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四卷:冉闵抗胡 第51集、虎子争位自相残 冉闵发檄杀羯胡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郑太后道:“李城起兵之时,若无棘奴,岂有今日?石冲谋反,若无棘奴,岂能安坐?棘奴虽然有些自傲,也应对他有所宽纵,怎能因他稍有忤意,便要杀掉他呢?

石遵因此作罢。不料石鉴也早盯上了皇帝宝座,要借石闵之力除掉石遵,再取而代之,便借故出外,暗使宦官杨环驰告石闵道:“主上与太后要杀大都督,谋议已定,大都督速作防备。”

石闵勃然怒道:“我以德立他,他竟以怨报我?”即使人将李农召来,说道:“今主上无道,要杀卿和我,我想因此行废立之事,故而请卿商议。”

李农道:“明公何以得知?”

石闵道:“今日主上与太后召诸王入宫,议欲诛杀卿与我,实由义阳王相告。”

李农道:“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足深信?明公息怒,容某试问之。”转身想走。

石闵道:“其事已实,不必再问!”将身一横,劫了李农去路。

李农无奈,只得与石闵同谋,即使殿中将军苏彦、周成二人,率三千铁甲杀入宫去。

石遵正在如意观中与姬妾弹棋,忽见苏彦、周成带甲闯入,奔避不及,遂问道:“反者为谁?”

苏彦、周成道:“义阳王石鉴当立!”

石遵叹道:“朕尚如此,汝等立鉴,又能几时!”即被甲兵押出,斩于琨华殿;又诛郑太后、张皇后、石衍、孟准、王鸾等人。出尔反尔的石遵在位仅仅一百八十三日。

十一月,石鉴粉墨登场,即了帝位,大赦,以石闵为大将军,封武德王,李农为大司马,二人并录尚书事。于是朝中大政皆决于石闵、李农。

石鉴虽然称帝,却不能专政,因此怨恨,一夜,密召乐平王石苞、中书令李松、殿中将军张才入内道:“石闵、李农二人欺朕太甚,庆赏刑律皆非朕意。卿等若能杀之,朕必以其官爵分封卿等。”

三人道:“臣等虽欲效忠陛下,但无奈无兵,如之奈何?”

石鉴道:“石闵、李农二人今夜都宿于琨华殿中,宿卫极少,你们可各率家丁五百,趁夜偷袭,必能成功。快快去吧,朕在宫中静候佳音。”

三人于是出宫,各点家丁五百,一齐向琨华殿袭来。岂料石闵、李农已先得了密报,率五百甲兵,披甲持戈,严阵以待,等石苞等人一到,奋勇杀出,反令石苞等猝不及防,大败而走。石闵、李农紧追不舍,禁中大乱。石苞等无路可逃,窜入西宫,急向石鉴求救。

石鉴不知所措,又闻石闵、李农已带甲追入宫中,大怖,为求自保,急斩三人之首。不一时,石闵、李农带甲闯入,石鉴装作不知其事,说道:“三人谋图作乱,朕已诛之,二卿可就此息兵。”石闵、李农虽也清楚,事乃石鉴指使,但见他有词可借,三人已死,死无对证,只好作罢退去。刚出宫门,墙角处忽然冒出三条黑影,各持短刀飞奔石闵。石闵眼明手快,将矛一横,打倒三人,甲兵向前,擒了三人,原来却是后赵宗室中领军石成、侍中石启、前河东太守石晖。

石闵喝道:“何故行刺于我?”

三人骂道:“你带甲入宫,威逼帝君,若不杀你,国家社稷早晚败在你手!”

石闵大怒,即斩三人。自此出入宫禁,常带甲士护卫。石鉴寝食不安。过了数日,得知龙骧将军孙伏都、刘铢见石闵、李农独裁,常有愤恨之色。遂又密召二人入内,屏退左右,同到密室商议。与二人握手而泣道:“石闵、李农二贼视朕为傀儡,若不除之,社稷早晚必归二贼!”

二人跪奏道:“臣等统有羯士三千,都愿效忠陛下,诛除二贼,因未得圣旨,故而不敢擅行。今愿奉陛下明诏,宣诏讨除之!”

