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模特界10大惊人黑幕

aqssm 收藏 1 1558

虽然在人们的生活中“衣食住行”的“衣”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但刚刚走过30年的中国模特圈依然没有受到大众的关注,倒是08年底一则去年在丽江离奇死亡的女模特的新闻在扑朔迷离之间让众人稀罕的把目光投向了这个行业。

30年前,一位法国人带着6名外国模特来到北京饭店,从此开启了中国的模特时代。今天,中国的模特数量已经超过了100万人。青春饭、淘汰快、潜规则等关键词,成为这个行业众所周知的标签。

青岛女模特在丽江的神秘死亡、央视模特大赛男模亚军拍摄全裸照流传于网络、一个由男模组成的歌唱组合成员与人打架导致局部毁容等等非正常事件为本身已口碑缺乏的中国模特圈再蒙上一层神秘而桃色的面纱,也掀开了中国模特界丑闻的冰山一角。跳开中国模特们活色生香、风光无限的外壳,30年来的中国模特圈到底还存在那些黑幕和内幕?在聚光灯背后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和辛酸?本文深入调查将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中国模特圈。

模特界黑幕之一:大赛名次提前定要拿奖先给钱

对想成为模特的普通少男少女似乎只有两条路进入模特界,一是参加某些打着名人旗号的培训学校,最多的是参加模特比赛。模特的市场定价也与比赛成绩挂钩,专业赛事的冠军可以缩短在T台多年的奋斗。虽然业界普遍认为,获奖不过是职业模特生涯的第一步,以后如何,还要看发展,但没有人能忽视,冠军对模特职业生涯的改变。

中国各种名目繁多的模特比赛中已越来越多的和黑幕、丑闻、内定挂上沟了,之前报纸曾经爆出女选手遭遇潜规则、模特全部内定签约模特、拿钱换冠军等等已经是老生常谈,而收费已经成为模特比赛的普遍现场,最近某电视台举办的模特比赛分赛区对于入围参赛的模特也提出了1000元的培训费,有的模特比赛更堂而皇之公开比赛前10名的价码,还有不少挂着国际头衔实则中国制造的比赛,正在中国模特界蔓延……

在一些不存在暗箱操作的正规模特比赛中,冠、亚、季军也都是在决赛前就“内定”好了的。

2004全国十佳模特服装编导王某介绍说,所谓暗箱操作一般由模特大赛的承办方或赞助商进行。模特赛事通常就是模特机构自己在选需要的人,这不同于官方承办的代表公众意愿的任何活动。由谁来决定好不好,需不需要,不是经纪机构本身,也不是评委,而是客户。最了解客户需要的是模特经纪机构或经纪人,因此大赛评比时,模特经纪机构自然暗自要给这样的选手一个更好的成绩。说白了,任何模特大赛都是模特机构为了自己选拔模特而组织的活动,是公司宣传和推广自己品牌的一个手段,是一种公司的商业行为。而每次选模特的决定权也是在举办单位,它不是全社会的一项公益活动,它也不会向社会征求意见。王某说,“内定”的原因很简单,职业模特机构选拔职业模特,目的是包装她(他)们,希望给公司赚钱。

比如某个由新加坡一个私人机构创办的挂世界级的男模大赛,从来没在欧美日等地方举办过,且由于拉不到赞助很多时候是2年一届甚至三年一届,但仍不妨碍其在中国获得了青睐,其中国内某公司指定的选手在第一年举办时没参赛的情况下,第二年在一帮没有经过训练的各国大学生来充数的选手中内定成为所谓的全球总冠军,原本以为钱途一片的公司忙活半天后发现其基本没有市场认可度,最终这个“中国第一位世界冠军”也就不了了之了。而赞助该活动的国内某企业赛后大吐苦水,声称以后还是安心经营企业,坚决不参与类似活动了。

