!但我却再也笑不出来,所谓“黑色幽默”,此之谓欤?。





《本草纲目》以秽物入药,如人之屎尿尸肉经血、猪牛狗鸡几乎一切动物肛门排泄物,恶心荒诞无以复加,最易为反中医者诟病。中医粉丝虽无可辩驳,但死不认错是其本性,每每倒打一耙,指责批评者心理阴暗。想想也是,历史局限性嘛,几百年前的书,难免有些糟粕,秽物之外,岂无精华?将瑰宝巨著视为笑话大全,无乃太过?



我翻到禽部,挑最熟悉的“鸡”,跳过“鸡矢”,细看最干净最纯洁我的最爱------“鸡子(鸡蛋)”,结果,我仍然笑翻了,错不了,这是一本中医药笑话大全。下面摘录部分,附以简评(括号内)。




鸡子即鸡卵也,黄雌者为上,乌雌者次之。(why?)



[气味]甘,平,无毒。〔思邈曰〕微寒。畏醇醋。〔鼎曰〕不宜多食,令人腹中有声,动风气。和葱、蒜食之,气短;同韭子食,成风痛;共鳖肉食,损人;共獭肉食,成遁尸注(不太懂,似乎相当于西医的脓血症、肌肉深部脓肿),同兔肉食,成泄痢。妊妇以鸡子、鲤鱼同食,令儿生疮;同糯米食,令儿生虫。(均为无稽之谈,一笑!)

〔时珍曰〕小儿患痘疹,忌食鸡子,及闻煎食之气,令生翳膜(再笑!)。



[主治]除热火灼烂疮、痫痉,可作虎魄神物(古人认为琥珀是由老虎死后的精魂入地化成)。《别录》。……《太平御览》云:正旦吞乌鸡子一枚,可以练形。《岣嵝神书》云:八月晦日夜半,面北吞乌鸡子一枚,有事可隐形。(大笑!)



[发明]〔时珍曰〕卵白象天,其气清,其性微寒;卵黄象地,其气浑,其性温;卵则兼黄白而用之,其性平。精不足者补之以气,故卵白能清气,治伏热、目赤、咽痛诸疾;形不足者补之以味,故卵黄能补血,治下痢、胎产诸疾;卵则兼理气血,故治上列诸疾也。(中医所谓药理多是诸如此类逻辑错乱的瞎联想,笑!)



[附方]旧八,新二十三。

天行不解已汗者。用新生鸡子五枚,倾盏中,入水一鸡子搅浑,以水一升煮沸投入,纳少酱啜之,令汗出愈。《许仁则方》。

天行呕逆食入即吐。鸡子一枚,水煮三五沸,冷水浸少顷,吞之。《外台》。

伤寒发狂烦躁热极。 吞生鸡子一枚,效。《食鉴》。(哈哈)

三十六黄《救急方》:用鸡子一颗,连壳烧灰,研酢一合和之,温服,鼻中虫出为效。

白虎风病〔藏器曰〕取鸡子揩病处,咒愿,送粪堆头上,不过三次瘥。白虎是粪神,爱吃鸡子也。(粪也有神,绝倒!)

年深哮喘,鸡子略敲损,浸尿缸中三四日,煮食,能去风痰。《集成》。(如此简单的哮喘妙方,不知哪个病人愿意一试,哈哈!)

小儿疳痢肚胀。用鸡子一个开孔,入巴豆一粒,轻粉一钱,用纸五十重裹,于饭上蒸三度,放冷去壳研,入麝香少许,糊和丸米粒大。食后温汤下二丸至三丸。《经验方》。 (装神弄鬼,究是何理?)

预解痘毒保和方:用鸡卵一枚,活地龙一条入卵内,饭上蒸熟,去地龙,与儿食,每岁立春日食一枚,终身不出痘也。(有此妙法,打什么鸟疫苗!大笑三声!)

李氏用鸡卵一枚,童便浸七日,水煮食之,永不出痘。(再大笑三声!)

李捷用头生鸡子三五枚,浸厕坑内五七日,取出煮熟与食,数日再食一枚,永不出痘。(笑不出来了!)

子死腹中用三家鸡卵各一枚,三家盐各一撮,三家水各一升,同煮,令妇东向饮之。《千金方》。(为什么要三家?为什么要东向?医乎?巫乎?)

产后血多不止。乌鸡子三枚,醋半升,酒二升,和搅,煮取一升,分四服。《拾遗》。(今天的中医敢这样处理产后大出血,是否算故意杀人?哈哈)

腋下胡臭。鸡子两枚,煮熟去壳,热夹,待冷,弃之三叉路口,勿回顾。如此三次效。《肘后方》。(不笑不行!却不敢向狐臭同事推荐,哈哈!)

胡蔓野毒即断肠草。一叶入口,百窍流血。惟急取凤凰胎,即鸡卵抱未成雏者,已成者不用,研烂,和麻油灌之。吐出毒物乃生,少迟即死。《岭南卫生方》。(这样的急救,恐惧!笑不出!)

痈疽发背初作及经十日以上,肿赤焮热,日夜疼痛,百药不效者。用毈鸡子一枚,新狗屎如鸡子大,(又见狗屎,无可逃避的屎尿,哈哈哈哈!)搅匀,微火熬令稀稠得所,捻作饼子,于肿头上贴之,以帛包抹,时时看视,觉饼热即易,勿令转动及歇气,经一宿定。如日多者,三日贴之,一日一易,至瘥乃止。此方秽恶,不可施之贵人(穷人不是人?从此可见李时珍医德高尚也不过是扯淡!哈哈)。一切诸方皆不能及,但可备择而已。《千金方》。

身体发热,不拘大人、小儿。用鸡卵三枚,白蜜一合和服,立瘥。《普济方》。


(这样就能退热?还“立瘥”?这个验证起来非常容易,果有此神效,今天一定广为流传。李时珍对这些奇方怪法不加一丝一毫的怀疑或验证就收录,说明他不具有起码的科学素质,纯粹是个捡垃圾的!《本草纲目》没有科学价值当可断言!)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