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会见布什:是不是每天都监视我

北京奥运期间,布什总统一家都来了北京。老布什当美国奥运代表团的荣誉团长,布什是美国拉拉队的队长,漂亮的女儿巴巴拉也在比赛场上摇旗呐喊,一家人抢足了风头。不过,美国的这个“第一家庭”,来北京可不是看奥运那么简单。


在此几天以前,中国现任领导人胡锦涛主席在中南海宴请布什总统一家。席前,胡锦涛对布什说,自从出任总统,你一共来中国4次,超过任何一届美国总统。这说明你在中美关系上所起的重要作用。


如果我们把时针倒拨34年,当时中美还没有建交,布什总统的父亲出任美国驻中国办事处主任。根据老布什近期发表的《中国日记》,他和布什总统的母亲芭芭拉从1974年到1975年在中国居住14个月。当时中国还处在文革末期,老布什不能常常见到中国政府的官员,他们夫妇有很多时间骑着车子在北京的胡同转悠,试图了解中国普通人民的生活。老布什前些天在北京接受采访时对《华盛顿邮报》说,当时,他们天天都有新的发现。


老布什即将离开北京返回美国出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时,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设宴为他饯行,并开玩笑问老布什,在北京期间他是不是一直都在监视他。




老布什在日记中写道,当时在京的其他外交官对此“嫉火中烧”,因为邓小平是他们想见而见不到的中国领导人。

不过,老布什还说他出任总统后,有时想给中国领导人打个电话都很难。老布什说,“今非昔比。今天胡锦涛主席和布什总统(布什于2008年底卸任)经常通话。这在当年是不可能的。这是个巨大的变化。”




老布什还对《华盛顿邮报》说,中国人民目前享有的自由和人权,与他在中国出任外交官时不可同日而语。那些对中国政府不满的人,对这些成就视而不见是不对的。有些人期望干扰奥运会。


老布什说:“我对那些人没有太多的同情。你还记得媒体的炒作吧,说总统必须抵制奥运会开幕式。布什总统作出参加开幕式的决定,就是对那种态度的不满。”




作为美国奥运代表团的荣誉团长,老布什到北京来就是对中国过去30多年所取得的成绩的“一个认可”。

父母在中国出任外交官时,小布什曾来北京探亲,也骑着车子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穿行。布什总统在接受美国NBC体育记者采访时说,想当初,看今天,“变化不可思议”。




在谈到自己为什么来北京参加奥运会开幕式,布什总统说,他来不仅仅是为美国队呐喊助威,而且还为了要加深美中两国之间建设性的关系。他说中国在处理朝鲜半岛危机伊朗危机和达尔富尔危机等问题上,都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在布什父子看来,中国最近30多年的巨大变化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经济增长提高了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了中国的人权状况和个人自由。




二、中国的领导人更加开明、开放,平易近人,尊重不同的意见。




三、中美在世界范围的战略和经济利益越来越接近,利益攸关之深可以说会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布什完全赞同中国的政治举措。布什总统在抵达北京之前,曾在曼谷批评中国的一些国内政策。中国外交部事后表示,布什的讲话是对中国内政的不可接受的干涉。正如老布什所说,跟其他国家的领导建立个人友谊十分重要,虽然不能把这样的个人友谊等同于支持这些领导人所有的方针和政策。


其实,布什父子眼中的中国变(国势的强大)和不变,正是中国和西方现在发生矛盾和将来可能导致冲突的主要焦点。好在布什总统也认为,“只有中国才能决定它将走什么样的道路”。




美国为邓小平留永久座位




在纽约曼哈顿岛花园大道725号,一座气势宏伟的老式建筑是洛克菲勒家族创立的亚洲协会总部。在经常举办活动的亚洲协会礼堂,观众席第四排正中有一个座位,椅背上的一行字却有特殊之处:“仅以此向邓小平致敬”。




据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是亚洲协会为邓小平在美国保留的“永久座位”,见证着邓小平1979年访美时刮起的中国旋风。


“邓小平时间”


邓小平当时的官方头衔是国务院副总理,应美国卡特总统的邀请,于1979年1月28日至2月4日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中共建政后中共领导人第一次访美。在此前,中美两国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并计划于3月1日互派大使,建立大使馆。


当时《纽约时报》的随行记者、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生院新闻系主任的夏伟回忆说:“邓小平讲话很简单,直入主题,不绕圈子,也不会含糊其词。美国人看到了一位个子不高、谈笑风生、充满睿智的中国领导人,可以说一夜之间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