而去年在福建某地由酒厂赞助的一时尚盛典上,其最佳男模的奖项名单几经修改最终由一个当地新人男模获得,而该男模所付出的是缴纳给主办方经办人四万人民币的“公关费”,当时主办单位的人曾保证该时尚盛典的影响力超过“莱卡风尚颁奖典礼”,结果该男模拿奖后才发现自己的名字一家报纸都没有提及,这时后悔的他要求退款却遭遇了主办单位相关人士的冷脸。

就是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企业已经越来越少赞助模特比赛,令靠比赛赞助发财的人大失所望。一些草台班子举办的模特比赛到企业拉赞助的计划大多不如愿,于是他们就打起了收选手报名费的主意。从报名到初赛、复赛、半决赛、总决赛层层收费,每环节几百,加起来就是几千。

模特界黑幕之二:模特如商品般分等级

对模特来讲,等级决定他们的收入。从高到底分为首席、超A、A、B、C五个等级,首席就是类似于姜培琳、李学庆、杜鹃这样,超A是国际性的大赛前三甲获奖者,A类就是国内大赛的前三甲,B类就是国内大赛的前十名。没有拿奖但在一线做得还好的模特就是C类模特。

除了如今的姜培琳、李学庆、杜鹃等能称为首席,莫万丹、刘丹和裴蓓等女模特也有坐上首席的可能性,而上一辈曾经是首席的马艳丽如今已是成功的设计师,而陈娟红、郭桦经营起公司,瞿颖依然活跃于娱乐圈,王敏、吕燕以走秀为兴趣,获得世姐的关琦做起老师,07年冠军张梓林刚卸任,依然以公益为主。中国时尚界走过30年,能真正名流青史的就这么多人,与全国100万的职模比起来,这个数字实在太少,也说明了中国时尚界的发展缓慢。


模特界黑幕之三:模特面试如同进超市购物

模特的收入来源就是厂家,但全国那么多的模特,厂家选谁不选谁,全靠面试这一关。去面试被挑上,就有钱赚,没被挑上,就回家继续等下一次面试。有模特形容自己被挑选的那种感觉,就像超市里面的货架上的产品,你走过来,挑我就拿走,如果你挑选不上我,继续躺在货架上等。

“面试大概就20个左右的女孩,进去,客户有两个人。怎么说呢,女孩站成一排,走进来,看一下,然后再给一张照片就可以了。再把所有女孩叫进来,站成一排,问你的兴趣,曾经做过哪些品牌的演出。”一位女模说到。

面试的结果经常会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面对面试没被客户相中,那是作为职模最难受的时候“旁边的人都面上了,自己没有面上,自己就非常难受,落差非常大。就那种感觉。别人都能面上,为什么自己面不上呢。问自己,自己的缺陷在哪,不足在哪,就会特别难受。”一位女模回忆到。

而女模们还要经常受到一些素质不搞的客户的“羞辱”,所以不少模特因为忍受不了这种“羞辱”而愤然离开模特圈“有的素质高的客户,说话可能客气点。有些素质差点的客户,当面就对模特品头论足,什么难听话都说。模特只能忍着,由着客户挑选。所以有的模特获了奖进来了,做了一段时间就受不了出去了。”另一位女模特回忆到。

还有一些模特因为总是看不到希望,最终退出了模特圈,一女模回忆起和自己一同参加比赛并获得亚军的模特最终北漂不成功而回家的往事“拿亚军那女孩也是广西的。她也挺喜欢做模特的,但她因为上大学,上的是法律,没办法,只有时装周的时候才来北京。她每次来都会有很大压力,面试的场次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如意,那么好,她就慢慢对这个行业失去信心,所以就没有那么心想做下去,就回家了。”

等面试、等试装、等通知、等表演、等拿钱,当最后一个环节完成时,又要继续新的一轮的等待。有时候甚至一个月两个月都接不到一场活。

模特界黑幕之四:普通模特收入低于工人,无保险无保障

模特的主要工作是发布会上走秀,职模从高到底分为首席、超A、A、B、C五个等级就无情的划分了彼此的价格和走秀中所处的位置,一般的签约模特每场是800――1200元,这部分在职业模特中占到一半;再上一档次的模特是1500元到3000元,这一层的模特是市场的主力;剩下的就是5000元以上的名模,全国也就几个人,屈指可数。

