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上空的幽灵]以色列“小直径炸弹”(SDB)

国产AK47 收藏 2 1199
导读: 2009年第03A期 来源www.cngc.com.cn 2009年新年伊始,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已经逐步升级,在开始地面攻击的同时,空中打击的范围和规模都有所上升。在此次以空军使用的武器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刚刚获得的美国最新智能航空炸弹——CBU-39,即人们常说的“小直径炸弹”SDB。 布什的后一次放水——SDB落户以色列 提起“小直径炸弹”SDB,大家肯定耳熟能详,它是美国波音公司为美国空军开发的一种与“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DAM)类似的小型卫星制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第03A期 来源www.cngc.com.cn


2009年新年伊始,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已经逐步升级,在开始地面攻击的同时,空中打击的范围和规模都有所上升。在此次以空军使用的武器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刚刚获得的美国最新智能航空炸弹——CBU-39,即人们常说的“小直径炸弹”SDB。


布什的后一次放水——SDB落户以色列


提起“小直径炸弹”SDB,大家肯定耳熟能详,它是美国波音公司为美国空军开发的一种与“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DAM)类似的小型卫星制导航空炸弹。由于该炸弹性能优异,特别适合空军的现代反恐作战和近距离火力支援,因此自问世以来大受美国空军欢迎。


目前美国军工企业已经为美空军开发出了三个系列的5种以上型号的“小直径炸弹”(SDB),最初的一型即GBU-39,早在2006年5月就由波音公司向空军文付完成:美空军更是迫不及待地从10月5日开始在伊拉克战场上寻找GBU-39作战使用的机会。6天后,美国空军在提供近距空中支援时,在巴格达南部不远处的一个城镇首次实战使用了该炸弹。


这种新型武器自问世就引起世界空军的广泛关注,各国纷纷探讨这种武器在解决自身问题时的可能应用,其中表现最迫切的当属处在战争最前线的以色列。早在2006年以黎冲突期间,就有报道称美国曾向以色列紧急空运了钻地炸弹,以对付黎巴嫩真主党的地下设施。在SDB还处于研制阶段时,以色列就已经开始尝试引进。由于担心以色列获得这种具备一定钻地能力的炸弹后,发起对伊朗核设施的打击,从而打乱美国在中东的战略部署,因此美国一直没敢将GBU-28和SDB出售给以色列。




但这种担心随着美国政府越来越近的政府更迭而不再成为问题。布什政府在结束任期时,为了兑现在中东政策上给以色列的承诺,开始放纵以色列,SDB成为其向犹太兄弟的最后一次放水。2008年9月,美国国防部最终通知国会,将向以色列出售1000枚打击地下掩体的精确制导炸弹,这就是SDB国会经过30天的审议后,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而最终成文。除了炸弹本身外,以色列还要求获得150个装弹装置、30辆制导测试车和两名教官,交易的总金额达到了7700万美元,主承包商为波音公司。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SDB促成了以色列下决心发动对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的军事打击行动。2008年10月底,波音公司开始为以色列提供SDB面对迫不及待的客户,波音公司没有按惯例为其专门生产,而是将先前美军的订货直接文付给了以色列。这样,以色列在经过实际批准后l个多月的2008年12月初,就已经获得了第一批SDB,又用了不到1个月时间(人员培训和载机改装),以色列就发动了“铸铅行动”,给人的感觉是以色列一直等着这批武器到手才发动这次军事行动。


特殊环境的特殊需求——SDB与加沙


美国的“小直径炸弹”计划包括两个发展方向:一是用于攻击固定目标的GBU-39/B,二是用于攻击移动目标的GBU-40/B。每个方向又都包括目标数据装定型和网络传输型两类。最初的SDB1型都是在飞机装弹前将目标数据装定入炸弹,美军正在发展的SDB2型则可以通过战术数据链在飞机携带过程中,甚至炸弹飞行过程中重新装定目标数据。


