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生风云录 名闻天下?!之卷 使命

qpdsm21 收藏 0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76.html[/size][/URL] 4月干了几件事,参加了大学生电影节。写了几集电视剧,然后毕业答辩完。5月份进入了某报社实习。然后现在开始整毕业视频。连轴的采访写稿让时间往往无法顾及到军校生。 让读者心寒了。 这是我写的歌,还有写的一篇小说。 《飘渺》 孤独是那样轻而易举,我独自徘徊在月光下,静静的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76.html


4月干了几件事,参加了大学生电影节。写了几集电视剧,然后毕业答辩完。5月份进入了某报社实习。然后现在开始整毕业视频。连轴的采访写稿让时间往往无法顾及到军校生。

让读者心寒了。

这是我写的歌,还有写的一篇小说。

《飘渺》

孤独是那样轻而易举,我独自徘徊在月光下,静静的感受万籁的声音。黯然神伤,不知去向何方。

你是我自亘古的呼唤,在朦胧的山道上,你是我最安心的陪伴。也许这一切就是神所谓的宿命,早晨即将来到,我们坚定的等待着阳光和希望。

夜晚成为过往,晨曦是爱的无言,忘记尘世一切沧桑。那褪色的街角,是寂寞在飘扬,所幸还有你,淡淡的香气让我炽热。也许人与人之间有着相互吸引的力量。

你从来不是一个人,在你的身边,不管梦境有多悲伤,都显得没有关系。也许我们的翅膀都受过伤,但是却没有忘记怎样去飞翔。

闭上眼,感受往日时光,为古老的岁月干杯。你是我的珍宝,让我分享你的秘密,聆听你唱的歌谣。总是想偷偷的一吻,迷失在甜蜜中。

《使命》

“邹团长,师长正在里面和刘政委他们制定这次的演习方案,按照规定,你现在不能进去打扰他们。”赵建国听见师部外面的争吵声音,眉头不禁皱了皱,这个邹子山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做好战前动员,他这个后勤团长不上前线了吗?现在他带头上师部来闹,对军心有多么大的影响?这种风气不能长,他这次一定要处分邹子山。刘政委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意,摇了摇手,说:“先让他进来,看看他说什么,我们可不能连个容人之量都没有,搞官僚作风。”赵建国脸红了一下,冲门外道:“让他进来。”

邹子山摆脱了卫兵的纠缠,狠狠的瞪了卫兵一眼,但是卫兵已经立正好,双目向前看,并没有与他对视。邹子山整了整由于拉扯变得有些皱的衣服,然后才打开了师部的门。他向赵建国和刘政委敬了一个礼,报告道:“师长、政委,后勤团长邹子山前来报告。”赵建国被演习方案搞的心情本来就杂乱,又被邹子山硬闯师部搅了他的思路,他的心情变得很不好.“有事快说,有……”赵建国的手让刘政委狠狠的拧了一下,才硬生生的把“屁”字咽回了喉咙里。

邹子山感激的看了刘政委一眼,接着大大咧咧的道:“我是受不了今年刚下来的那俩浑小子的气了,说我无能,没有给我们团争取到一个上战场的名额,否则这场仗我们师肯定是必胜的。”

“瞎扯淡,哪里来的小子,口气怎么这么狂妄?就算是你们团参加演习,也还是后勤团,当不成冲锋连。”

“是啊,师长,我当时也是和他们这么说的,可是他们和我顶啊,说后勤团怎么了,说只一个后勤团上战场照样能赢这次演习,就看师长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赵建国也是老兵了,虽然叫“建国”,但他只40出头,在A军 中向来给人少壮派的感觉,他手下的人私底下给他起了个“赵老虎”的外号,就因为他发起火起来六亲不认。他明白这是邹子山在用激将法,怒道:“邹子山你少来这一套,有本事拿一套作战方案出来,耍嘴皮子谁都会,但那不会决定战争的胜利。”

邹子山早料到赵建国有此一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软盘出来,说道:“我们的方案都在里面了,请师长政委过目。”

赵建国把软盘放进师部的电脑当中,打开文件看软盘当中的内容,没多久,只听他大喊了一声:“好。”接着他又连说了几声好,刘政委好奇,就走过去跟他一起看了几眼,也不禁点头赞许。师部的参谋也纷纷好奇的拢上去,围在屏幕前面,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拍着自己的脑袋说自己怎么没有想到。