职模与野模相比,其实在收入上也未必能有多达优势,职业模特有公司抽成的问题,职模虽然报价高,但实际拿到手并不多。因为在模特产业里,商品的厂家,也就是模特的客户是一级市场,下面是广告代理商,接着是模特经纪公司,最后是模特。厂商给模特的报酬,经过层层扣除,到模特手里可能只能拿到40%。

由于整个模特行业僧多粥少,而且各路野模也开始以低价和其他手段抢占市场,加上时装表演又有季节性,所以不少模特都选择了在淡季转行,一位名叫侯波的模特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在这种空歇期也是让人挺难受的,感觉就是待在家里面。当时也会冒出来我是不是应该找份其他的工作先干着,这样待下去也不行。很多人这样,支撑不住了,就回家了,回去干别的了。”

而模特公司与模特签约之后,并不提供任何的保底和保险、公积金等的社会保障,所以模特基本上都是没有任何保障的,能做到“人上人”的层面自然是万般光彩,但对于普通模特而言他们面对的是温饱问题,这恐怕是所有外人没法想象的。

模特界黑幕之五:男模普遍兼职,央视男模亚军流出“艳照门”

模特界基本就是女模的天下,男模知名的像80年代的胡兵和已顶替他多时的李学庆,但男模这个群体有那么点尴尬,人少,出名的更少。很多干脆就转行。

成名概率低,又要养家糊口。出席时装活动的时候见识各类奢侈品,回到现实中过普通的生活。这种反差强烈的生活就是男模的现状。

模特侯波打趣的说:“我们当时有个最有趣的现象。面完试下来之后,女模统一走左边,男模统一走右边,左边是停车场,右边就是公交车站。就是这种情况。”

李学庆退役后在北京一模特公司只是一名普通模特,和所有模特一样训练、面试甚至还要当场务、靠微薄的收入生活,曾经因顽强抵抗了某规则而遭遇零蛋在模特大赛中败北而归。

当年遇到一些同学,大家曾以为他做了模特挣了大钱,搞得他哭笑不得“我说谁跟你说的挣钱多呀,我说辛苦的时候你还没有看到呢。就是服装周来讲,一年有两次,三月和十月,做模特都指着这两个服装周,场次多一些。60场演出,你知道男装有多少场吗?说出来都不敢相信,就五六场,60场演出有五六场,剩下五十多场全是女装,男的拿什么去挣钱呀?”

对于中国男装用外模充面子,假装“国际品牌”普遍现状,李学庆也提出了批评,他认为连中国自己的品牌都不支持自己的模特,也就怨不得大家都喜欢买国外货。“现在的服装周还是有很多品牌,就为了跟世界接轨,竟不用中国的男模,全用老外,来中国留学的大学生也好,或者来中国做模特的外国人也好。那你说,本身就五六场演出,再用外模,几乎也就一场两场,价钱你知道多少钱?800也有,最多的3000。他要打车,他要租房,他要住,他养得活自己吗?他养不活。”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男模们被迫把神圣的模特事业变成了兼职,比如曾经当选某大型比赛冠军的男模现在为一家大型俱乐部的经理,比如某自己出钱参加国外比赛获得名次的男模现在正职是银行的职员,还有不少从事摄影助理、网页设计师、健身教练、模特经纪人等。

