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一,惊破鬼子胆的冷英雄2

北方老驼 收藏 6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吴有仁又是嘿嘿一笑,反驳麻殿林说:“啥叫耍心眼?你不也没把话说明白嘛!” 麻殿林哼一声鼻子,望着胡广义说:“我不是说了吗,我听团长的。” 吴有仁仍旧嘿嘿一笑,“我也听团长的。” 麻殿林有些怀疑,“你说的是心里话?” “当然是心里话了,谁让咱们都是驼峰山的老弟兄呢?”吴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就在冷强眼看要倒下去的时候,胡广义来了。

胡广义看一眼院子里的态势,收起短枪,捡起地上的一支三八大盖,刺刀对准冷强的胸膛凄然道:“大哥!”

冷强认出了胡广义,瞪大眼睛艰难地说:“胡广义,给老子个痛快的,别让老子死在鬼子手里。”

“大哥放心,兄弟这就送你上路。”胡广义凝重地点了点头,枪身突然一转,出其不意地向身旁的鬼子刺去。那鬼子没料到胡广义会向自己下手,目瞪口呆地看着刺刀从自己的胸口穿进去,然后便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

冷强惊愕地望着胡广义,渐渐地,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兄弟!”

胡广义亲切地叫了声,“大哥,兄弟来晚了。”

院子里只剩下了一个伪军,那伪军也是驼峰山土匪改编过来的,见胡广义居然把日本人给挑了,大惊失色,枪口对着胡广义结结巴巴地叫道:“团长,你,你……”

“妈的,敢用枪口对着老子?你想找死呀?”胡广义厉声喝道。

那伪军晕了头,慌忙放下枪,“团长,你,你咋能……”

“少费话,给老子到院门口盯着点去。”胡广义扔下枪,伸手托住了冷强。

冷强已经站不住了,一条腿跪在地上,血咕嘟嘟地从伤口往出冒,脸色惨白惨白地。胡广义问道:“大哥,还挺得住吗?”

冷强微笑着说:“广义,你还算是哥的好兄弟。”

胡广义满脸的愧疚。“大哥别这样说,兄弟本来是羞得没脸见你了。”

这时,在院门口望风的伪军跑进来,惊慌地对胡广义说:“团长,有几个皇军过来了。”

“兄弟,别管我,你快走吧!”冷强呼吸急促,指着惊恐地蜷缩在墙角的红雁说:“那是我闺女,你……”

“大哥,我知道了。”胡广义拔出短枪,对那伪军说:“你再到门口去看着。”

岂知,那伪军刚转过身去,胡广义抬手便是一枪,那伪军哼都没哼便倒下了。胡广义从那伪军身上掏出两颗手榴弹递给冷强,凄然道:“大哥,兄弟对不住你了。”

冷强明白胡广义的意思,惨然一笑,接过手榴弹说:“广义,哥先走一步了。”

胡广义点了点头,也没说话,抱起红雁将她放在院墙上,然后翻身跃过院墙,再把红雁抱下去。

冷强家紧挨着油菜地,胡广义刚把红雁藏进油菜地里,便听得冷强家的院子里传来两声手榴弹的爆炸声……


画眉回家便惊得目瞪口呆了,院子里到处都是粪便,有马匹的,也有人类的。画眉“爹!爹!”地喊着跑进屋里,屋里更是一片狼籍:半锅血水,一地鸡毛,血淋淋的鸡头,零碎的鸡骨头;家里唯一的两床棉被一床被扔在地上,践踏得脏兮兮的,另一床被撕成两半,其中一半掉在灶口,还冒着淡淡青烟。

画眉把那半床冒着青烟的被子扔到院里,又喊了秦天喜几声,见没有回应,急忙跑到村里去找。然而,所见之处,情形惨不忍睹,满眼都是青烟缭绕的凄惨,满耳都是撕心裂肺的悲号。

快到罗成相家的时候,画眉远远便看见罗成相家的房子熊熊地燃烧着。罗地在院门口声嘶力竭地咆哮道:“你们放开我,畜牲不如的小鬼子,老子和你们拼了。”

画眉走近一看,只见罗地双眼血红,握一把铁锨疯了般地吼着,几个年轻人正拉着他好言相劝。画眉一打听,才知道鬼子不但放火烧了罗成相家的房子,还用手雷炸死了罗地的媳妇二板和还不会说话的孩子。罗成相被鬼子砍了脑袋,罗地的娘受不住惊吓和刺激疯了。画眉听得胆颤心寒,后怕不已,心说,若不是到崖上去找长生哥,真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幸落在自己身上。

想到冷长生,画眉便有一种不祥之兆,急忙喘着粗气踉踉跄跄跑到冷长生家。没想到冷长生家的情形更惨:院子里摆着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是冷大伯和灵秀大娘的,红雁趴在她娘身上哭得泪人一般。画眉惊得魂儿都丢了,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这时,冷长生跌跌撞撞地跑回来,扑通一下跪在他爹娘的尸体前,抖着嘴唇半晌没吐出一个字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