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第03A期 来源www.cngc.com.cn


二战期间,德国为了对付如洪水般涌来的苏联坦克部队,不得不把大,口径的火炮装在了飞机上面,“大炮鸟”Ju-87G就应运而生。Ju-87G在每侧机翼下各装一门37毫米Flak 18型反坦克炮,虽然带弹只有12枚,但可以轻易穿透坦克的顶装甲。大名鼎鼎的汉斯·鲁德尔就是使用“大炮鸟”打坦克的高手。


二战期间交战各方对于空中火力的疯狂追求,是Ju-87出现的基础。除了德国,英国也曾经给“飓风”战斗机装上维克斯S型40毫米航炮。而在苏联方面,37毫米航炮更是雅克-9T的标准装备。不过在二战期间,美国人在飞机装大炮这条路上走得更远,B-25G和B-25H居然安装了75毫米的大炮。其它国家虽然有类似尝试,但是进入量产的却独此一家。


改装机取得大战果


众所周知,B-25是二战期间一款很成功的中型轰炸机,杜立特驾驶B-25从航母起飞轰炸东京成为该机历史上辉煌的一页。不过B-25并不太适合太平洋战争广阔的战场,毕竟它只是一款中型轰炸机,“腿短”是它的致命伤。高空水平轰炸对于舰船的威胁微乎其微,日本军舰基本不在乎轰炸机的高空水平轰炸,俯冲轰炸机才是他们最大的噩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美国第五航空队的指挥官乔治·肯尼迪少将看到了这点,因此他在使用B-25对舰攻击时,更钟情于低空“跳弹攻击”。在这种攻击方式中,B-25在低空掠过水面,先用机鼻的机枪扫射目标,消灭敌人的防空炮手,然后投放延时引信炸弹。炸弹在水面弹跳,扎进自标舰船内部后爆炸。由于延时引信的作用,此时轰炸机已飞离危险区。“跳弹攻击”非常危险,因为轰炸机要飞入低空,在敌人的高射炮口前投掷炸弹,有几次轰炸机居然撞到了敌舰的桅杆上。而跳跃的炸弹也有可能飞起来撞到飞机自身。不过,“跳弹攻击”可以大大提高对舰攻击的命中率,付出的代价是绝对值得的。


可以看出来,“跳弹攻击”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投弹前对舰艇上高射炮位的扫射,因此加强B-25的向前火力就迫在眉睫。第五航空队的保罗·甘上校就是一位善于改装飞机的传奇人物。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汤斯维尔空军仓库,保罗·甘和北美公司的代表杰克·福克斯对B-25C和B-25D进行了改装,去掉了机腹炮塔以及投弹手的位置,在机鼻部位加装4挺12.7毫米勃朗宁机枪,然后在座舱两侧下面突出的枪座上再加装2~4挺同样的武器。这样,一般情况下改装过的B-25C用飞机头部就多了6~8挺l2.7毫米机枪火力。他们还将有的飞机机背炮塔固定,这样的话,必要时驾驶员手指一动,就有最多10挺机枪同时向前开火。


这种攻击方法在1943年3月初取得了空前成功。当时,日本计划从拉包儿向新几内亚的莱城运送7000人的部队。日军当时并没有制空权,因此希望恶劣天气可以让他们避免被空袭。这个船队包括10余艘运输舰和8艘驱逐舰。船队在3月1日被美国方面发现,第二天,B-17就对船队发起了攻击,多艘日本舰船被命中。3日,盟军方面所有能出动的飞机对船队发起了轮番袭击,其中包括B-17、布里斯托尔“英俊战士”当然还有使用“跳弹攻击”的B-25。攻击结果是一场屠杀,B-25用机头的机枪疯狂扫射日本舰船上的高射炮手。日本舰船被击沉后,大海上到处都是落水的日军士兵。这时,B-25则用机头的机枪在水面上来回扫射,毫不留情地打碎救生艇,将漂浮在水中的日本士兵杀死。有14艘日本运输舰被击沉,只有800名日军到达莱城,死亡日军人数超过3600人,盟军方面只有13人死亡,12人受伤。一部分日本人趁着盟军空袭的间隙,乘坐驱逐舰撤回了拉包尔。这次战斗被称为“俾斯麦海战”成为空中力量的一次完美展示。


B-25G与B-25H


保罗·甘上校曾亲自驾驶改装75毫米火炮的B-25进行对舰攻击。他用75毫米炮成功将一艘日本驱逐舰击伤并使其失去自卫能力之后,再用飞机投下的炸弹将其炸沉。看到这样的战果,北美公司当然不会等闲视之。于是,研发安装一门75毫米M4火炮的B-25G正式摆上了日程。


