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911事件、安然破产和金融危机之间的秘密......

wxj_wxj950902 收藏 0 793
导读:2001年12月2日,安然公司突然向纽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该案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宗破产案。9月11日,象征美国光荣与梦想的世 贸中心双子塔在全世界的注视中轰然倒塌。如今,金融危机愈演愈烈,恐怖和反恐依旧是国际政治演进的一条主线。表面看来两件事情毫不相干,但在曾旅居纽约的 北大教授韩毓海的文章《曼哈顿的秘密》中,9·11和安然事件背后,都是强大的“资本”在起作用,如今经历的一切,早就埋下了伏笔。   巨额保单刚生效,世贸中心就爆炸了  帝国大厦建于1930-1931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作为刺激就

2001年12月2日,安然公司突然向纽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该案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宗破产案。9月11日,象征美国光荣与梦想的世 贸中心双子塔在全世界的注视中轰然倒塌。如今,金融危机愈演愈烈,恐怖和反恐依旧是国际政治演进的一条主线。表面看来两件事情毫不相干,但在曾旅居纽约的 北大教授韩毓海的文章《曼哈顿的秘密》中,9·11和安然事件背后,都是强大的“资本”在起作用,如今经历的一切,早就埋下了伏笔。

巨额保单刚生效,世贸中心就爆炸了

帝国大厦建于1930-1931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作为刺激就业的凯恩斯主义危机应对政策之一,帝国大厦与同时开工的洛克菲勒中心为当时的 几十万人提供了就业岗位,也创造了“十天建十层”的摩天大楼建筑史上的神话,但建成之后帝国大厦却曾空置多年,直到1933年好莱坞大片里的金刚被撵得爬 上去又掉下来,帝国大厦管理者终于找到了媒体时代里新的生财之道。由于位于华尔街入口处的世贸大厦已灰飞烟灭,帝国大厦依然是今天纽约的最高建筑,已接待 了一亿五千万游客爬上爬下。 当然,比建筑神话更神奇的事情,说出来只怕大家不信:好像事先接到了上帝、白宫或者拉登其中一个通风报信的秘密电话一般,世贸中心大厦的拥有 者、超级大款Larry A Silverstein不早不晚,恰好是在9·11之前一个月——给世贸中心上了三十五亿美元的巨额保险,也就是说,三十五亿美元的巨额保单刚刚生效,这 世贸中心就祸从天降般自我爆炸了。而与此同时,9·11发生前一天,美国航空股被大举抛售,交易量比头一天增加了十一倍,今天看来,甚至傻子也该在事后想 一想,9·11发生前一天抛售航空股的先知如果不是上帝的话,那一定是另有其人。 当然,绝大多数美国人民事后都没有往这里想,而是轻而易举地被布什总统的慷慨陈词忽悠到伊拉克战争那个大泥坑中。这当然不是说世贸大厦就是开发商自己炸的,但如果要说曼哈顿的大款们连这点气魄都没有,那实在是看扁了美利坚。 2002年秋天,我曾经在上海遇到过一位中国的超级富豪,他的一席话如今想来依然值得玩味。他说:从房地产商的角度看,毛泽东完成了“拆迁 ”,邓小平完成了“征地”,剩下的就是“盖楼、装修”而已——搞房地产的都知道,拆迁比建楼难,因此,如果没有毛泽东闹革命造成的城市土地国有化,你就是在城市里动一寸土都得流血,更不要说搞什么奥运会了,所以今天搞房地产的,第一个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毛泽东。这再次表明:书生——包括学院里的经济学教授,眼光肯定高不过真正的资本家。

《资本论》“原文”,其实是个“残篇的残篇”

