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海军:大炮巨舰时代凄美的句号

小帅蚂蚁 收藏 0 1327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沙恩沉没后的幸存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试航完毕后的沙恩霍斯特战列巡洋舰



任务


码头上鼓乐喧天,热闹非凡。人们用鲜花、掌声和欢呼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们壮行。驻锚在挪威阿尔塔峡湾的沙恩霍斯特好战列巡洋舰骄傲地昂起它那杀气腾腾的9门279毫米巨炮,将人们对它的颂扬与景仰一股脑儿地全盘收下。


即便是身处隆冬的北欧海峡,也遮盖不住此时屹立在舰桥上的德国舰队司令埃里希-拜中将脸上春天般的笑意。站立在他身旁的是同样意气风发的新任沙舰舰长弗里茨-J-欣策。两个人一边交谈以便不失时机地向着送行的人们挥手示意,而这样的举动往往又能印发更为热烈的回应。


这样的场面不由得使他们回想起1938年10月3日,在威廉萨文海军基地正在举行盛大的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的下水典礼。作为纳粹帝国第一艘巨无霸级的超级战舰,它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同时也被不甘居于人下的德国人寄予了厚望。当年的海军总司令雷德尔陪同“元首”希特勒出席了这一盛典。尽管在检阅仪仗队时,雷德尔决意不行纳粹举手礼,跟在希特勒身后的他只行了传统的军礼,与此时野心勃勃、张狂外露一丝不苟地举起右臂检阅仪仗队的“元首”共同构成了一幅滑稽可笑的画面。但是早已被“千年帝国”美梦冲昏了头脑的希特勒好象并没有在意雷德尔的不和谐的举动。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陶醉在纳粹谎言中的德国军民与那个疯狂的年代一起疯狂,就让理智的雷德尔独自理智去吧。


典礼的高潮来到了,3.8万吨级的沙恩霍斯特号徐徐滑入水中,这一刻深深地映印在拜与欣策的心中。作为海军的一员,他们感到了一种自豪的幸福。德国上下句国欢腾,他们终于摆脱了《华盛顿条约》的羁绊,一扫战败的阴霾。心满意足的希特勒面带诡异的笑容看了看周围沉浸在幸福中的亢奋的德国军民,战争已经成为他唯一的渴求。他下令由沙恩霍斯特号取代格拉夫-斯佩号成为纳粹舰队的旗舰。


远处教堂的钟声压过了送行者们的喧嚣。拜中将将头扭向欣策:“明天是圣诞节?”欣策点了点头。拜中将若有所思地自语道:“44年就要到了,也许明年的战事会……”,说着便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舱室。


独自站立在舰桥上的欣策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此次出征的命令。根据命令,沙舰出击的方向是摩尔曼斯克港,截击英国的JW55B护航舰队,该舰队由19艘货船组成,并有若干大型驱逐舰护航。欣策露出了一丝冷笑,因为谈对自己驾御的这艘钢铁巨舰充满了自信:“应高那几艘驱逐舰如何经得起我这9门11英寸主炮的重锤!毫无抵抗能力的英国货船必将再劫难逃,沙舰必将赢得新的荣誉。”


丰盛的圣诞晚餐使水手们暂时忘却了硝烟弥漫、危机四伏的战场。但是当拜中将向全体战斗人员传达了这一代号为“东线行动”的作战命令后,群情激昂的水兵们再度回复到亢奋的状态。是啊,一年来德国海军的水面战斗舰只几乎没有进行过真正的战斗,几艘主力舰一直泊靠在北欧的港口内以牵制强大的英国舰队。今天他们终于可以一显身手上阵杀敌了。餐厅中传来的战歌声彻夜萦绕在港湾上空。


凌晨七时,作好一切准备的沙舰在驱逐舰的伴随下悄然地离开了驻锚地,狰狞的舰体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出奇的可怖。


