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四十章 大战三木赌坊(2)

wenphon 收藏 4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先生,您想玩什么?色子、牌九、梭哈、二十一点?”对面女子客气地说道。   王辰龙没作声,拿出银票,放在桌前。谈谈地说道:   “你能做多大的主?”   “……”   “我的意思是,你输得起多少?100万?200万?300万?还是不超过100万?我想知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先生,您想玩什么?色子、牌九、梭哈、二十一点?”对面女子客气地说道。

王辰龙没作声,拿出银票,放在桌前。谈谈地说道:

“你能做多大的主?”

“……”

“我的意思是,你输得起多少?100万?200万?300万?还是不超过100万?我想知道。”

嗯?可恶的支那人,瞧不起我?我隆川美惠子,可是这三木赌坊赌术第一的人,清秀子那低等女人是自己的师妹。说起赌术,两人可是师门的后起之秀,都是很有天赋的人,只不过比起清秀子,在媚术上差她一点,赌术可是不相上下。出道四年,在上海、澳门、香港、广州、汉口、北京、奉天,甚至南洋、蒙地卡罗、英国、法国的赌场,为帝国赢了两千多万美元,我输不起?你这个卑微、低贱的支那人有多大本领?但是,她只能忍下,听三木那色鬼说,眼前的年青人运气好得很,赢了不少钱。

“只要你能从我手中赢走500万,我隆川美惠子就是你的女奴,日后听你摆布。如果,你输了,我只要你的两双眼睛,你敢吗,支那人?”隆川美惠子翘着美目,甜甜地说道。说心里话,她非常讨厌王辰龙的那双眼睛,盯着那双眼,隆川美惠子没由得心慌。对于练过媚功的人来说,是不会被男人所影响的,可是,当王辰龙踏进来时,她只看了王辰龙一眼就心慌,这可不是好兆头。

嗯?小妞挺自信的,女奴?王辰龙仔细看了一下隆川美惠子:细眉,唇红齿白,鼻瑶翘挺,肤色微白,眼神妖媚,其貌不在颜玉娇之下,比起后世的AV女郎也毫不逊色。不过,那胸嘛,可就差点。我靠,这日本妞还真不赖,称我支那人,哼哼,要是让你成为你眼中的支那人的女奴,嘿嘿,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

“是吗?小姐拿自己当赌注,未免太唐突了吧?再说了,你只不过是三木赌坊一个贵宾室的坐庄人,有这么大的权利吗?”王辰龙盯着隆川美惠子轻蔑地说道。

“支那人,本小姐可不是三木赌坊的人,只不过是三木赌坊雇来帮忙的。500万赌注是三木赌坊给我的权力,本小姐拿自己做赌注,当然可以,不关三木赌坊的事。”隆川美惠子娇滴滴地说道,媚眼直抛。

不错,我真笨,敢这么直称我支那人,肯定不是三木赌坊的人。不过,她这么称呼自己,不怕得罪我这个赌客?我和她有仇吗,拿她自己赌我这双眼睛。本人长得不是特别英俊潇洒,要不是这双眼睛,孙玉瑶和叶琳琳也不会爱上自己。她们两人说过,之所以爱上他王辰龙,除了独特的男子气概外,还有他那双眼睛。王辰龙很自信,自己的这双眼睛确是很能吸引女孩子。要我这双眼睛,靠,以后还怎么泡妞。

隆川美惠子之所以要赌王辰龙这双眼睛,是因为她隐隐感觉,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的眼睛会是她媚功的克星,很可能自己的功力不够,不能用媚眼迷惑他。所以,她要除掉那双眼。

“那,先玩玩二十一点吧。不知赌注多大,小妞,报个数。”称自己支那人,王辰龙对她也不客气,说话轻佻。

可恶,可恶的支那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自己到过不少地方,见过不少男子,西方的,东方的,有谁对自己说话不客气。敢这样对自己说话的男子,下场可不好,都死了。怎么死的?赌输給自己,倾家荡产不说,还赔上了性命,都是心甘情愿的。

