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3)

信周 收藏 2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URL] 东方焜跟着老同学刚走进病房楼的大厅,几个身形彪悍的人从他们的身边擦身而过,急匆匆朝楼梯走去,东方焜忽然注意到一个人的背影很熟悉,他认出来是唐林的副官,一定是唐林接到了电话,安排李副官带人来赶过来了。 方紫菱的病房在三楼,等凌峻峰带着东方焜和阿强来到三楼走廊,注意到一个病房的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东方焜跟着老同学刚走进病房楼的大厅,几个身形彪悍的人从他们的身边擦身而过,急匆匆朝楼梯走去,东方焜忽然注意到一个人的背影很熟悉,他认出来是唐林的副官,一定是唐林接到了电话,安排李副官带人来赶过来了。

方紫菱的病房在三楼,等凌峻峰带着东方焜和阿强来到三楼走廊,注意到一个病房的门口两边各站了一个人,虽然俩人都穿着便衣,一看神态就知道是当兵的,而且腰间还鼓鼓囊囊的显然是带着家伙。

凌峻峰脸色一变,快步走了过去,来到这个病房门口,刚要向里走,被站在门口两边的人抬手拦住了,并且对着他呵斥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随便往里闯。”

“我还想问你们是什么人,里面的病人是我女朋友,凭什么不让我进去?”凌峻峰火气十足地反问两个人。

“妈的,老子管你是什么朋友,滚开,小心老子收拾你……”其中的一个家伙显然被凌峻峰惹火了,竟然敢用那样的口气跟他们说话。

凌峻峰见对方开口就骂他,顿时气得脸都白了,指着骂他的那个家伙愤怒地说:“狗仗人势,别以为我怕你们……”

东方焜知道这些人是保密局的,横行惯了,就是一般的军官他们都不怕,何况是一个老百姓,他怕把事情弄僵,急忙伸手拉住凌峻峰,轻声说:“凌兄,先别激动,我们可以找一下他们的头……”

东方焜的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吵什么?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

东方焜回身望去,原来是李副官陪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过来,东方焜急忙朝李副官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说:“我们是云大的老师,里面的病人是我们的学生,这位是病人的男朋友,想进去看看病人。”

东方焜的话是讲给李副官听的,那个医生显然认识凌峻峰,对他说:“这几位是保密局的,因为方小姐是遇害家庭唯一的幸存者,他们担心方小姐再受到伤害,所以特意过来为方小姐提供保护。”

说到这里,医生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推开病房门朝里面看了一下,随后回头对大家轻声说:“请进来吧,注意保持安静。”

东方焜、李副官还有凌峻峰三个人轻手轻脚跟着医生后面走进病房。

病房内只有一张病床,只见一个女孩静静的仰面躺在上面,身体直挺挺的一动不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

凌峻峰走到病床边,把女孩露在外面的胳膊放进被子里,然后轻声叫了两声紫菱,女孩没有任何反应,仿佛睡着了一般。

医生低声对李副官说:“病人受到了巨大刺激,精神还处于恍惚之中,她现在什么都不可能告诉你们。”

“她这种情况大约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正常?”副官轻声问。

医生无奈地摇摇头,“很难说,这关键是要看病人自己的承受能力,这种病不是药物能够治疗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维持病人的生理状态。”

随后医生又对凌峻峰说:“尽量多陪陪病人,多同她讲话,她现在最需要亲人和朋友的关怀。”

东方焜想不到女孩会处于这种状态,看得出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以前一定也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幸福的家庭没有,一切都在一夜之间改变了,人生就是这样,倏然而至的厄运有时会打倒一个人,甚至会使一个人再也起不来。

看到女孩的情景,东方焜的心里更增加了对凶手的仇恨和愤怒,逝者已经离去,但是对生者的伤害却是长久的。他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凌峻峰的肩膀,他只能用这种无言的方式安慰老同学,此时无声胜有声。

几个人在病房里待了一小会,然后都默默地走出病房,凌峻峰陪东方焜来到病房楼的外面。

东方焜忽然记起凌峻峰是学习生物学的,对各类动植物都有很深的研究,刚才凌峻峰还提到他目前正在动物研究所工作,于是停下脚步问他,“你知道方小姐的家人是死于何种原因吗?”

凌峻峰没有料到东方焜会问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东方焜,“你是什么意思?那应该是警察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东方焜从凌峻峰的语气中听出了敌意,他不知道凌峻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以为他误会了自己,于是笑了笑说:“没什么意思,我去过案发现场,发现方家的人很可能是死于一种剧毒的蜘蛛,因为你对这方面很有研究,所以想向你请教一下。”

凌峻峰紧张的神情又放松了下来,用温和的口吻说:“原来是这样,我跟紫菱交往时间还不长,所以她父母还不知道,我也没有去过她家,你说的这些情况自然不知道了。”

东方焜注意到凌峻峰在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凌峻峰忽然对东方焜说:“我还要回去照顾紫菱,就不送你们了,有时间我再去找你聊。”

“好吧,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恕不远送。”凌峻峰说完转身匆忙返回病房楼。

东方焜看着凌峻峰消失的背影没有动,阿强凑上来轻声说:“少爷,我怎么感觉你这个同学有点阴阳怪气的味道。”

“哦,他原来就是这个样子,我同他交往的并不深,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大家都是中国人,所以彼此都有些照应,仅此而已。”

“哎,那个女孩也够可怜的,全家都被害了,就剩下一个人还变成了这个样子。”阿强叹了口气,惋惜地说。

“刚才我也在想凶手太可恨了,妈的,如果让我抓住了一定不能轻饶了他。”东方焜恨恨地说。

阿强忽然又担心地问:“少爷,你说凶手会放过这个女孩吗?”

“从目前情况分析,凶手对方家的事情了解的很详细,所杀的人都是看过壁画的,方紫菱一直在学校里,很有可能没有看到过那幅壁画,所以她能活到现在,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有保密局的人在那里她暂时应该没有危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