纽约大学东亚系的老系主任罗伯特·摩西大概算是研究纽约现代艺术的鼻祖之一。摩西教授还是《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译者,也是《三 国演义》和《水浒传》的译者。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主要该算是个“经学家”。第一次承他教诲,就是关于马克思的著作版本问题——说出来大家也许还是不一定 相信,今天我们看到的《资本论》其实应该叫《论资本》,它只是马克思《资本论》的一个小部分,马克思的《资本论》原本的写作计划是,第一部分叫《论资 本》,第二部分《论地产》,第三部分《论工资劳动》,第四部分《论国家》,第五部分《论国际贸易》,第六部分《论世界市场及其危机》。而现在公开出版的三 卷《资本论》,实际上仅仅是马克思《资本论》的第一部分即《论资本》的“编辑版”。马克思活着的时候自己看着出版的,其实也只有第一部分的第一卷,后两卷 分别是由恩格斯和考茨基这两位“亲密战友”,在马克思身后争作马克思遗产代理人,通过整理、编辑马克思的手稿而出版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 《资本论》“原文”,其实只不过是个“残篇的残篇”,充其量仅仅只是全书的理论导论部分而已。 对老摩西来说,真正的“马克思秘密”,就是那些据说被封存在德国一个小城博物馆中的大批马克思从未出版的手稿——关于这个世界,关于资本主义 的最终命运,马克思究竟写了什么?是什么迫使某个强大的势力对这些残稿如此恐惧,从而不得不将其长期囚禁封存?在摩西看来,这个强大的势力既包括马克思的 敌人,也包括马克思的继承人,特别是他的思想的整理者、编辑者和遗产管理人。“人们通过编辑马克思的方式埋葬或者掩埋了马克思”——老摩西说。于是,当前 保卫马克思遗产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打破“马克思的著作和遗产已经客观全面地存在那里了”的假相,回到断章残简的马克思,回到马克思那些“未完成的著作”。 老摩西最近在写一部重读毛著的书。在他座无虚席的“重读毛泽东著作”课的讲坛上,老摩西先从“发展”与“平等”这现代世界的两大主题——或者 说先从这两个词的起源和历史沿革说起:自由、平等和博爱是启蒙的理想,而“发展”却是1945年之后才出现的新目标。尽管如此,1945年以来,人们却普 遍相信平等与发展并行不悖,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三十年为例,就是相信“越平等就越发展”,而后三十年中国人则是相信越“发展”就越“平等”,然而,事实 却并非如此。——今天,是“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要求我们去重读毛泽东主席的著作,特别是要求我们回到毛泽东那些“未完成的著作”,包括发掘和重读毛主席 未发表和未经整理的谈话、文稿和“残篇”。今天的中国最需要的是“尊马读经”、“尊毛读经”而不是什么“尊孔读经”,——而不“读经”怎么尊马?离开了马 克思的原著,我们又到哪里去寻找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所谓“读经”,就是考订文本,解释文本,一个字一句话,老老实实读下来,以这样的方式与马克思和 毛一起思考下去,因为“揭发这个世界的秘密”与“破译导师们的残章”实际上是一个同步的过程。

毫不夸张地说,对于我这个初来乍到者而言,进入纽约大学东亚系位于百老汇大街的教学大楼,特别是进入东亚系老系主任摩西、现任系主任张旭东、历史学家丽贝卡·卡尔座无虚席的课堂,第一感觉仿佛就是回到了延安时代的“抗大”和“马列学院”一般。 最令摩西老头不忿的一件事,是纽约大学的中国中心邀请某前中国文化高官演讲,不料此前高等文官口吐莲花讴歌林肯、华盛顿之余,终没忘记口吐白 沫大骂毛泽东为秦始皇,老摩西忍无可忍,当场奚落道:老夫可以原谅您对林肯、华盛顿一窍不通,但不可原谅的是,您竟然忘了毛泽东就是您自己的华盛顿和林 肯!勃然退场的老摩西还没忘了交代:演讲结束后绝不准用公款请此前高官吃饭。 听了这番教诲,谁还敢跟老头子理论马克思、毛泽东?更别提讲什么林肯、华盛顿了。