也有不少男模通过选秀希望改变自身的命运,好男中不少就是男模出身的,但由于与科班出身的职业演员相比才疏学浅,既不能唱又不能演,往往也就是那么一刹那光辉。

而一些通过模特行业树立了一些知名度的男模,也开起广告公司、印刷厂、餐饮店等等,模特已经变成一种维持人脉和名气的手段,生存才是第一位的。

不少男模在生活困难和名利诱惑之下走上歪路,他们或常常留恋于北京上海的各大酒吧或在各种成色不同的杂志“暴露”身材,通过一些圈内人的介绍,成为被包养、交易的对象,男性的尊严和正确的价值观被扭曲,这些刚出道的男模学历不高,年纪也小,很容易受到引诱,甚至不少男孩进行就是打着男模的称号进行别的事情,在这里“模特”这个职业就是他们赚钱的一个识别身份而已。某曾参加过模特和演艺选秀依然没能出头的男模又搬回了北京,平时全身名牌出手阔绰但基本上没有工作来源的他,一度被圈内热传有不少金主照顾而成为该选秀节目的笑料。一位曾经深入调查目前男模环境的名博曾经写到“在金钱的诱惑下,那就有可能以另一种方式去赚钱。很多男模特都以建立博客作为自己的宣传之路,并且在上面留下自己的msn和邮箱接活,博客里发着自己各种近乎裸体的图片,简直成了色情场所。如果仅仅靠走秀拍照和广告,是很难把自己养活得好的,所以生活所迫,大部分男模只能选择兼职,健身教练,夜场公关”。

07年,曾号称新丝路名模的某熊姓男模风传因盗窃被抓,去年一位在cctv模特大赛获得某届男模亚军的选手的全裸照片在网络横飞,而广州一职业男模搔首弄姿的裸照堂而皇之登上了台湾一成人杂志封面,而不少推拿按摩会所网页更挂出不少“模特冠军”之类的男模照片,并附上了这些人参加比赛的现场照片,而一男模歌唱组合的成员去年与人打架导致局部毁容,令该组合不得不急着寻找新成员替补空缺…。整个男模的生存环境可想而知。


模特界黑幕之六:远走国外实乃“非法劳工”

这30年,中国走向外国的模特不少,但真正能与杜鹃一样走红的却很少。甚至在早期,不少中国模特去国外走秀连正规的工作签证都没有,不但以“劳务输出”的方式在国外以低廉的价格做“非法劳工”,甚至一些模特更在国外从事一些不为人道的色情行业的服务或者拍摄以维持在国外的生活。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杂志拍摄和走秀与中国相比多如牛毛,捱上一两年时间多少有了一、两个杂志或者走秀露脸的机会,回国之后将这些杂志和走秀照片便成为“国际名模”的佐证,成功为这些“镀金”而回的模特增加了在国内的身价和地位。

不光模特,就中国目前的服装品牌而言,依然不少用伪“镀金”的方式来提升所谓的品牌号召力,一些内地服装品牌在国外或者香港地区注册之后再拿回内地生产,而一些好大喜功的品牌不但在服装秀上邀请在华的外国野模走秀以标榜“国际化”,更远赴巴黎、米兰等地举行时装秀,号称走向世界。但据知情人透露,这些品牌其实连巴黎、米兰时装周的入场券都没拿到,只是在当地一些剧场甚至夜总会搞一个小型发布会,最后又把照片和录像拿回中国以此作为噱头。“中国不是人人都出过国,只要去了米兰这些地方,谁还知道你不是国际品牌?”曾经参加过一次类似伪国际时装秀的工作人员如是说。

正是在整个大环境都急功近利、伪名牌不断的情况下,模特们更是变得浮躁不已,梦想一夜之间变成“名模”。

模特界黑幕之七:名模调侃走红规则

名模贾妮妮曾在博客中无不幽默地调侃起“超级模特走红的绝招”,她写到“在这个模特的行业如果想做好是很容易,但是如果想做到特别顶端那却很难很难,除非你有很棒的经纪公司在帮你,谁都不管只帮你在做,你还需要有很多媒体帮你炒做那就事半功倍了,再者就是有很多设计师看到你拍了很多杂志,就会让你做开场和压场的主秀,那就不一样了,效果也会事半功倍的”“ 需要有个很有能力的男朋友来帮你,一定要是圈内做这个行业的[[当然大家知道我说的不是男模]]他需要有能力,可以帮你出谋划策的,所以你走的没一步都可以帮你策划,安排,如果这也找不到,那你就要有钱,有了钱出国转一圈回来,就镀金了,谁还知道你在国外天天吃鸡蛋还是到处面试碰壁,整天以泪洗面的呢,反正回国后你就是在国外秀场走过台的超级模特了...。那么这些都不行就转行,或找人嫁了吧......”