要知道,在赌场上输得倾家荡产的不少,可是敢赌命的不多。那些把命输给隆川美惠子的人,可都不是自愿的,那都是媚功的效果。

“1万元起,支那人,你敢应赌吗?”美惠子娇媚道。

“小妞,就凭你说‘支那人’这三个字,我应了。不过,小妞,要是你输了不认账呢?再说了,你手里有500万的银票或支票吗?拿出来,让在下看看。”王辰龙伸出手,摊在桌上,勾着手指说道。

可恶,支那人,叫我小妞,我一定饶不了你。我不但要你的眼睛,还要你的命,拿你的肉喂狗。隆川美惠子把双手放在地毯上,拳头捏得紧紧的。

“放心,500万,三木赌坊还是拿得出来的。至于我,你们支那人不是有句话:一言九鼎。只要你能赢500万,我就是你的女奴,否则……”

“小妞,放心,我会让你乖乖地成为我的好女奴的,到时候,可要好好地伺候伺候你的主人,嘿嘿……”王辰龙嘿嘿道。

“当”,隆川美惠子从桌下拿起一个小箱子,放到桌上,手一挑,小箱子打开了。里面放的是一叠叠的银票。

“这里是600万的银票。”隆川美惠子指着银票说道,“支那人,看你面前的银票不过十来万,你有把握赢500万吗?瞧你那双眼睛,多有神,迷倒过不少无知少女吧?只要你給姐姐我磕个头,把你面前的银票留下,姐姐就饶了你这个支那人。”隆川美惠子咯咯娇笑道。

什么叫笑里藏刀,大概就是这样的,这个隆川美惠子,不简单。看着她的眼睛,就让自己很不爽;还有那笑声,太媚人了,要是刀三疤子,怕是被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还不乖乖地交上银票。糟糕,刀三疤子所面对的不会是这样的厉害娘们吧?

“小妞,就你一个是三木赌坊请来的吗?”王辰龙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语气很是轻浮。

“怎么,支那人,嫌姐姐一个人不够吗?”隆川美惠子素手拂面,微微侧面,蹙眉道。

我靠,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小日本是怎样训练出来的?赌客要是碰上这样的女人,赢的机会有多少呢?她的赌术,看来,应该不低,否则,三木赌坊也不会请她来了?

“小妞,开始吧。”王辰龙用手指敲着桌子说道,“我可等不及了,想让女奴好好伺候伺候。”

八嘎,隆川美惠子在心里开始骂八嘎了。以前,无论她见到何种男人,都不会像今天见到王辰龙这样,几句言语就让她心里直想发火。

“好啊,姐姐我也等不及想看看,当你的眼珠子挖出来的时候,你会不会哭啊,呵呵呵呵。”隆川美惠子咯咯道。说完,伸手拿起桌上的扑克牌,“这是美国进口的,要不要验验牌?要是不相信,我这里有一箱牌,100副。”一拍手,替王辰龙脱皮靴的女子慢步走到隆川美惠子身旁,跪下,从下面拿出一个纸箱子放在桌上,这就是所说的那100副牌吧。

“是吗?只怕到时候姐姐你做了我的女奴,哭鼻子。”王辰龙打了个响指,“废话少说,开始吧。”

“嗤愣”,只见隆川美惠子手这么一抹,刷,54张扑克牌正面一字排开,整齐得很。

靠,还真像电影里的手法。

隆川美惠子眼一扫,很快地抽出大小王。手一撮,牌就到了她手中,单手就这么动了几下,牌又重新洗了几次。刷,52张牌呈扇形打开,字面正对着王辰龙,仅仅一秒钟的时间。王辰龙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双眼扫了一下,记住牌面各数字排序。

在之前的三天里,王辰龙特意训练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力。既然听力都提高了,那眼力应该也错不了。第一次记牌,只记住了二十张牌,那牌只在王辰龙面前出现短短的一秒钟而以。第二次记住了三十张,第三次是四十二张,第四次已经就全部记下来了。当然,前提是牌不要洗动,洗动的牌就有些难度了,那变化就太大了。经过三个晚上的训练,无论怎样洗牌,只要能看清,他都能记下了。想想这样强的记忆力,王辰龙真是爱死穿越了,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穿越。

