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98抗洪到08抗震,看我军后勤10年的变与不变

98年,本人作为抗洪斗争中的一员,参加了长江抗洪的全过程,当时在长江荆江段集中了三个军区约14个师(旅),总兵员达10万以上。10年过去了,当汶川地震发生时,本人也已脱下军装,无法再次去亲生体验战斗生活,但作为一个老兵,本人通过电视画面看汶川我军的出动情况,特别是后勤方面的情况,谈谈自己的感受。


98抗洪,我军仍是一支不能离开“根据地”的武装力量


98年到达重灾区的部队基本上都是轻装上阵,各部队除带最简单的换洗衣服外,可以说连基本生活品都不能自足,各部队到达指定地区后,后期保障基本依靠“根据地”群众。


一是没有任何抗洪工具和机械,各部队只有装人用的乘用车,基本看不到工程机械和水上设备,好在当地有一个舟桥旅有一些抗洪用的冲锋舟和门桥设备,另外象铁锹、编织袋基本工具等都是靠当地政府和群众提供,有些部队连饭碗都是在当地买。


二是通信极端落后,野战移动通信设备很少,基本上是靠移动电话保持通信,手机也是湖北移动免费提供的,后期调来了一些大功率无线通信车,但基本只能保障重要领导的通信,部队的指挥调动完全靠手机和固定电话,近距离通信以对讲机为主。


三是没有任何野战设施。当时各部队根本没有野战指挥所,也很少见到野战帐篷,各县(市)的宾馆成了各部队的指挥所,包括荆州宾馆、洪湖宾馆、石手宾馆、临利宾馆等,当地没有宾馆的指挥所都设在当地的学校,各部队住地全是当地学校或工厂,其中农村地区由于没有大型建筑物,各部队只能住在学校里,所以到9月份以后,很多农村地区由于学校被部队住着,只好推迟开学日期。


四无任何卫生设施。本人曾在剑利、洪湖、石手、荆州(时间长了地名可能有误)等地的江堤上看到,部队没有基本的卫生保障,大小便都是在树林里挖坑,臭气熏天,也无任何消毒措施,各部队的卫生队基本只带了几种常用药,部队洗澡困难,住在农村地区的部队都是在河沟和水塘里洗澡,而当地是血吸虫高发地区,战士们没有进行基本的预防。而且当时气候极其炎热,40度以上的高温是常事,当时牺牲的战士除因牌洲湾决口遇难外,其它人绝大部分是因劳累和中暑而至心力衰竭而失去宝贵生命,这都是没有基本生活和医院保障所致的。


五是基本单兵装备极其弱智设备原始。我军的单兵装备、特别是携行具是令人无法理解的。当时我军到抗洪的部队本人看了,北京、济南、广州三个军区基本都差不多,个人装具中都是的被子、蚊帐、解放鞋等极少的几样,可以说极其不实用,被子只能当摆设,因为当地温度很少低于35度,解放鞋穿着而热又臭,部队的制式凉鞋硬梆梆的,而且在泥行走时滑得很,根本无法行走,,至于洗漱用品和设备基本上都是到市场买。


以本人的观点看,98年抗洪,部队只是出了人和力,其它的事都是由当地政府在做,如果离开地方政府和群众,部队别说救灾,生存都困难。


08抗洪,我军后勤有进步但是很需努力


08汶川抗震,本人无法亲历现场,只天利用点滴时间盯着电视,对我军的迅速出动十分欣慰,但对我军的后勤,本人觉得有很多值得总结的地方。由于没有到现场,本人只谈几点。


1、缺乏基本的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这一点我是从一个细节上看到的,部队到达现场的两天内,我看到战士们都是没戴手套在钢筋建筑里找人,二天后的电视画面上战士们才有手套,这说明部队出发时连手套都没发给战士们,而是到当地后现场采购,部队到地震灾区去救灾,连个手套不发,战士们赤手在钢筋里扒,救灾效率可想而知。而且到达现场的军队基本无技术装备,基本以人力为主。


2、单兵装备极其落后。全世界人民都在问,为中国士兵配一个标准的携行具难吗?可是几十年了,还是老样子,连非洲游击队都穿着野战靴,我们的解放鞋怎么始终换不了。看着战士们那身即不实用、又不威武、且土里土气的打扮,我只想着,总装备部的人脑袋肯定进水了。


不在现场不敢多说,但本人从电视上基本可以看到,10过去了,我军仍然离不开“根据地”,我国以后要参加军事冲突,看来首先必须有“根据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