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寇 正文 第二章:中国男人的血性(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唐天大发神威,精神抖擞,一把刀如泼风一样,左劈右砍,上挑下撩。两个日本鬼子蹦来跳去,占不了半点便宜,而且几招一过,两人招架不住了,唐天看到一个破绽,一声怒吼,一刀把一个小鬼子的双手斩断。另一个小鬼子大吃一惊,手上慢了,被唐天拦腰一刀,砍倒在地。唐天双手抱刀,须眉倒竖,厉声吼道:“小日本,你们一起上,老爷我要大开杀戒……”

“砰砰!”一个日本士兵开了枪。

“砰砰砰!”一排日本兵对准唐天开了枪。

唐天身中数枪,他的人一阵摇晃,退了几步,靠在一堵墙上,怒目圆睁,双手依然把刀握住,举过头顶。

日本人不敢靠近。

“老家伙死了没有?老家伙该死了吧!”刘三战战兢兢,面色如土。

一个黑龙会的日本浪人壮着胆子过去,只见唐天一动不动,知道唐天已经死了,就踢了唐天一脚,唐天伟岸的身躯如山一样倒下了。这个日本浪人躲闪不及,被唐天倒下的身体压住,雪亮的刀锋正压在这个日本浪人的脖子上,一颗人头滚落下来。

日本鬼子尽皆骇然。良久,几个小鬼子踢开房门,陈氏已经悬梁自尽了……


陈伯与小若乘着夜色,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忽然从前面的高墙上跳下几个黑衣人挡住了去路,两人大吃一惊,想回头的时候,身后也多了几个幽灵一样的日本浪人。

“不要放走了唐家的人。”原来这些日本浪人都是黑龙会的,平田一郎要对付唐天,也料到唐家的人会走,所以,早已经在这里等他们。

“孩子,不要害怕,等一下我挡住日本人,你先走。”陈伯从腰上拔出了一把短刀,一手牵着小若,往前面就冲。

小若不害怕,来不及害怕,她随身也有一把匕首,前面的日本浪人呀地一声怪叫,几个人的武士刀都刺在陈伯的身上。陈伯没有躲闪,他的短刀也插在一个日本浪人的脖子上,然后,他的人倒下的时候抱住一个日本浪人的腿,一边大叫:“快跑!”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人,他拼的是勇气,决心和鲜血。

那个日本浪人踢了几脚,也踢不开陈伯的双手,一挥刀,喀嚓。陈伯的双手被砍断,日本浪人才抽出腿来。

小若冲不出去,一个柔弱的小女孩,怎么可能冲出去。

“花姑娘,我们大大的喜欢。”几个日本浪人淫邪地笑,一边围了上来。小若明白会发生什么,痛苦地喊了一声:“爹,娘,女儿先去了。”回转匕首,在自己的脖子上一划,顿时香消玉陨……

几个日本浪人兽性大发,连自杀的姑娘也不放过,扒开她的裤子糟蹋一番……

天上的明月躲进了一片黑云背后,大地一片黑暗。


半个月之后。

黑夜,风在怒吼。

一条高大的黑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一座四和大院子前,这座院子是唐天家的,现在被一个日军小队长霸占。黑影的背上背着一把大刀,脸上蒙着黑纱,只露出一双如刀锋一样锐利的眼睛。他把耳朵贴在大门上,隐隐约约听见里面有人的怪笑声。他没有犹豫,敏捷如一只猿猴,翻身就上了院子的围墙,趴在上面,借着挂在院子里灯笼的光线,他看清楚了一个背着枪的日本兵正趴在一个门缝上往里面偷看。

他在看什么?

另一个屋子里不时传来几个日本人的怪笑声与碰杯声。

黑衣人如一道闪电一般掠到日本兵的身后,用手拍了拍那个日本兵的肩头,这个看得正入神的日本兵猛然回头,他在回头的那一瞬间,脖子被黑衣人的右手如铁钳一般牢牢地掐住,黑衣人的左手按在日本兵的头顶,从右到左一扭,日本兵的脖子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瞬间毙命。

黑衣人轻轻地推开门,里面点着一盏明亮的油灯,床上,一个被捆绑的年轻姑娘正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

黑衣人把日本兵的尸体拖了进去,塞在床低下。然后用手指对那个姑娘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压低声音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是来救你出去的,不要出声!”

