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非要别人记住自己曾打过败仗的将军

飒羽临风 收藏 0 1741
导读: 张爱萍的麦城 近段时间剧组各编导一直在进行北京地区的采访,很多当年与张老共过事的老人们在镜头前,向我们回忆描述了他们记忆中的张爱萍。今天,一直在摄制准备工作的分集编导之一的甘导,也迎来了她的第一次实战。 早上7:00从家里出发赶往办公室集合,计划前往八大处的北京军区采访兰州军区原政委李宣化首长。到达剧组,摄像刘永炼、摄助小段已等候在那里。但约定8点集合出发的时间已过,而甘导还不见踪影。打电话,说她从家出来一路上堵车厉害,尤其是菜户营桥底下

张爱萍的麦城




近段时间剧组各编导一直在进行北京地区的采访,很多当年与张老共过事的老人们在镜头前,向我们回忆描述了他们记忆中的张爱萍。今天,一直在摄制准备工作的分集编导之一的甘导,也迎来了她的第一次实战。


早上7:00从家里出发赶往办公室集合,计划前往八大处的北京军区采访兰州军区原政委李宣化首长。到达剧组,摄像刘永炼、摄助小段已等候在那里。但约定8点集合出发的时间已过,而甘导还不见踪影。打电话,说她从家出来一路上堵车厉害,尤其是菜户营桥底下,说车几乎开不动。等她到达剧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摄制组开着新来的JEEP出发了,不料在去往八大处的沿途中突遇修路,把我们折腾得转了向。幸亏有GPS,才把我们引导到了目地的,但还是比约好的时间晚了20分钟。


李政委已经等候在那里,并为我们准备好了切好的哈密瓜和饮料。看着我们心急火燎的样子,他招呼大家先喘口气,吃了瓜再说。我们当然是赶紧架设机器灯光等设备。这位已经88岁的李宣化老将军跟我们谈起当年他和张爱萍首长的故事时还是那么的兴奋。此次采访的内容主要是;1986年,当年在兰州军区任政委的李宣化去看望已是国家和军委领导的张爱萍时,说起到军区摩托化步兵八师检查工作时,才知道这个师的前身就是当年张爱萍指挥过的军委骑兵团。不料当他谈起要求部队官兵继续发扬老前辈们战斗年代的光荣传统时,张爱萍却突然问道:“部队知道自己当年在陕北青阳岔打败仗的这件事情吗?”


看着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李政委,张爱萍接着说,讲战史,一定不要回避错误和失败,不管是谁,都要实事求是。张爱萍拜托李宣化,一定要把这件打败仗的事告诉部队,而且要把他打败仗的这件事写在战史上,以警示后人。




节目中的这一段内容:


1935年10月,经历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后的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在随后进行的改编中,以刘志丹的陕北骑兵部队为基础组建了第一支在中革军委直接领导下的骑兵部队,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一团,张爱萍被任命为政治委员,不久又兼任团长。当时的骑兵相当于现在的机械化部队。深知其中分量的张爱萍把全部的心血,都倾注给了这支部队。他说:“每一个战士,每一匹战马,都是我身上的一块肉。”


但就是这样一支中央寄以厚望,人人称羡的骑兵队伍,在张爱萍出任的几个月后,偏偏时运不济,事与愿违,意外地唱了一出“大意失荆州。”




1936年2月,陕北青阳岔,张爱萍的“麦城”。


为配合红军主力东征,张爱萍率骑兵团一举荡平了盘踞在北部三边地区的马匪武装。部队随即奔赴安边,与蒙汉支队联合作战,现在还留下一首他当年在马背上写的诗:“百里扬鞭奏凯归”,兴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不料在回师途中马失前蹄。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八师(原骑兵第一师)师史》记载:“奉命返回瓦窑堡。途径安定县青阳岔的北道川时,遭敌伏击,战马损失三分之一。”


当时的情况是正率骑兵团回返的张爱萍路经青阳岔时,得知边区政府被一股游匪给端掉了。枪声就是命令,他命一营断后,自己率大部追击。“一口气就追出去三十华里,马出的汗把裤腿鞋子都打湿了……”这帮游匪见红军穷追不舍,只得丢弃掠来的人和物逃去。这次遭遇战如果到此结束,也就皆大欢喜了。但被解救出来的干部群众怒不可遏,强烈要求活捉匪首,下面的部队也嗷嗷叫,都说何不趁势端掉敌人的老巢?


张爱萍回忆说:“我当时是犹豫了一下,连续打下来,部队已经很疲劳了。”但匪巢就在眼前,踏破铁鞋无觅处,哪有放过之理?于是一场夺占敌人营垒的攻坚战开始了。“我随冲击部队刚越过防护墙,一颗手榴弹落在跟前,吱吱冒烟,躲是不行了,一急,我就喊,你炸不响!果然它就没炸,是个哑弹,真奇了!”


然而打进去后,发现俘获的敌人并不多。一查原来那个人称炮兵张营的匪首带了他的人马之前出外抢劫去了。


事后才知道,正巧匪首返程,听说老巢给端了,就在红军撤回的路边设下了埋伏。又是赶巧,张爱萍预先安排掩护的那个营偏偏这时又撤离了警戒位置,擅自决定向这边靠拢接应。这就给了对手设伏的条件。


当各种偶然因素相交在一起时,灾难就降临了!