从目前情况来看,以色列引进的SDB属于“小直径炸弹”的原始型号。该弹全长1.75米,重113千克,战斗部装药22.7千克。炸弹飞行距离18.5千米,加装辅助飞行装置后飞行距离可以扩大到74千米。它对钢筋水泥的穿透力不低于0.9米,在各种气候条件下都可用这种炸弹进行空袭。




炸弹外形小,攻击效率高 在GBU-39问世前,美国最小的JDAM型号GBU-38还重227千克(500磅)由于体积小、重里轻,因此,使用SDB可成倍增加战机每次出动攻击目标的数量。例如,2005年7月,美国空军的l架F-15E战斗机在埃格林空军基地靶场,从同一炸弹架上首次同时投放两颗SDB,分别攻击了两个不同的目标,两颗SDB均按预定计划做100°航向改变,从投放点飞行约29千米,成功攻击了相距9.14米的各自目标,偏差分别只有1.22米和2.54米。目前F-15E能在3个外挂点上,利用新型的BRU-61A挂架同时挂载12枚SDB。经过改装后,该型机能在7个外挂点上安装BRU-61A挂架,同时挂载28枚SDB。由于该弹投射后不用管,每枚炸弹的瞄准又是独立进行的,因此载机可用齐射或连射的方式同时攻击多个地面目标,也可采用“炸弹流”攻击同一个目标。


这种攻击方式非常适合在加沙地带的作战。哈马斯经过数十年与以色列的游击战,其领导人和火箭弹发射人员的警觉性非常高,在多个阵地或隐蔽所中只要有一个遭到攻击,邻近人员就会一哄而散。也就是说,以军战前侦察的多个且标,在攻击中实际只能对最初的一个实施毁灭打击,再次攻击就需要重新全面侦察,这使打击效率非常低。SDB的这种一个架次可以同时遂行多个目标攻击的方式,可以使分散在一定区域内的哈马斯目标同时遭到空中打击,提高了空中打击效率。


命中精度高,附带损伤小 由于SDB战斗部装药只有22.7千克,因此它必须在距离目标足够近的地方起爆才能可靠摧毁目标。为此SDB采用了差分GPS/INS制导,精度有较大提高,基本可以满足打击机库、碉堡等坚固点目标的需要。在2006年7月的埃格林空军基地靶场试验中,4架F-15E投放了16枚SDB,全部命中16个目标,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想像的。在1991年的“沙漠风暴”作战行动中,挂载6枚炸弹的战斗机能摧毁1个目标就不错了。较高的命中精度和较小的战斗部威力,使SDB可以在更复杂的环境中使用,最大限度减少附带损伤。




以色列在对加沙的空袭中最让人担心和头疼的就是将混迹于平民中的哈马斯目标分离出来。加沙地带地处海滨,是著名的旅游和商业地区,加之该地区难民众多,居住人口和建筑十分密集。而哈马斯等武装力量以民兵形式为主,“寓军于民”,在外观上基本无法区别武装人员与平民,指挥所、集会场所和兵力集结地也基本没有专门的处所,即使火箭弹发射阵地也基本是建在平民区空地或平民建筑楼顶平台上,因此对这些目标的区别打击十分困难。而SDB可以利用高精度打击能力,对目标实施破坏有限的打击。例如,前面提到的美军SDB试验可以区别相距9.14米的两个目标,而且打击偏差只有1.22米和2.54米,在这样的精度下,22.7千克炸药甚至可以实现对楼房顶平台上火箭弹阵地的打击,而不会过度杀伤楼下平民。


