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五十九章 绞杀(一)

李天骄龙 收藏 24 7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五十九章 绞杀(一)

石家庄。38军军部。

“军长,”石磊走到地图前,“位于晋东北与察哈尔交界处的106步兵师全部部署到位。211旅进抵代县,配属给106步兵师的303独立步兵旅抵达山阴县,106步兵师直属部队纵深配置在山阴县、代县之间拖后的马营庄一带。这样,梅津美智郎的部队,不论从铁路还是从公路逃窜,东出山西的路已经全被堵死。106步兵师212旅的已于昨日发动对大同的攻击。驻守在这里的日军此时无力接应梅津美智郎。34师的快速纵队现在与梅津美智郎在公路上的行进的右翼部队,几乎并驾齐驱且略微突前,现在已经进至代县南50公里的淳阳附近,随时可以发动攻击。34师的主力部队距代县约有12个小时的距离。由太原北上的左纵队距离代县约有48个小时左右的路程。”

“梅津美智郎有什么新动向吗?”李华雄问道。

“有。他的左翼也就是沿同浦铁路北上逃窜的部队,在宁武阳方口一带停止前进。看来梅津美智郎准备放弃由大同沿平绥铁路经张家口驰援北平的方案,改由代县、繁峙、灵丘,也就是去年日军第五师团进攻山西的路线逆向进攻河北了。”

“不见得!”李华雄仔细考虑之后否定了石磊的看法。“这条路虽然近,但是关隘密布,山高谷深极适合打伏击。进展如果不顺畅不仅难以按时抵达战场,反而容易被歼灭。以梅津美智郎的军事素养他不可能不考虑到这点。沿铁路驰援河北看似绕远,其实很可能更快抵达河北战场。”

“可是这一带的铁路已经被晋西北helong的120shi破坏,他们的行动不可能顺畅,而且还会遭受前辈们的侧击。再说303独立步兵旅抵达山阴截断了同浦铁路,212旅也已经向大同发动攻击,这个情况他不可能不知道。”石磊不解。

“兵行险锋。这是日本近代军人共有的特点。越是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偏要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当初阎老西在忻口会战的时候不也没想到板垣征四郎会放弃铁路由平型关向山西进攻吗?所以,和包括日本人在内的敌人作战,一定要从他们的思维角度出发,而不能全凭常理度之。否则,还有什么知己知彼之说啊!”李华雄也想借此机会给自己的空军参谋长上一堂军事课。

石磊觉得李华雄说的有道理,但是心中还是不服。不过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李华雄当然看出他不服的心态。只是微笑着对石磊说:“命令34师可以展开对梅津美智郎左翼部队的进攻。另外,告诉白林中(106步兵师师师长),让他密切关注梅津美智郎右翼部队的动向。严防他虚晃一枪。”

“是!”

山西。宁武。华北方面军第1军司令部。

“阁下,”参谋长饭田祥二郎少将疑惑了,“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逗留?”

“铁路断了!”梅津美智郎敷衍道。他伏在地图上仔细考虑自己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力求没有任何漏洞。

饭田祥二郎少将只好选择沉默。良久,梅津美智郎抬起头,眼睛中充满坚毅的目光。

“饭田君,刚才你问我什么问题?”梅津美智郎像是才想起来。

饭田祥二郎少将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如果你是对方的指挥官,你如何判断我们选择哪条路线进入河北。”梅津美智郎微笑着出题。

“我觉得他们很难做出判断!”饭田祥二郎少将考虑之后,自信地说。

“哦?为什么?”梅津美智郎非常感兴趣的问。

“走同铺铁路转平绥铁路路程远,但是铁路快捷;走平型关路途近,但是地势险要不利于我们行军。因此他们很难做出选择。否则,他们也不会分兵驻守代县和山阴。不过从他们的兵力部署情况分析,他们希望我们走平型关。”

“由希!”饭田祥二郎少将的分析让梅津美智郎感到非常满意。“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他继续出题。

“敌人希望的就是我们应该绝对要避免的!因此我们应该走铁路。土G对铁路的破坏非常有限,我们会很快就能修复。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停止呢?”

“饭田君,当初我们进攻山西之前,阎老西出动了晋军的主力,配合中央军一部,制订了所谓大同会战的计划。他命令李服膺的第61军于天镇、阳高一线上,依托已筑工事,企图节节抵抗消耗我们的力量。最终把我们引到聚乐堡盆地一带,然后发动预先部署于南北两翼的大兵团钳击我们,把我们消灭于聚乐堡一带。他制定大同会战的根据就是:设想我们只能沿平绥铁路进攻,不可能丢掉铁路交通线,向别处进攻;我们要进攻太原,必须走天镇、阳高、大同,过雁门关,沿同一条铁路前进。可是,板垣君出其不意从平型关方向直抄阎老西雁门关的后路。才最终导致阎老西大同会战美梦的破灭。”梅津美智郎没有直接回答他的参谋长。看到他的参谋长还是如坠五里雾中,梅津美智郎继续说道:

“我此举意图非常简单。按照支那人的说法叫做故布疑兵。我们在这里既可以与左翼会合之后共同进攻代县。也可以随时北上进攻山阴,在回过头来围歼代县守敌。到那个时候,想走哪条路就全由我们决定了。他们不知道我们的最终意图是什么,因此兵力调动就失去根据。这样,我们就获得了完全的主动权。什么时候进攻,从哪里进攻都是我们说了算。几乎所有战役的进行,往往就是围绕着战场的主动权展开。打仗就不能墨守一定之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是取胜的关键啊!”