中印两国从根本上还并没有走出鸦片战争

下面要说的这位和摩西教授一样有趣的老头名叫皮大卫(David M Pidcock)。认识了许多年,我的感受是:和老摩西这种人混才知道学问少,听皮大卫“爆料”方知道资本主义水深。 皮大卫是一位特殊的银行家,号称能够“玩转资本主义”的高超的投资人,一头专挖华尔街和伦敦股票市场墙角的老鼹鼠。皮大卫皮老头创立的“理性 经济研究所”分别在英国伦敦和印度新德里设有分支机构,而该机构的工作中心,就是揭发资本主义运作的核心秘密,尤其是专门分析和揭发金融市场上的黑幕。 皮大卫出身银行世家,他的祖上是英国东印度公司重要股东,参与了对印度的殖民活动和对中国的鸦片战争。关于1840年前后那段历史,皮大卫查查家谱就能明白许多咱们不了解的真相。 在皮大卫看来,鸦片战争当然不是中英两国之间的战争,而是中国与英格兰银行和东印度公司主导的伦敦金融市场之间的战争。 1830年以后,东印度公司和英格兰银行通过公司股票和期货交易,重新组织了一个联系英国-印度-中国-美国和美洲-非洲的新的世界经济结构 和世界贸易体系,这个体系中的棉布-茶叶-白银-棉花-奴隶贸易,都是由东印度公司和英格兰银行的股票、期货交易所支配的,也就是说:在这个体系里面,除 了英国是“管账的”之外,其余的各位全是“跑腿的”。表面上看中国是被英国的武力打败了,而实际上是整个亚洲经济贸易体系被英格兰银行主导的新的世界经济 体系彻底征服和边缘化了。军事技术的欠缺使中国和印度被武力收编进英国主导的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之中,但更为重要的则是:软实力的欠缺使得中国和印度无法形 成强有力的货币信用制度,从而在跨国的区域性贸易中不能形成独立的区域性货币,转而就不得不依靠英格兰银行和东印度公司的汇票和股票,这才是亚洲衰落的真 正原因所在。 皮大卫的结论是:西方最厉害的不是大炮,而是银行——是股票、汇票、期货等有价证券这一系列信用工具,而这个东西其实就叫“资本”。 在皮大卫看来,无论今天的中国和印度是否完成了军事上的革命,无论这两个国家是否正崛起为世界经济贸易大国,而只要他们在亚洲和世界贸易活动 中还不得不依赖美元和欧元,只要中印依然还是所谓的“金砖四国”的主要成员,中国还是拥有美元最多的国家,那么它们的命运就必然依赖于纽约华尔街和伦敦股 票交易市场,他们就依然还是被剥削的对象和西方国家转嫁经济危机的基本目标,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今天的中印两国其实从根本上还并没有真正走出鸦片战争 (所造成的世界体系结构)——除非它们有朝一日,能够在亚洲各国之间形成一种不同于美元和欧元的区域性共同货币——而这又谈何容易。

安然背后站着五角大楼和美国财政部

皮大卫在9·11之后点的第一炮针对的就是安然公司。按照他后来的说法,安然破产案才是当前美国金融海啸的真正先声。 安然公司是美国的能源巨人,其自有资产为九百亿美元,每年经营收入过千亿美元,这个1985年成立于布什总统老家得克萨斯的小公司,利用美国 政府1980年代后期以来的能源开放(即将能源私有化)、解除管制(即股份化)的政策,迅速垄断了美国能源(包括电力、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并将能源供应 引入股票和期货交易市场。在十年的时间里,安然公司迅速暴发,其业务遍及美国和全世界,公司股票由数美元上升为八十九美元每股,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股票增 值,不但在知识经济的泡沫时代压倒诸IT企业而独领风骚,而且,在9·11之后美国经济低迷的状况下,安然更是一枝独秀。