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



宝月沙问出了方、苏二人来历,还有朵乌沙遇害的详情,唏嘘感叹道:“表哥朵乌沙一生只顾救人,虽也行侠仗义,却连一个恶人都未杀过,没想到却好人无好报,落得了如此结局!”苏妙妍劝道:“婆婆不必伤心,正所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那杨开泰恶贯满盈之时,必遭上天报应!”

方鹿茸向宝月沙问道:“朵前辈所托之事,我二人已然办妥。眉朵小姐现在悲伤欲绝,我们就不便再打扰了。不过,晚辈还想多问一句:这苗寨之中,可有一户姓童,有位公子叫做童献的?”

宝月沙摇摇头,说是不知。

此时,眉朵突然疯了一般自言自语起来,不住恶狠狠地叨念着:“杀了他!报仇!杀了他!报仇!”方鹿茸上前为她探了脉,说道:“她只是一时悲伤过度,导致痰火迷了心窍,并无大碍。”说着开出一付药方,宝月沙也通医道,看过药方,觉得甚是对症,便吩咐人抓药、煎药。药王府自然不缺药材,不到半个时辰,汤药已然煎好。为眉朵服下之后,果然甚是见效:她很快平静下来,又昏昏沉沉睡下了。原来方鹿茸因父亲患过痴病,用过许多名医药方,故此对癔症、痴症治法最为熟悉。

方鹿茸再次向宝月沙告辞,宝月沙坚持要送二人出寨,方鹿茸推辞不过,便由宝月沙引着,走出了药王府。

宝月沙并未送二人去坐船,而是向后山走去。方鹿茸甚感奇怪,宝月沙告诉他,自己想请那赶尸的道人来,当面请方鹿茸仔细将埋尸地点画出,以免那师父寻找不着。担心打扰了小姐休息,故此带他们到自己的楼中料理此事。方、苏二人自然没有多想,被宝月沙领着进了一间小楼。

这楼中陈设甚为简朴,家徒四壁,客厅中只有一桌四椅。宝月沙安顿两人坐下,自己说是去请道士,便起身出了门。此时,屋中只剩方、苏二人。

苏妙妍忽道:“大哥,你是否觉得,这个小楼有些古怪?”

“哪里古怪?”方鹿茸反问道。

“此屋明明是平地上所见,脚步踏在地上却是空空之声。还有,这张桌子明明并不沉重,却又难以推动,好似长在地上一般。”

方鹿茸不信,推了那桌子一把,竟果真如此。他又掀了一下,仍是不动。苏妙妍若有所思,轻声说道:“或许该是转动。”方鹿茸问道:“可是疑心有机关?不过,你我只是客人,乱动人家东西,恐怕不好吧?”

苏妙妍摇头道:“这宝月沙定不是寻常人,我疑心她的真实身份,就是二十年前失踪的那几个人之一,与那个童献也大大有关,所以实在想解开这桩武林谜案。”说着,她抓住方桌两角,用力一扭,忽然天塌地陷,二人随着那些桌椅,坠入数丈深的地下!

方、苏二人脚下不稳,都跌倒在地上。方鹿茸忙扶着苏妙妍坐起,问她是否受伤。苏妙妍动动手脚,好在只有些皮外小伤,并无大碍。正庆幸时,头顶又传来吱呀之声,方鹿茸抬头一看,一块无比巨大的方石被铁链吊着,正缓缓下落。虽然盏茶的功夫之内不至砸到头顶,但顶多半个时辰,便足可将二人压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