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惊悚3.7秒——我与手榴弹的生死之缘(下)

张贵丁 收藏 87 12179
导读: 那年春天某日,在完成年度实弹投掷后,连队高歌回营,只留下我和文书史正良销毁剩余的手榴弹。开了箱并揭去防潮纸的手榴弹是不能再放回弹药库的,销毁时也不能集中引爆,那样会留下“夹生”弹。通常的做法,就是一枚一枚投出去炸掉。现在想来,我当时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我与手榴弹的生死之缘(下)


中国的步兵连队每年都要过一次“鬼门关”,那就是一年一次的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和平时期部队伤亡的相当比例出自这一“鬼门关”,而且伤亡者多为军官。这是因为士兵投弹时,连排长们要在其侧后发令和护佑,一旦出现意外即挺身救助,由此便发生些悲壮的事情。在步兵营的澡塘里洗澡,冷不丁就会从哪位赤裸的军汉身上看到一处狰狞的疤痕,那大多是手榴弹的“作品”。

我当新兵时老爱偷看副连长陈德瑞脸上那只怪异的假眼,不久便招来一声喝斥:“看啥子么!格老子没挨过手榴弹吗!”

排长刘长江在一次实弹投掷中为救助一位新兵,被弹片击中眉心,黄豆大的一粒弹片竟把一米八几的汉子仰面打翻。我上前为他掩住伤口,血从五指间溢满手背,竟是乍骨的凉。

战友陈伟也曾被弹片击穿臂膀,问起当时的感觉,他说不觉得疼,倒是很烫,就象提壶开水往伤口里灌一样。

中国的步兵连每年要过三次年,一次是春节,一次是演习或拉练结束后,还有一次,就是安全顺利地完成了手榴弹实投。通常都要杀头猪,并且喝一点酒。

一九八三年的那次“过年”却没这么喜庆,死神再度与我擦肩而过。当时,我任步兵连长。

那年春天某日,在完成年度实弹投掷后,连队高歌回营,杀猪庆贺,只留下我和文书史正良销毁剩余的手榴弹。开了箱并揭去防潮纸的手榴弹是不能再放回弹药库的,销毁时也不能集中引爆,那样会留下“夹生”弹。通常的做法,就是一枚一枚投出去炸掉。

按照训练规程,投弹场上要挖两个1米见方、1.2米深的坑,手榴弹投出后要迅速入坑隐蔽,坑内和四周必须干干净净,不能有杂草和泥水,以保持视场通透,脚下不打滑。

现在想来,我当时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为了省事,也因为肚子饿了急于回营会餐,我便就近跳入一个往年挖的的旧坑,站在坑里把剩余手榴弹一枚一枚拉火、投出去。不想在举臂向后引弹时,脚下一滑险些跌倒,手榴弹在身后猝然脱手,坑内外杂草没膝,已经拉火的手榴弹一时竟不见了踪影。

上帝已按下秒表,3.7秒钟后他老人家将把我领到一座碑前,碑的一面刻着生存,另一面刻着死亡。

生与死,取决于一个判断:手榴弹落到哪里去了?

如果落在坑内,那就跳出去,否则就要“飞”出去。

如果落在坑外,蹲下来就是了,出去就是送死。

3.7秒内脑子一片空白,任何意识、意志都离我而去,唯有本能尚存——在家靠着娘,在外靠着墙——本能驱使我伏在坑底,脑袋紧贴坑壁。

瞬间之后,坑外沿上方响起巨大的爆炸声。

非常幸运, 我选对了,否则就不会有上面的文字了。

贵丁 2009年5月29日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惊悚文集》链接





(文中人物均为实名。如看到本文,请与我联系,想念战友)



本文内容于 2009-6-14 13:27:01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