吸引大批股民在9·11之后追捧 能源类股。 安然迅速崛起的秘密究竟何在?皮大卫得出的结论是:安然的经营实际上近乎一塌糊涂,它暴发式崛起的真正秘密不在于产品的先进性和经营理念的创 新,而在于它背后无坚不摧的关系网:安然这个私营的能源巨人公司其实是美国政治经济统治的工具,在所谓“自由市场”背后,安然的守夜人就是CIA、五角大 楼和美国财政部。 按照皮大卫搜集掌握的材料,安然公司CEO“雷总”本人系五角大楼官员,在越南战争期间供职于此。而安然董事局另一个重要成员“魏总”的老 爹,即CIA前总负责人“老魏总管”,换句话说,“小魏总”其实是与小布什总统同为一个CIA大院里玩大的“干部子女”。而与此同时,“小魏总”还身兼多 职——他同时还是美国保险业巨头AIG的董事局成员,而AIG的军方背景有目共睹,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中扮演的角色,包括与中国国民党四大家族之间 的财务联系,均有据可查。还有,美国前财长鲁宾作为花旗集团的“独立董事”,更是安然“雷总”的多年至交,而因为这层关系,安然与花旗集团、AIG成了一 荣俱荣、一毁俱毁的表兄弟,而且安然的“表兄弟”企业还不止这几个,更为著名的则是切尼副总统旗下的哈里波顿公司——众所周知,连美国打伊拉克的大兵的吃 喝都是这家公司操办的。 “四大家族”背后站着五角大楼加CIA,用咱们伟大的《红楼梦》里那个包打听小门子的话来说:无论你是奥巴马还是奥巴牛,其实都不过是个新上 任的贾雨村,如果你啥都没整明白就想搞什么大民主——那你就算是活得不耐烦了。人家垄断了能源,更掌握着兵权和秘密警察机构,顺理成章地想搞谁就搞谁,既 然能把你“民主”上来,同样也可以把你“民主”下去。 也是根据皮大卫的调查,1998年,安然公司通过老布什总统的关系,说服小布什总统,强迫阿根廷政府将修建一条天然气管道的合同包给安然,而 作为回报,布什家族的一个密友当上了这个项目的总裁。1993年,布什政府成员、安然前财务部主管托马斯·凯利迫使科威特政府将重建舒艾拜 (Shuaiba)电厂工程的订单交给安然,尽管安然的报价要大大高于其他公司,科威特政府也只能照单认宰。1991年,安然拿下了印度大柏 (Dabhol)电厂工程,成千上万的当地居民因家园被毁而上街抗议,而安然公司的回应是雇佣印度军警大肆镇压民众示威,“世界人权观察”对这种由美国政 府背后支持的镇压大声抗议,但布什政府对此充耳不闻。1992年,安然在大选中两头提供政治献金——而结果证明它大笔的金钱没有白花,克林顿政府上台后, 立刻积极说服印尼苏哈托家族将印尼最大的能源项目交给了安然。同年,也是在克林顿总统的亲自说合下,安然拿下了由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工程项 目,于是,美国借助安然公司掌握了连接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能源通道,这合同一签就是十年——闹得普京今天想给天然气管道改线根本就做不到。——而1998 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安然“雷总”抚今追昔,壮志凌云地展望公司前景说:“我们对发生在苏联、东欧、中亚地区迅疾的市场自由化脚步乐观其成,市场 自由化将在能源和电力贸易方面为我公司和整个世界提供更为诱人的发展机会,我坚信:中国随后就会赶上市场自由化的步伐,如果它不想自外于世界的话。” 这企业家的口气简直比布什还大,但也更加充分地暴露了官商勾结的精英利益集团本质,这其实就是安然在短短十年迅速崛起暴发的秘密。