模特界黑幕之八:模特界不景气转行嫁人忙

在目前的情况下,职模们似乎只靠走台已无法真正成名。所以模特们选择了闯进影视圈。姜培琳主持电视节目;李学庆跳进演艺圈,春晓、李静等名模也选择了以主持打开人气,早一点的王海珍、于娜等已彻底华丽转身于电视圈。

在这些成功例子的背后,还有更多的模特在挣扎,不少男模参加的好男选秀,有点得不偿失,随着选秀大势已去,这帮男模出身的选秀艺人似乎有点迷茫。一些模特为了换取角色,甚至被介绍人或副导演要求“付出”,更有不少女模为了拉投资找靠山流恋于各色娱乐场所……这些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似乎令职业模特的口碑在中国越来越贬值。


模特界内幕之九:怎样成为超级名模

曾制造了不少超级女模的新丝路总裁李小白对于中国超级名模罕见的状况,做了如下的表述“这是一个很窄很窄的一条路,包括登山一样,越到山顶人越少,而且他们的收入也好,应该差距很大的,甚至超过十倍。”

盛世强音的傅盛在接受采访时对于从名模到明星的道路曾说“以前女模可以通过一个大赛一夜成名,但现在比赛多如牛毛,已很少有模特靠比赛成名。通过秀成名的就更少,只有靠累积这种累积是漫长而不确定的,所以最快捷的方式就是转向艺人,只有成为了品牌才可能有商业价值才会有号召力。模特不应该只是活动的衣架,而应该是服装的主导,虽然这有违模特的原始出发点,但目前中国的状况只有“模特明星制”模特特别是男模特的发展才有希望,这是市场决定的。

从名模变成明星对真正成名的职模来说会好很多,因为他们已是在这个行业登峰造极的,没有商业价值和知名度的模特走这条路肯定很辛苦。所以这也是我们要提出“模特明星制”的原因之一,只有精英才有可能左右逢源。”

模特界黑幕之十:幕后人员揩油和赚黑钱招数层出不穷

模特收入并不高,但不少少男少女仍心怀憧憬想进入这个行业。这个原本光鲜的行业之所以变得“潜规则”丛生,与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和素养有很大关系。

一般模特要出名,与摄影师、杂志、模特秀编导以及服装设计师都关系重大,但在目前的中国模特界中存在不少道德低下的从业人员,因此也爆出了不少黑幕。

不少模特秀选人的权利和费用都掌握在模特编导手中,类似于影视圈的副导演,不少模特为了能参与一些秀的演出除了心甘情愿被编导“潜规则”之外,更被编导吃掉演出费。而某些帮品牌做设计的设计师更是模特圈的“大灰狼”,某些设计师承包了企业的时装秀和订货会演出,同时又以帮忙为由让模特演出,将所有的钱收入囊中。或者与时装秀制作公司串联,为其介绍时装秀外包获取好处。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设计师暗中对模特进行揩油或者非礼,但模特们为了演出也只有忍气吞声,更有圈内人曾声讨某东南沿海获得过大奖的设计师帮模特进行“拉皮条”的行为,以“谈广告、谈代言”等为由,安排一权势人物指定的名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见面,某名模曾遭遇过一次骗局,见势不对马上和助理离开,随后名模的经纪人曾怒斥该设计师,并声称将上报有关部门,才使这位人前神气被尊称为老师的设计师低声下气道歉了结此事。

模特界某些年度评奖也是内定,一些长期靠走秀生存的模特和模特公司总是在投票前想尽办法讨好参与投票的设计师和会员,希望获得“十佳”为来年接时装秀的“筹码”。曾经某模特公司曾向一设计师拉票,该设计师颇为含蓄的说“我们对他不是很了解,改天让他单独约我出去坐坐了解一下再说吧!”

至于摄影师、广告客户等接着工作之便或者权势之便对模特使淫威的事情已经屡屡曝光,使得这些光怪陆离的事件似乎成为模特界的家常便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