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光绪传奇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李菊耦的心事

魏爱林 收藏 2 2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4.html


第三十八章 李菊耦的心事

“德公公,您请留步,劳您受累了,您早些回去歇着吧!”丁汝昌他们四人离开养心殿后,心里各自揣着事,跟在小德子的身后走到宫门口前,丁汝昌向这位在当今皇上面前最得宠的太监总管小德子拱了拱手说道。

小德子并不是那种仗着主子恩宠就霸道横行,瞧不起他人的人,相反他还是一个挺和气的人,要不然光绪也不会那么宠幸他了,小德子听了丁汝昌的话后,叹了口气拱手还礼道:“唉!休息什么呀?万岁爷都还没有歇下了,咱们这些做奴才的又怎么能安心去歇着呀!各位大人请了,咱家还要回去伺候万岁爷呢?”

“现在都快三更天了,皇上都忙了一整天了,皇上也该快要歇了吧!”一直在旁边没有多说任何话的刘步蟾看了看夜色,听了小德子的话后,估摸了一下时辰问道。

“还早着呢?你们没有瞧见案几上的那些奏章吗?万岁爷召见你们四位大人就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呈上来的奏章还没有时间来得及批呢?咱家估摸着呀!咱们万岁爷今晚怕又是要熬通宵了,唉!咱家多嘴了,各位大人你们请慢走,咱家要回去伺候万岁爷了。”小德子听了刘步蟾的话后,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说完又朝他们拱了拱手就转身回去了。

丁汝昌、邓世昌等四名北洋水师的将领在京城并没有置办府邸,接到光绪召见他们的圣旨后,就急匆匆赶到李鸿章的府邸讨要对策时,李鸿章让自己心爱这四个部属面君后就到他的府上好为他们接风洗尘,虽然现在都已快三更天了,丁汝昌等人还是赶到了李府。不经下人通报就来到了客厅。四人看见李鸿章正坐在太师椅上打着瞌睡,旁边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正趴在桌子上睡的香甜,四人忙上前打千行礼道:“属下参见中堂大人,给中堂大人请安!”

被他们的请安声惊醒的李鸿章拂了拂自己凌乱的胡须,抬手虚扶笑着说道:“你们回来了!都起来吧!在我的府上,你们就不必讲这些虚礼了,哦!天色已经不早了,想必你们也该饿了吧!我已经命下人备好了酒菜,走走走,咱们一起去吃点东西。”说完就示意在一旁候着的下人们准备开饭,又轻轻的摇醒趴在桌上睡的正香的小女孩,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慈爱和溺爱的小声叫道:“菊耦快醒醒,菊儿,你丁叔叔、邓叔叔他们回来了。”

只见一个长的像个瓷娃娃的小姑娘嘴里不知咕噜着什么,用手揉着眼睛又趴到桌上娇慵说道:“爹,我要在这里等丁叔叔他们回来嘛!”

丁汝昌等这四个沙场老将显然也很疼爱李鸿章这些最小的这个小女儿,虽然他们身上杀气十足,可是在李菊耦面前却装得像一个十足慈父,丁汝昌用他自己的胡须扎着李菊耦的粉颈笑着说道:“小菊耦,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是谁?”

李菊耦是李鸿章的继室赵氏为他生的最小的一个女儿,生她那年正是李鸿章成功调停天津教案,李鸿章因功被朝廷升为直隶总督,旋而又兼任北洋通商事务大臣,又在同年同治十二年<1872年>,朝廷加授他为武英殿大学士。因此李鸿章认为自己的这个小女儿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所以一直以来李鸿章对她疼爱有加,就连她上次偷跑出府邸去偷看光绪御审日本浪人杀人案之事,李鸿章都没有舍得过于责罚她。再者李菊耦生得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殷红的香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的生在她那清纯可爱,文静典雅的瓷娃娃脸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也确实有招人疼爱的地方,小小的年龄就能看出她将来定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李菊耦被丁汝昌那密厚的硬桩胡须给扎醒了,小手揉着她那睡眼朦胧的双眼,听见他们四人说话的声音,高兴的说道:“啊!呵呵!痒,丁叔叔你坏,丁叔叔、邓叔叔、刘叔叔、林叔叔你们终于回来了,菊儿等你们都等的睡着了,皇上怎么晚才让你们回来呀!”