安然破产案,才是美国金融海啸的真正先声

不过,正是对安然的长期调查和跟踪使得皮大卫认识到:安然的前景不妙,安然向全世界扩张的增长神话是靠它背后的社会关系来维持的,而维持这种 社会关系则耗费了安然巨大的开销,导致了大量的隐形财政支出,这使得安然的财务体系即使不是一塌糊涂,恐怕也是黑账假账一大堆,难得一见天日,而且,安然 不但长期向民主、共和两党支付政治献金,同时更要为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制定提供强有力的舆论支持,这就需要供养研究所、提供所谓“非政府组织”基金、支持包 括“达沃斯论坛”这种资本家的喇叭,安然旗下的“民间机构”包括美国企业家协会、美国政策创新协会、美国“结构融资实体”,这些智库既是安然和美国政府开 拓世界市场的软力量战车,而随着其分支机构遍及世界,其花销和支出也日益庞大——用皮大卫的话来说,随着安然不可告人的秘密越来越多,它为了保护这些秘密 所支付的成本也就越来越高。他断言:安然的财务报告必定不实,无论它怎么遮掩,总会有露兜*的那一天。 而且问题还不止这些,当皮大卫将目标盯住了安然的财务总监Andrew Fastow之后,令人震惊的一面出现了。表面上看,安然的这位财务总监安德鲁·福斯托(Andrew Fastow)——我们简称其为“福总”——是个行事格外低调的人物。这个四十岁的律师,两个儿子的父亲,将主要的业余时间用于充当儿子的体育教练,或徜 徉于纽约的现代艺术画廊,资助各种学术机构。他社交圈甚广,但唯独商界中人对他最为陌生,尽管养着一大堆媒体,这个大款的主要特点却是从来不上电视——即 使是安然事发之后,作为主要责任人,福总的律师依然援引回避法案,使他得以免除面对电视镜头的曝光。但是,皮大卫的调查发现,如果说“雷总”等人代表着安 然公开的一面的话,那么正是“福总”这个神秘人物构成了安然见不得人的另一面。这位神秘的“福总”实际上长期负责将公司财务变成董事局主要成员的个人金 库,并负责伪造公司业绩报表,而通过这样的手段,安然公司上层所分的不是公司的盈利,而是股民和银行的贷款——所谓无利不起早,安然的董事局成员当然一天 都不会给资本主义白忙活。 9·11之后,当全球都在追捧能源股的时候,皮大卫果断看跌安然股票,同时,他将自己所搜集的安然的秘密写成一本名为《下一场世界大战》的“ 非法出版物”,四处散发,见谁给谁塞上一本——一开始大家以为他是钱赚多了吃饱了没事干专门玩“恶搞”,始料未及的是,安然的命运不幸被他所言中。 事后证明,安然假账案的细节极其复杂,但总体思路却相当简单:首先,“福总”实际上手下管理着三十多个小公司,LJM只是其中之一,安然一方 面将其亏损划到这些小公司账上,而另一方面再把小公司的盈利转移到安然名下,而只有这样,安然公司的财务报表上才能长期红旗飘飘。而只要安然公司财务报表 上红旗飘飘,那么安然就可以大肆利用这种财务报表上的“红旗飘飘”以换取超高的信用评级,有了高的信用评级,安然就可以从股市上圈来大笔金钱,同时再从银 行获得低息贷款,从而再反过来不断冲销小公司的坏账。 实际上,从今天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安然所玩的游戏其实与2008年9月以来引发世界金融海啸的华尔街上的大公司的所作所为一模一样,但 是,在当时安然却仅仅被当成了一个个案来处理,没有引起全世界的高度重视,这与其幕后力量的遮掩和“摆平”关系巨大。而玩安然这种循环游戏的关键在于是否 有人去爆料,如果没有人去揭发秘密,游戏或许将永恒继续,而一旦有人嚷嚷,而且坚持不懈,终于嚷嚷得大家开始将信将疑,哪怕最终结果只是导致证监会象征性 的“非正式的查询”,则游戏立马面临终结。因为这里的关键是:哪怕只是美国证监会象征性地过问,那也必将导致安然公司在标准普尔、穆迪这样的评级机构那里 的信用评级下降,而一旦信用评级下降,则企业立即会面临三大致命后果:一,公司不可能再低息从银行贷款;二,此前的贷款将提前到期;三,危害投资者信心, 公司股票下挫。 而正是在资金链条断裂、债务提前到期和资产缩水三重打击下,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能源巨人安然就雪崩一般地暴露出巨大的坏账和亏损,并使得 任何妄图挽救它的力量不得不望而却步,最终不得不听任其宣告破产。与此同时,安然的大笔盈利不翼而飞,而包括“福总”在内的公司高层全身而退,并没有受到 任何追究,只剩下大批悲惨的股民呼天抢地,只能自认倒霉。

“资本主义的生命在于信用,而美国资本家恰恰最不讲信用”

2008年9月13日是我来纽约的第二天,当晚皮大卫请客,酒足饭饱之后,同去哈德逊河散步。由于第二天就是中国的中秋节,背靠曼哈顿,面向 新泽西,我看来看去,便说这美国的月亮还确实真是不圆。皮大卫却在一边冷笑道:你这中国佬初来乍到,还倒是有骚情看月亮,我估计啊——你这一回能否拿到自 己的工资都是个问题哩。 我说不会吧?皮大卫笑道:等着瞧吧——两天之内,华尔街必有大事发生。当时我还以为他喝高了,再说华尔街关我个屁事,除了买菜我根本就不会去那里转悠(曼哈顿的唐人街所在的Canal Street离华尔街只有一街之隔)。 果然两天后的9月15日,华尔街金融海啸爆发,当日美林证券和雷曼兄弟应声倒下。人类历史从此翻开新的一页。 一个月后再见,是在42街有名的中国菜馆“唐亭”。皮大卫问我中国对金融危机的看法,我自然语焉不详,只是据大家说这只不过是“信心的危机”云云。 皮大卫则一脸假笑,我问他笑什么,皮大卫先是伸出一个手指头:“第一,信用危机。资本主义的生命在于信用,而美国资本家恰恰最不讲信用。”然后他又伸出第二个手指头:“第二,阶级斗争。少数人卷走了大多数老百姓的钱,而且是以他们永远也看不明白的方式。” 好在多亏纽约大学当局的精明管理,我总算拿到了自己的工资,而我的美国同事们却不幸损失了他们未来的保障——养老金。据说哈佛大学就没有纽约大学这么幸运,因为他们的校董把学校的经费投入了华尔街的股市,而这再次表明,学院里的知识分子完全不是资本家的对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