启程


早在此次任务决定之初,海军内部就一直争论不休。坐镇基尔港的北方战区总司令奥托-施尼温德中将彻底否定此项命令。他认为由于气象条件恶劣,执行侦察任务的飞机停飞,在对手确切位置确定前,不宜将舰队盲目地投入战斗。毕竟德国海军与“家底殷实”的英国皇家海军比起来显得过于穷酸了。


在格拉夫-斯佩与俾斯麦号相继沉没后,希特勒对水面舰队彻底失望了,盛怒之下的“元首”竟然命令拆毁所有的大型战舰!邓尼茨巧妙地保全了这些舰只,他提出了一项改编方案,并得到了“元首”的支持:将重巡洋舰希佩尔号连同轻巡洋舰科林号、莱普齐甘号提前退役;“身负重伤”的战列巡洋舰格奈森诺号放弃维修;改造吕佐夫、希尔号袖珍战列舰以及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埃姆登号用于训练。如此一来,可堪一战的制海舰就只剩下沙恩霍斯特号和提尔皮茨两舰了。邓尼茨坚信,这两艘战舰有朝一日定会给予英国舰队以沉重打击,并证明保留一支水面作战舰队的重要。他期待着这一天有一年之久,这一天终于盼来了,他怎肯放弃?此时的邓尼茨也象他的“元首”一样,变得好大喜功起来,渴望通过几次战斗一劳永逸地击垮对手这样梦幻般的“信念”是希特勒及其周围人的精神支柱。邓尼茨多次向希特勒表白:“只要指挥官不被擎肘,此行定有成果。”并先后几次向执行任务的拜中将发电,“要大胆而巧妙地主导战略局势。”;“此战不应半途而废。”


北方的冬海水文、气象条件都很恶劣,身披大衣的拜中将在欣策舰长的陪同下站立在舰桥上。凛凛的冻风卷起海浪冲上舰艏甲板,转眼间,甲板上、炮塔上便冻结上一层厚厚的冰。漆黑的海面上什么也看不到。“这种鬼天气,连海鬼也不敢出来。”欣策小声嘟囔了一句。拜转过身来说:“英国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欣策会意地点了点头,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一群群英国水兵面对沙舰时失神落魄的样子。他知道英国人对他的沙舰又恨又怕。欣策当然记得,早在大战爆发当年,同样是遥远的北方大西洋,同样是漆黑寒冷的凌晨,英国皇家海军排水量达1.67万吨的拉瓦尔品弟号巡洋舰仅仅抵抗了13分钟,便被沙舰击沉。这一天是1939年11月24日,时间是凌晨5时13分。欣策抬起手腕下意识地看看手表,但是在漆黑的寒夜里他看不清表盘。他反复思考、联想邓尼茨发给拜中将的电报,他知道帝国的高层核心渴望一次胜利来维持对本以衰颓的战事的幻觉,而他与拜中将也同样渴望一次胜利来证明他们的军事才能。


舰队的出航并不顺利。承担沙舰护航任务的驱逐舰队直到行动前半小时才跚跚赶来,留待准备的时间显然是不够的,最终舰队起航的时间推迟了两个小时。狂风与怒涛似乎也在捉弄着这支舰队,驱逐舰的适航性明显不足,他们是出了全部力气与自然抗争,而沙舰的通讯设备在大风中显得过于脆弱,经常失灵。所有这一切使得拜中将焦虑不安。缺乏统率经验的他终于按捺不住了,他向纳尔维克的基地发出了一份电报,正是这份莫名其妙让人泄气的电报改变了战斗的结局。电文如下:“驱逐舰武器大受影响。”


转折


这封电报立即为英国皇家海军所截获。皇家海军据此得出了纳粹海军的大型战舰已在出海途中的结论。随后,这一情报立即送交位于JW55B船队以东150英里处的诺福克号巡洋舰,正在率队返航的诺福克号立即召集轻巡洋舰贝尔法斯特号与谢菲尔德号作好战斗准备,并提高了航速。护航另一支船队的英国本土舰队也与同时收到了这一情报,舰队司令布鲁斯-弗雷泽中将亲率战列舰约克公爵号、轻巡洋舰牙买加号及四艘驱逐舰掉转船头,向被急驰,以期截住敌舰。