夏伟还清楚地记得,当年邓小平率领的中国代表团成员身着清一色的中山装,这种在西方被称为“毛式制服”的服饰,迅速在美国风靡一时。




据说当时美国三大主流电视网每天的黄金时间变成了“邓小平时间”。


推动中美关系,邓小平作用大过尼克松


1979年2月2日晚,在休斯敦的骑术表演场,两位女骑士策马来到邓小平和副总理方毅的面前,把两顶乳白色的牛仔帽献给了他们。邓小平和方毅接受了这一礼物,立即戴在头上,并同大家一起鼓掌。随后他们又频频挥动骑士帽,向人群致意。“邓小平戴上那顶宽沿帽显得非常有趣。他的举动使美国人了解到中国人不是僵硬死板、不可接近的,而是很有人情味。”


邓小平1997年去世后,为纪念这位“没有官架子的政治巨人”,美国《时代》杂志专门刊发了以邓小平为封面的文章,而这已不是《时代》第一次关注邓小平。




早在1978年和1986年,邓小平就两度被《时代》评为年度人物,即使在他去世九年后的2006年,这本杂志发布的“亚洲英雄榜”中,邓小平依旧在列。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一国两制”、“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等论断,通过媒体的介绍在美国广为人知。


而曾与邓小平有过多次交往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不久前的一个公众场合,还回忆起这位老朋友。




基辛格说:“邓小平是个讲求实际的人,他不谈历史和诗歌,谈很现实的问题。他对中国有明确的构想。我认为他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


纽约大学政治学系终身教授熊玠与邓小平也曾有过一面之缘。作为研究中美关系和台湾问题的美籍华裔专家,熊玠1986年受邀到北戴河与邓小平畅谈六个小时,谈话内容是国际问题。




熊玠说:“邓大人是个为万世开太平的了不起的人物。他在中美关系史上发挥的作用比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还要大。”




邓小平说美国:七十国制裁也没用




1989年,美国特使斯考克罗夫特秘密访华。在会见斯考克罗夫特之前,邓小平曾对李鹏和钱其琛说:“不要说七国制裁我们,七十国也没有用!”




1989年,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主要包括:停止高层交往、实行武器禁运、经济上加紧了对中国的制约。中国外交面临共和国成立以来最严峻的形势。



同一时期,美国总统布什几次私下向中国传递口信,表明他重视中美关系;并解释说,当前对中国的制裁,是在美国国会和社会的压力下被迫采取的行动,希望中国领导人能够谅解。


钱其琛著《外交十记》记载,1989年6月21日,布什又秘密致函邓小平,要求派特使秘密访华,与小平进行完全坦率的谈话。第二天,邓小平就复信布什总统,为了避免中美关系继续下滑,邓小平表示同意布什总统的建议,在双方绝对保密的情况下,欢迎美国总统特使访华,并愿亲自同他进行真诚坦率的交谈。


布什总统接到回信后十分高兴,决定派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将军作为总统特使于7月1日访华,随行人员只有副国务卿伊格尔伯格和一名秘书,不带警卫和其他人员。




美方采取严格保密措施




为了避免泄露斯考克罗夫特秘密访华的消息,美方可谓是煞费苦心。斯考克罗夫特抵京后,不同美国驻华大使馆发生任何联系,在华的各项活动均不通知美国驻华大使馆。


在美国国内,除布什总统外,只有国务卿贝克知道这件事。


同时,美国在通讯和专机问题上也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斯考克罗夫特不使用美国驻华使馆通讯设备,而是自带两名报务人员;所乘坐的C-141型美军运输机,外部经过伪装,涂掉了标记,使其看起来像一架普通的商用运输机。飞机连续飞行22个小时,空中加油,中途不在任何地方着陆,以免引起地勤人员注意。


至于选择7月1日抵达北京,美方也有考虑。这一天,临近美国国庆日,斯考克夫特此时离开华盛顿不会引人注目。


美国方面对这次访问所采取的保密措施,程度之高,超过了70年代初基辛格博士的秘密访华。80年代末,中美关系的复杂与敏感,从中可窥一斑。




邓小平:七十国制裁都没用




斯考克罗夫特是在7月1日下午抵达北京的,专机停在首都机场。中方的保密措施也很严格,所有的会见、会谈和宴请场所及斯考克罗夫特乘坐的汽车、下榻的宾馆,均不悬挂国旗,美方代表团抵达和离京均不发消息。




