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黑金 第七章 武汉特战 第八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八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2

赵同、曹雄和李伟分别对三个大汉奸的府邸进行侦查。

晚上回来聚头,由曹雄先谈他侦查石星川的情况;

石星川湖北兴国人,参加“荆襄独立”,任湖北靖国军第一军总司令。后经营实业创办武昌楚安公司、炭山湾煤矿、黄鄂轮船公司及承租湖北纱布丝麻四局、汉镇既济水电公司等。现任伪武汉特别市政府参议府副议长兼伪政务训练院院长,“武汉参议府”议长,同时是“中江实业银行”董事长、总裁。喜好射击,钓鱼。投敌做汉奸后把家搬到汉口日租界,护卫很严,再说在日租界鬼子不好对付。建议取消对他的行动,家院草图在这

李伟谈张仁蠡河北人,张之洞的第十三个儿子。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职于北京政府教育部,后到武汉任寇英杰部秘书。任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民政厅厅厂。曾作为“冀东访问日本团”,前往日本参加名古屋万国博览会。“七七”事变爆发,曾入日本人的监狱。出狱后任伪新民会副会长,成立古学院,任总干事。 现任“武汉特别市政府”市长,汪伪国民党中央委员.爱好看书、书法、花鸟、很少参加社交活动。住在汉口政府公寓。现不在武汉,据打听在这三天承诺期内不会回武汉。地形位置草图也在这。

最后赵同介绍雷寿荣情况;

雷寿荣武昌人。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能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任过北京政府参谋本部第二局局长。曾授陆军少将、中将衔。一度代理参谋本部次长,五省联军第六方面军总司令。日军侵华后曾参加在北平签署“秦德纯,土肥原贤二协定”。老牌铁杆汉奸。现任“武汉参议府”副议长,汪伪国民党中央委员.爱好下象棋,喜欢喝酒,和日本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联系很密切。因为是本地人住在一家四世同堂很大的老宅子里。宅子面积很大,多年不断完善,围墙非常高,达三米。因为这么高的围墙警卫比较松懈。我建议向他采取行动。行动计划我也想好了。

“行,就拿雷寿荣这家伙开刀!”三人意见统一,开始研究起赵同的行动计划来。


夜里雷寿荣老宅子墙外,四个黑影靠近墙边,两个黑影人分散在后面些放哨,两个黑衣人在往墙上摔铁爪子,一声轻响铁爪子稳稳的钩住墙沿,赵同用力拉了拉连着的绳子,很稳当。这次因为担心人手少,把正在埋头造枪的大虎也叫上,四人攀着绳索翻进高墙,下了墙就是雷寿荣大宅子后院花园。四人分组弯腰摸着交替前进,赵同和大虎是一组。曹雄和李伟在一组,赵同那组向前一段潜伏下来,警惕四周。曹雄那组就继续上前,这样交替掩护前进。这李伟身材不算很高,有些单瘦,看背影还像女人,大家也开过这玩笑。

李伟刚轻轻进了后花园的一个茶亭,突然从茶亭角落冲出一个人,把李伟迎面抱住,这情况太突然。李伟竟被双手抱住动弹不得,有点不知所措。那人的力气还真很大,抱着李伟把嘴凑来好象要亲,并轻声说;“宝贝!怎么还不走?是不是还想要?来!给亲亲,再给你一次”但是感觉亲到是一层布蒙着的脸。

其他的三人见状迅速潜下,曹雄跃上去把那抱着李伟的黑影后脖子上砍了一掌。就在这时前面三、四十米远的地方突然灯光大作。把李伟和曹雄吓的不轻,连忙跃开躲避。前面一个女人在黑暗中正轻步摸索行走,突然被很多灯光照住,衣服扣子还没完全扣好,在灯光下暴露无遗。吓得“呀”一声蹲在地上,哭起来。

