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武铉为何进行亲日反民族行为调查

jiangtian082 收藏 1 244
导读: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位时多次敦促日本领导人正视历史,发起“亲日”行为大调查。在亲日反民族名单上,卢武铉并不讳言韩国皇族成员“亲日反民族”的历史问题。

在美日韩三角关系中,韩国和美国的关系因为朝核问题而愈来愈疏远,和一衣带水、隔海相望的日本却因日本政府拒不承认以前的战争罪行、修订历史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日军慰安妇及独岛纠纷等问题而矛盾加剧,势如水火。卢武铉强烈反对日本政府拒不承认战争罪行、歪曲侵略历史、染指独岛、参拜靖国神社及拒绝为日军慰安妇赔偿的行径。


卢武铉多次敦促日本领导人要正视历史。2004年7月22日,在韩国济州岛,卢武铉和前来访问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坐在宾馆外的条凳上交谈。卢武铉敦促小泉纯一郎下决心解决韩日历史问题。




卢武铉耐心开导说,只要小泉下定决心,解决韩日历史问题的进程就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历史只有一个,但韩日两国青少年所学到的东西却不同,韩日两国就历史事实达成一致看法可能会有困难,但可以就今后如何进行历史教育达成协议。德国同样是二战战败国,但现在同西欧和东欧国家的关系都得到了恢复。日本虽同美国发展了良好关系,但同东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却仍然存在问题。”卢武铉希望日本在小泉首相任期内解决这个问题,小泉听后一直沉默不语,没有表态。




针对日本歪曲历史的做法,卢武铉发起“亲日”行为大调查。日本从上个世纪初开始对朝鲜半岛实行殖民统治,殖民统治期间,有些个人和团体支持日本人或是与日本人合作。

为查明历史真相,彻底治愈日本统治时期的创伤,卢武铉政府决定实施《日帝强占时期亲日反民族行为调查特别法》,正式开始就日本统治时期韩国人的亲日反民族行为进行调查。




根据《调查特别法》,在日本统治时期,凡是在日本有关机构或单位担任重要职务、负责重要事务,或通过各种文化活动歌颂或赞美日本殖民统治的人,都属于调查对象。




此外,积极协助日本殖民统治或在战争时期给予日本经济以积极支持,独立运动和抗日运动,与日本殖民统治和侵略战争进行合作的反人道犯罪,在文化、艺术、言论、学术、教育、宗教等领域的亲日行为,破坏民族文化、玷污韩国语言和偷运文化遗产的行为,也在亲日反民族行为的调查范围之内。




卢武铉多次要求日本首相小泉不要参拜靖国神社。




2004年12月17日,卢武铉访问日本。在以温泉疗养闻名的指宿市,小泉和卢武铉特意身着休闲西服,未打领带,意在营造一种轻松气氛,但会谈还是未能绕开严肃的历史问题。卢武铉边走边说,以明年韩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为契机,日本解决历史认识问题非常重要。




他在言及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时说,希望小泉今后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要“自重”,“希望日本自己能判断”。对此,小泉不服气地辩解说,他这样做是出于不允许再发动战争的心情。


双方会谈结束后,小泉邀请卢武铉共洗“沙浴”。但卢武铉担心穿着日式浴衣出现在公众面前,会破坏他的形象,因此拒绝了东道主的这一盛情邀请。结果,小泉只能一个人享受50摄氏度的热沙子。




穿着浴衣躺在沙堆中的小泉对此似乎有点尴尬:“我邀请他(卢武铉)以他认为合适的方式放松一下……我说,这不是命令,是邀请,可他却不愿意。”小泉笑着告诉记者。




其实,卢武铉并不反对这种洗浴方式。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告诉日本外相町村信孝,卢武铉已经单独进行了“沙浴”,感觉不错。

在此次会谈中,卢武铉虽然再次强调历史问题应由日本政府负责解决、日本政府应该加强对国民的教育等问题,但他同时说,双方应积极改善关系,着眼长远发展。




可是,小泉就任首相以来连续4次参拜靖国神社,并诡称日本的“慰灵方式”和“生死观”与别国不一样。




不言而喻,靖国神社问题的实质,是日本政府及其领导人能否正确认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亚洲国家的历史。而日本政府至今都不能正确对待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更不愿对其进行深刻反省,这是包括韩国和中国人民在内的亚洲人民不能原谅的。




日本的历史教科书蓄意歪曲历史,卢武铉对此极为反感,并多次提出强烈批评。




2005年4月4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了日本8家出版社出版的历史、公民等教科书的审定结果。日本《新历史教科书》大肆美化日本侵略战争,充满了以天皇为中心的家族国家观、亚洲支配观、对他国优越感和本国中心史观,隐瞒加害事实、充满了受害者意识,大肆宣扬侵略有理,侵略有功,使用大东亚战争的说法,说日本发动战争是自存自卫的战争,并且歌颂日本国民积极投身战争的献身精神。




