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一章 里应外合有良谋 南北剿战无胜术 第十一章(8)紧锣密鼓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一回到鸭子台岛大本营,孔冠魁就乐呵呵地向守卫在岛上的弟兄们大声吆喝道:“弟兄们,赶快摆酒上菜,好让‘干活’回来的弟兄们填填肚子歇歇脚!他奶奶的,大年夜的来了这么多不该来的菜码,撑破肚子也让人吃不下,后面还有好多‘活’要干呢!”他一边张罗着,一边大踏步地向着聚义大厅走了过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最先跟着屁股撵上来的是“花泥鳅”汤敬渊率领的一帮弟兄,他一见孔冠奎的面就笑呵呵地打趣说:“给孔当家的卖了这半天短工,工钱咱就不算了,不过,这残酒剩饭总得给弟兄们来上一点吧?”

他们的年夜酒刚刚喝了个半截,连饭也没顾得吃就让流星箭的报警信号给招了来,折腾了这半天肚子早就饿了,便大言不惭地直接要上了饭。

孔冠奎大笑道:“你老弟就放心吧,今天晚上咱们弟兄说不定就是一锤子的买卖了,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呀,山珍海味我早就让弟兄们给安排好了,沧州老白干也准备了好几坛,有劲儿你们就可着造吧,让弟兄们都空着肚子也不好‘干活’呀!”

两人正在笑闹着,庄青山和易树林也率领着手下的弟兄闯了上岛来,紧接着张铁匠也率领着大队人马赶了上来。

等到大家一会合,张铁匠和孔冠奎等人赶紧指挥着清点人数,一经清查,一百多个出战的弟兄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数归队;除了有几个弟兄被流弹擦伤之外,大都安然无恙,各路首领这才都松了一口气。

绿林中人都是生死相依的兄弟,一见有人负伤,孔冠奎赶紧招呼专治跌打损伤的郎中给受伤的弟兄包扎治疗。


在指挥这次合力阻击外敌入侵的战斗中,孔冠奎虽然把指挥权让贤给了老成持重的张铁匠,可他毕竟是个东道主,有盛待客人之责;在安排好受伤的弟兄疗伤以后,他又指挥着自己手下的弟兄大排筵宴,招待起了出战归来的各路好汉。

他把张铁匠、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等头领留在了聚义厅内叙话,又招呼着手下的弟兄把大部分人马分请到了其他的餐厅就餐,待到全部安排就绪,这才重又回到了聚义厅内和各位头领把酒言欢。

一场阻击战打了下来,虽说是已经狠狠地给进港来围剿的伪军来了个下马威,可是面临的危险并没有消除,他便借着喝酒的机会又和大家讨论了起来。

等到酒菜上齐以后,他率先端起酒杯向大家敬了三杯酒,随即开言说道:“你们各位都已经见了,这一南一北,阎三薄饼子开来的人马可有不少,就凭咱们港里留守的这点人马要是想把他们给撵走,怕是不太容易,咱们还得想个万全之策呀!”

汤敬渊嘻嘻地笑道:“这样的冤家仗咱们弟兄打了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怕他作甚,还是老办法,打得赢咱就打,打不赢咱就溜呗!大不了咱们再换个地方去过年,就让这些狗日的黑灯半夜地留在这荒草野洼里喝东北风吧!”

庄青山连连摇头叫道:“不成,不成!怎么刚刚过了一招兄弟就想打退堂鼓呢?这也太长他人的志气,灭咱们自个儿的威风了吧!俗话说的好,破家值万贯,咱们不能动不动就想溜之大吉呀,不能够由着这些狗日的来给咱们糟蹋,先顶上两火再说吧;就是要脚底下抹油的话,咱们也得把这些狗日的折腾苦了再说,我这儿还没有出足这口恶气呢!”

易树林应和道:“我也是这样看来着,刚才咱们里出外开地这么一顿乱扑腾,已经是把他们的煞气给打下去了,等一会儿咱们弟兄吃饱了喝足了之后,怎么着也得跟他们再搅和上一阵子,好好地解解气再说吧!”

又道:“依我来看,这些狗日的也没有什么尿可窜了,偌大个芦苇荡,让他们摸索到天亮也摸不过来的呀,再者说,咱们的阴损招数还没有用完呢!”

张铁匠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袋,笑眯眯地听着大家的争论,一言不发。孔冠奎见状,凑近他的耳朵笑侃道:“我说铁匠老哥,今天您老兄是总瓢把子,这攻守进退的事情关乎到咱这一百多号人的生死存亡和我们各个水寨的安危,您得给大家拿个准主意呀,您琢磨琢磨咱今天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呀?”

张铁匠紧抽了两口烟,把烟袋锅在桌角上磕了磕,不紧不慢地说道:“撤,咱们眼下还不到撤的时候;打,咱们也不能够用原来用过的套路了。老俗话说得好‘得意不可再往,’再用刚才的方式偷袭就不灵光了,咱们得想点新的招术来对付这些狗杂种!”