赵建国仔细的看完后,站起身来的时候精神明显比刚才好了很多,仿佛是解开了什么难解的结。他跟邹子山说道:“老邹,这篇演习预案写得有水准、有见地,根据我师当前的现状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办法,特别是写信息对抗的那一部分,看得我是茅塞顿开,解开了我们当前的一个难题。但是咱们也不是外人,我还不了解你吗?凭你那邹大脚的名堂,搞后勤还可以,搞信息对抗,恐怕就有些难度了。”邹子山笑道:“师长,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也太把人小觑了。我们团现在正在抓紧学习什么是信息战、怎么打赢一场信息战的课程,以前我们没有重视,那是因为我们总觉得那离我们很遥远,我承认是我们觉悟不够,没有看到信息化将是我军下步改革势在必行的内容,如今我们团来了那两个红牌,天天晚上给我们补课,大讲信息化的必要,让我们也有了危机感,这篇演习方案,我也不敢掠人之美,的确不是我写的,是那两个红牌写的。但是再过一年时间,不,半年时间,我能写出和这一样有分量的东西出来,我敢在这里打保票。”“好,团一级的主官,首先具备的不应该是对上级溜须拍马借机升官的假功夫,而是学会能打仗的真本事。你的这句话先在我这里寄下了,下半年咱们师就要进行一次针对营级以上干部的专业考核,考的好的,官升一级。考过的,仍在原位。没考过的,对不起,先去南福山下面补习两个月,仍没有考过的,考虑转业。”赵建国说完又来回走了几步,又问道:“不对啊,老邹,你们团去了那两个红牌叫什么?我们怎么没有听说啊?来咱们师的红牌不都考核了吗?这么好的人才怎么会到你们团去?”

面对赵建国连珠炮似的发问,邹子山苦笑道:“师长,你这话让别人听起来好像我们后勤团不配有人才似的,容易产生误会。”赵建国剑眉一竖,道:“少废话,快说。”

“好好,我都招。这两个人,一个叫凌子初,另一个叫唐飞,凌子初是指挥学院毕业的,唐飞是信息工程学院毕业的。咱们师的体制,说是能者尽其才,能者在其位,考核上岗。可是真的落实起来的时候,各方面的利益都要牵扯,真正有才的不一定能够尽其才,反而很有可能被下面的人给埋没,他们看重的是关系,而不是水平。上面有关系的,下面自然要给安排一份好工作。靠自己本事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给他们随便找一个地方待着也就是了,哪里管他们死活?”

“当真?”赵建国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邹子山给他开的玩笑,可是又不像如此,看邹子山严肃的表情,他本来转晴的心情,现在又开始多云。刘政委过来说道,“下面不落实政策,这是有的,但是也不一定像邹子山说的那么严重嘛,四个字,危言耸听,一句话,唯恐天下不乱。老邹,你也是老兵了,不知道话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吗?”

赵建国并不是不知道军队中有凭借关系而把自己调到机关等好部门工作的事例,可是今天他在见了凌子初和唐飞写的演习方案之后,知道还是有人才被埋没了,他不知道像凌子初和唐飞这样被埋没的人才师里还有多少,统计出来也许是个不小的数字。刘政委道:“这两个人我是知道的,当初考核的成绩并不理想,又是自己主动要求去的后勤团,也就没有重视起来。”

赵建国摇摇头道:“老刘,这俩小子的水平你也看到了,那是没话说,可为什么会考核的时候不理想呢?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材实料吗?我看未必,是我们的考核机制太老套了,太不适合他们这种复合型人才了,我们的考核太死板,太教条化了,我们要改,而且一定要快。在这方面我要检讨自己,试题是我出的,但是没有起到效果。”然后他回头对邹子山说道:“下午你带这两小子到师部报到,晚上请你们吃一顿师部的食堂。我准备借他们用一段时间。你可不准把我的话给打了埋伏,否则扣你这月的伙食。”

“嘿嘿,师长你看,他们是我们团的老师,信息化的课还没有讲完呢,你这一开口,让我们学成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半瓶子醋,不符合未来战争的要求啊。”邹子山道。他明白他们师长的性格,只要是人才,恨不能的都放在眼皮子底下用。所以他必须在师长把他们调到师部之前尽可能多得发掘他们的利用价值。

赵建国知道邹子山是在这里给他讨价还价,白了邹子山一眼道:“你有什么要求?”邹子山搓着手道:“听说咱们师里刚来了一批新型的运输车,我想给别人用不如给我们,这样我们能更快更好的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美的你,这我做不了主,要师里开会决定。”“你心里惦记着我们就行,师长,关于我们团派人去演习的事情……”“最多一个加强连,多了不行。”

看到师长回答的这么爽快,邹子山明白自己的开价还是开低了,看来他低估了自己那两个红牌的分量。他暗暗懊悔应该再讲一下价,把师里刚买的那几套单兵训练装备整一套回团里了,这样他手下的那些营长就不会再抱怨他们团的训练手段落后了。

下午四点,凌子初和唐飞就早早的和邹子山坐后勤团的车来到了师里,进师部之前,邹子山给凌子初和唐飞的屁股一人踢了一脚,笑骂道:“你们俩见了师长都给我精神点,是真才实学还是昙花一现现在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

凌子初揉了揉自己屁股一下,说道:“团长,你这种鼓励方法是不是有点太暴力啊?”

邹子山道:“少废话,打是亲骂是爱,我真替你们俩小子高兴,这回你们要是长了脸,咱们全团都有光,到时候估计每个人都兴奋的往你们身上打几拳,凤凰扎到鸡窝里,当初不知道怎么看走了眼。”

凌子初道:“别,我可没有那么英勇献身的精神,咱们团几千号人,十个人往我们身上打一拳我们俩就受不了了,就王百大那身牛劲,一拳下来我怎么也要在医院躺上十天半月的,到时候别说演习了,黄花菜都凉了。”

这时候赵建国开了师部的门,赵建国笑道:“什么菜啊?你们说的这么兴奋?连师部里面都听的一清二楚?”