目标适应广,侵彻能力强 美国空军对SDB的一个关键性要求是,必须能摧毁指挥控制通信中心、防空导弹阵地、油库、机场、基础工事等14种坚固程度不同的目标,这些类型大致涵盖了美军预想的空袭行动会遭遇到的80%典型目标。SDB对这些目标的打击能力足以摧毁以RPG火箭弹和所谓远程火箭弹为重武器的哈马斯武装力量。特别是SDB虽小,但其钻地能力对加固建筑物的侵彻能力十分强。SDB采用了侵彻战斗部,保守情况下可穿透0.9米厚的钢筋水泥,在理想情况下甚至可以达到1.83米,相当于908千克(2000磅级)炸弹的侵彻力。过去,美国曾担心武器的钻地功能被以色列用于攻击伊朗的纳坦兹核设施,因此对向以出售GBU-28这样的钻地武器一直迟疑不决。SDB虽然钻地能力较强,但战斗部威力有限。以色列特拉维夫国家安全研究学院的沙皮尔称,如果用SDB攻击纳坦兹核设施,弹药需求量将达到数百枚,在战术组织和指挥上非常困难。正是因为如此,美国布什政府才敢在其任期内的最后关头向以色列出售大批此种武器。


SDB虽然用于打击严密加固的伊朗核设施非常困难,但在加沙地带打击哈马斯的地下目标和加固的地面建筑却十分有用。这里有大量的走私地道和地下武器作坊,分布于大范围内的平民设施中,而且深埋地下。因此,SDB是打击此类目标的最优选择。


成本低廉,可大量使用 SDB可使用“钻石背”等辅助飞行装置,打击距离非常远,因此在使用效果上甚至超过了以前的空地导弹。又由于其体积小、制导系统成本低,因此整体成本不高,非常适于大量使用。以美国现役的空地武器采购单价为例:AGM-86空射巡航导弹约为120万美元,AGM-84“鱼叉”反舰导弹约为97方美元,AGM-158“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约为70万美元,AGM-154“联合防区外武器”(JSOW)为40万美元,AGM-65空地导弹约为13万美元。美军近年在反恐战争中最常用的“海尔法”价值也约为6.5万美元,而其射程不足10千米。SDB价格低廉,最初每枚的采购价仅为4万美元,比要求价格低了2.4万美元,经过批量生产后的价格有望降到2万美元,非常适合大量使用。


加沙地带抵抗组织的军事目标都是非常简陋的设施,其火箭弹只是在简易三角支架上架设的电点火的土制火箭,总成本不会超过500美元。地道等设施也是没有经过被覆的简易土地道,实在无法说是高价值目标,但在军事意义上却非同小可,支撑着整个武装抵抗组织的运行。而且这些目标非常容易修复和重建,需要反复打击,因此使用高价值武器将使整个战争成本居高不下,最终会动摇高层的政治决心。低廉的SDB正满足了以军在加沙地带军事行动的这一需求。


使用范围——SDB在加沙


以色列历来不公布军事行动的细节,更不用说整体战况,但我们从新闻报道和巴勒斯坦方面的控诉可以大致判断出,以色列空军SDB在加沙地带的使用情况。


目前以色列装备有25架与美军F-15E类似的F-15I重型战斗机,25架F-16I轻型战斗机。考虑到SDB在引进后不到1个月就投入使用,以色列没有时间作新的适应性开发,因此不可能超过美军的使用平台而使用F-16I,因此SDB的使用平台应该主要是F-15I。


剥离居民区内的哈马斯政治目标 在与巴勒斯坦组织的多年对抗中,以色列始终坚持“斩首”原则,即军事行动中优先消灭抵抗组织的政治、军事,甚至宗教领导人。在这种斩首行动中,以色列空军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深刻的教训。例如2002年7月,以色列空军使用F-16I投放了1枚1吨重的炸弹打击一座怀疑藏匿有恐怖分子首脑的建筑物,尽管摧毁了目标,但导致15名平民死亡。2005年9月6日,以色列再次使用F-16I对“哈马斯”首脑开会的建筑物实施打击,发射250千克激光制导炸弹,成功完成了任务。但以色列空军认为需要一种能够很好地填补250千克炸弹与20毫米航炮之间火力空白的武器,这样就可以在更大范围内使用空中力量。