汤敬渊笑道:“您老人家就别卖关子了,就痛痛快快地说吧!没看到弟兄们都等着您给拿主意吗?您再不说,可就把我们弟兄几个都快给憋死了!”

张铁匠眯着眼睛笑道:“说来归去,是咱们弟兄的命金贵,咱们大家都得要留好了身子去挣钱养家,现在多杀几个人少杀几个人不是我们的目的;咱们的中心目的一是要保住我们的水寨,二是要保住弟兄们的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以咱们是不能够与这些狗杂种们硬磕硬地打下去的。”

接着,他又沉吟道:“看眼下的形势,这些狗杂种是想端我们老窝来了,不然的话他们是不会一下子来这么多人马的。现在他们的人马这么多,咱们的人马又这么少,就这样和他们死耗下去咱们也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必须里应外合才能够来破掉这个死局!”

说到这里,他把目光转向了孔冠奎,沉声问道:“你刚才和我们讲过,你们的三个当家的带着大队人马去和盐山的抗日救国军打金沙镇了,你能不能派人去送个信儿,让你们大当家的带着队伍来回援一下,这样里应外合才好破掉这个死局呀!”

他这样一说,给大家都提了一个醒,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等人都把目光齐刷刷地转到了孔冠奎的脸上。


孔冠奎看着大家翘首以待的样子,笑应道:“我们大当家的临出港的时候有过交代,说是让我们有了紧急情况就派人去到金沙镇搬兵求援,我刚刚也动过这个心思!可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这两下里相隔着有好几十里地,就是派人去送信求援,来回来去一折腾也就该天亮了,远水救不了近火呀!真要是这些狗日的和咱们来个‘二麻子打仗——硬磕下去,’今天就得弄个鱼死网破了!”

“不过!”他深深地舒了一口长气,又咂摸道,“我想我们大当家的这次带人到金沙镇去掏他们的老窝,说不定在半路上就和他们顶了个头碰头;他没有带人马上返回来救援,就说明那里的事情比我们这里还要急!”

又道:“我估摸着这个时节,金沙镇的仗也该打到了热闹轮上了,队伍能不能马上撤回来救援这还是个未知数呢?这信是可以派人去送的,不过,也不能够把宝全押在大部队的回援上,怎么着咱们也得自己想办法再抵挡上一阵子!”

张铁匠一听是这么个情况,便迟疑地说道:“真要是这样的话,这话就得两说着了,好在咱们还有‘冰河’阻隔着,一时半会儿的这些狗日的也摸不上来,咱们就想办法再周旋一阵子好了。”

又沉吟道:‘你现在就派人去给大当家的送信儿,等来了救援的大部队咱们就里应外合地狠狠干上他一家伙;等不来大部队回援,咱们就脚底下抹油溜他妈的再说!”

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等人一听,都拍手叫好。汤敬渊又嘻嘻地打趣道:“我说还是溜之乎也最保险吧,这个传家宝还是蛮管用的!”

易树林笑侃道:“别动不动就搬弄你那套老皇历了,穷家难舍,我可不想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溜掉,不管他妈的三七二十一,先干他一家伙再说吧!”

庄青山蓦然醒道:“依我来看,咱们弟兄没有想到的事情,阎三薄饼子也不一定会想得到,他决然不会想到有人会在大年夜里去掏他们的老窝!你们各位先用不着发愁,说不定金沙镇那里一接上火就有人来给这老家伙送信来了,等不到咱们的大部队回援他们就先开溜了!老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究竟鹿死谁手得看下回分解,咱们会有好戏看的!”


庄青山的一席话说罢,引得大家都是一愣,随即爆发出了一串串豪放的笑声。看到大家欣喜若狂的样子,张铁匠笑道:“照理来讲,金沙镇的仗一打起来,就会有人来给阎三薄饼子来报丧信的,这个老小子是不会扔下他的老巢不管的;庄老弟说得没错,他自己的家里起了火,他就没有心思留在港里捣蛋了!”

孔冠奎跃跃欲试地说道:“好,好!大家快点忙活着把饭给吃了,咱们弟兄趁着热乎劲儿再去港里和他们绕上两圈,看看到底会有什么动静,真要是这老小子想溜之乎也的话,咱们也好去送他一程啊!”

说着,又把酒杯高高地举起,大叫道:“来,弟兄们,咱们来个‘通天乐’,一起把杯中酒干了,再去会会这个老冤家!”大家被这庆幸的气氛感染着,纷纷举起酒杯把酒喝了下去,然后风卷残云似地把桌上的酒菜拾掇了一个遍,便相互招呼着从聚义厅里走了出来。

一出大门口,张铁匠吩咐道:“赶快把弟兄们给招呼齐了,咱们先去摸摸情况再做定夺吧!”随即又道:“告诉受伤的弟兄们就不要跟着去了,咱们还得做两手准备,若是风紧的话,咱们也只好扯乎了!”



——紧锣密鼓议新招,去留还待看风标!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