一看到师长,凌子初和唐飞马上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中尉凌子初、唐飞,前来报道,请首长指示。”赵建国还了一个军礼,道:“进来我们说。”赵建国让他们坐到沙发上,回头对自己的警卫员说道:“小刘,给他们倒几杯水来。”

邹子山道:“师长,这里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吧?我先告个假,我女儿要我上这边看看有没有小皮鞋,我们团那鸟不拉屎的地儿找双鞋都不好看,我上市里看看,晚上吃饭前就回来了。”邹子山明白赵建国他们讨论的内容自己可能根本没有办法插进嘴去,待在那里老实的讨论他们讲什么他又闷的慌,只有找个理由逃出去。免得赵建国问起什么高科技的东西来他又出丑,他不怕承认自己曾经所学的知识和现代战争的新事物有差距,这他正在通过学习弥补差距,但他害怕赵建国在自己答不上的时候的表情,像是要把你吃了一样,不过也正是这样,他才有不停学习的动力,他的想法也很简单,别让赵老虎再瞪他就好了。

赵建国皱眉道:“买什么皮鞋?不准,给我老实的坐在这里,你不是想参加演习吗?那你就乖乖的在这里。”结果赵建国的一句话把邹子山牢牢的钉在师部里头了。邹子山在那里怎么坐都觉得别扭,但是也无可奈何。

赵建国对凌子初和唐飞道:“你们的作战方案我看了,有新意,但是太过冒进,用半个团的兵力吸引敌人火力,然后余下的几个营全部进入摧毁敌方师指的战斗当中,假若这次演习敌人还有一个移动指挥部怎么办?”

唐飞看了凌子初一眼,凌子初点了点头,唐飞才说道:“表面上看,这次我们师和A军109师的演习行动在兵力上讲本就是一次不对称的军事演习,他们有一个师的兵力可以动用,而我们只有一个团,他们是刚淘汰了旧装备的全信息化指挥,而我们还是沿用八十年代以来的那套指挥装备。似乎从那个方面看,我们都是处在弱势。我们好比是老虎嘴里叼着的肉,只要他愿意,什么时候吃掉我们全部兵力都是可以的。上级机关安排这次演习的目的,是为了让109师在实战当中熟练的应用新设备,增强他们官兵的凝聚力。可是经过我和子初的研究发现,这也恰恰是109师的弱点所在,第一,虽然说是全师出动,可是在有可能不到半天解决的战斗当中,他们势必产生懈怠心理,如果久攻不下我们的半个团的话又必然出现焦躁的心理,这时候战场上可能出现有利于我们的战机。第二,他们的全信息化指挥系统虽然先进,但是全师都拉出来演习还是第一次,那么在可预知的范围内他们之间的配合作战就不会特别完美,而我们需要的就是扰乱他们之间的这种配合,让他们无法首尾相顾。从而使得我军有充分的空间穿插其间。达到奇兵的目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师长是张军梦,一个骄傲的人,在数倍优势于我军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调用移动指挥所来画蛇添足,因为在他看来,我们绝对没有力量摧毁他的司令部。”

提到张军梦,赵建国的眼睛亮了一下,他继续问道:“你们说的只是对方的缺点,可是在弱势的我们是否有力量打这么一场高强度的战斗?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们不如他们,那么我们凭什么和人叫板?”

凌子初笑道:“这恐怕只是给外界一个假象吧?这是师长故意放的一个烟雾弹,咱们师的家底我和唐飞来的第一个月就摸清楚了,光目前全军还没有怎么装备的单兵作战设备就20多套,每套市值恐怕要20万以上。这种装备都有微波监控系统,直接受我司令指挥,只要运用得当,威力将超过109师的指挥系统。其他常规武器都是经过升级的。我和唐飞来之前就听说咱们师穷,可是穷在什么地方呢?我们问那些官兵,他们都只腼腆的笑,看了这些装备我们才知道,我们师穷在什么地方了。装备上我们绝对不亚于他们,甚至可能还有余。师里的保密工作实在是太好了。”

“你们这俩小子啊,真是赶上好时候了,我们多少人省吃俭用出来的装备,让你们一来就捡了个现成。”邹子山道。

凌子初道:“其实也是咱们师长高瞻远瞩,要不然我们的作战计划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

赵建国不为所动的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们凭什么和人叫板呢。”

凌子初站起身来,在师部的沙盘上指点道:“师长,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假如我们应用这套单兵作战装备,只要安插在这关键的几个点上。在战场上好比多长了无形的眼和耳朵,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

赵建国道:“但是拥有眼和耳朵也只是提高了我们的观察能力,并不能对敌人形成有效打击。”