“菊耦,你也见到你几位叔叔了,你丁叔叔他们还没有吃饭呢?你先回房间睡觉,明天再来见你丁叔叔他们好不好?”李鸿章对这个小女儿溺爱的都让他其他的子女妒忌,李鸿章待她给丁汝昌四人打过招呼后,打断她的话说道。

李菊耦等了这么长时间才见到丁汝昌四人,自然不肯就这样回房间睡觉,拉着李鸿章的衣角撒娇道。“啊!丁叔叔他们还没有吃饭呀?正好菊耦也饿了,我也要和几位叔叔一起去吃点东西,吃完了我就回房好不好嘛!爹。”李菊耦的声音又甜又糯,装出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实在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

李菊耦可能是真的饿了,来到饭桌后就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将她喜爱的食物塞满她的小嘴,抬头看见丁汝昌他们四人,怔怔的望着桌上的珍馐美味居然连筷子都没有动,急急的咽下嘴里的饭菜说道:“丁叔叔你们怎么不吃呀!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皇上请你们吃过御膳了。”

李菊耦天真的话语又勾起了丁汝昌四位在养心殿见到光绪所进膳食时的情景了,坐在李菊耦身边的丁汝昌轻轻的摸了摸她的秀发,只是长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在官场里打拼了几十年的李鸿章,见一向在他府上都不拿他们自己当外人看的丁汝昌四人此时竟然望着满桌的饭食不动筷子,各自想着心事起来,听了李菊耦的话后,也不出声反而长叹了一口气。李鸿章稍稍一想就琢磨出了他们几人心里所装的那些事,知道丁汝昌四人一定也是在面见小皇帝时,心里有所触动,李鸿章也不点破,拿起筷子含笑的对丁汝昌四人说道:“禹廷、正卿,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子呀!都饿了一天了,这些可都是你们平日最喜爱的饭菜呀!难道真的如菊儿所言,皇上请你们吃过宫廷御膳了?”

李鸿章亲自说话了,四人也不好不答话了,丁汝昌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是这样的,只是..只是..”

“这...这怎么说才好呢?”连性情一向急躁,心里搁不住话的邓世昌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李鸿章虽然下定决心全力辅佐光绪成就一番帝业,可是他的心里也不免会有些小九九,他非常了解这四人的性格,现在连邓世昌都这样吞吞吐吐起来,李鸿章心里不由的噶噸了一下。小皇帝曾经和他提及过要要整饬吏治,整顿旗务和编练新军的事宜,别看小皇帝现在对他自己宠幸有加,可是伴君如伴虎,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李鸿章还是懂的。面前的这四个人可是他在北洋水师里的心腹亲信,有了他们四人效忠于他,他就能很好的掌握北洋水师,这可是他能在朝中屹立不倒的重要依存之一,要是他们转而效忠于小皇帝,万一.万一事情有变...,这让李鸿章心里有了几分担心,神情也不由的凝重起来。

“中堂大人,还是让卑职来说吧!”四人中心机较为深沉,性情比较沉稳,一直很少开口说话的刘步蟾见李鸿章的神情,知道李鸿章的疑心病又犯了,而丁汝昌和邓世昌两人又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所以主动接过话将他们在养心殿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一切都完完全全的说给李鸿章听了。

刘步蟾说完见李鸿章的神情渐渐的舒展开了,也放心了不少,又转过头细声对李菊耦说道:“菊耦,你现在知道我和你丁叔叔他们为什么吃不下去饭了吗?当今的皇上为了咱们大清国连他自己膳食都...唉!”刘步蟾说着说着又勾起他的心事,话也并没有说完,端起酒杯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李菊耦听完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又浮出了她几天前在九门巡检司衙门亲眼看见光绪后,光绪的模样不时出现的小姑娘的睡梦中。照理说皇宫内每日锦衣玉食的小皇帝应该养的是满脸红晕,富富态态的才对,可是小皇帝的身板却瘦瘦弱弱的,仿佛一阵风吹过就能将他刮到在地似的,他的下颚尖尖的,小脸卡白卡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这些被李菊耦看着眼里也不知为什么,她直觉得心疼不已,小皇帝弹指挥手见就诛杀顺天府尹张克帆和鸿胪寺少卿王国科这两个犯官时那种君临天下的神情却又让小姑娘的芳心感到十分自豪。

李鸿章见坐在他身边的小女儿,双臂搁在桌上支着她的粉脸,脸上时而显出难过,时而又显出兴奋的神情。知女莫若父,李鸿章瞧着自己心爱的小女儿的神情,再结合女儿这几天的表现,他立马明白了她心里现在所想的事情,“要是..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也不用整天担心鸟尽弓藏的这些事了。”李鸿章心里不由的为自己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感到好笑,他就算要通天的本事,这件事也很难办成。李鸿章暗自叹了一口气,心想:“菊儿眼看就快满十三岁,女儿大了不中留,看来得马上为她订一门亲事了,也省得她这样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的。”李鸿章轻轻摇醒正在沉思中的女儿,笑着说道:“菊儿,在想什么呢?时辰也不早了快回房歇着吧!爹还要和你几位叔叔谈公事呢?”

被李鸿章惊醒过来的李菊耦看着自己正满脸笑意的父亲,不觉得脸上一红,站起身向李鸿章等人福了福,告了声罪,就匆匆跑回了自己的闺房,捂着自己的秀被内,为自己刚才那些羞人的想法觉得害羞不已。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