亚洲太平洋战争在《新历史教科书》内一律被称为“解放亚洲人民的大东亚战争”。“日本的胜战,给东南亚人,甚至于非洲人产生了独立的勇气和梦想。日本的战争是本着自卫,解放亚洲,建设大东亚共荣圈为目的的。”


关于与中国之间的历次战争,教科书描述是由于中国的责任。其中关于甲午战争爆发的原因,说清朝不想失掉最后的朝贡国朝鲜,开始将日本作为敌人。关于“二十一条”,说是 “中国方面期待列强的介入”。




关于“九一八”事变,教科书称:“随国民党统一中国的逼近,中国人的反日运动激化,不断发生妨碍列车运行和绑架日本学童的事件。”




关于“西安事变”,指出是:“共产党员潜入国民党内部,大肆推进将日本引入战争的破坏和挑衅活动。”




关于“卢沟桥事变”,说是“1937年7月7日夜,在北京郊外的卢沟桥,发生了有人向日本军队开枪的事件。第二天,中国方面继续开枪,进入了战斗状态。”这纯粹是歪曲事实,颠倒黑白。


日本《新历史教科书》虽然经过修改,但其否认史实、美化侵略的基调并没有得到改变,在近现代史中的很多观点是片面的、过于武断和绝对化,而且教科书不仅刊登独岛照片,还主张对独岛拥有主权,引发韩国、中国等国的强烈不满。




当天,韩国群众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日本历史教科书歪曲历史、主张对独岛(日本称竹岛)拥有主权等。




韩国政府举行国务会议,谴责日本歪曲历史的行为,并联合政界、学术界和市民团体,向日本表示强烈抗议,争取降低日本学校采用这种教科书的比例。




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表声明严肃指出:




“我们注意到,在此次审定教科书的过程中,日方做出了一定努力,但从最基本的普遍价值和历史真实性的角度来看,还有很多不足。”




“日本歪曲历史教育,怎么能使下一代走向和平、共存及合作的方向?对此我们深表忧虑。日本政府应认真吸取被歪曲的历史记述导致不幸历史的沉痛教训。”


韩国政府第二天即召见日本驻韩大使,抗议日本批准歪曲历史的教科书,以及日本声称对韩日之间存在争端的岛屿拥有主权的说法。




除上述举措,韩国还派遣韩国驻日大使前往日本外务省,提出抗议。日本政府官员当天呼吁韩日双方在历史问题上保持冷静,面向未来,发展两国的友好关系。




2005年3月1日,韩国政府举行“三一节”纪念大会。卢武铉在会上发表了演讲,他说他曾公开表示从尊重两国关系发展的角度出发,不把过去历史问题当作外交争论焦点提出来,这种想法现在也没有变化。




但是,韩日关系中出现的问题不是韩国单方面的努力所能解决的,需要日本政府和国民的真诚努力。卢武铉呼吁日本有识之士带头诚恳地自我反省,消除韩日两国感情隔阂并治愈伤痕。这才是标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的有识之士所应有的风范,否则,无论经济和军事力量多么强大的日本,都很难得到邻国的信赖并成为国际社会的领导国家。


2005年8月15日是日本二战投降60周年纪念日。由朝鲜、韩国和海外侨胞民间代表团共同参加的纪念朝鲜半岛摆脱日本殖民统治60周年的“8·15民族自主和平统一大典”在韩国首都汉城举行。三方代表团共同发表了《对日特别声明》,敦促日本政府立即停止歪曲历史的行为,对历史进行反省,积极合作查明历史真相。韩朝两国将共同追究日本政府二战殖民统治责任,要求日本对受害者和受害国家进行正当的国家赔偿和补偿。(来源:深圳新闻网)


韩国第一批“韩奸名单”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直属的“亲日反民族行为真相查明委员会”2007年9月17日将具有代表性的亲日派人士宋秉畯等202人列入第二批(1919至1937年)亲日反民族行为者名单。




在此次公布的亲日派名单中,最引人关注的有宋秉畯和“乙巳五贼”之一李址镕,以及曾担任训练队大队长和全罗北道长官的李斗璜。


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委员会对其中难以找到直系卑属或利害关系人地址的107人名单公布在官报上,并对已经追查到直系卑属或利害关系人地址的其余95人进行了个别通告。


在此次确定的对象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宋秉畯和“乙巳五贼”之一李址镕,以及曾担任训练队大队长和全罗北道长官的李斗璜。根据活动时间,当初这三人被列入第一批调查对象,但由于去年选定对象的通知被返送,因此三人这次与第二批反民族行为者一同列入名单。