凌子初知道现在正面临赵建国的考验,不服输的道:“我们当然有拳头,而且是两只拳头,一只是牵敌人耳朵过来的拳头,另一只是挥出去的拳头。首先,牵制敌人的半个团兵力是装备了我师最先进武器的前锋,唯有如此才能请张军梦入瓮,这是我们吸引敌人过来的一只拳头,然后利用我们的眼睛和耳朵,让部队从敌人空隙处穿插过去,敌人那时将会在西延河一带集结,这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挥出我们另一只拳头:导弹覆盖打击,保证歼灭他们半个师的兵力,那时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马上摧毁他们的师指。”

邹子山道:“听上去像天方夜谭,难道对方会老实的任由我们摆布?战场上形式可是瞬息万变的。”

唐飞道:“上兵伐谋,既然我们兵力不如他们,那么我们就只能出奇兵。”

赵建国摇头笑道:“我也同意邹团长的话,要达到你们所说的这种条件,实在是太难些,而且信息对抗体现在那个方面我们也没有看出来。”

凌子初和唐飞对视了几眼,他们看出眼前的这个师长不好糊弄,凌子初搓手道:“其实唐飞在信息工程学院学习的时候自己偷做了一种病毒,可以潜入电脑当中对电脑文件分析过滤,破译密码而不会被人发觉。破译后会把文件打包发送回来,我们试过,无论设定什么防火墙,都无法阻挡这种病毒,他更强大的功能是远程控制,在远处实行对中病毒机器的操控。”

邹子山道:“那么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把这种病毒放进敌人的电脑里?可是有什么方法呢?”

唐飞激动道:“当然有,那就是。。。。。”凌子初连忙堵住他的嘴,“嘘”了一声,唐飞会意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赵建国听完唐飞的话,点头道:“你们的方法可以试一下,但是具体细节却还要斟酌一下。演习毕竟不是游戏。”

同日 109师师部

“张师长,这种速战速决的战斗会打击部队的积极性,上级既然给我们制造了这次机会,就是让我们就要好好利用这里演习达到全师整合的目的。我坚决反对这种作战方案。”一个戴眼镜儒生模样的人说道。

“战机不可延误,我们必须在敌人站稳脚跟之前迅速给予他们毁灭性打击,这正是考验部队整体和机动能力的作战,孙政委你刚来可能不知道,赵建国同他的301师是一群狐狸,会迅速寻找战机并抓住它,决不拖泥带水,如果让他们进入我们师指10公里之内,那么这场演习输的必然是我们。”张军梦是由外国进修回来的少壮派,对同样是少壮派中佼佼者的赵建国自然格外关注,甚至忍不住将自己跟对方进行比较。如果调查两人的资料,会发现他们同样是国防大学出身。

“不管他们是不是狐狸,作为王牌师,又是数倍兵力的压倒性优势,张师长的这番话显然有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之嫌疑。我认为,这次演习是一次机会,不但能加强全师上下的凝聚力,更是提高我们师战斗力的绝佳机会。第一,新装备的到来为我们的官兵注入了极强的兴奋剂。第二,以战养战,更能培养出我们的虎狼之气。而速战速决只能让这种有利形势丧失。”孙人杰是109师刚来的政委,刚过不惑之年,一副好口才让军中不少领导对他赞誉有加。他上任伊始,觉得这次演习刚好是凸现他政绩的好机会,于是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速战速决,而提倡细工慢活,让部队整体达到演练目的。

“孙政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军事上好像归我管,而政工才归你管。”张军梦有些恼火,他对孙人杰看法不怎么样,不能在师中维护他的威信,三番两次的顶撞他让他再好的修养也变得不耐烦,而他对于资料性的东西一概懒得解释,更不想和别人交流,只要是他的命令,执行就可以了,有什么问题在资料上都有,可以调出来看,只有连资料上都没有的时候他才会进行详尽的解释。他现在开始怀念老政委郑长富来,郑长富在的时候张军梦的话是绝对的,所以他们的这套班子从来没有红过脸。

“我承认有这分工的存在,我在这只是在向你提意见,刘参谋,作为作战参谋,你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句话,半天在那里也说不出一句话。”如果不是孙人杰的责斥,很难想象在109师的师部还蜗着一个作战参谋。

由于张军梦向来在109师独断专行,作战参谋就是一个摆设,刘伟只是提一下无关痛痒的建议在张军梦规划好的大厦里添砖加瓦就可以了。如今孙人杰让他提建议,他既怕张军梦又怕得罪孙人杰,惶惶的不知道干什么好,两只手不停的搓着。

他想了想,说道:“师长的作战方案切实可行,有助于我们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刘伟看见孙人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马上说道:“但是政委的话同样不是没有道理,的确,我们师要在师首长的领导之下凝聚成一团,形成战斗力。”

看到刘伟唯唯诺诺的样子,张军梦的火气更大了,“你是作战参谋,不是政治部主任,说你的专业,不要提些无关的东西。”

刘伟吞了几口口水,才慢慢说道:“就我对301师的了解及两师交战的历史来看,自然是速战速决好,他们就像是泥鳅,会从火力最密集的地方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防不胜防,如果打闪电战,我们将在一个到两个小时之内确立我们的优势。如果是消耗战,虽然优势还是在我们这边,但是很难说不会有什么变数。。。。。。”

