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流放地新说:江西婺源

对潇潇暮雨 收藏 3 443

每逢端午倍思屈原,悼念屈原已成端午节的一项重要内容。就在端午即将来临之际,一位专家抛出了屈原流放地新说,认为屈原当年被流放到了江西婺源。屈原真的被流放到了江西婺源吗?我们来看看真相、始末以及世人的评说。



公元前278年,农历的五月初五,楚国大夫屈原在流放地得知秦兵攻破楚都的消息后,泪如雨下,悲从心来,当日抱石投身于汩罗江中以身殉国。相传,沿江的百姓由于不忍屈原的尸体为江中的蛟龙所吞食,便把米粽投入江中,并一边鸣锣擂鼓、驱赶江中蛟龙,一边划着龙舟争相竞捞屈原的遗体……此后,二千多年来,乡亲们的义举逐渐演化成每逢端午节吃粽子,赛龙舟的民间风俗流传至今。


每逢端午悼念屈原,是中国百姓世代相传的文化习俗。可是,随着一股“争夺名人”故里之风的骤然掀起,屈原也被无辜卷入了其中,日前,江西鄱阳湖一位地方考古专家表示,根据史书记载和他多年来考证研究,认为屈原流放地应在江西婺源。


流放地之争 由来已久


据史料记载,最早说屈原死在湖南汩罗的是西汉的贾谊。当时贾谊赴长沙任职长沙太傅,他在渡湘水时写下《吊屈原赋》,并在文中认定屈原死在汩罗江,之后,司马迁在《史记》当中也写下了和贾谊的相同的观点……可是,近代以来,对于古人的这些历史定论,不少学者都发出质疑。他们或认为屈原根本没有流放湖南,或者认为屈原先流放汉北,后流放湖南。在这些质疑声中,除了此次的江西婺源说外,比较“另类”“著名”的还有,屈原的流放地相当于今日的大半个湖南省的“南邵之色、沅湘之间”的江南的“草野”说;“屈原的流放地应在安徽黄山市境内的太平湖畔”的太平湖说;更有屈原流放地是在溆浦的学说。

冷眼旁观如此之多屈原流放地的“考证”和“另类说法”,我们不难发现,表面上看来,专家学者们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屈原流放地之所在,而不惜挖地三尺、皓首穷经的工作精神,的确让人钦佩。可是,如果我们明白了,要想彻底搞清楚屈原流放地的真正所在,是一个必须寄希望于新的历史文献与考古发现才能定论的问题之后,我们就不得不怀疑某一些“另类学说”背后所蕴含着的功利色彩,某些学者借“另类”历史名人,来提升地方知名度,打造和发展地方旅游经济的另类水平实在是“另类”到“学术为金钱服务”本事上去了。


名人之争 烽火连天


其实,凡是关心历史,关注文化的人都知道,如果说关于屈原流放地之争还有些“学术性”,争得还有点儿谱的话,那么在时下的中国,各式各样的名人之争可谓是争得“有奶就是娘”“有利就必争”,随便从历史垃圾堆里拾起一只腐烂的破旗,也敢于“拉扯”成欲找之源何患无据的“虎皮”。


屈指数来,这些年来,各地对历史名人的争夺,让人如雷贯耳的争端至少有:(1)炎帝之争:湖南株洲有个炎帝陵;1994年湖南酃县更名为炎陵县;陕西宝鸡认为自己才是炎帝的正宗故乡;山西高平市修建炎帝陵,用大量的古代石碑为其“撑腰”。(2)舜帝之争:舜耕历山,这个典故国人耳熟能详,但历山在哪里?山西垣曲、翼城、沁水、洪洞都称在本地。山东也来争夺“舜王”,还办了一个名为“舜网”的网站。(3)尧帝之争:为争尧帝,山西临汾市启动了对尧陵“30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修复”,其中一期工程投资高达1000万元。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不甘落后立马邀请省内外专家学者,召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尧王故里暨尧文化研讨会”。(4)老子之争:河南有人认为老子的故里在洛邑,建了老子文化广场。安徽有人认为老子是涡阳人,也大打“老子”牌,开发老子文化。而今,甘肃临洮又介入了老子文化之争。(5)姜子牙之争:姜子牙“故乡”,在眼下至少有“山东说”、“许州说”、“新蔡说”等。(6)诸葛亮之争:为了诸葛亮,湖北襄樊举行仪式,纪念诸葛亮出山1800周年。可湖北襄樊和河南南阳说法却不一样,这宗“嘴官司”打了多年。


作为中华文化、中华智能、中华精神标志性的代表人物,中华历史上下五千年了,层出不穷的名人不仅铸就了中华民族的风骨和气度,而且还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宝贵资源和财富。可是,当本来应当属于科学的学术研究,转而为利益所驱动,变成地方政府之间发展地方经济资源、争夺地方经济资源的博弈之后,不少名人考证想不堕落成了对名人和历史的亵渎和践踏都难!


历史假古董 祸国殃民


玩过古董收藏的人都知道,在收藏界,这些年来因买到了假古董而倾家荡产的人,随处都有。因而,人们对于那些“假古董”的制造者和销售者,可谓是“人人喊打”,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显然,历史被政治挟持,为经济利用,某些“专家学者”为金钱驱使,被虚假所包装,正是“历史假古董”盛行的主要原因。而这些年来,不少热衷于为借助“名人”效应动辄争老大、争唯一、争归属,却从不考虑“名人”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和精神价值所在的学者们,更是不知闹出了多少“伏羲东奔西走,黄帝四海为家,诸葛到处都有,炎舜遍地开花”的尴尬局面。


诚然,如果我们重新回到屈原流放地另类解说这一事件上来说,由于历史的原因,屈原流放地是否真的“另类”在江西婺源,无论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说,我们都无法为其是否正确下结论,可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此专家选择在端午节即将到来之前,推出他的另类解说,其另类的动机与目的实在足以“另类”得让人浮想联翩,满腹狐疑。从公元前278年到今天,屈原老先生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二千多年了。二千多年来,屈原的人格、风骨、与精神早已融化成了中国人的生存方式和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一部分。明天,又一个端午节到来之际,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证明屈原的流放地在哪里,而不惜再一次“流放”屈原,这样的另类学说,于国于民而言,何益之有!


笔者以为,与其费心劳神的为提高知名度,为屈原流放地到底在哪“考证”个没完没了,争个面红耳赤,实在不如为当代人应当如何学习屈原的人格,效法屈原的精神,景仰屈原的斗志,多做些思考和研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