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聋哑人遭团伙拐骗至外地被逼行窃

打屁虫 收藏 0 1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父亲紧紧抱着闫斌,母亲擦着眼泪,闫斌说回家后听父母的话不再乱跑 本报记者 魏光敬 摄


■牵出绺窃团伙,他们把聋哑人骗到外地后逼迫绺窃


■该团伙通过短信和信件等方式哄骗聋哑人家长,“我现在挺好,你们放心不用找我”


核心提示


“残奥女孩”刘小宁及其他几名聋哑人集体“失踪”,咸阳警方介入调查后,聋哑人刘小宁、王宁、党新、宫莉莉、史翠翠等陆续回家,唯独礼泉的闫斌一直没有回家。近日,咸阳警方秘密派遣3名民警前往重庆,在重庆警方大力配合下,闫斌被解救回家。为什么多名聋哑人一起失踪?失踪期间他们干了些什么?是谁将他们带到外地?为何回家后对自己的经历只字不提?经过警方多方调查,聋哑人“失踪”背后的一个个谜团逐渐被解开。


咸阳警方赴渝解救被骗聋哑人


咸阳多名聋哑人突然一起离家,失去音讯。从今年3月份开始,咸阳警方展开调查,先后锁定了几个重要嫌疑人的行踪。随着警方逐步深入调查,一个隐藏在“聋哑人失踪案”背后的秘密渐渐浮出水面。在警方持续追查下,控制这些聋哑人的头头,通过各种形式,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这些聋哑人陆续送回咸阳。


最后一名失踪聋哑人在重庆


随着其他聋哑人陆续回家,家住礼泉县的聋哑人闫斌仍没有回家。


5月初,咸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通过侦查获悉,被疑遭拐卖的闫斌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活动。


5月25日晚,有人从闫斌家门缝里偷偷塞进一封信,信中称闫斌“在外地打工,生活挺好的,让家人不要到处找”。对于这封信,闫斌的父亲说,信封上面的字迹是儿子的,但信的内容并非儿子所写。


次日,咸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警支队支队长张新宽断定:闫斌短时间内可能回不了家。考虑假期是绺窃团伙作案较猖獗的时候,也是解救的最佳时机,警方再次部署解救计划,决定利用端午节放假期间,选派3名民警秘密赴重庆,待机解救。


5月27日上午11时,民警李宝俊、尹西峰、卞整顿到达重庆。山城重庆依山而建,道路起伏、弯曲,市民出行多靠公交车。这也是聋哑绺窃团伙为何选择重庆的原因。


在重庆警方调查的同时,3名民警手拿闫斌相片,每人分3个区域进行排查。李宝俊负责重庆市渝北区、江北区、渝中区;尹西峰负责北部新区、沙坪坝区、九龙坡区;卞整顿负责大渡口区、巴南区、南岸区。闫斌的父亲负责重庆市火车站及客运站。


杜宁宁被重庆聋哑团伙控制


就在民警和闫斌的父亲进行排查的同时,重庆警方找到了已退出绺窃行当的重庆聋哑头目阿伟(化名)。据阿伟介绍,聋哑绺窃团伙都有自己的组织人员和带头大哥,相互之间来往不密切,但人员组织都相互了解。


阿伟称,在3月份,有7人被从咸阳带到重庆,这些孩子都上过聋哑学校,会手语。他还说,乾县的杜宁宁负责管理,主要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江北区及渝中区内的公交车上进行绺窃。杜宁宁被重庆聋哑团伙控制,上线是重庆两名聋哑人,杜宁宁称男聋哑人为“叔”,称女聋哑人为“姨”。


5月份,咸阳来的聋哑人在重庆市区内的公交车上很少见到。后来才得知,咸阳聋哑人小头目阿阳组织聋哑人到外地进行绺窃,将一名参加残奥开幕式的聋哑女孩刘小宁带到了外地。随着警方的严打态势,阿伟说,近段时间,在重庆市从事绺窃的聋哑人都躲在屋子,暂避风头。


迫于压力,闫斌被秘密送回家


为了最短时间内将闫斌解救出来,咸阳警方通过其他渠道向重庆聋哑老大施加压力,迫使其将闫斌放回家。


5月28日,警方故意通过阿伟将警方正在解救闫斌的消息悄悄在圈内散布。为躲开警方的注意力,杜宁宁让“叔”和“姨”做通重庆聋哑老大的工作。聋哑团伙连夜悄悄指定专人,将闫斌从重庆带到四川成都,由成都乘火车到西安,再从西安经杨凌送回礼泉老家。还交代闫斌,别人问起就谎称,离家的3个月时间一直在宝鸡。


张新宽说,咸阳警方随后将在辖区内根据已掌握的信息,打击公交车上绺窃行为和拐卖违法行为。特别是对组织绺窃的团伙和拐卖团伙,将重点打击处理。目前,咸阳警方已跟重庆警方达成共识,联合采取更强的手段,打击这种违法绺窃及拐卖行为。


解密1


他们咋失踪的


姐姐让弟弟 “拉托 ”


与刘小宁一起失踪的聋哑孩子,除一人在绺窃时被抓,其他人员都陆续回到咸阳。


昨日,咸阳警方对一些聋哑人进行讯问,多名聋哑人“说”出整个事件真相。


据了解,曾在咸阳市聋哑学校上过学的杜贵贵,善于人际交往,在学校期间为一些学生办过事,是个了不起的“能人”。杜贵贵结识了很多咸阳和西安的聋哑学生,并有他们的手机、QQ等联系方式。


