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五章 围追(三)

李天骄龙 收藏 2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第五章 围追(三) 日军步兵108师团的战斗力弱,是相对于那些精锐常设师团而言。绝不是说他们士兵的战斗力差。相反他们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日本也许除了资源矿藏贫瘠之外还缺很多东西,包括道德,但是他唯一不缺的就是老兵。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征战,而且全是胜仗。在为他们争得各种利益的同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五章 围追(三)

日军步兵108师团的战斗力弱,是相对于那些精锐常设师团而言。绝不是说他们士兵的战斗力差。相反他们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日本也许除了资源矿藏贫瘠之外还缺很多东西,包括道德,但是他唯一不缺的就是老兵。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征战,而且全是胜仗。在为他们争得各种利益的同时,也为他们培养了大批优秀军事人才。这里面有身经百战的将军,更多的却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他们或许在安逸的生活中,渐渐耗尽了自己的斗志,但是在生死关头,他们那已经不再年轻的机体依然能够立即调动全部战斗能量。

216旅的战士们拼尽了全力也耗尽了包括弹药、战士在内的全部战争资源。他们用生命、青春和热血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荣誉和中国人的尊严。

战争是残酷的、历史是残酷的、人们的记忆更是残酷的。几乎所有人,不论他们是什么民族、信仰、文化,有一点是相同的。会选择性的失忆。人们在更多时候,更愿意、更能够记住那些,活下来并在死去的战友尸骨上,享受各种荣誉的胜利者。那些抵御外族侵略,血沃自己国土的逝去的人,又有谁愿意为他们耗费自己宝贵的记忆库存呢?尽管科学证明那库存或许、几乎是无限的。

鬼子的后卫部队和沙河县的鬼子在超额完成他们的任务之后,迅速追赶自己的本队.。


东线。

肥乡、成安和临漳三个县几乎连成一线。被东面的北面的沙河、滏阳河和南面的漳河三面包围,纵穿其中西侧的平汉铁路就像一个门闩把这个区域封死。84师全力以赴对肥乡、成安发起进攻。

“累!真他妈累!”贝克勤趴在出发阵地上,他几乎是瘫倒在所谓的阵地上。此刻他的全身上下就剩下这个念头。自己的魂儿仿佛轻飘飘的离自己越来越远。开战以来打了多少仗想不起来了,流血、受伤甚至翘辫子带来的恐惧,远远都比不上每天的长途跋涉。路,那他妈也叫路?汽车的颠簸已经到了人类忍耐的极限,它更像是在惊涛骇浪中小船儿,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车上坐的哥几个,此刻也许最想干的事就是痛扁,那个该千刀牛逼晃蛋的汽车兵。渐渐的自己的嘴、鼻子被飞扬的尘土堵个严实。腥燥的尘土放肆的从自己每个毛孔里向身体内钻。每个人都成了国宝——兵马俑。燥!不仅是天气,更多的是心情。刚才还不停的咒骂的弟兄们,此刻全都紧紧地闭上自己的鸟嘴。他突然有一种怪诞的想法,哥儿几个多像彩票开奖时候跳跃的乒乓球,左右着其他人的悲喜却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快速纵队的那帮倒霉蛋,带走了所有的车。在和自己一样剩下的人们的幸灾乐祸中滚蛋了。啊!世界终于清静了,当时自己觉得天都蓝了很多。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和身边的每个人都相信自己才是那个倒霉蛋。每个人都无限深情的怀念起有车的日子。每天就是跑路,战斗,再跑路,再战斗。这片大平原似乎永远也跑不到尽头。当初自己的激情全被这漫漫征途耗尽了。

自己绝对算一个骨灰级军事发烧友和大师级别的“愤青”。 退伍以后,在商业街开了一间自己的军品店,还经营了一个“野驴”俱乐部。不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各大军事网站、论坛。在圈儿里,都是声名赫赫。曾经还写了一部穿越小说,慰藉自己那颗渴望战斗的心脏。每每狗血沸腾的时候,还真觉得自己是征战沙场的战士。太久的和平太多的安逸积累了太多的愤怒。年轻的躯体里似乎永远跳动着一颗躁动心。当穿越真的发生之后,他兴奋得快要疯了。自己将军梦、英雄梦,意淫眼看就变成现实。凡此种种,让自己处于极度亢奋,他 “飞”到还处于混乱中军队,哭着喊着要求归队。被莫名奇妙的战士们当成精神病叉了出去。

行军中,恶毒的咒骂在心里占据的位置越来越少。停下来,让我睡个觉,哪怕只有四个小时,不四十分钟也好,就算死也值了。自己的激情呢?杀鬼子的兴奋呢?仿佛都被似乎永远也停不下来的行军磨没了。

刚开始很多战士由于缺乏经验,潮湿的袜子和鞋几乎把他们的脚都磨烂了。自己还算幸运,凭借多年的户外运动经验,知道保持鞋子和脚的干燥是多么的重要。每天不管自己多累,他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倒头就睡,而是晾晒自己的鞋袜,把卫生巾塞进鞋里才睡。那帮子傻逼们嘲笑自己变态,自己也懒得和他们解释。到后来,他们恨不得用自己最值钱的东西,和自己交换那个被他们诟病多日的女用卫生用品。

