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寇 正文 第二章:中国男人的血性(3)

晏冷 收藏 16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URL] 荒山,一堆乱石,乱石前有一块木板,木板上什么也没有写,但是黑衣人知道,这堆乱石下面埋葬的是什么。 “父亲,母亲,陈伯,妹妹,唐汉给你们报仇了,但是日本人欠中国人民的血海深仇还没有还完,只要我活一天,还有一口气在,还有一滴血能流,我就一定要和日本鬼子拼到底,杀日本鬼子,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荒山,一堆乱石,乱石前有一块木板,木板上什么也没有写,但是黑衣人知道,这堆乱石下面埋葬的是什么。

“父亲,母亲,陈伯,妹妹,唐汉给你们报仇了,但是日本人欠中国人民的血海深仇还没有还完,只要我活一天,还有一口气在,还有一滴血能流,我就一定要和日本鬼子拼到底,杀日本鬼子,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和家园……”

黑衣人跪在乱石堆前,把三个人头摆在面前,一边重重地磕头,一边咬牙发誓说。

没有流泪,因为现在还不是流泪的时候。

这个黑衣人就是唐汉,在厦禾路和日本人战斗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他身中两枪,跳入大海,却被海浪卷到几里之外的海滩上,一个叫黄百戈的船工认识他,把他救起来,藏在渔船上养伤。

唐天家四人被日本人杀了之后,尸体丢弃在街头,黄百戈找到自己堂弟黄明,老表吴得水,两人都是在厦门街头拉黄包车为生的,日本人攻陷厦门之后,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

“唐家是好人,更是英雄,他们被日本人杀害了,尸体被丢弃在街上,我要把他们的尸体偷出来埋了,你们敢不敢帮忙?”黄百戈五大三粗,一脸的落腮胡子,是一条有血性的汉子,对日本人恨之入骨。

“敢。”兄弟两人没有犹豫。

一个深夜,三人用黄包车把四人的尸体拉到荒山上,埋在一起,上面堆起乱石,前面插了一块木板做记号。

黄百戈回到渔船上,告诉唐汉,他的家人都已经入土为安了。唐汉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给黄百戈磕头。黄百戈慌忙也跪在船上:“少爷,你们唐家是好人,天大的英雄,我做这点事情,是应该的。”

“以后不要叫我少爷,叫我唐汉兄弟。”

“唐汉兄弟。”

唐汉的伤还没有养好,但是,他已经按捺不住复仇的烈焰,杀了平田一郎,浅见,汉奸刘三,祭奠完自己的亲人,唐汉把三颗人头扔在乱草丛中。

天上一弯残月,残月如钩。

“你怎么还没有走。”唐汉回头的时候,借着淡淡的月光,看见身边的女子二十来岁,面容秀丽,齐肩的短发,苗条纤细的腰,穿着平底的步鞋,青色的裙子。

“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这个女人从虎口脱险,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

唐汉慢慢地把脸上的黑布拉了下来,这个女人看了他一眼,惊讶地喊了出来:“唐少爷,你还活着呀!”

唐汉一怔。

“我叫蔡妮,厦门中学的音乐教师,你是唐家百货行的少爷,曾经在日本留过学,你参加壮丁义勇队的时候,我还在暗中……送过你。”蔡妮的脸一阵通红,不过在夜里,唐汉看不清楚她绯红的脸,更看不清楚她的心。

“不要叫我少爷,叫我唐汉。”唐汉说。

“唐汉……哥,今天要谢谢你,否则,我不知道……我在晚上回家的时候被刘三和几个日本人捆绑……”原来那个刘三为了讨好小日本鬼子浅见和平田一郎,带他们出来找花姑娘。在街上把回家的蔡妮绑了回来,却不料刚好唐汉前来报仇。

“回家吧!”唐汉说了句。

“你呢?”蔡妮没有动,慢慢地低下头去,轻轻地问了句。

“我的家在中国,在厦门,我不会离开这里的。”唐汉一咬牙;“我还要向日本人讨还血债……”