事实上这个姑娘的嘴被毛巾塞住,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她点点头。脸色平静下来,明亮的眸子燃起了希望。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到唐汉,心里就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塌实。

她的心砰砰地跳动,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看不到他的脸,他的脸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为什么想看他的脸呢?她的脸忽然就红了……

黑衣人把门掩上,人贴在门边,静静地,如一杆挺直的标枪,他在等待,等待另一个房间里的日本鬼子出来!他们一定会到这个房间里来糟蹋这个美丽的中国姑娘,那个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平田君,中国姑娘大大的漂亮。”有两个日本人从另一间房子里出来,他们喝了不少酒,醉眼朦胧,脚步踉跄。

平田就是平田一郎,厦门黑龙会会长,这个中国姑娘是今天晚上他们出去抢回来的,他们霸占了唐家的院子,在中国的土地上为所欲为。

“浅见君,中国姑娘,我们大大的享受!你的先上……”平田一郎的怪笑声。

砰!门被一个粗壮的日本鬼子一脚踢开,他瞪着怪眼,看到在床上缩成一团的中国姑娘,心急如焚,一边脱了衣服,露出毛茸茸的黑胸,一边怪叫:“花姑娘的不要害怕,皇军大大的喜欢……”

一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猛扑了过来。

忽然,黑衣人从后面一把捂住日本人的嘴巴,雪亮的大刀在日本人的脖子上一抹,这个日本鬼子脖子里的血飞溅了出来,软无声息地跌了下去。

黑衣人立刻出去,另一间屋子的门是虚掩的,黑衣人已经看得清楚,里面还有两个人,一个日本人平田一郎,一个中国汉奸刘三,堆着笑脸,不停地讨好日本人。

平田心花怒放:“刘三,你的,朋友大大的!等一下,花姑娘,你的也用!”

刘三连连点头:“太君,我们朋友大大的,花姑娘,中国大大的有!”

黑衣人怒不可揭,他猛地飞起一脚,踢开门,人如天神一般站在两人的面前,一声怒吼:“小日本鬼子,你们的死期到了……”

大刀雪亮!刀锋如冰,刀的背面是一排锋利的锯齿。

“啊!”刘三顿时丢魂落魄,他拔腰上的手枪,因为太慌乱,居然拔不出来,黑衣人一声冷笑,扬手处,刀从刘三的脖子正中划了进去。刘三惊恐万状的神情永远地凝固在脸上,他的嘴大大地张开,似乎在说:早知道如此,就不当汉奸了!

平田嗷嗷怪叫,他对这把刀太熟悉不过了,甚至在睡梦中也会被这把刀惊醒,多少日本人倒在这把刀下!甚至连日本海军陆战部队的龟田队长也被这把刀割了耳朵。他从身边抢到了一把军刀,跳了起来,迎战。黑衣人沉稳平静如一块岩石,他握着大刀,刀锋如雪,刀冷如冰。

平田的军刀劈了下来!

黑衣人一闪,让过了日本鬼子的军刀,大刀高高扬起,如一阵疾风卷落,喀嚓!一声响,愤怒的大刀从平田的脖子中间斩过,一颗人头飞了去,撞在墙上,再反弹到黑衣人的脚边,被黑衣人抬脚牢牢地踩在下面……

黑衣人迅速地退到外面,他刚才在墙上的时候就已经观察清楚,还有一个房间里有人,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些什么人!

不管是什么人,有多少人,他也不害怕!面对敌人,他只有一个选择:出刀!用自己的刀和日本人对决……

黑衣人飞起一脚踢开门,左手握刀,另一手已经把腰间的一把大口径手枪拔了出来。他已经看清楚了,这个房间里有三个人,一个日本女人,另两个日本七八岁的小孩子。黑衣人的忽然出现惊动了已经熟睡的他们。

两个孩子惊恐地抱在一起,望着黑衣人,发不出声音。这个日本女人是刚才那个叫浅见的日本鬼子的老婆,浅见和平田一郎是同乡,关系不错,浅见的老婆孩子是平田一郎动用自己的关系把她们从日本国弄过来的,霸占了唐天的家。这个晚上,平田兽性大发,刘三带他出外抢了个中国女人回来,本想在这个院子里快乐一番的,结果被杀。

这个日本女人本能地抓起放在床边桌子上用来做针线的剪刀,她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她的全身却在剧烈地颤动……

黑衣人没有动,这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沉默,枪在沉默,刀也在沉默。

日本女人手中的剪刀掉在地上,她绝望到无助地跪在黑衣人的面前,颤声说:“你杀了我,请你放过孩子,他们才八岁……”

黑衣人把枪插回了腰上的皮带,淡淡地说:“我不会杀你们,因为我是一个中国男人,中国人和你们日本野兽不同……”

那个日本女人抬起头,眼眶里泪水转动,沿着她的脸往下掉落……

黑衣人回到另两间屋子,把平田,浅见,和汉奸刘三的头用一个口袋装了起来,然后他才用刀把床上那个被捆绑住的女孩身上的绳子割断,把她娇弱的身体扛在肩上,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