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中国海军湘潭号护卫舰军官大曝中越“314”海战内幕(二)

jstyh_2006 收藏 0 1673

1988年3月14日


01:00时,突然广播起床,我舰奉命离开双子岛。

07:45时,我起床到上面看了看,在这里,有不少的舰船。

我方:502、531、556。

越方:运输船一艘(HQ605号)、大型登陆船一艘505。

越军的605船离我们很近,有1.2海里。他们放小船在这片礁上插下国旗,抛锚和我们相峙,从望远镜——就是用肉眼也清楚地看到船上有几个裸背的越南人。

远处,我531、502和敌登陆舰对峙着。

早饭后,我舰与越军的运输船最近距离还不到1海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几个越南军人的面孔。他们的嘴脸是那样的丑陋、令人厌恶!很难想象,这就是我们曾经的“同志加兄弟”?!

到了09:00时,我们拉响了战斗的警报,原来531舰已和敌舰干了起来,我们听不到炮响了,但见火光闪闪,水柱腾起……

此时,通讯特差,孙舰长恨不能把老邵这个观通长给毙了!而老邵早已急得满头大汗,还好!信号班长祝守军反应灵活,技术不错,呼叫老半天,总算断断续续沟通联络上,听清了任务——指挥舰502舰命令我舰立即向敌运输船开火,击沉它们!

我舰迅速与敌舰船拉开了距离。岛礁海域内平静如镜,为我们消灭这帮混蛋提供了绝好的打击敌人的机会。

09:15时,我舰两门主炮同时向敌船开火了,……中了!又一发中了!……,敌船开始起火,敌船在下沉……敌人刚才还赤背坐在栏杆上,现在跳水的跳水,死伤的死伤(不详)……

敌舰船没有什么火力来还击我们,他们可能仅有轻武器,对跳入水中的敌人,我们没有再向他们开火。

HQ605在下沉,我们又给它几炮,指挥舰502舰和531舰此时也把敌登陆船打得黑烟浓浓,它们怕是没什么能力来抗争了,指挥舰又命我们去协同击沉登陆舰,556舰又来到距敌舰3.5海里左右的地方,对敌505大型登陆舰进行炮击。

敌登陆舰浓烟滚滚,渐渐下沉……

11:30时,战斗结束。

之后,我方组成编队沿080.0度航线向东北方向驶去……

中越海军“3.14”海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既然战争的序幕已拉开,那就让我们这些时代的宠儿当一回主角,把大海当舞台,把枪炮声当音乐,把这场保卫海防的“戏”真实地“演”下去吧!


不久,即接到舰队通报:越军“别佳级”护卫舰两艘及一艘炮艇向我南沙海区接近。

——海战,以一种出人意料的简约方式结束了,而长久战争的阴云,正以云诡波谲的态势笼罩在南沙群岛的海面上。


(上述战况记录于战斗间隙)


第一次参加打仗,我有一种感觉:心慌。这种心慌——倒不是害怕,而是一想到刚才还是还活生生的人(且不管他是不是敌人),我们的炮弹打过去,突然间就有人会变成了一具僵尸, 心中不免稍有不安。但枪炮声一响,一切心慌就烟消云散,只想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13:25时,编队停止航行,任由战舰在海上漂泊,

14:20时,编队又沿263.0航向返回战斗海区。此时,编队成员已由502、506、556组成,531被半道赶来的506接替后,重返永署礁。

15:28时,接到舰队电报,电文如下:“各舰:再不要主动攻击越军,特别是越军运输船。加强对敌警戒,防止敌人进攻。舰队。”


前线评论:

从舰队发来的电文来看,这次战斗似乎打乱了上级的布署,莫非高层对此还没有统一思想??实际上也是,南沙建站工作刚刚开始,如果本来就没有打算一举收复南沙的意图,就这样进入了战斗状态,这给以后的建站工作和进度带来了极大不利,也将使我军方投入更多多的兵力、物力。

我军远离本土,物品、粮食补给多有不便,空军又不能协调作战,这些都是目前对我最不利的因素。我之见:就中越海上情况来看,迟早迟晚双方还会在海上较量一番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时机还不是很成熟。

今天击沉敌舰船的那一带礁石叫鬼叫礁。如果按中国迷信来说,这越军该着倒霉。你们不来鬼叫礁,“鬼”能叫你们下地狱吗?

今天是怎么打起来的呢?这里有一个不太可靠的通报:晨,敌505舰及另一艘代号为604船想进入我已占据的鬼叫礁,我方531舰劝其远离,越方无动于衷。于是,双方“操练”起来,531舰本奉命对岛礁进行试射,不知是听错了还是怎么的,朝505开了一炮,越军还击,又猛射一阵,敌505火力哑然,我们556舰一见那边火光闪闪,于是发现战斗警报。502指挥舰一看打起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命令我们把敌运输船击沉。我们接着也开火了……另一说是越军两舰船在07:40时左右突然操演起来,指挥舰让各舰注意敌人动静,用的是后发制人,不打第一炮,越军向我开火后,我才不得已进行反击。

以上传说究竟哪一个更准确不得而知。


夜幕下的大海显得幽暗而辽阔。

突然,一团红黄的火球从景宏岛方向升起。

“导弹袭击——!”有人叫喊。

霎时,在炮位,甲板、指挥所的许多人都发现了敌方向我方发射的导弹。

“战斗警报!——”

“铃铃……”

指挥所的警铃和值更室发出的战斗号令同时从广播里传出来。

舰员一阵奔忙,各就各位。

一带火光带着一带呼啸高速向我飞来。我舰立即进车。“唰!”导弹从我舰尾掠过冲入海底……真玄乎!