“我等天亮了之后再走,天黑,路不平,我怕……”蔡妮小声地说。

在一个避风的半山洞里,唐**蔡妮坐着,等待天明。

“我可以靠着你吗?我好冷……”蔡妮柔弱的身体在冷风中颤动,她的声音很低,低得唐汉刚刚能听见。

唐汉抬起一只大手,一个冰冷而且颤动的女人抱住他的腰,把头伏在他的怀中……


厦门中山中路,曾经是厦门最繁华的地方,有一家“宏昌赌坊”,这里就是厦门日本黑龙会的势力范围之一。这些天因为日本军队刚刚占领了厦门,没有人来赌博,大厅正中设置成了灵堂,平田一郎那没有头颅的尸体躺在一具棺材里,两个来自日本的僧人正在念经颂佛,为他那罪恶的灵魂超度。

灵堂里摆满了日本鬼子送来的白布与花圈。十几个黑龙会的日本浪人站成两排,为他们的主子哀掉。

夜渐渐深了,灵堂里还剩下十几个日本浪人,大门外是两个日本士兵端起枪站岗。

一个人举着一个红色的花圈,出现在大门外。上面的挽联用中国字写着:小日本死无葬身之地,大中国觉醒威震八方。两个日本士兵不认识中国字,看见这个人大摇大摆的过来,还以为是来哀掉的。

“什么人,什么的干活?”一个日本士兵问了句,

“中国人唐汉,杀日本鬼子的干活。”一声长笑,一只钢铁一样有力的大手忽然伸过来,掐住这个日本鬼子的脖子,把他的人高高地举了起来。这个日本兵呼吸困难,白眼直番,手和脚在空中无助地乱舞乱踢。

另一个日本鬼子大吃一惊,他慌忙端起枪,刺刀却刺在那个日本兵的身上,想拔出来的时候,自己的人却被来的人用同伙的身体把他挤到墙上,动弹不得,然后,他看到一把雪亮的大刀从旁边飞来。

一颗人头飞了出去。

唐汉,唐汉来了。

唐汉左手提着驳壳枪,右手提着追魂刀,如天神一般,威风凛凛,站在大门口,里面的日本浪人发出一阵惊呼声:“唐汉,唐汉来了……”

经过这几次战斗,日本人谁不知道唐汉,特别是他的刀。

哗!日本人拔出武士刀,却没有一个人主动上来。唐汉虎目缓缓地扫过了这些日本人,数了数,一共是十二个。唐汉嘴角泛上一丝不屑地冷笑,把驳壳枪插回腰间,一手提刀,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他每走一步都非常沉稳有力,如山一样。

几个日本浪人互相看了一下,他们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一起上,想以众人之力,把唐汉置于死地。

忽然,几个日本浪人发出怪叫声,冲了上来,唐汉一声怒吼,腾空而起,刀如一道闪电飞劈,一个日本浪人顿时被砍成两段……

刀光闪烁,呼喝声,刀撞击的声音,刀砍在人的肉体上发出的声音,人在中刀之后发出绝望和恐惧的叫声,汇合在一起……

短短的几分钟,日本浪人就倒下了一片,最后还剩下两个。

两个日本浪人握刀的手在颤抖,脚也在颤抖,他们想冲杀,但是唐汉那凛然的正气压得他们移动不了自己的身体。

唐汉浑身是血,不是他的血,而是日本人的血。

“小日本,上来送死。”唐汉轻蔑地说。

两个日本人不敢上来。

“小日本,老爷不用刀,就用一双拳头也可以把你们的脑袋打开花。”唐汉把追魂刀上的血在一个日本浪人的尸体上擦了擦,一声冷笑,把刀背在背上。

两人日本浪人心里一喜,勇气倍增,一声吼,冲了上来。唐汉不慌不忙,一个侧身,让过日本浪人的刀,忽然出手,抓住日本浪人的手,把日本浪人拖到自己身边,夺下他的刀,闪电一般向另一个日本浪人掷了过去,刀从他的小腹之中穿了过去。