张军梦点点头,道:“对,关键就在这里。轻视他们的下场最终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老子说‘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我认为301师早已经具备了和我们一战的实力,只是他们不愿意显露出来。按照赵建国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在全军都进行军事化改革的大前提下没有动作的。”张军梦说的话很含蓄,他言下之意是301师早已经更新了装备。

孙人杰不耐烦的摆摆手,打断张军梦的话,道:“张师长,请你不要用自己的猜测强加于301师和这次演习之上。我认为这种猜测根本不能成立。如果他们301师有什么小动作,有了什么新装备。我在军机关的时候不会没有听说过的。”

刘伟见这次谈话有谈僵的趋势,出来提议道:“我建议把师长政委的意见都写成作战计划,演习开始前24小时按照对方情况部署兵力。”

张军梦有些火,但是不便发出来,他使劲的摇摇手,像要挥走什么厌恶的东西,道:“你们随便吧。”说完走出的师部。

“政委。。。。。。”刘伟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孙人杰打住了,孙人杰道:“张师长现在有些脾气,让他先冷静一下吧,等演习结束后他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的。他一直在讲战斗力战斗力,我赞同他的观点,战斗力不是用好于于对手的装备打出来的,而是通过整个师的宏观调动促进出来的,我会和他好好谈一下的,我们领导班子之间的分歧并不是不可以调解的嘛。”

刘伟说道:“那我先回去了,政委,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孙人杰看着电脑上的地图道:“好,你先去吧。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这几天为了这个作战计划你也没睡多少好觉。”刘伟苦笑了一下道:“这也只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罢了,等到演习开始,那才够人忙活的呢。”说完行了一个军礼退出了师部。

张军梦一个人闷坐在石凳上,他在苦想赵建国究竟会用什么招数,他不是那种会等着挨打的人。军事这东西,一研究深了,就会为它着迷,为它疯狂。他突然烟瘾上来了,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刁在嘴上,可惜摸遍了全身却找不到火。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跟正在燃烧着的火柴,他忙借着火把烟给点了。他这才仔细的看清给他点烟的那个人是刘伟。他有些皱眉的道:“你怎么来了?”

刘伟把火柴挥灭了,道:“在你手下久了,当然知道你会在这里想些事情。只不过从来没有打扰过你。”张军梦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盯着那跟火柴。像是解开了一个结似的,眉头突然舒展开:“假如赵建国要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我们最大的伤亡,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刘伟低头沉思了一会道:“他们是混编师,假如在我方部队集结的地方进行导弹覆盖,是最小代价换取最大利益的方法。”

“不错,所以我认为他们必定会用诱饵吸引我们部队的进攻,然后进行打击。这个诱饵我认为可能是他的一半兵力。”

“但是他们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导弹覆盖的话他的部队不会幸免。而如果他的兵力损失超过二分之一,输的可是他们。”

“赵建国肯定有他的办法。”张军梦肯定的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只需要在其实现意图之前打掉他,拼速度,我们109师从来没见输过谁。只是这只老狐狸,我想出要出的招式必定是异于常识的,这点不能不防”张军梦已经预见这次演习的过程会十分激烈。

战争从来都是一门艺术,是人类智慧的体现,军人是为了战争存在,只有战场才是军人价值体现的地方。虽然早在两千多年前,老子就提出:“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这样的论述,可是战争从来不因为人的厌恶而消失。二十一世纪初,作为超级大国的M国再次在伊拉克挑起了战争,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这块饱经沧桑的土地上的时候,也深深感觉到战争并未远离这个世界,它可以是任何一种利益获得的借口也可以是利益本身。人类可以拒绝战争,但是军人不可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是自古就有的契约精神。军人必须在国家有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这是军人荣誉也是军人使命。演习,就是这种使命的预演。

演习当天

这是一场由A军301师和同属A军的109师之间的演习。由301师扮演蓝军,作为攻方;109师扮演红军,作为守方。这次演习的目的在于协调109师的各战斗序列间的配合,实战应用新的通信设备。

演习地点是在1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丘陵地区,虽然说是丘陵,其实和些小土坡差不多,丘陵间的道路相当平坦,所以能见度在几百米左右。而主要的几个高地红军已经布防完成,只等着蓝军的进攻了。

蓝军的防区只有2000平方公里,但是作为一个团的兵力来说已经足够多了。演习前包括演习指导委员会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认为蓝军有什么本事能打赢红军。但是只有蓝军心里自己知道这次演习将是展露自己隐藏实力的时候,所以上下一心,以击败红军最高的目标。

开始前一小时,凌子初和唐飞已经在摩步一营整装待发,唐飞作为工程师,有件事情是必须要自己去执行的,而凌子初不愿意待在枯闷的司令部,主动要求和唐飞一起下来行动。所以他们早一起已经按捺不住那颗兴奋的心了,因为这场演习将会是他们的舞台。

他们向司令部发出了准备完成的信号,司令部指示他们“待命”