指挥所的人并不敢因导弹飞过而松口气,赶忙加强对海空了望和防导弹措施。并立即向指挥舰和舰队报告了我被袭击的情况。

——以上是3月14日19:05时到20:40时发生的事,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连续四次拉响战斗警报!看来越军开始报复了。好像晚上的气氛比白天更加紧张了!



*古风·海疆赋*


万里海疆兮恶浪激荡,魑魅纷扰兮百年张狂!


华夏多灾兮烽火绵长,国民苦难兮流离仓惶。


江河咆哮兮国魂不丧,枪炮隆隆兮愤然抵抗。


红旗猎猎兮故国神扬,长路漫漫兮历经风霜。


铁军威名兮远播四方,巨龙飞腾兮冉冉朝阳。


冰辙可鉴兮有海无防,长城不固兮唯善邻邦。


毒蛇性恶兮农夫惨亡,干将铮铮兮自有宝光。


日不可追兮吾心激昂,何日坚磐兮环宇独强?


誓洒热血兮牢筑铜墙,从此安宁兮谁敢窥望!



——3月14日于战斗间隙


*战地随想*

朋友,若你问我这次打仗有何感想?

我说我不想打仗,不希望这件事发生。

你问这是为什么?

我想,从大局来说,世界需要和平,人们渴望幸福。打仗,哪怕是以维护和平的名义,也会给一些人带来不幸,也会把本该用来搞建设的钱扔到了战火里。

从个人的小算盘来说,我也不希望打仗。因为我至少有两件事未办。一是在生前,还没有孝敬过自己的父母,多么希望自己能在为国尽忠的同时,也能多少尽点孝心,哪怕给父母写封信——可以说是遗书,表一表儿子不能孝敬父母的歉意,最后给举家献上的最美的祝愿。二是将自已所有的衣物留给兄弟,将自已所有的书籍赠给我的远方的女友。如果此两事办不好,我是万分遗憾的,死难冥目的。战争意味着生灵的消失,我不得不这样做最坏的打算。

你问我是否怕打仗?我说我不怕!老实说,我真想痛痛快快的打仗,特别是象陆军那老大哥那样,每人拿一支枪,背几颗手榴弹,神出鬼没地干一通,真是太有意思啦!而我们海军打仗,除了枪炮、导弹操作者还能显显身手以外,其他人则是“袖手旁观”,真不够劲儿啊!况且,战争能净化人的灵魂,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发现他人灵魂的伟大和高尚,也能使自己在战火的洗礼中变得日趋伟大和高尚。一切和欲望杂念都随着枪炮声而消失,使人达到忘我的高境界!

你问我是否怕死?死,想起来的确可怕,今天还在欢笑娱乐,还在观赏着这大自然的景色奇境,而明天则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每次见别人临走前都是那副蜡黄冰冷得令人害怕的尊容。这自然使人感到凄楚茫然。

可是,我不怕死。也绝不会在战场上装熊、胆怯!记得去年从76大队调离时,我曾和杨枢参谋长讲:希望能将我送我云南前线,我想到战场上拼杀,而不愿呆在平静的军港里空耗日子。

现在来看,算是到了前线——我们海军自己可以发挥作用的海防前线。也算是参加了一场战斗。作为和平时期的军人,能有这样的机会来体验战火的滋味真是一种莫大的幸运!打仗就那么回事啦。许世友将军曾有一句悲默的名言: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的疤!


1988年3月15日

今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布新闻消息:

“我外交部会照越驻华大使,越军在南沙对我海军进行挑衅,强占我国礁岛,我军被迫反击。”

(以上新闻由信号兵陈少能转述的,大意如此。)

今0800——1200时值班。

昨夜,几次战斗警报搞得人难以安寝,晨08:05才被电话唤醒。在朦胧中,听到苗副大队长说,舰队对我们为捍卫主权,惩罚越军的战斗给予了通报表扬。还说,南航、榆林基地、湛江基地,广州军区,北海水警区,潜艇支队,二支队,陆战旅等单位向我们表示祝贺!


1988年3月16日


今晨04:00——08:00时值班。


我们于07:00时再次来到南薰岛,由于大潮日,两片礁都露出了水面,颇为好看。


至今日,越军已派07号、11号、13号、17号护卫舰及831、853扫雷舰开赴南沙,分派在各岛礁于我抗衡。


早饭时,孙舰长问我们的指挥舰,可否将我们的综合日报上级?对方回答:无。舰长来到会议室对苗副大队发牢骚道:“……我TMD主食、副食、油料、淡水、酱油、香烟、火柴、牙膏什么都不没有了(实际上已寥寥无几)知道不知道?……”

也真是的,上面这些人不知怎么了,既不安排我们返回又不考虑给我们补给。


吃过早饭开始睡觉,起来吃过午饭接着睡。除了睡觉,摇摇荡荡的能干什么呢?