那个日本浪人顿时扑到在地。

唐汉一声怒吼,一脚踢中自己抓住的日本浪人的膝,这个日本浪人跪了下去。唐汉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铁拳高高扬起,用尽全身力气落下,砰的一声,打在日本浪人的脸上,污血四溅。

“第一拳是为我父亲打的,第二拳是为我母亲打的,第三拳是为陈伯打的,第四拳是为我妹妹打的,第五拳是为壮丁义勇队的兄弟们打的……”唐汉一边怒吼,一边挥动拳头,拳头如雨点一般,那个日本浪人的头被打的粉碎。

出了口恶气的唐汉丢下这个日本浪人,看了一下里面,估计是没有日本人了,把一个日本浪人的尸体拖到墙下,从他的脸上割下一块肉来,沾满了人血,在墙上写下一排大字:杀人者,中国人唐汉……


五月的厦门,风雨飘摇。好猛的风,好疾的雨。

厦门原商会总会长洪晓春在书房里翻看着水浒传,现在他的家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妻子儿女在战争爆发的前几天都到漳州乡下去了。他没有离开,是因为商会的很多事情必须要他处理,而且,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厦门能不能保卫住。

如今,厦门沦陷了,自己想逃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老爷,有客人来了。”洪晓春家的老洪慌忙进来,一脸不安。

“什么客人?”洪晓春惊讶地问。

“日本人。”老洪小声地说。

“日本人不是人,更不是客人,是豺狼,不见。”洪晓春怒道。但是他的话刚落,外面已经有一群人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一群端着枪,如狼似虎的日本士兵站成两排,中间一个穿着日本和服,木屐,四十多岁,戴金边眼睛,一双小眼睛在薄薄的镜片后面狡黠地闪动。另一个全副军装,凶神恶煞的日本人。

“鄙人山口友和,现任厦门商会总会长,今天特来拜访洪先生。”戴眼睛,狡黠的山口友和先给洪晓春鞠躬,并且阴阳怪气地说。

洪晓春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不喊坐,也不叫上茶。

山口友和自己拉了两张椅子,让身边的军人坐下,自己也大模大样地坐了一张,再对洪晓春介绍:“这位是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阁下,从现在起,厦门的安全工作由大岛七雄阁下负责,厦门的商会工作由鄙人负责,但是鄙人初来咋到,对厦门不太了解,所以,鄙人想请洪先生协助鄙人工作……”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日本鬼子是来逼自己做汉奸了。

洪晓春沉吟半响,说:“我姓洪的怕不能担此重任!”

“死啦死啦的。”大岛七雄脸色一沉,呼地站了起来,一只手按在指挥刀上,目露凶光。山口友和对大岛七雄说了一通日本话,大岛七雄点点头,坐了下来。

“我们日本人是友善的,绝对不会亏待朋友,不过也不会轻易放过与我们作对的人,我们今天来,是想和洪先生交个朋友,大大的好朋友。”山口友和拍了拍手,两个日本士兵就抬了一个箱子前来,放在洪晓春的面前。

“这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出产的清酒,是送给朋友喝的,不成敬意,还请笑纳。”山口友和再次站了起来,对洪晓春深深地鞠躬。

洪晓春冰冷地沉默。

“当然,我们不会勉强洪先生,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吗:强扭的瓜不甜。请洪先生好好考虑一下……”山口友和微微一笑,然后告辞。大岛七雄站了起来,盯着洪晓春,皮笑肉不笑,一字一顿地说:“洪,你的。好好考虑!”

日本人扬长而去。

洪晓春把地上的清酒全部扔到院子里,怒骂道:“小日本的东西全部是臭的!”