这是漫长的一个小时,当分针不安分的转过三百六十度后,演习指导委员会下达了开始的命令。

双方部队都果断执行演习前制定好的计划。处于前线大洪山一带的红军部队对蓝军阵地进行了猛烈的炮火覆盖打击,但是奇怪的是蓝军阵地竟出奇的平静,仿佛没有一点声息。战场上最忌讳寂静是因为不知道对手的平静之后隐藏的是何种意图。所以红军司令张军梦下令继续炮火打击,刺激蓝军做出反应。他不敢托大,他心中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有些不安。他努力驱散自己心中的这种讨厌的感觉,作为最高指挥官,他不允许自己有失误。

此时赵建国正在移动指挥部内闭目养神。指挥部内的空间有些狭小,机器蜂鸣的声音让原本就焦躁的空气更难以让人喘动气。他起身看着间谍卫星发回来的图片,看清了红军的战略部署。

“如此分散的兵力部署,虽然占住了有利地形,但是长远来看,却是又利于我方的。这种战略上的失误,不太像是张军梦的风格啊,还是他对自己的部队太有信心了?”

赵建国下达了第一道命令:“令我军二营三营从侧面进攻大洪山,争取在敌人增援之前拿下大洪山。”

“令摩步一营按计划实行‘幽冥行动’,在红军发现我方意图之前完成任务。”

然后他静静的看着指挥屏,点燃了一根烟回头对刘政委说道:“命令都下完了,剩下的时间会很枯燥。”

张军梦看着前线传来的报告,心头不由得一紧,蓝军从侧面进攻,让红军毫无防备,占得了先机,他冷笑道:“好个赵建国,凭你两个营的兵力就想吃掉我一个团?”刘伟看了这份报告说道:“要不要派二团去增援?”孙人杰冷眼看了他一下,道:“这正是蓝军希望看到我们所要做的,别忘了赵建国还有两个导弹连没用呢。在兵力如此密集的情况下,他如果使用导弹覆盖,我们将会损失惨重。”

张军梦摇头道:“我认为现在是歼灭蓝军的最好时机。”

孙人杰反对道:“如果贸然让2团增援,只会造成后方空虚,给蓝军造成可乘之隙,最终导致全局的溃败。”

刘伟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张军梦打住了,“我看派出2团一半兵力进行增援,以倍于对方的兵力我想这总没有什么错,毕竟这就是对方的王牌,打掉它整个演习局势会朝我们这里倾斜,现在我们已经陷入了被动。”

孙人杰有些不甘心的气闷的坐了下来。“可是我们后方就这么任它空虚吗?”

“我想他们并没有多的兵力进攻后方了,赵建国不是神灯精灵,可以多调出一只部队出来。”

孙人杰无奈之下只能听从张军梦的意见。

“令2团抽出两个营的兵力,急行军赶到大洪山,彻底端掉敌人主力。”张说完后笑道:“这两个营由司令部直接指挥,因为刚组接上新装备,正好在这里应用一下这两个不同团之间的协调配合能力。”

刘伟说道:“这样恐怕时间上来不及,即便是急行军,几个小时之内也不可能赶奔一千公多里,到了那里1团能不能保住另说,如果蓝军打我们一个时间差,各个歼灭是必定的。”

张军梦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刘伟站起身来,指着战场地图道:“把一个营兵力空投到蓝军腹地,直接端掉它的司令部,迅速解决战斗,即便是蓝军能够回防,也达到了解1团之围的目的,如果这时与1团夹击,必定能形成合围之势。”

张军梦听了之后大笑起来,“看来你比我还渴望这场胜利,我手里就这么一张王牌,开战还没有多少时间就用上了。而且我们要想清楚,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可能是进入到一场常规的消耗战当中,丝毫体现不出科技练兵的要求。”

刘伟反驳道:“任何战术的实行最终结果都是为了战场上的胜利,先进的设备并不能完全决定演习的胜负,最终还是要靠指挥员的战术素养,设备的价值正是建立在战术之上的。”

张军梦点头道:“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那么由3营来执行空投任务,1个小时后对蓝军司令部进行斩首打击。”他转身问道:“蓝军指挥部那里有没有什么动静?”

“卫星传来的图像上显示蓝军指挥部周围有一个营的兵力在驻防。前线的侦察兵也证明蓝军的摩步一营在蓝军指挥部附近驻防。”负责报告前线动态的士官说道。

现在距演习开始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在大洪山一线的战斗还在僵持着。蓝军的移动指挥部里,赵建国正看着演习战场地图,托腮沉思道:“看来张军梦还没有发现我们的意图,摩步一营还没有进入指定位置吗?”

“10分钟之后到达指定位置,红军目前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刘政委说道。

现在凌子初和唐飞正坐在装甲车里,摩步一营的苏营长在他们的对面问道:“为何我们要绕这么远的路而最终和二营三营一样要打的是大洪山?大洪山的战略位置并不是那么重要啊?”