11:00时,醒来。到指挥所看看,发现我舰从中午到现在一直向北开,莫非上级让我们返回不成?


12:00时,导弹指挥仪班长小毛进来,告诉我说:“我们返航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并不感到欣喜,心里还有些矛盾。我既不想离开这难得的打仗机会。又想回去看看。看看女友来信没有,看看山爷回信没有……在南沙的时间长了,也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状态。况且,战争的序幕已经拉开,后面说不定会有大战的机会,如果错过,那可就后悔死了!——当我的后代谈到自己的爷爷在这场海战中是怎么死的时候,总不能让他们说“我爷爷是后悔死的”吧?


晚饭后,副炮分队长老袁来告诉我说:“你们命真大!运气真好!”

我感到莫名其妙!问他什么意思。

他告诉我,在指挥所他听舰长说,本来准备让我和老袁各带一小分队在3月14日凌晨4点左右登陆南子礁的,结果,因为赤瓜礁形势紧张,上级让我们增援,才取消了登陆计划。如果那天要登陆的话,在南子礁少不得一场争夺战!在越军那么近的距离内,能生还得可能性就很小了……

这是必然的事,要真登陆岛礁,除导水、枪炮、观通部门要派人外,还有哪个部门能派人啊?要派指挥上去,除了我这个导水部门的副官去,还有谁去?我也是早就有了思想准备的。如果南子岛上越军也派也几个武装登陆人员,要抢上去占领,我们肯定要有一场子火拼的,我们鲜血会把海水染红的。

我听了老袁的讲话之后,不是感觉“运气真好”,而是恰恰相反——感觉自己很不走运!如果“3.14”海战推迟一天,老子立功的机会不也来了?哈哈!便宜越南那帮混蛋了!


1988年3月17日

08:00时,我们已能看到宣德群岛南端的浪花礁灯塔。

19:00时,我舰和553分开,他们直赴湛江,我们靠琅琊湾2号码头。


当回航的战舰逐渐靠近大陆,大陆的身影从大海的天际线上蒙蒙胧胧出现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变得轻松愉快起来。渔船在远处穿梭奔忙,海鸥在两舷飞舞鸣唱……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想起了苏小明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我不由地小声唱了起来:

军旗,军旗,在舰上飘呀飘,

海鸥,海鸥,在舷边叫呀叫,

再理理飘带整整军帽,

我们踏着波涛远航回来了。

祖国啊,亲爱的妈妈,

妈妈呀您好!您好!……



让我们敲响希望的钟声(2006-11-14 00:21:07)标签:战争 日记 分类:梦魂军旅


让我们敲响希望的钟声


____“3.14”海战日记编后杂感


真是巧得很!就在我把《南沙群岛巡逻日记之“3.14”海战》编辑后的今天,在晚上CCTV的 新闻联播中看到一条消息:现在,越南的大学生正在掀起一股积极学习汉语的高潮。


听到越南的孩子讲的一口流利的汉语,看到越南的孩子一个个可爱的样子,真不知今夕何夕?!真实感慨良多!越南的孩子不也和我们的孩子一样纯真可爱吗??那战场上的越南人怎么那么面目可憎?!相比那时的越南军人看我们也很可怕吧?……


战争,固然有正义和非正义的战争;人民,却永远是纯朴善良的人们;而军人,都是自己祖国的忠诚卫士。国家的机器一旦操纵在野心家的手里,他们就会滥用军人的忠诚!希特勒就如此!二战时的日本天皇更是如此!中越冲突时的越南的黎笋集团也是如此!


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它重复着历史的美好回忆,也抚平着现实的心灵创伤,更创造着崭新的未来。


军人需要警惕的不是战争,而是发动战争的狂人;人民需要的不是鼓噪与蛊惑,而需要的是安宁与和谐。


中国共产党人,在经历了85年的腥风血雨、内外动荡之后,以胡温为代表的新一代领导人,以其清新的理念、坚定的信心、非凡的智慧、无比的勇气,把中国这艘巨轮引向了一个前景广阔的航向,也赢得了人民的赞誉和世界各国的尊敬。我相信,中国被人欺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内外和谐相处的时代也惟其不远了!


当越南孩子的笑脸在我眼前久久浮现的时刻,一首并不古老的旋律,仿佛穿越历史的天空,在远古和现代的时间射线上不断振荡,在苍茫大地上回响,也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耳际:


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啊 /多少祈祷在心中/让大家看不到失败 /叫成功永远在/让地球忘记了转动啊/四季少了夏秋冬 /让宇宙关不了天窗/ 叫太阳不西沉/ 让贫穷开始去逃亡啊 /快乐健康留四方 /让世界找不到黑暗/幸福像花开放……


是啊!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祈祷!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敲响希望的钟!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