“老爷,该怎么办?你要拿定主意呀!”老洪小声地对他说。

“日本鬼子这是逼我做汉奸,我是中国人,怎么能为日本鬼子做生意?”洪晓春慢慢平静下来,想了想:“现在我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逃走,离开厦门……”

“可是老爷的生意全部在厦门,几个厂值那么多的钱,怎么办?”老洪忙问。

“统统丢掉。”洪晓春连想也没有想一下。

“我们什么时候走?”

“现在,现在走是最好的机会,如果现在走不掉,只怕以后永远没有机会了……”洪晓春和老洪带了把雨伞,出了后门,可是他们刚走出后门,从一个小巷子里就钻出了两个日本浪人和一个汉奸,那个汉奸叫黄小毛,现在是铁了心跟日本人走了。

“洪会长,这大雨天的,要到哪里去呀!该不会想逃走吧?山口君说了,要我们好好看着洪会长……”黄小毛一脸奸笑说。

洪晓春认识这个黄小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黄小毛,我在自己的家门口走两趟难道也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不过,我们兄弟也要和洪会长一起走。”黄小毛继续奸笑,两个日本浪人双手抱胸,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洪晓春和老洪走在前面,三个人紧紧跟在后面,寸步不离。洪晓春暗暗焦急,一边走,一边寻思该怎么办才好呢!

黄小毛跟在最前面,后面是两个日本浪人,一个日本浪人忽然被人从后面捂住嘴巴,然后一把锋利的刀割断了他的脖子,这个日本人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一命呜呼了。

另一个日本人忽然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一回头,一把刀在他的脖子上一抹,一颗头就掉了下来。啪的一声惊动了前面的三个人。黄小毛回头一看,两个日本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后面是一个手提着一把刀的黑衣,黑布蒙面的人,一双眼睛如他手中的刀一样锐利。

那是一个奇特的刀,刀背上是一排锋利的锯齿。

黄小毛顿时魂飞魄散,惊叫一声,脚下一软。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去:“英雄饶命,饶命呀!饶我一条狗命呀!”

即使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知道这把刀是谁的刀。

唐汉,追魂刀。

“连狗也不如的东西,留你有什么用?”唐汉一声怒吼,手起刀落,把黄小毛的一颗脑袋也砍了下来。

“唐汉?你还活着呀!”洪晓春又惊又喜。

“洪会长,我是特意来帮你逃走的,跟我来。”唐汉带着两人,来到一条小河边,拍拍手,一条小船就从黑暗中划了过来,三人上了船,唐汉对洪晓春说:“这位好汉叫黄百戈,我也是被他所救,他可以用船把你送出厦门,绕道到漳州去……”

黄百戈划着小船,冒着暴风雨,从海上把洪晓春送离了厦门……


唐汉杀平田一郎,浅见,横扫日本黑龙会,送洪晓春离开了厦门,这些事情惊动了日本人,日本驻厦门军队田村,龟田,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都深知唐汉的厉害,于是帖出了悬赏通知:缉拿匪人唐汉,活捉者,赏大洋两万,提首级者,赏大洋一万。

风停雨住。

海面上一片宁静。

“黄百戈兄弟,我再也不能住在你的船上了,迟早会给你添麻烦的。”唐汉对黄百戈说。黄百戈正抽着烟叶,忙问:“兄弟,你准备到哪里去呀?”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留在厦门,厦门是我的家,我不能让日本鬼子在我们的土地上杀人放火,为非作歹……”唐汉一咬牙说。

“兄弟,我也想和你一起干,杀日本鬼子,因为厦门也是我的家,我可以给你划船,可以给你拉车,可以给你做饭,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黄百戈想了想,认真地说。

唐汉的心里忽然一动。是啊!自己一个人,杀不完的鬼子,如果自己再多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一个人杀一个鬼子,那么,鬼子不是轻易就被杀光了吗?

从前我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我们一起干!”唐汉说。

“真的吗?”黄百戈大喜过望。

“我们还要联合厦门有血性的中国人一起干。”唐汉说。

“我堂弟黄明,老表吴得水都是有血性的人。我可以去联系他们……”黄百戈忙说。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