这是一股凶险的对手。后来偷袭在保安的中央机关的就是这伙人,那次毛泽东等中央领导都差点成了俘虏。


张爱萍回忆说:“撤下来时,我在队伍后面断后,听到前面有枪声,一惊,趋马上前,一排子枪就扫过来了,打在马身上,把我掀翻,要不是被马压住,命就没了。我的腿部负伤,是事后才知道的。当时只顾得收拢部队,组织反击。”




回到瓦窑堡后,军委决定连以上干部开批判会。第二天,军委下令通报全军,给予张爱萍撤职查办的处分。之前周恩来找他谈话说,对你的处分要重一些,主要是从政治上考虑,你是中央派去陕北红军的。


沮丧和懊恼是可想而知的。但吃一堑长一智,他说:“在后来的战斗中,攻克敌人后,我首要做的就是部署防御警戒。”


他为此还专门写了一首名为《受挫》的诗。其中有:欢笑欢歌营地返,碰壁碰在原路回。莫做蛮干鲁莽汉,铭心教诲带急追。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就在他接受批判自我反省的日子里,通知他立即去见毛泽东主席。


张爱萍之前不是没有和毛泽东接触过,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在眼下的窘境中与领袖这样尴尬的见面。


他曾与儿子很多次谈起过与毛泽东的这次谈话:


“他看我进来,把书往桌上一扣,怎么!你还不服气?”


领袖的开场白单刀直入。


“我没有不服气,我接受处罚。”


“接受处罚?胜败乃兵家常事,对吧?”


“什么?我想,坏了!这话是我说的,怎么就捅到毛泽东这里来了?……这他妈的小人!”多年后他对儿子回忆时仍然忿忿地说。




青阳岔一战失手后,有人调侃他说,张爱萍,你可长本事了,落马湖这出戏唱得不错嘛!《落马湖》是中国古典小说“施公案”中的故事,施公率黄天霸等众英雄擒寇,回归半途,不意被落马湖水盗铁臂猿猴李佩所擒。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哪里有肯示弱的,张爱萍左一句什么“胜败不过兵家常事,落马湖唱的也是英雄!” 右一句“处分怎么啦?杀头不过头点地,老子伸长脖子等着!”话赶话地斗起嘴来。没想到这话竟传到了毛泽东的耳朵里。


多年以后张爱萍还能清楚地回忆出他和毛泽东一问一答的细节。


“我说,那不过是句气话。”


“气话?我看你还是对处分不服气吧!”


“我能说什么?我向来认为,论功行赏,按律问罪,打了败仗理应撤职,我没有干好,带来了损失,撤职查办,理所当然。”


在汇报中他把一营擅离职守的事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澄清一下时,他却说:“错就错了,这时候还找下面干部的责任,为自己开脱,丢人!”




仔细询问战斗经过后,态度缓和下来的毛泽东对他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并不错。但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不行。世上哪有百战百胜的将军呢?只要不当个鲁莽的军事家就好。接受这次教训吧。”


闲谈中,张爱萍谈到了自己曾在上海做过地下工作的经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时隔不久,毛泽东在谋划抗日战争大棋盘的时候,便点将张爱萍。


告别时,毛泽东问张爱萍对撤消职务还有什么想法。张爱萍说,这些年来,就是猛冲猛杀,懵懵懂懂走过来的,有机会还是想能好好学点东西。毛泽东高兴地说,红军大学要开学了,我来当你的介绍人吧!随即拿起毛笔,给张爱萍写了封推荐信。


当年在陕北举行的红军大学开学典礼上,毛泽东一上来就向下面的将领们发问,这是个什么地方啊?有谁知道?他指指背后的那座山。告诉你们吧,这是元始天尊修炼的地方。元始天尊,道教第一大神。今天,坐在这里的,就算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啦!你们这些弟子跑到这里来是为什么呢?为了求道!我们是跋山涉水才到了这里的啊。不要多久,一个新的局面就要到来了。所以我要说,今天你们是深山学道,明天就要下界去普渡众生!”


结业时,毛泽东对大家说,现在该是你们下山的时候了!”


“今天深山学道,明天下界去普渡众生。毛泽东的话,我记住了。”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的枪声震动了中国。几乎同时,张爱萍接到了毛泽东的召唤。“那天晚上,毛泽东找我去,一进窑洞,他说,你不是想走吗?迫不及待了?今天就让你如愿以偿。他说,北平打响了,下一个就是上海。你立即赶赴上海,任江浙省委军委书记,和刘晓同志取得联系。尽快出发!”


他还清楚地记得毛泽东给他交代的任务:“迅速组织沪杭宁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要发动起上海的工人阶级和学生,一旦上海失守,立即在周边广大区域里展开游击战争。”


他在离开毛泽东窑洞时,毛泽东最后说了句话:“中国大得很哩!”




时年27岁的张爱萍,再次踏上了东去的征程。


8年前,时年19岁的他离开家乡前往上海,那时他还只是一个满怀天真理想的学生。


8年后,他再次前往上海时,已是一名中国共产党江浙省委军委书记。


他要在炮火纷飞的民族解放战场上闯出一片新的天地了。




李宣化老人向摄制组介绍,当他听完张爱萍的介绍后,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回想起一些人常常喜讲自己如何“过五关斩六将”,却闭口不谈“走麦城”,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精神境界。在张爱萍首长去世一周年的座谈会上,他专门讲了张爱萍同志这种“不要回避错误和失败,不管是谁,都要实事求是”的共产党人的美德。


离开张爱萍家里时,李宣化与张爱萍一家人还合了影。


临走时他请老首长给他写一幅字,张爱萍提笔写下了四句话:


勿逐名利自蒙耻


要辨伪真休奴颜


破世俗一尘不染


立高洁两袖清风




李宣化老首长说,他将张爱萍送的这四话作为自己一生的座右铭,永作纪念!


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们之前在并不知道这段历史的情况下,从《张爱萍诗词选》中恰恰选定了这首诗,作为张老将军一生的写照而喷绘在采访使用的背景上。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