靠,不是吧?隆川美惠子没有继续洗牌,牌一收,在桌子中间一抹,52张牌一字排开。按规矩,发牌前先翻开最上面一张,如果是么点,就得重新洗牌。隆川美惠子玉指轻起,王辰龙不用看,就已经知道是方块6。果然,隆川美惠子翻开的第一张牌就是方块6。三木赌坊二十一点的玩法是,先是一人一张牌,大家看过之后再下注。

隆川美惠子給自己一张牌,又发给王辰龙一张,都是盖着的。如果所记不差,王辰龙知道自己会连输三局,为了麻痹隆川美惠子,王辰龙决定先输掉3万元。

“一万。”王辰龙拿出一张一万元的银票放到自己牌前。

“支那人,牌都不看一下就下注,你很自信哟?”隆川美惠子咯咯娇笑道。

“在三木赌坊,我的运气一向不错。小妞,继续发牌呀?”王辰龙对着隆川美惠子吹了个口哨,样子轻浮得很。

“支那人,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当心哦。”美惠子还是一脸的媚笑,心里却不知骂了多少回“八嘎”。要知道,练媚功的,最忌讳的是生闷气,这一点,隆川美惠子是很清楚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只要王辰龙言语上稍有一点对自己不敬,美惠子就很生气,这在以往是没有的。以往,对自己再不敬的话都听过,可是自己都没什么反应;可是,唯独对眼前的这个支那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呢?

隆川美惠子翻开自己的牌,是红桃k,按规矩,算10点。美惠子給自己发了第二张牌,翻开,黑桃10,两张合计20点。接着给王辰龙发第二张牌,不需要盖着,直接翻开看就行,红桃9。

一看王辰龙的是9点,隆川美惠子就知道自己这第一局赢定了。又娇笑道:

“支那人,开牌呀,看看是多少,要不要继续叫牌?”

王辰龙翻开自己的第一张牌,是方块7,合计16点。

“支那人,要不要继续叫牌呀?”隆川美惠子右手托着下巴,眨着眼问道。

再叫,还不是输。这样一来,接下来发牌的顺序不是被打乱了。第四局时,老子两张牌可是21点耶,双倍的赌注。

“不用了,不就是输一万吗?小妞,别得意,这才刚开始呢?”

我得意,我得意了吗?八嘎,可恶的支那人,实在是太可恶了。隆川美惠子的酥胸急剧地起伏着,很可惜,小了点,不是特别壮观。

“太平公主,生气了?女人生气,可是很容易老的。不过,你生气的样子,嗯,看着还不错,就是太小了点。不过,做了我的女奴,主人我辛苦一点,給你按按摩,就会大起来的。”王辰龙盯着隆川美惠子一起一伏的酥胸说道。

太平公主?什么意思?好像支那人的历史上有个女皇,武则天,她的爱女就被称为太平公主。听说太平公主有很多男人,荒淫得很。可恶,支那人,骂我荒淫无耻。太小了?按按摩?大起来?又是什么意思?隆川美惠子看着王辰龙,只见他的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的酥胸。哦--,明白了,太平公主,说我的胸部太小。可恶,敢指责我的胸……也是,自己的胸部是太小了,比起支那的一般女人,是小了,和清秀子那贱人比起来,小的不能再小了。她可是自己下一任“媚忍”门主的最有力的竞争者,媚忍门主之人才不管你是不是纯种的大和名族人,只要你有能耐,一样可以当门主。虽说这一门的人人数很少,不到二十人,可在日本各门派中,令人闻风丧胆,不敢小视。

“支那人,可以开始第二局了。”隆川美惠子压下怒火,还是笑着说道。一拍手,她身边跪着的少女起身拿过王辰龙下注的一万元银票。

“……”王辰龙没作声,只是用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