这时车长看了一眼仪表,说道:“还有10分钟到达指定位置。”

凌子初笑道:“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拿下大洪山,而是获得对方的通信设备,在这个过程中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也是必须的,否则我方损失也会惨重。我们的任务是奇袭,在对方还没有做好准备发出最后一份报告之前解决战斗,如果失败,只能再次寻找新的机会。”

“可是如果对方增援的话怎么办?我们兵力可没有他们多,这完完全全是一场冒险行动。”

“一场精彩的战役是智略和运气的结合,只有智略的话无论如何是不会打出一场精彩的战斗的。胜利是由无数个偶然和必然组成的。”唐飞上学的时候曾经研究过人类历史,发现主宰战争胜利最后往往是智略之外人力不能及的东西,天时地利都可成为左右胜负成败的关键。

“唉~在部队呆久了,思维多少有些僵化了,我上学那会我也这么敢想就好了。”营长发出了自己的感叹“看来要多向你们学习学习啊。”

凌子初和唐飞相视一笑。

“轰”的一声巨响,红1团的指挥部出现了突然了几辆装甲车和坦克。红1团方面的人被这变化震惊的吓愣在原地,他们不知道眼前的这只部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红军1团把所有的兵力都投在了对付蓝军2营3营的战斗当中,所以当团指挥部突然出现红军的装甲车的时候,他们的第一个念头是:“完了。”

摩步一营的战士们迅速的占领了红1团机房,唐飞大踏步的进入机房,把早编写好的程序输入到了机房负责联络的电脑当中。 凌子初不得不佩服,摩步一营的战士身上的这种虎劲,让战斗完美的画上了句号。剩下的就要看唐飞这个工程师的了。

由于摩步一营的背后奇袭,让红军1团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端了窝。在红军司令部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蓝军又进行了强烈的电磁波干扰,让战场的一切通信顿时陷入了瘫痪状态。

张军梦对此冷笑道:“赵建国他是不是忘记了我们这次演习的目的是什么了?我们这套新设备是不会被电磁波干扰中断通信的。不过他的意图很可疑,为什么他选择这样一个时刻进行干扰?”张军梦沉思道,“他这样做只会使自己的通信也瘫痪掉。”

张军梦迅速开启了新的通信系统,让各团报告自己的所在位置和目前状况。

“3团目前一切正常。”

“2团目前一切正常。”

“1团。。。。1团目前还没有反应。”联络员看着电脑屏幕道。

“1团最后一次联络是在什么时候?”张军梦问道。

“15分钟前,电磁波还没有进行干扰的时候。”

“15分钟,15分钟可能发生很多事情了。”张军梦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这种预感强烈的刺激着他的心脏,让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难道。。。。。”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1团目前一切正常。”在收到了1团的答复之后,联络员报告道。

“也许是因为战斗让他们动作迟缓了一些。”刘伟这么说道。

张军梦不安的心才稍微有所平复,“询问一下他们除了什么问题?”

“是由于电压不稳导致的系统不稳定。”联络员道。

张军梦在得到答复后又问道:“3营还有多少时间到达蓝军指挥部的位置?”

“还有半个小时。”

“那么这种不安感,在半个小时之后就可以消失了吧?”张军梦对自己这样说道。

“OK。”唐飞擦擦额头上的汗,“搞定了,比我最好的速度慢了10秒,差点就让他们发现破绽。”

“已经很不错了,才5分钟的时间。病毒怎么样了?”凌子初问道。

“已经随着刚才的报告发送到红军主机当中去了,再过10分钟就可以撤离了,他们的通信设备虽然先进,但是只是装备到团一级,战场上的战机往往是被这样延误的。”唐飞说道。

“战斗终于要进入高潮了啊。”凌子初露出期待的神色。

“看来凌子初和唐飞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呢。”赵建国在收到幽冥行动成功的消息后,淡淡的说了一句。可是谁都看的清楚他鼻尖因为兴奋而沁出的汗水。这场胜利,是他期待已久的。

战斗过去20分钟后,红军指挥部才收到红1团已经被歼灭的消息,孙人杰脸上顿时没有了血色。“怎么会这么快?”他喃喃的道,只是不知道他说的“快”是指蓝军行动的快还是红1团被歼灭的快。

张军梦果断的下令道:“让2团原地待命。”作为战场指挥,他马上认清了形势,那就是不能再让自己的兵力有任何损失,必须从战术上扭转自己的颓势。

可是卫星地图上显示2团不但没有停下待命,反而朝着蓝军腹地移动。

“这是怎么一回事?”孙人杰突然有些发蒙。

“报告,我们的主通信系统对外的连接端口已经被隔离,技术人员正在抢修。”一名士兵急忙的跑进指挥部。

“既然已经不能通信,那么为什么2团会朝那个方向行动?”张军梦虽然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仍然不甘心的问道。

“大概我们的密码已经被破译,蓝军向我军2团下达了假指令。”

“我们的备用系统呢?”