石鉴道:“此事切不可宣露,只可秘密行事,否则被二贼得了风声,大事去矣。你们可先将羯士伏于胡天,等明日二贼上朝,从此过时,突然杀出,必获大功。去吧,你们都是朝廷忠臣,好好为朕出力。朕明日在中台上观战,事成之后,不吝重报。”

孙伏都、刘铢乃退,当夜,将三千羯士在胡天预先埋伏定了。石闵、李农不知,次日一早上朝,随行仅带五百甲兵。经过胡天,三千羯士忽然杀出,将石闵、李农困在核心。石闵舞起画矛,浑如一团银练,左挑右拨,前遮后挡,独战孙伏都、刘铢二人。二人力战石闵不下。正战间,羯阵大乱,原来是苏彦、周成率五千甲兵赶到。孙伏都、刘铢大惊,稍一分心,被石闵一矛刺透刘铢前胸,惨叫而死。孙伏都大骇,夺路而逃,却被周成迎头赶上,一刀劈死。羯士大溃,逃往凤阳门。石闵率众驱杀,从琨华殿到凤阳门,直杀得羯士尸横遍地,流血成渠。石闵喝道:“胡羯胆敢拿兵器者,一律斩首!”羯士大骇,抛戈卸甲而降。

石闵、李农随即入宫,捣毁金明门,直入中台。石鉴大惧,还想故伎重演,说道:“孙伏都、刘铢谋反,二卿宜速讨之。”

石闵怒叱道:“二贼皆已伏诛,始作俑者非汝而谁?”不由分说,将石鉴禁于御龙观中,令尚书王简,少府王郁率数千兵严密监守,不得自由出入,每日所需食物、用品,都用绳子从观外吊入。一时间,城内胡羯惊恐,冲关破卡,翻城越墙而逃者不计其数。

石闵遂问李农:“城中多半都是胡羯,肯从我否?君有何谋,可急施之。”

李农道:“大权尽在明公掌握,谁敢不从?明公可先安民,从则抚之,不从则诛之。”

石闵于是下令城中:

近日孙伏都、刘铢构逆,其亲信党羽都被诛灭,良善皆无参预。从今往后,凡与官同心者留,不同心者任其所往。敕令城门不再相禁。

于是,方圆百里之内的汉人都蜂拥入城,而胡羯则争先离去,以致挤满了城门。石闵由是知道,胡羯不会为自己所用,即发讨胡檄文:

稽古天地初开,立华夏于中央,万里神州,风华物茂,八荒六合,威加四海,华夏大地,举德齐天。蛮地胡夷无不向往,食吾汉食,习吾汉字,从吾汉俗,此后胡夷方可定居,远离茹毛饮血,不再兽人。然今,环顾胡夷者,无不以怨报德,抢吾汉地,杀吾汉民。中原秀丽河山,本为炎黄之圣地,华夏之乐土,而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前晋八王乱起,华夏大伤,胡夷乘乱而作,扰乱中原,屠城掠地。永兴元年,胡狗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易水为之断流。羯狗之暴,以汉为“羊”,杀之为粮。永嘉四年,围猎汉民,王公忠烈射死者十余万。不日,夷人匈奴,四面纵火,烤汉为食,死者二十余万。太兴元年,愍帝受辱,崩于匈奴。凡此种种,罄竹难书!

今之胡夷者,狼子野心,以掳掠屠戮为乐,强抢汉地为荣。而今之中原,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被数屠殆尽。天地间,风云变色,草木含悲!四海有倒悬之急,家有漉血之怨,人有复仇之憾。中原危矣!大汉危矣!华夏危矣!

闵不才,一介莽夫,国仇家恨,寄于一身,是故忍辱偷生残喘于世。青天于上,顺昌逆亡,闵奉天举师,屠胡戮夷。誓必屠尽天下之胡,戮尽世上之夷,复吾汉民之地,雪吾华夏之仇。闵不狂妄,自知一人之力,难扭乾坤。华夏大地,如若志同者,遣师共赴屠胡;九州各方,如有道合者,举义共赴戮夷。以挽吾汉之既倒,扶华夏之将倾。

又颁令内外:

羯贼纵暴,戕刈百姓,乱吾中华已数十年,今当灭之,凡我汉人,斩一羯首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官拜为牙门将,共雪吾中原百姓血海深仇!

汉民大振,奔走相告。一日之中,斩羯首数万。石闵又亲率汉人诛杀羯胡,凡眼深、鼻高、须多者,无论贵贱、男女、老幼,一律杀死。尸积城外二十余万,全让野狗豺狼吃掉。对于屯戍四方的羯胡,石闵又令汉人为将帅的,将属下羯胡统统杀掉。后世人有诗赞道:

五胡铁蹄踏北国,弱汉无奈唯乞活。

棘奴忍辱兴汉事,万代功绩话蹉跎!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