毫不知情的沙舰依旧保持着航向、航速在黑暗中前行,拜中将指令关掉水面搜索雷达,以避免被英国舰队发现他们的行踪。一整天的奔波令拜中将倍感疲惫,而更令他烦躁不安的是在预定海域竟然没有目标的踪迹!看来施尼温德中将的语言不幸成为了现实。


拜中将只得命令5艘驱逐舰在沙舰前方10海里处布成20英里矿的扇面队形向西南搜索。这种大海捞针似的搜寻毫无结果,急得拜中将在舰长市里一会儿骂天,一会儿骂海,最后连海军司令部也给捎上了。


12月26日上午9时24分,天空中的一道闪光照亮了海面。原来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在向西的快速航行中突然从雷达屏幕上发现了正在前方17海里处的沙舰,贝舰于是悄悄尾随了大约40分钟,以等待友舰的到来。拜中将与欣策立即冲出舱室想舰桥跑去,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被英国人盯上了。六分钟后,由诺福克号射来的炮弹首先在沙舰附近爆炸,203毫米的炮弹击起了杲杲的水柱,接着谢菲尔德号也开始了攻击。欣策舰长赶忙命令打开搜索雷达,话音未落,一颗炮弹便落在了前甲板上,前雷达天线在轰鸣声中化作碎片。几乎与此同时,拜中将下令甩开英舰的纠缠,继续寻找JW55B船队,已经开机的沙舰后部雷达开始转动起来。


正在海面上盲目搜索JW%%B船队的德国驱逐舰在听到第一声炮击后连忙转舵,可是在茫茫冰海上竟找不到沙舰的位置。


天气变得越来越糟,天空中下起了大雪,海面上升腾起浓雾,对战的双方在雾气中遁形,渐渐地脱离了接触。惊天骇浪不仅折磨着德国人,英国人也象瞎子一样费劲地搜寻着目标。双方相互追逐,却有始终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午后,德舰首先发现了英国巡洋舰,279毫米主炮立即瞄准了英舰诺福克号,拜中将咬着牙下达了攻击命令。曾经将英国海军光荣号航空母舰送入地狱的279毫米炮弹离膛而去,巨大的水柱将诺福克号团团围住。英舰毫不逊色地展开了反击,一场激烈的海战在风雪交加、怒涛汹涌是冰海上拉开了序幕。


5艘德国驱逐舰奋力赶来,准备寻找时机使用鱼雷对英国巡洋舰发动攻击。可是英舰队早有准备,4艘驱逐舰立即冲上来缠住德舰,将它们与沙舰分割开来。


面对勇猛异常的英舰,沙舰显得毫无办法。三艘巡洋舰象猎犬一样对强壮如虎的沙舰进行轮番攻击。就在这时,一发279毫米炮弹突然击中了诺福克号,巨大的爆炸声令人胆寒,但是顽强的诺福克号并未受到致命的打击,仍在拼命地抵抗。当第二发279毫米炮弹砸在诺福克号的舰体上时,英舰有些犹豫了,拜中将趁机命令舰队放弃任务,加速撤退。


事后,拜中将的命令受到众多非议,大家众口一词地指责拜中将的懦弱行为。人们认为他理应先解决了英国的巡洋舰。但是拜中将也自有他自己的道理:首先,此次出征的目的但是攻击英运输船队,而不是与对手决战,保证沙舰的安全对于处于全面劣势的德国来说是很重要的;其次,拜中将担忧的是犹如困兽的英舰在近距离上是鱼雷攻击。不管怎么说,反正拜中将已经放弃了任务。他一面指挥沙舰向南航行,一面命令驱逐舰队返回基地。很快,交战双方再度脱离了接触。