“备用那套系统是旧设备,由于目前强烈的电磁干扰,无法正常使用。”

“真她妈干的漂亮。”张军梦说了一句粗口,他没有想到这场演习竟然成了赵建国的个人独秀,而109师成了301师的陪衬,他有些不甘心演习就这么结束。

“不是还有3营一个空降营吗?现在应该到蓝军指挥部了吧?”孙人杰干咽了下口水。

“我们肯定被骗了,哪有什么蓝军指挥部,那肯定从一开始就是作秀给我们看的。”张军梦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他强烈的感到一种从身体内部发出的空虚感,让他无处着力。

蓝军两个导弹连的导弹已经对准了2团将要集结的地区。“如果是真的战争,那么这将是多么奢华的一场烟火晚会啊。”邹子山在看着导弹架缓缓升起之后说道。这次演习让他学习到了不少东西。

1个小时后,蓝军的导弹连对预定地区实行了导弹覆盖,虽然和最初的构想有了偏差,可是对战场瞬息万变的形势把握在这场演习当中赵建国也明显优于张军梦。

演习指导委员会裁定蓝军获得了这次演习的胜利。震天的吼声从蓝军将士的身体里迸发出来,他们赢了,他们把对胜利的执著化为胜利的骄傲。他们兴奋,可他们不知道如何把自己的这种兴奋表达出来,只有通过人类最原始的吼,发泄自己。

×××××××××××××××××××××××××××××××××××××××××××××

在A军的演习总结会结束后,张军梦拉住赵建国说道:“你小子从一开始就打上这次演习的主义了吧?”赵建国笑道:“兵者,诡道也,这是军事机密,恕不奉告。”

“我看唐飞那小子挺有潜质的。。。。。。”张军梦说道。

“怎么,打上我师优秀军官的主意了?我可告诉你,他是非卖品。”赵建国说道。

“嗨,看你一副守财奴的模样。我刚得到消息,最近军里准备组建一只信息大队,从我们这两个师里抽调人才组建,我觉得他挺符合要求。”

“把他放到那里历练一下也好。在那个地方更有利于他的成长。”赵建国点头道。

“打了我一场翻身仗,又从我这里得到了这么好的消息。你不觉得应该请客谢一下吗?”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早就惦记上我们家那瓶10年珍酿了吧?”赵建国打趣道。

“别把我说的跟闻见腥味的猫似的,我可先把话撂到这里,下次演习就没这么便宜你了。我们家那瓶五粮液,给你预备着。”

“败军之将,岂可言勇。你先把军长让你写的那份检讨交上再跟我这里较劲吧,就你这场演习表现出的战术素养,委实看不出高明。”赵建国挖苦道。

“你真是得理不饶人啊。”

“我输的时候你不也是这么说的来着?比这好听不到哪里去吧?大家心照不宣,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竞争对手。”赵建国说道。

“行了,不跟你斗嘴了,斗了二十多年了你也不嫌累。”张军梦道。

赵建国说道:“与人斗,其乐无穷。我要走了,回去还要告诉唐飞这个消息呢。”

“晚上别忘了让嫂子做饭。”

“放心,饿不死你。”赵建国笑着上了301师的车。

“凌子初,”唐飞坐在宿舍的床上,“你喜欢军人这个职业吗?”

“为什么这么问?如果不喜欢,你为何要穿上这身军装?”凌子初有些奇怪,他正凝神在玩红色警戒。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何会成为一名军人,我走的路都是由家人设计好的,从小到大,我就是别人眼中的好孩子。所以一开始来这里的时候我有种抵触情绪,不想再按他们的路走下去。所以故意在考核的时候留下很多空白,让自己的成绩不理想。可是遇到你之后就不一样了,觉得当军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要说那次考核啊,我故意把选择题都答错了,你去看我的试卷,保证一个对的都没有。可惜呢,全答错是不得分的。”凌子初狂点着鼠标用间谍窃取了敌人的科技。

“为什么要这么做?”唐飞有些奇怪。

“因为原本对我而言,在哪里当兵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侧重点不一样,可是当我得知自己被分到后勤团之后我快要疯掉了,我可不想指挥着人整天搬运东西。”

唐飞白眼道:“白痴。”

“可我喜欢军人这个职业,生活中的那些职业太平庸了,只有军人才符合我爱冒险的性格。虽然军队生活有那么点单调乏味,总觉得身上背负了使命,可以为这个职业奉上自己的灵魂和鲜血”

“你能不能把使命说的具体一点?”

“从战略角度讲,我国现在并不是处于一个平和的环境当中的。”凌子初找出一幅世界地图,讲道“我们现在被M国战略链条封锁住,从J国到P国,都有它的军事基地,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抑制。台湾问题悬而未解,台独分子蠢蠢欲动。南海争端也日渐凸现。这是M国的因素在作怪,没有它的插手,解决起来要比现在容易的多。中国如果要想崛起,就必须突破M国的这种封锁。首先是台湾,拥有台湾海峡,就等于占住了一个有利的交通要道,锁住J国的咽喉。其次是南海,海军有对自己海洋的绝对控制权,P国也不在话下。海军如果有航母就好了,Y国海军就是因为有2艘航母才能威慑邻国的。”凌子初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一切都是急不得的,所以我说的使命,就具体而言,就是能够对自己国家的主权做出坚实有力的保障。”

“我突然觉得这身军装沉甸甸的。”唐飞道。

“那表示你知道它的分量了。”凌子初道。“使命是由那些有觉悟的人执行的。”

(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