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 ◎第一卷 第5页

贫尼灭绝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6.html[/size][/URL] 5——说客。 父亲专政朝纲多年,一贯行事雷厉风行,那怕在生活中,也执一不二。就在前些日子,父亲请了京城有名的黄半仙大师,让他选了个黄道吉日。下人连贵贵告诉我,再过半个月便可与云家结为亲家了。弹指间这事就这么一榔头敲定了?我除了999个不愿意,我又能如何?这就是古代的罪孽,父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6.html


5——说客。

父亲专政朝纲多年,一贯行事雷厉风行,那怕在生活中,也执一不二。就在前些日子,父亲请了京城有名的黄半仙大师,让他选了个黄道吉日。下人连贵贵告诉我,再过半个月便可与云家结为亲家了。弹指间这事就这么一榔头敲定了?我除了999个不愿意,我又能如何?这就是古代的罪孽,父母之命,重于天地。听到这个雷大的消息后,我慌急了,像个不谐世事的男童,摸不着头脑。更何况这结婚可不是小孩过家家。

想到半个月后,我也成为披红挂帽的新郎官。这一切对于我来说,仿佛不过于一瞬间,更让人百般心焦的是,在明天,我就要按着父亲的要求,送聘礼去云俯提亲。

用过晚膳,我躲避父亲幽怨的眼神,虽然他嘴上不唠叨,可他的小九九已被我揣摩地一清二楚。找了个为了能有个良好的消化理由,我慌不择乱地选择了后花园。

当独自经过厅院过道时,我被现场的情景吓了一跳。

八字还没一撇呢,连俯上下已开始为我的终生大事在倾力打造一切了,张灯结彩下的家丁们忙得不可开交,被修饰后的场面喜气而奢华,热闹的气氛盛况无比。

事实摆在面前,用脚指头算算,我已知道这是父亲唯一一次用奢侈的铺张来装饰门面,来告之黎民百姓,连家将有大喜。可是,这次姻缘婚姻好象来得过快,快得让我意迷心乱,冥冥中我还有些担心。

我无可奈何地埋头走过,下人低着头对我问候,我没理他们,在我眼里,现在我的存在,只不过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旁观者。

不知道从那天开始,我就有一种常人突然冒出的莫明感,就是人说的第六感觉,这种感觉以前我试过好多次了,每次都准确无误。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这些天总觉得心里乱慌慌的,仿佛身体里有东西要跑出来似的。不知为什么,这次我特别莫名的紧张。

不过我知道,这桩婚事已成事实,即使新娘不是云韵,我也要照娶不误。

后花园的空气很清新,到映在池塘里的星星棋布一样点缀着,我傻傻地呆坐在长石条栏杆上,两条小腿荡秋千似的晃动着,然后毫无目的地把手里的一颗颗小石头往水里扔。

目视着池塘里被石头激起的圈圈涟漪,我的心跟着涟漪无比惆怅。暗想再过半个月,我就想池里的鱼儿那样,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生活了。取而代之的将成为连家一小家之主,从此,我的任性、豪迈等等随之烟消云散。

一双温软的小手搭在了肩膀上。

不用猜测,那一定是母亲。

“梦儿,在想什么呢!”母亲不知何时来到身边,祥和的问我。

“母亲大人,孩儿只是随便来坐坐的。”我站起身,转过身去答道。

“看来梦儿真像你爹说的那样,学会骗人了,要知道为娘我可是在你旁边等候多时了,你却一点也察觉不出来,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在想和云家小姐的亲事吧!”母亲说话时和我一起坐下。

知儿莫如母,母亲对我的心思总能看透地一目了然。

“母亲大人,真……,真不是这样,我只是闲得慌,出来散散心的。”我吱吱唔唔地,随便找了个说辞。

“别说谎了,虽然这件事没和你商量过,说来确实有点为难你,可是你也要为你的父亲着想一下,你父亲的身体大不如前了。”母亲说着眼神眯了一下,“官场上的勾心斗角,让你父亲的身体日益衰老,你父亲经常在半夜里咳嗽声连连,这几天还隐隐吐出一些血丝来。”

母亲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我心焦如焚的问道:“那……那大夫怎么说,会不会伤及到性命。”

“哎!大夫说了,心病需心医,你父亲一日不脱离官场,这病怕是很难痊愈了。”母亲摇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道,“所以啊,你得尽量听话点,让你父亲好过一点。”

平日里父亲总是一副精神奕奕、霸气有足的身板傲对别人,想不到父亲安国治邦的背后却藏着病如膏药的一面,难道官场真如人说的阴险狡诈,处处是害人的陷阱?真可怕!想到父亲终生都不让我进官场,定是这个道理了!

“梦儿,你别气不过你爹应下的婚事,只要这婚事成了,你爹也少了一块心病,对病因是有很大帮助的,再说了,男的当婚,女的当嫁,你也该是时候挑起连家那份责任了。”母亲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安抚我。

“母亲大人,孩儿知错了,这桩婚事我答应了,以后我不会辜负你们所望的。”我心酸极了,后悔自己为了切身利益

,而不顾家人着想。

“梦儿,你这样想就对了,不勉强你我就放心了,好了,早点回去歇息吧!明天你还要去云家提亲呢,别在这里受了风寒,到时无精打采的,失了面子可不好。”母亲细心地提醒我,逐后随丫鬟回西厢去了。

我回后观望池塘的时候,一只青蛙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波”的一声,本来安静的水里那轮明月碎成了好几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