有关活动的摄影事先征得斯考克罗夫特的同意,所拍资料一律封存。


由于斯考克罗夫特在华只停留二十多个小时,日程安排得很紧。先由邓小平见他,然后,再由李鹏和钱其琛同他会谈。邓小平对此非常重视,参与并定下了会谈的基调。


外交学院院长、中国原驻法大使吴建民的新书《外交案例》披露,7月2日上午,邓小平在会见斯考克罗夫特前,对陪同的李鹏和钱其琛外长说:“今天只谈原则,不谈具体问题。制裁措施我们不在意,吓不倒我们。”小平还语气坚定地表示:“不要说七国制裁我们,七十国也没有用!”他还指出,中美关系要搞好,但不能怕,怕是没有用的。“中国人应该有中国人的气概和志气。我们什么时候怕过人?解放后,我们同美国在朝鲜打了一仗,那时我们处于绝对劣势,制空权一点儿没有,但我们没有怕过。中国人的气概就是不怕鬼,不信邪。”




邓小平指责美国制裁中国




钱其琛著《外交十记》记载,邓小平讲了这席话后,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了斯考克罗夫特。邓小平首先对他说:“我知道你一直关心中美关系的发展,1972年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博士的那次行动上,你是参与的,像你这样的美国朋友还有很多。”




接着,邓小平指出,目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很微妙,甚至可以说相当危险的境地。对于导致中美关系向着危险的,甚至破裂方向发展的行动,在美国方面,没有看到任何停止的迹象,反而还在加紧步伐。三天前,美国众议院又通过了一个进一步制裁中国的修正案。这种行动还在继续。


邓小平还特别反驳了美国对中国司法事务的干预,明确告诉斯考克罗夫特,中国的内政决不允许任何人加以干涉,不管后果如何,中国都不会让步。中国领导人不会轻率采取和发表处理两国关系的行动或言论,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但是,在捍卫中国的独立、主权和国家尊严方面,中国的立场是坚定的。


听了邓小平的话后,斯考克罗夫特强调,布什是邓小平和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同伟大的中国和中国人民有直接和密切接触的经历,这在多年来历届美国总统中是独一无二的。


邓小平笑着接过这句话说,他(布什)在北京骑自行车逛街。


大家笑了起来,气氛才松弛下来。


斯考克罗夫特说:“是的,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布什总统最近亲笔写信给您,并派我来华转达他的口信。”


对于美国制裁中国,斯考克罗夫特做了辩解,说他这次来华,不是谈判解决目前中美关系中困难的具体方案,而是解释布什总统所面临的困境和他要努力维护、恢复和加强中美关系的立场。由于两国内部情况的原因,中美关系出现了尼克松总统第一次访华以来从未遇到过的风波。布什总统对此深感不安,派他作为特使,直飞上万公里秘密访华,没有其他含义,就是要同中国领导人取得联系,维护中美关系。


斯考克罗夫特又说,目前,美国国会要求布什政府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布什反对这种议案,今后还将继续反对,但在国会一致通过制裁中国的情况下,布什总统如使用否决权,将遇到极大困难。总统在控制事态发展方面,并不是万能的。


听了斯考克罗夫特这番解释后,邓小平表示,他希望美国政治家和人民了解一个事实:任何国家同中国打交道,都应遵循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包括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我们希望中美关系能在遵循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妥善处理各种问题。否则,关系变化到什么地步,责任不在中国。


邓小平最后强调:“阁下刚才讲的话,有些我们同意,相当一部分我们看法不一样,但这没关系。结束这场不愉快的事,要看美国的言行。”




邓小平:《美国之音》说我死了




讲完这席话后,邓小平就向客人告退,并请斯考克罗夫特继续与李鹏总理谈。《外交案例》披露,斯考克罗夫特在邓小平离开前客气地说:“邓主席身体很好。”




邓小平马上幽默地回答道:“老了,85岁了。《美国之音》放出谣言,说我病重,死了,可见谣言不可信。”


吴建民在书中分析说,“谣言不可信”是话里有话的,是要告诫美国政府不要根据满世界飞的谣言来判断中国的形势,美国政府在谣言基础上制定对华制裁政策,是极不明智的。


斯考克罗夫特秘密访华,是美国宣布制裁中国后双方高层之间的首次接触。这次秘密访问对防止两国关系继续恶化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由于美国继续制裁中国,双方关系仍然处于僵持状态。中美关系的“结”并没有因此解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