杜贵贵有两个姐姐,大姐在西安某大学就读,二姐杜宁宁为聋哑人。由于杜宁宁受重庆聋哑团伙控制,为了发展下线,杜宁宁从咸阳物色聋哑学生。因为杜贵贵人缘好,由他跟同学以找工作为由,帮杜宁宁“拉托”。随后杜宁宁将聋哑学生骗到重庆,杜宁宁适当给杜贵贵一点钱。


杜贵贵看到杜宁宁手头有钱,十分羡慕。今年2月份,在刘小宁、王宁等人相继离开时,杜贵贵曾想跟二姐杜宁宁到外面闯荡。临上车时,父母将杜贵贵强行拉下车,留在了家里。


杜宁宁租住在重庆市九龙坡区,和其他几个聋哑人居住在一起。目前,在咸阳、重庆两地警方的严打下,杜宁宁躲藏在他处。


解密2


咋应对家人质疑


发信 “让家人放心 ”


据悉,聋哑人突然失踪,必定会引起家人寻找或报警。为了应对这些麻烦,聋哑团伙有针对性地教聋哑人一些应对家人的技巧。主要通过三种方式迷惑家人。一是通过手机短信;二是通过信件;三是通过网络。


据聋哑人介绍,手机被没收后,团伙的管理人员会用聋哑人的手机向其家人发短信。4月10日,闫斌的父亲接到闫斌手机发来的短信称:“爸爸,我在广州打工挺好的,每个月600元的工资,生活也挺好,家里人不用找,会照顾自己”。4月26日又收到短信:“爸爸,我现在挺好,你们放心,近段时间工作很忙,没空给你发短信,你们放心不用找我”。


聋哑人王宁的父亲,聋哑人刘小宁的姐姐都曾收到类似的短信。闫斌的父亲说,明显手机号码是重庆的,反而说在广州。


聋哑团伙除了用手机发短信编谎,还通过信件向家人报平安。闫斌的父亲说,信的内容跟手机短信内容基本一样,主要写一些“工作、生活都挺好,让家人不用担心,也不用找我”之类的话语。类似这样的信,基本上失踪的聋哑人的亲属起初都会收到。


昨日,在咸阳警方问讯处,刚被解救回来的闫斌一脸的恐惧,一言不发,只是用手拿着父亲的手机看来看去。民警问他一些具体的事件,他就不停地边抹着眼泪,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母亲把闫斌的头紧紧抱在怀里,让他不要怕。在家人不断劝说下,闫斌在纸上写下了:“我怕他们打,爸爸手机上的短信和信的内容,不知谁写的”。


解密3


骗出去干什么


逼迫进行绺窃


杜贵贵以介绍工作为名,将聋哑人介绍给杜宁宁,他们的工作是什么?


咸阳警方通过讯问获悉,杜宁宁所指的工作就是在公交车进行绺窃。


据被骗的聋哑人介绍,杜宁宁把聋哑人带到重庆后,刚开始对人比较热情,还经常讲一些乡党之间相互关心的话。杜宁宁的“叔”和“姨”还骗聋哑人,称现在找工作要有详细的家庭住址和家庭成员,家长的电话等信息,还专门买来大批信封,让聋哑人在信封上面写下自己的家庭地址。


当很多聋哑人得知杜宁宁介绍的“工作”就是绺窃时,提出反抗,结果招致团伙成员殴打、跪搓板、挨饿等体罚,直到聋哑人接受绺窃要求才停止。


据悉,杜宁宁干绺窃行当5年,主要负责管理。绺窃技术由杜宁宁的“叔”和“姨”进行培训,初学者用盆装开水,用食指和中指夹肥皂和硬币,教3遍后开始实习,对于几天学不会的聋哑人还会进行殴打体罚。殴打期间,早加入的聋哑人和新加入的聋哑人都站在旁边看,主要起到警示和恐吓作用。


在公交车上进行绺窃时,一般3人为一组,组长由加入时间长的聋哑人担任,主要防止人员偷跑和私藏钱财,每个人每天10~15元的公交费,有不同的金额任务。每3天统计一次绺窃任务,对完成不了的聋哑人将进行殴打。


解密4


为何容易上当


利用找工作诱骗


闫斌的父亲闫存祥今年44岁,和3名民警在重庆市寻找闫斌期间,正值阴雨连绵。5月28日,沿着长江走了3个小时的闫存祥,被一场突来的大雨淋得无处躲藏,只好贴在水泥板旁任雨浇淋。由于思子心切,雨稍微一小,他又徒步开始寻找。


闫存祥说,儿子3岁时患病导致聋哑。他长期在建筑工地打工,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如何跟儿子交流。


对于闫存祥的苦恼,咸阳市教育局局长张存说,聋哑孩子不同于其他孩子,他们愿意在聋哑学校上学,就是为了想学一技之长,在社会上能找一份工作。目前,聋哑孩子在社会上就业并不乐观,家长要学会宽慰和开导,不要急于让孩子打工赚钱。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家人要能和跟孩子进行人生观、价值观的沟通。张存表示,教育局将对在校的聋哑孩子进行更多的技能培训和价值观的教育,希望聋哑孩子走向社会后,能够适应不同的社会环境,防止被不法分子利用。


咸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新宽说,在这3个多月集中打击的涉嫌拐卖聋哑人的案件中,被拐卖的聋哑人许元党、闫斌、王宁、程栋、刘小宁等无一例外都是家在农村,且家境都不好,在社会上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多数在家无事可干。他们被骗同一个理由是找工作,来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不法之徒也正是利用他们这个弱点,将其轻易引上犯罪道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