结束


始终保持31节航速的沙舰离纳尔维克基地已经近在咫尺了,坐在舱室中的拜中将的心情却越发的郁闷,脸色也难看得要命,水兵们个个受到了感染,全都默默地忙着各自手中是活计,整条沙舰死气沉沉如同一条“黑船”孤独地在大海上漂泊,只有烟囱费劲地咳嗽着。


与此同时,弗雷泽中奖率领的皇家海军的本土舰队也在匆忙地赶路,他的任务就是找到并敲掉纳粹海军的巨舰。现在的他已经得知对手是大名,弗雷泽的脸上不由得浮起一层轻松的波浪。他明白,所有的皇家海军军官都渴望亲手屠杀沙恩霍斯特??这艘纳粹海军功勋最丰的战舰,并籍此扬名立腕。不过,上天将这一大幸事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弗雷泽中将招呼水兵们仔细观察,并命令雷达兵打开雷达严密搜索。他发誓一定要摘下这颗蜜桃,为葬身沙舰的同僚们复仇!


下午四时十七分,约克公爵号的雷达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信号微弱的亮点。当雷达兵用略带颤抖的声音将这一情报向他的将军汇报后,弗雷泽目光凝重地说道:“这回他跑不了了!”弗雷泽松开进我的双拳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心里早已渗出了湿滑的汗水,他明白这是钢铁与钢铁的碰撞,是巨兽间的角斗。


沙舰此时仍在22海里外高速航行,由于雷达被彻底击毁,天气又糟得一塌糊涂,拜中将根本不可能知道近在咫尺的威胁,他现在唯一的信念是将沙舰完好地驶回基地以卸下身上的重任,这一使命已经压得他快喘不过气了。


下午四时五十四分,一颗照明弹从皇家海军轻巡洋舰贝尔法斯特号上呼啸着钻入夜空,转瞬间漆黑的天空变得如同白昼一般,孤独的沙舰在茫茫大海上露出了它巍峨的身躯。许多从未见识过沙舰威颜的英国水兵不禁啧啧称奇。而沙舰官兵也仿佛魔法般地一下子涌到了甲板上。“准备战斗!”拜中将声嘶力竭地咆哮道。身陷绝境的他知道此时此刻只有虎口拔牙般地拼命了。素质优良的德国水兵们在战斗警报声中快速进入战位,只等那决定生死的时刻到来。


当两舰的距离只剩下14海里时,弗雷泽庄严地命令开炮。英国炮手好象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不等司令官的话音落地,一发360毫米炮弹已经向德舰射来,双方旋即转入了最重量级的死拼。


沙舰此时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比它更奘更猛的约克公爵号战列舰,只有背水一战消灭这艘皇家海军的新型战列舰才有可能改变自己垂死的命运。于是279毫米巨炮直指约舰。首先被对手击中的正是约舰,此时交战双方的作战经验与技术显得格外重要。沙舰还击的炮火准确命中了约舰的桅杆,这使得英舰队上下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是至今也无人清楚,为什么这发炮弹没有炸开?只是将约舰桅杆上的雷达天线砸断。一名英勇的英国军官顶着狂风冒死攀上桅杆将天线修好。而沙舰趁机赶快逃跑。


双方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尽管沙舰具备航速上的优势,可是仍然无法逃脱约舰火炮的射程。360毫米巨炮炮弹不断地在沙舰周围爆炸,被击起的水柱将沙舰牢牢罩住。沙舰自然不会坐以待毙,279毫米巨炮对约舰还以颜色。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激烈的海战之一,交战双方中的任何一次准确的命中都可以导致对手的彻底毁灭。


英舰的立世之本是更为有力的炮火及更为强壮的舰体;而德舰所能依赖的是更高的机动性能和日尔曼士兵高超的战斗技能。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成功地两次命中英舰诺福克号、一次击中约克公爵号。但是随着战争的持续,素有优良传统的皇家海军愈发表现出骁勇善战的本色,英舰队上下都明白今天将是改变历史的一天。


一发紧似一发的炮弹向着沙舰冲去,突然从沙舰上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接着一团浓密的黑烟从沙舰舰艏的主炮炮台上腾起,并在几十米的高空中幻化为明亮的橙色火光。沙舰终于被击中了!