起码有三十多护院保镖潜伏在那边,这下全部站起把那惊恐不已地女人按住。雷家大院所有的灯光登时全部都亮了,大量的人往这边跑来,一时间人声沸腾,灯光通明。

不大一会,一个看上去有七十多岁的老爷子被一群人搀扶过来,“让开,雷老爷子来了”人群让开了一个道。

“贱人,败坏家风啊!捆起来家法斥候”咳!咳咳。。。。老爷子咳得不行。

“把那个野男人找出来,一起押到堂上来,去!把老爷也叫到堂上”老爷子吼了起来,吼完咳嗽不停,丫鬟连忙捶背,搀扶往回走。

很多人听老爷子的吩咐往茶亭这边寻来,往能藏人的地方找、搜,用灯光照,没放过一丝值得怀疑的地方。嘴里叫着;“姓胡的,你出来吧,反正瞒不住了,出来老爷和老爷子可能会免你不死,别躲了”曹雄和李伟这时已悄悄离开茶亭藏了起来。

保镖在茶亭里找到 ‘姓胡的’一个护院保镖蹲着在翻看倒在地上被称‘姓胡的’的男子。另几个站着对还在搜索的人喊叫;“姓胡的奸夫找到了,在茶亭里。哈哈,这小子胆子还真小,吓昏过去了!哈哈。。。。。、”

好几个马上就要找到曹雄藏身之地的提枪保镖,听到喊叫,停住了脚步。楞了下,往茶亭那边走去,当时曹雄也准备没等他们发现,得先发制人。

“把这小子抬到堂上去,老爷和老爷子正在家法等候呢!”

“哈哈,奇怪,这小子胆子大,敢偷老爷子的十三姨太,怎么这下胆子又这么小,竟然吓昏了!”

大家也跟着哈哈大笑。一大群护院保镖抬着奸夫往雷家大堂去。


这意外可完全出乎赵同四人的意料,四个人会合在一起,相互你看我,我看看你,相视一笑,觉得滑稽。

“真背,碰上个奸夫淫妇在偷情,我们进来时怎么没发现呢?动作还真够小的”

“人家是轻车熟路,事情刚办完,我们也刚往这边来,当然不会发现呀,这么多人藏在那,我们不至于把他们全部杀完吧,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还幸好不在我们下来的墙角干,要不你正赶上”大虎推了下赵同笑道。

“去你的大虎,你想看?找妓院看去”

“走,我们去看看还有机会没有”曹雄叫上大家往雷家大院潜去。


雷家大堂上坐着两个老者。六十岁左右的应该是雷寿荣这个狗汉奸,另外一个是他的老爹雷老爷子。赵同他们到时老爷子正在对着堂下一百多,男女老少在发言。该死的咳嗽,老爷子时不时的咳嗽咳得快背过气了,只好用力把拐杖往地上顿,来缓解咳嗽的难受。用手帕擦了下嘴继续发言。。。。。。

那姓胡的‘奸夫’和‘淫妇’被绳索绑着跪在堂前,被四个绸缎对襟衣保镖看押着。


大虎想;雷老爷子这么大年纪,都快入土了,还娶那么多姨太干什么?这不是害人家女人嘛,难怪人家会红杏出墙。

他们四人看今晚是没有机会,不想再凑这热闹,撤了。


一大早赵同在小天鹅酒店找到李松生。赵同清楚毕竟李松生是军统的人,有完整的情报系统,情报来源很广,又在武汉混得久,路子多,找他打听情况准没错。

“兄弟今天怎么有时间,一大早找我有事?”李松生知道赵同的性格喜欢直来直去,所以这么直接说。

“兄弟还没说错,找你真有事,我想知道武汉鬼子特务机关的一些情况”

“兄弟莫非是共党方面的人?看不出啊,够深的”

“不是,我一个兄弟前些天被武汉鬼子特务机关杀了,我想帮他报仇”赵同撒了个谎。

“劝兄弟别去,进了那的人很难出来的,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救不出,要干也得在外面干,千万别去特务机关里面干,别冒险!不行就认栽吧”

。。。。。。

李松生见赵同坚持,把自己所知的武汉特务机关的情况告诉了赵同;在武汉的特务机关总部设在武昌得胜街50号,里面警备森严。特务头子叫森冈治,少将军衔。手下的人基本都能说中国话,专业的特务更是精通中国话完全的中国通。这些特务有随时调动宪兵甚至部队的权利。前几天麻城一个油站爆炸,惊动日军最高层,大特务头子土肥原特地从北平派了一个助手到武汉来专门负责这事,叫植树岩藏,是个中佐。应该今天刚到武汉吧,我们也是刚得到不久的消息,称其立足未稳,正想干掉这植树岩藏,这家伙手上沾满我们中国人的鲜血。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