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三章:赌注6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URL] 于是,吕仲元来到刚落成的北苑大酒店找到尚小朋。尚小朋听吕仲元想回文联,叹口气说:“小吕呀,不是我说你,你这人有时候也太不知足了。你说你回文联干什么去?当主席?主席不缺,当普通干部可以,明天我就能把你调过去。”吕仲元可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副处级,他给尚小朋讲了好多理由,尚小朋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于是,吕仲元来到刚落成的北苑大酒店找到尚小朋。尚小朋听吕仲元想回文联,叹口气说:“小吕呀,不是我说你,你这人有时候也太不知足了。你说你回文联干什么去?当主席?主席不缺,当普通干部可以,明天我就能把你调过去。”吕仲元可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副处级,他给尚小朋讲了好多理由,尚小朋说:“小吕,这都是些没有理由的理由。古人说得好:‘人人都有帝王相,人稠地窄轮不上。’再说了,我人不在官场,干部调动的事也管不着呀。”吕仲元知道尚小朋是有意推脱,乞求说:“尚总,你就帮帮忙吧,谁不知道北原没有你办不成的事,你给丰书记吹吹风,那比我给他磕三个响头都管用呀。”尚小朋淡淡一笑说:“小吕,说的轻巧,吹吹风?风是那么好吹的吗?不过,看在咱们从小玩大的份上我试试吧。可是,事情办成了别高兴,办不成也别埋怨,好不好?”吕仲元想说不好也不行,因为尚小朋已经够给他面子了。

吕仲元回去等了两个月却不见一点动静,心里烦躁,便成天在家里和妻子发牢骚,说:“这是什么社会呀!太不公平了。说我吕仲元搞经济不行我承认,可就文联的那几瓣烂蒜,拿出来哪个我都敢和他们比。”吕仲元的妻子在区街道办事处工作,办事处是个没油水又累人的地方,到了下面接触的都是社会底层的百姓,回到办公室就议论社会的不公。所以,她很看得开。她说:“你呀!发牢骚有什么用?我看你还是书生气太足了。你要把这个社会看透了,看透了就没牢骚了。”吕仲元鄙夷地说:“你别来教育我,好像你文化比我高似的。你看看你们办事处的那些人,从上到下,没一个有文化、有水平的。”吕仲元家是吕仲元做主,妻子被他呛了也不恼。说:“我文化是没你高,可社会却比你看得透。今天的社会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有公正,没有公平。有些人犯的罪足够枪毙十次了,可人家还是过得好好的,还在继续升官发财。有的人挨顿嘴巴子都冤,可还是要被判刑,要坐牢,要被杀头。”吕仲元烦躁地说:“你哪儿说到哪儿了,我管它弱肉强食,管他谁升官谁坐牢呢,我现在只关心我自己。我不能把苦熬了半辈子才熬到的这个副处级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给丢了。”妻子说:“我也没走题呀!你只有彻底地认识了社会,你才能适应社会,你才知道该怎么办。”吕仲元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妻子无奈地摇摇头说:“唉!万般无用是书生。我说你呀!脑袋是不是让门给挤了?如今这是经济社会,就算你和尚小朋是从小玩大的,可两个肩膀扛着个脑袋去求人家,人家能给你办事吗?别说你这么大的事了,就算下岗职工想吃个低保,也得先给我们花点钱、送点礼,我们才会给他办的。”吕仲元茅塞顿开,说:“你的意思是咱得送点?”妻子白他一眼说:“我们东北人有句话,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姑娘抓不住流氓。套耗子还得舍根油捻儿呢,你不送钱,乌纱能从天上落下来,又偏巧砸在你那颗不起眼的脑袋上吗?”吕仲元挠挠头说:“你说的到也是,可这能行得通吗?尚小朋是北原最有钱的大老板,咱那点小钱他能看得起?送少了拿不出手,送多了不值得。再说了,文联是个穷机关,我送了拿什么往回捞?”妻子鼻子哼了哼说:“慢慢捞呗!只有捞多捞少的官,没有捞不到的官,关键是看你会捞不会捞了。想当官你就得送,你送的不是尚小朋,是丰书记。丰书记不嫌少,积少才能成多嘛!你打听打听,北原的官哪个没送过?当个公安局局长得送五十万,当个地震局局长只要五万就够了,一个职务一个价嘛。你不看你们局长为啥眼那么黑?手那么狠?因为他送出去了,所以他就得赶快往回捞。不然,万一明天下了台,不就亏死了吗。”吕仲元知道妻子说的不假,可他和丰九如不熟,贸然送钱人家肯收吗?看来还得走曲线救国的道路,通过尚小朋送。至于送多少?夫妻俩一商量,觉得文联既然是个穷机关,送多了也不划算,讨个吉祥,就送八万吧。吕仲元这些年当经理大钱没捞到,小钱也还弄了几个,为了当官,只好出点血了。于是,他用报纸包了八万块钱又去找尚小朋。

尚小朋看见纸包就明白了,他把纸包往桌角推推说:“小吕,你的事我和丰书记说了,丰书记读过你的诗,对你挺欣赏的。不过,文联可不比其它地方,文人嘛,不但互相看不起,还矫情。你要是没点能拿出手的东西,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让人心悦诚服。我倒是给你想了个办法,你这些年不是发表了不少诗歌、散文的吗?你把那些东西整理整理出本书,这样,丰书记那儿也好说了,你呢,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去上任了。”

吕仲元也早有心出本集子,现在经尚小朋提醒,觉得这主意不错,便照尚小朋说的做了,把自己发表过的作品筛选一下,重新修改一遍,到省出版社找关系买了个便宜的书号,出了本名为《花雨集》的诗歌散文集。做封面的时候,他特意托尚小朋向丰九如求了三个字。于是,吕仲元带着这本由丰九如亲笔题字的《花雨集》到市文联上任,当了北原市文联主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