波音公司在向以色列出售SDB的同时,还配套销售了多套飞行任务自动输入系统,通过它SDB可在60秒内完成攻击准备工作,基本实现了对目标的实时装定。因此以色列购买的SDB虽然是1型的GPS制导武器,不像2型增加了接收目标坐标更新的数据链,但仍可打击突然出现的临机目标。可见,SDB的高精度和小附带杀伤特性无疑将巩固以色列“定点清除”战术,使其不但可以像以往在街道上使用“海尔法”攻击巴武装组织领导人那样,甚至可以在更远的距离上对旅馆的特定房间实施空中打击。


摧毁边境的武器走私地道 在长期的游击战过程中,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建设了复杂的地道网络。这些地道战时用于输送人员、转移武器,或实施对以军的袭扰,甚至可以将地道挖掘到以军检查站下实施爆破。例如2006年6月28日,巴武装人员挖地道到以军检查站底下,向检查站内的以军发动突袭,杀死两名并掳走一名以军士兵。复杂的地道在平时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实施了长期的封锁和禁运,因此巴勒斯坦边境地带的地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巴勒斯坦人的生命线。虽然在自前情况下,这种行为属于走私,但有着复杂的政治和经济背景,老百姓利用它获取了被严格管制的食物和生活用品,武装组织则利用地道向这里运入了大量的武器弹药。令以色列人头疼不已的火箭弹的主要原料就是利用这些地道秘密走私入境的。实际上从新闻报道可以看出,以色列在这次“铸铅行动”的前两天即使用SDB打击了巴勒斯坦和埃及交界的一些地道,以断绝巴勒斯坦与外界的人员与物资联系。




打击临机出现的火箭弹发射阵地 火箭袭击始终是困扰以色列的难题。在2006年7月12日到8月14日发生的被以色列称为第二次黎巴嫩战争的以黎冲突中,巴武装组织就向以色列北部发射了大约4000多枚短程和中程火箭。不间断的火箭攻击导致53名以色列平民死亡和2000多人受伤。以色列北部被有效瘫痪,100万平民不得不生活在掩体里,40%的工业停产,对以色列经济的整体破坏估计大约有55亿美元,而且对公众士气的影响无法估计。以色列军方称虽然只有大约23%的火箭落在了人口聚居区,“但这让你身心俱疲”。火箭威胁并不是现在才存在的。以色列北部在1/4多世纪的时间里,一直遭受着周期性的火箭攻击——先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1982年第一次黎巴嫩战争后是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这次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军事行动的主要原因就是难以忍受越来越多的火箭袭击。以色列2008年12月27日对加沙采取军事行动以来,最初每天对以色列的火箭袭击增加到了40多枚。SDB在地面情报人员的配合下成为打击这些火箭发射阵地的有效武器。


轰炸火箭生产作坊 为了根除巴勒斯坦武装组织的火箭生产能力,这次行动中以色列还将火箭生产作坊列为优先打击目标。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和杰哈德受2006年七八月黎巴嫩真主党火箭战启发,积极发展其自制的“卡桑”火箭。自2001年4月这种武器出现以来,巴武装人员已经大幅提高了“卡桑”火箭的射程,从6千米提高到了10千米,火箭威力、精度和产量也大幅提高。由于数量的增加,巴已将齐射火箭作为其主要攻击手段之一,甚至威胁到了以色列西南部,有效开辟了另一战线,成为一种主动防御方式。


哈马斯的这些火箭生产作坊大都建在地面或半地下混凝土建筑内,混迹于大量平民建筑中,因此非常适合SDB的攻击。正是由于以色列空军持续不断的打击,哈马斯的火箭弹攻击数量已经大幅下降。在2009年1月中上旬,火箭弹攻击的日平均数已经降低到了20余枚。以色列《国土报》2009年1月报道,自以军发动“铸铅行动”以来,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弹数量已下降了五成。以色列军事情报局局长雅德林少将对内阁称,哈马斯生产和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的能力在“铸铅行动”中遭到打击。随着以后战况的发展,SDB的应用范围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但由于初次引进数量有限,以色列很可能会要求美方尽快交货并加快再次采购的步伐。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