英舰官兵深受鼓舞,命中率也不断升高。又一发炮弹准确地击中沙舰舰艏的另一个主炮炮台,第三发炮弹则击中了沙舰位于吃水线上的锅炉房,炮弹击穿了一根通向轮机的重要的蒸汽管道。沙舰的航速一下子从30节降到了10节。面色铁青的拜中将望了望同样面色铁青的欣策,然后一边命令轮机兵进行紧急抢修,一边准备给邓尼茨及“元首”发电。他的电文如下:“只要我们还有最后一发炮弹,我们都将坚持战斗!”这句带有悲观色彩的电文传达了一个准确的讯息,即拜与欣策的要实现他们的老上级雷德尔元帅的誓言:“或是全体官兵众志成城夺取胜利;或是高高扬起战棋没入大洋。”欣策舰长更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沙舰作为帝国海军的象征始终北荣誉伴随着,作为沙舰最后的一任舰长,他要将这一传统推向极至。

很快,沙舰的全体舰员都北集中到了甲板上,并且迅速地组成了一条长长的人链,水兵们将一颗颗沉重的炮弹通过人力传递到舰艉。这种场景深深地打动了英舰队司令弗雷泽,他略带伤感地命令驱逐舰出击。4艘驱逐舰将鱼雷一条条地投入冰冷的海洋,远处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沙舰燃起的大火照亮了天空,这艘巨舰如今已是伤痕累累、一片狼籍再也不能动弹了。


弗雷泽立即率领约舰及3艘巡洋舰再度出场。此时他的猎物仍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是已经无法对英舰构成任何威胁了。贝尔法斯特号继续将无情的炮弹不断地抛投到沙舰的身体上,突然沙舰身子一歪向南方发生了倾斜。晚上七时十二分,贝尔法斯特号终于敲掉了沙舰最后一座主炮炮塔。令弗雷泽感动的是,仅剩下2门150毫米副炮的沙舰还在继续战斗。


四十五分钟后,沙舰舰艏猛地向下一沉,整条船笔直地没入了大洋,只有3个巨大的推进器还在无助地旋转着。事后通过统计来自各方面的资料发现沙舰遭受的打击是令人震惊的--数百发炮弹在沙舰上爆炸,在对沙舰进行攻击的55条鱼雷中至少有17条直接命中!


伴随沙舰一起沉入北方冬海的共有1968名德国官兵,几百人在沙舰沉没时跳进了大海,冰冷刺骨的海水使得落水官兵在几分钟内便失去了知觉,接着便溺水而亡。英国驱逐舰天蝎座号在茫茫冰海上全力搜寻幸存德军,最终只有36人获救。


德国官兵的勇气深深地震撼了弗雷泽中将,这位将军在当天晚上动情地对手下官兵说道:“先生们,如一天你们被派遣到这样一艘军舰上,参加这么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我希望在场诸君能向沙舰官兵那样轰轰烈烈地作战!”几天后,约舰返航英国时,当途经沙舰沉没的海域时,弗雷泽中将亲率全舰军官及仪仗队,列队在甲板上,目送着一个象征缅怀的花环抛入海中。


在失去沙舰后,纳粹海军只剩下一艘巨舰--提尔皮茨号战列舰,但是提舰再也没有出海作战,因此被人们称作“寂寞的北方皇后”。提舰于1944年11月20日被英国的兰开斯特轰炸机投掷的“高脚柜”巨型炸弹击中而倾覆。


以后的历史表明,沙舰的死亡出击是最后的一次传统模式的海战,沙舰的沉没为大炮巨舰的历史划上了凄婉的句号。在这以后,潜艇与航空母舰的作用愈加明显,并将海战的作战方式推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