与李完用一同被视为典型的亲日派的宋秉畯,于大韩帝国末期在李完用内阁先后担任农商工部大臣和内部大臣等要职,并亲手制定了要求放弃韩国主权的《韩日合并请愿书》,而后被日本殖民政府封为伯爵,并担任了中枢院顾问一职。


1905年以内部大臣的名义签署《乙巳条约》的李址镕也曾在日本殖民政府的统治之下担任过中枢院顾问。弑杀明成皇后的同党——李斗璜在日本殖民政府的庇护之下,以全罗北道观察使为跳板,终生担任了全罗北道长官。


此外,被确定为第二期亲日反民族行为者的亲日人士还有伊藤博文的养女、因充当日本间谍和召集日军慰安妇而臭名远扬的裴贞子;作为皇族(庄献世子的玄孙),竟资助发行卖国国债而被封为侯爵的李载觉;组成谢罪团,出席伊藤博文葬礼等有过亲日行为的朴齐斌等。


委员会将给当天发布或通告的202名亲日反民族行为者的直系卑属以及利害关系人74天的异议申请时间,并于11月30日确定最终名单,而后发行第二期调查报告书。委员会曾于去年12月制定李完用等106名第一期亲日反民族者名单,并将相关报告书递交给了青瓦台和国会。


另外,兴宣大院君的直系子孙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有关兴宣大院君儿子和孙子有亲日反民族行为的决定,但法院驳回了起诉。这是当事人及其子孙不满“亲日反民族行为真相查明委员会”的决定,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相关决定的诉讼案中第一个得到法院判决的案例。


汉城行政法院17日表示,对于兴宣大院君的后裔李某要求“撤销‘真相查明委员会’有关兴宣大院君儿子和孙子有亲日反民族行为的决定”的诉讼,已判原告败诉。


法院称:“如果从查明亲日反民族行为真相的宪法意义考虑,组建可以实施客观调查的国家机构,对亲日反民族行为进行调查并做出相关决定,而后写成调查报告,编写历史资料并予以公开,可以看成是一种有效而合理的手段。”


真相查明委员会2006年9月以兴宣大院君的儿子和孙子作为皇族代表,出席关于签署《韩日合并条约》的“御前会议”,并同意签署该条约等为由,认定其做出了亲日反民族行为。而作为直系子孙的李某便对此提起诉讼,主张有关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反民族行为真相调查的特别法本身违反了宪法。


韩国皇族李海升因“韩奸”被没收财产


韩国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调查委员会于2007年11月召开第30次全体委员会,做出了国家没收皇族成员李海升等8名亲日反民族行为者所拥有的233处、面积达201.8645万平方米的土地(市价达到41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37亿元,土地公示价格174亿韩元)的决定。


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此次做出的没收财产决定的对象中,除了被日本帝国主义授予侯爵爵位的皇族李海升以外,还有签订《乙巳条约》时担任内部大臣的李址镕,以及担任过中枢院顾问的柳正秀、高羲敬、闵泳徽、闵丙奭、宋秉畯和韩昌洙等人。


韩国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调查委员会2007年11月关于“没收亲日反民主行为者财产”的决定是继5月2日和8月13日的前两次决定之后的第三次。




前两次国家做出没收决定时的没收财产对象——高羲敬、闵丙奭、宋秉畯、韩昌洙等人在《国家没收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相关的特别法》执行以后转交给第三者的部分财产也在没收范围之内。


至此,国家决定没收的亲日财产已经扩大到李完用、宋秉畯等22名亲日反民族行为者拥有的543处、面积达到329.3610万平方米(市价达到730亿韩元,土地公示价格315亿韩元)的土地。


卢武铉发布的第二期“韩奸名单”


隶属于韩国总统府的“亲日反民族行为真相调查委员会”,2007年12月6日确定了第二期(1919年—1937年)195名亲日反民族名单,分别向总统和国会提交了该名单和相关的《2007年调查报告》,至此,该调委会确定共确定301名反民族行为者。其中首期(1904年~1919年)包括了106人。


据韩联社报道,俗称为“走狗名单”的第二期包括了“3.1运动”后积极参与日本分裂政策者,他们大部分为贵族、中枢院参议员等。名单同时还包括了帮助日本欺压韩国独立运动的人物。


其中的代表人物有闵泳徽和高羲敬,他们两人分别接受了日本的子爵爵位和中书院顾问头衔,后者被韩国人指称为 “丁未7贼”之一。


此外,逼迫高宗皇帝退位的宋秉畯,和“乙巳五贼”之一的李址镕等,也包括在名单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