“进攻!”疲惫的战士们再次向传说中的鬼子发起进攻。一群来自后世的士兵们,面对大和民族的先人发起进攻。散兵线、战术队形、步炮协同,一丝也不敢苟。这是战争、这是战场、这是搏命。任何大意和注意力涣散,付出的就是生命。虚幻的场景、传说的鬼子,那些被自己和网友们嘲笑谩骂多时的、祖宗级别的枪炮中喷射出来的钢铁,一样能要了自己的真实的生命。漫天飞舞的子弹、弹片撕裂空气,折磨贝克勤的每一根神经。不断倒下的战友和鬼子,让他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大意。冲锋、卧倒、隐蔽、射击、投弹,翻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活下来。阵地,永远也攻不完的阵地。夺取一个,在不远的前方还有下一个等着你夺取。活着,活下去,尽可能多的杀死那些阻止自己活下去的人,管他是谁?

贝克勤终于跳进那些想杀死他的人的阵地,搜索、清除那些企图侥幸活下来的敌人。隐蔽、固防,杀死那些还在试图杀死自己蜂拥而至的鬼子。瞄准他们钢盔上醒目的红,一枚炙热的子弹高速旋转这从贝克勤的枪口飞出,良好的设计使子弹身后的枪口几乎没有火焰。它执着的撕开弧形钢铁、薄薄的头皮、坚硬的头骨,在颅腔内翻滚、变形、破碎。一张同样年轻的脸,刚才还带着坚定的神情,在肢体的动能和脑海中的信念驱使下,快速向自己跑来,要杀死自己。就那么一瞬间,他瞳孔迅速扩大,表情立刻僵硬、定格,在身体惯性带动下,猛的停止、扑倒在异国的国土上。他有梦想吗?他实现了吗?当他在士官学校发奋读书的时候,会想到自己今天的归宿吗?

“又一个失败者!”贝克勤用瞄准镜继续搜寻下一个目标。他不是狙击手,只是一名所谓的神枪手。他也是一个失败者,一个梦想做狙击手的神枪手。除了贝克勤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也没人在乎他的想法。连他自己似乎也不在乎了。现在他唯一的信念就是活着。熬到那种被自己诅咒了多少次的和平生活,继续在安逸中浪费自己的生命,耗尽自己的激情。偶尔假模假式的穿上各种伪造的、时装化的军装,跑到一个坟头那么高的山头,安营扎寨,尽情享受所谓的户外、所谓的“野驴”生活,时不时搞个“野侣”野合苟且一下。

在84师犀利的攻势下,当面鬼子终于被歼灭了。就在贝克勤庆幸自己又一次,成为一个成功活着的人的时候。安阳14师团步兵第2联队联队长石黑贞藏大佐,在短暂的炮火准备后发起疯狂的进攻。攻势之猛烈,战斗之顽强,贝克勤真切的感受到什么是精锐,什么叫帝国勇士。

鬼子们,不,应该叫帝国勇士们,似乎不知道生命对自己只有一次,他们蔑视敌人的生命的同时也蔑视自己的生命。死亡并不可怕,帝国、天皇、陆军的荣誉才是最重要的。自己死后可以进靖国神社,受人们的膜拜,被人们祭奠,为家族赢得荣耀。即使死在异国他乡,只要不是自己运气太差丢掉脑袋,万能的、仁慈的天照大神还会把自己的灵魂带回家乡,进入天国。不像对面那些可怜猥琐的支那人。他们活着的时候信仰各种各样乱七八糟东西,或者根本没有信仰,多数人幻想来生能有好日子。战死后,尸体像垃圾一样扔的到处都是,没人记得他们的名字,也没有人在乎他们是谁,甚至他们自己也不在乎自己是谁。只有非常少的幸运儿会被人记住名字,但是也会迅速被人们遗忘。

石黑贞藏大佐指挥自己的勇士们一次又一次向支那人发起进攻。他的心情随着进攻次数的增加越来越恶劣。绝不能容忍帝国精锐们像108师团那群蠢货一样,向支那人屈服。石黑贞藏自负但并不愚蠢。他很快就发现对面的这群支那人的不同,同时也看出了他们的漏洞。他立刻调整战术,派出2个中队迂回到敌人阵地的侧面。为了掩饰自己的企图,他发起了进攻以来最猛烈的进攻。

贝克勤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而企图杀死自己的鬼子们却越来越多。自己的最高首长由团长迅速跌落到连长。活着,这个目标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扔掉手中心爱的伪狙击步枪。操起重机枪向鬼子倾泻愤怒的子弹。一枚50mm榴弹在自己身边炸响,不知道姓名的副射手脑袋被削掉大半个。“副射手!我需要一个副射手!”贝克勤大声嘶吼,他没有时间考虑死人的事情,他只想活着。重机枪又响了。不到十分钟他的副射手换了三个,他这个伪机枪手却神奇的活着。他不断在阵地内转移,但是只要他的机枪一响,掷弹筒射出的小榴弹就会在自己旁边炸响。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土黄色的人群越聚越多。贝克勤更频繁更换机枪阵地,自己的副射手没有再死,一直等到那该死的援军到来。贝克勤没有激动、没有话语,就那么一头扑倒在不知道姓名的战友怀里。他,太累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