这门安装在飞机上的75毫米火炮几乎有3米长,重量超过400千克,由导航员手工装填炮弹。飞机携带21发炮弹,每发重6.8千克。大炮安装在一个活动支架上,支架可以吸收火炮的后坐力。首架XB-25G是从B-25C改装而来,于1942年10月22日首飞。当然,北美公司的研发不能像前线飞行员自己改装那样临时凑合,这门巨炮的安装需要时间来进行整合。首架正式生产型B-25G于1943年5月交付,它的特点就是机鼻缩短,金属全封闭的机鼻可以看到双联装12.7毫米机枪和那门大炮。为了安装这门炮,取消了副驾驶员位置。当时北美公司还想通过另外一种想法来加强飞机的火力,就是在B-25C的机身下面安装两门37毫米火炮;减小机身弹舱,安装降落伞减速炸弹。但是后来发现37毫米炮发射时后坐力太大,威胁机身结构安全,这个方案只能被放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B-25G的其它武器配备和B-25C/D一样,设有机顶和腹部炮塔,不过没有尾部炮塔。在生产过程中,机腹远程控制炮塔最终被取消。B-17和B-24早期型号也有远程控制的机腹炮塔,但是最终也都被取消了。该炮塔最大的问题是,通过潜望镜射击的炮手往往很快就感觉头晕,无法瞄准,结果什么都打不到。杜立特认为这种设计一开始就是荒谬的。他调侃道:如果一位炮手用学习使用机腹炮塔的精力来学拉小提琴的话,早就可以在卡内基大厅开演奏会了。可以伸缩的腹部炮塔还经常被卡住,导致飞机受到额外的阻力。潜望镜往往在飞机降落的时候被泥巴糊住,还有可能被撞坏。面对同样的问题,B-17和B-24将机腹炮塔改装成手动的球形炮塔。而B-25因为一般在低空作战飞行,腹部防护不是很重要,因此干脆将机腹炮塔取消。这对于飞机的减重有帮助,对于B-25G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安装了沉重的M4火炮后,飞机性能受到影响。同样,保罗·甘上校改装B-25的第一步也往往是把机腹炮塔拆除了事,实际上B-25最需要的是尾部机枪。


北美公司的工程师对B-25G并不满意,结果就是B-25H的出现。B-25H保留了B-25G的短机头和75毫米炮,不过大炮型号换成了更加轻便的T13E1。B-25H的机首火力简直就是“疯狂”,除了4挺12.7毫米勃朗宁机枪以外,座舱两侧还各有2挺装在突起的枪座内,这使得飞机的向前火力达到了8挺机枪。不过最初生产的300架B-25H只有右侧枪座的两挺机枪,左侧的两挺机枪没有安装。B-25H是B-25系列中首个拥有真正尾部炮塔的型号,炮塔装有双联装12.7毫米勃朗宁机枪。为了配合尾部炮塔,后部机身加高,尾部机枪手终于可以跪着开枪了,毕竟趴着开枪太别扭。去掉机腹炮塔和安装尾部炮塔,都是在前线飞行员的强烈建议下实施的。同时,机身两侧各装一挺活动的12.7毫米勃朗宁机枪,在机翼后方交错排列。


机身上面的炮塔往前移动,紧挨着座舱。这个位置使得在对地扫射时该炮塔也可以向前攻击,还使得机身上部炮塔的炮手获得了更好的视野,并且减轻了炮塔带来的阻力。在炮塔后面的位置——机身上部,增加了两个突起,用来防止机身上部的炮塔机枪射击尾部炮塔。不过炮手对于这个容易引起跳弹的突起并不满意,经常把它们卸掉。B-25H可以携带1450千克炸弹,或在机翼下使用挂架携带8枚高速火箭弹以及机腹下携带一枚鱼雷。B-25H没有副驾驶员,而且因为飞机主要用来低空对地攻击,也没有投弹手,炸弹靠驾驶员用目视瞄准投放攻击。


不过在实战中,75毫米火炮的威力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厉害。一方面它是手工装填的,射速慢;另一方面它的炮弹弹道和前射机枪子弹的弹道完全不一样,因此无法用机枪来为火炮指示目标。这跟Ju-87G完全不一样。Ju-87G在攻击目标前就是首先用飞机上的机枪来射击目标并指示弹道,当机枪子弹击中目标时机炮发射,这种方式可以保证Ju-87G在攻击目标时有很高的精确度。而B-25则不然,飞机使用75毫米火炮攻击目标前只能通过向目标直线飞行来瞄准,不仅攻击精确度不高,而且使飞机成为地面火力的靶子。75毫米火炮发射时的后座力十分强悍,驾驶员在那瞬间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飞机由于后坐力带来的减速,如同撞上了一堵砖墙一样。不过一旦击中目标,75毫米的炮弹能把坦克打成废铁,在驱逐舰上开一个大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B-25携带75毫米火炮的效果毁誉参半,一些B-25H的飞行员非常喜欢75毫米火炮,而更多飞行员反而更喜欢高速航空火箭弹,在自己改装飞机的过程中把75毫米火炮拆掉了。拆掉这个大家伙以后,飞机的重心位置就会明显改变,因此还要在原来的火炮位置放上配重。


不过B-25H不受宠的原因还在于它生不逢时,它是1944年才出现的,而那时候太平洋战场上日军值得让75毫米炮攻击的硬目标也不多了。虽然盟军的这种“大炮鸟”褒贬不一,不过从它的出现和使用过程中,我们可以感觉到美国人那种工业时代特有的动手能力。正是美国大兵的这种动手能力,使得B-25的机首火力越来越强,越来越变态,而这种本来在太平洋战场几乎成为鸡肋的中型轰炸机则找到了它自己的用武之地。


B-25G型共生产400架,B-25H型则生产了1000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