“可是我们身后的追兵怎么办?”饭田祥二郎少将提出自己的担心。

“哈哈!攻取一个小小的代县我们需要耗费多长时间。他们的守军不过一个旅左右。等到他们劳师远征的追兵到的时候,如果我高兴了完全可以杀他一个回马枪!不足为虑!”梅津美智郎得意地说。

“阁下,当初他们进攻香月清司阁下的时候,曾经成功的运用一支快速摩托化部队进行大迂回。据可靠情报显示,我们后面的追兵也有这样的部队。我们不得不防啊!”

“饭田君,有一点你可能忘了,山西不是河北。这里没有大平原,我们在连成串的盆地中行进,占据了全部北上的路。他们的摩托化部队如何展开迂回?再说我们已经把经过的路全部毁坏,他的摩托化部队丧失速度,它优势也就丧失殆尽。因此,他们所谓的摩托化部队也不用担心。”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呢?”饭田祥二郎少将不得不承认他的长官说的有道理。以帝国的坦克为例,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在山间长途行进。落后的支那就更不可能具备这个技术能力。虽然他们不可思议的仿制了帝国的坦克。

“我们就按照他们的意愿走平型关。”梅津美智郎意味深长的笑着。

饭田祥二郎少将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梅津美智郎对自己这个年轻的参谋长感觉非常满意。毕竟与聪明人在一起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

步兵第109师团师团长山冈重厚中将,此时正在听小 “中国通”参谋长仓茂周藏大佐(有梅津美智郎这个大中国通在,仓茂周藏只能屈居小中国通)感慨:“自古以来,号称‘表里山河’的三晋大地一直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东有太行山屏障,西接黄土高原,北有内、外长城关隘,西面南面是黄河天险。东出娘子关可以挥师河北,平津,南可逐鹿中原,西出潼关可以直取西北。所以,在他们的历史上,无论哪一个朝代哪一个政权,如果得不到山西,在华北就立不稳脚跟。如今我们得而复失,恐怕华北的前景不妙啊!”

由于,山冈重厚非常喜欢和倚重自己这个年轻的参谋长,所以仓茂周藏在自己面前也较为放松。川岸文三郎的惨败以及20师团的覆灭,终于给山冈重厚敲响了警钟。他再也不敢大意和轻慢自己当面的敌人。川岸文三郎虽然令人讨厌,但绝不是无能之辈,20师团也当得起能征惯战,然而这么快就败北,看来对方的确有过人之处。

自从和梅津美智郎的本队在原平分开之后,山冈重厚对自己右侧太行山脉的侦查就从没有中断。现在梅津美智郎的进攻代县的命令下达,他对自己右翼安全的更加重视。性格暴躁的山冈重厚,打起仗来却一向谨慎,毫无粗枝大叶之态。也正因如此,梅津美智郎和仓茂周藏这一大一小两个中国通,都认为他颇有三国时张飞的风骨。

“我们肯定还会回来的!很快!”山冈重厚对参谋长更是对自己说。

正是因为山冈重厚的谨慎,迫使快速纵队的司令潘瑜琳不断增加与日军的距离。增加与日军的距离就意味着,快速纵队只能向山高林密太行山脉中运动。这样就使原本就困难重重的快速纵队更加举步维艰。不断的翻山越岭,不停的寻找前进道路。抛锚的车辆装甲车越来越多,快速纵队怎么也快不起来。有的时候潘瑜琳都自己的动作是否有意义产生了极大怀疑。为了赶时间,快速纵队只能选择昼夜不停行军,战士们的疲劳是可以想象的。终于他们赶到日军前面。他必须要尽可能赶到日军前面,只有这样,他才能尽可能多的收拢一些那些坏在路上的坦克装甲车和自行火炮(当初考虑到行军的艰难,因此快速总队没有配备大口径拖曳火炮,增加了自行火炮和山炮的比例和数量)。潘瑜琳知道,这些在行军途中给他带来无尽烦恼的铁家伙,才是自己对付日军唯一可以依靠的杀手锏。

山冈重厚对代县进攻即将发起之际,历尽千难万险的快速纵队,终于集结起百分之八十左右的作战力量。这时,作战命令终于下达。但是潘瑜琳也失去了侧击日军的大好机会。万般无奈之下,经过请示之后,快速纵队决定在日军发起进攻之后,从后面与代县的211旅一同夹击之。

落日的余晖正一点一点隐没在群山之后,它预示着谁的命运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